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晚风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蛇灵叶初三

蛇灵叶初三

偏偏太胖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叶家祖祖辈辈与蛇结下了不解之缘,并不是良缘,而是孽缘。叶初三的爷爷曾经打死过一条蛇,回到家之后,便暴毙而亡。爷爷去世后,叔叔浑身长满了鳞片,没多久也离开了人世。叶初三出生的那一天,后院塌了一间屋子,屋子里挖出了一窝蛇。长大之后,她总会做一个恐怖的梦,梦中有条大蛇……

主角:叶初三,叶九   更新:2022-07-16 00:2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初三,叶九的女频言情小说《蛇灵叶初三》,由网络作家“偏偏太胖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叶家祖祖辈辈与蛇结下了不解之缘,并不是良缘,而是孽缘。叶初三的爷爷曾经打死过一条蛇,回到家之后,便暴毙而亡。爷爷去世后,叔叔浑身长满了鳞片,没多久也离开了人世。叶初三出生的那一天,后院塌了一间屋子,屋子里挖出了一窝蛇。长大之后,她总会做一个恐怖的梦,梦中有条大蛇……

《蛇灵叶初三》精彩片段

我叫叶初三,生于四月初三。

从小到大,我就是个倒霉的孩子,据说,我出生的时候家里的后院垮了一间屋子,从里面竟然发现了一个蛇窝。

村里的老人说,那蛇是保家宅平安的,如今垮了,恐怕是要大难临头。

说来也巧,我们家祖祖辈辈好像和蛇结下了不解之缘。

我祖父上山砍柴的时候不小心将一条蛇砍成了两段,回家之后就在家中离奇暴毙,据后来将他埋葬的人说,在他的棺材里发现了一条被砍断的蛇,但只看到了蛇头的部分。

大家都说,是蛇回来报仇了。

就在我祖父死后没有多久,我叔父生了一场怪病,浑身像长满了蛇鳞一般,一夜之间,那蛇鳞就蔓延到他的颈部,没多久,他便断了气。

因此,我们一家对蛇这种生物是又敬又怕。

不知怎么回事,我出生之后特别倒霉,三岁以前,身上就没有一块好肉,要么就是磕着碰着,要么就是摔伤流血,刚满三岁的那天,家里来了个相师,相师给我批命,说我活不过二十岁。

我爸妈急疯了,给了相师好多钱,后来,相师说有个办法能保我一命。

他给了我一条五彩手绳,让我在十八岁生日那天独自去一趟蛇岛,如果顺利回来了,则能活,如果回不来......

我爸妈将信将疑,但自从我戴上那条五彩手绳之后,好像真的没那么倒霉了,身体也逐渐好了起来。

可我每天晚上都会做同一个梦,梦里有一条黄金大蟒,我伸手仿佛就能摸到它的鳞片,坚硬如同铠甲。

只是每当我伸手回来,却只看到自己摸了一手的血,那鲜红的血液似乎是从它的鳞片里渗出来的,粘稠殷红,让人恶心反胃。

每次这个梦快要醒过来的时候,我就会觉得周遭特别的冷,好像身处在一个寒冷的冰窖,又像是睡在了一条蛇的旁边。

好几次,我忍不住开口问道:“你为什么总是闯进我梦里,你想我帮你做什么?”

可是,那条蛇却从来不曾回答过我。

直到我十八岁的前一天晚上,它终于开口了,它说:“我们很快就能见面了。”

听到这句话的瞬间,我只觉得不寒而栗,然后便从梦中惊醒了过来。

我大口大口喘着粗气,额头不知不觉已经冒出了细细密密的冷汗,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地上好像有一条黑色的蛇,吐着信子,蜿蜒着朝我爬了过来。

我吓得浑身一哆嗦,连忙打开了灯,这才发现,原来是我眼花看错了,安静的宿舍里,什么都没有,只能听到舍友们轻轻的呼吸声。

刚上大一的我,每天都在掰着手指头数日子,我拿起手机一看,十二点已过,今天就是我十八岁生日了。

昨晚我父母就打电话给我,让我今天务必回老家一趟,我知道,他们要送我去蛇岛了。

窗外的路灯依旧还亮着,而我已经了无睡意,闭上眼睛,我就会想起那条黄金大蟒对我说的话,难道我去蛇岛就是为了见他?


傍晚时分,父亲将我送到了蛇岛,“初三,记住我说的话,无论如何都要平安回来。”

“爸,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我笑了笑,只是心里却莫名紧张,紧张到有些腿软,但我却不想爸妈替我担心。

这时,母亲握住了我的手:“初三啊,你就在蛇仙庙里拜拜,拜完就回来,记住,不论发生什么事情,千万不要回头看。”

“好。”

虽然我从来不曾去过这个蛇仙庙,但从小就有耳闻。

据说,在蛇仙庙里祭拜之后如果回头,就会招惹不干净的东西回家。

“你记住了就好,去吧。”

父亲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肩膀,那一刻,我感觉肩膀似乎十分沉重,那种沉重压得我有些透不过气来。

我迈着沉重的步伐往山上走,这蛇岛乍看之下和普通的岛也没有什么不同,只是岛上吹过的风里仿佛多了一丝阴冷。

“初三!”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妈妈叫我的声音,我停下脚步,匆匆回头,“妈,别替我担心,我一定平安回来!”

“好......好......”

母亲用力的点了点头,太阳很快就要落山了,柔和的光线打在母亲的脸上,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错了,我隐隐发现,母亲的眼中似乎饱含着泪水。

不能再迟疑了,否则,我担心我内心的恐惧会让我放弃。

该来的始终会来的,如果真的活不过二十岁,那我也只有区区两年寿命了,为了活下去,我决定豁出去了!

我就这样硬着头皮往前走,蛇岛上有一座山,上山的路虽然不止一条,但只有这条路看上去最安全。

耳边是呼呼吹过的阴风,越往山上走,四周的温度就越是低了。

一路上,我小心翼翼地观察,生怕有蛇会从半路上窜出来,然而,一切似乎比我想象中要顺利,我安全地到了半山腰上,看到了一座破败不堪的小庙。

我记得小时候,曾经听过蛇仙庙的传说,听闻如果有人诚信祷告,蛇仙就会替他们处罚那些做了坏事的人,在他们身上下蛇咒。

我抬眸看了一眼这座破败的小庙,这里似乎已经很久没有人来了。

房子是用木头搭建的,上面盖的小瓦,似乎有些年头了,部分瓦片早已经消失不见了,若是碰上下雨天,估计还会漏雨。

当我走到门口的时候,恍然发现,门口的石碑上雕刻着一条巨蟒,那巨蟒张开血盆大口,吐着信子,好像要朝我扑过来似的。

此时的光线已经非常微弱,眼看着就要天黑了。

我想快点拜完回去,最好能赶在天黑之前。

于是,我迎着头皮轻轻推开了那张木门,老旧的木门发出“嘎吱”一声响,一阵风吹过,扑面而来的霉臭味钻进了我的鼻孔,让我不由浑身一颤。

借着微弱的光,我看到地上胡乱倒着一些木棍子、树叶、破碎的瓦片什么的,房梁上还有一些蜘蛛网,角落里有些点过的蜡烛,歪七劣八的,莫名有种阴森感。

就在这个时候,我发现这庙里供奉的竟然是......


这庙里供奉的竟然是一座被黑布包裹着的石像,看上去约莫两米高,竖在高台上,让人有种肃然起敬之感。

一股凉意隔着薄薄的鞋底渗透上来,我顿时打了个冷颤。

“蛇仙大人,我知道您本意是惩处那些做错事的人,可我从小到大,连只蚂蚁都不敢伤害,求求您,不要再这么折磨我了好吗?”

十八年来,我从来没有睡过一个好觉,没晚都会被噩梦困扰,没完没了。

我曾试着为了不要做噩梦强迫自己整夜不睡,可只要闭上眼睛,哪怕是白天,也会梦到那条金色巨蟒,梦到它就在我的身边,张开血盆大口,朝我吐着信子。

冷风灌进庙里,我抬眸凝视着那黑布包裹的石像,只觉得处处透着诡异。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外面传来一些窸窸窣窣的响声。

那些声音很密集,像是什么东西在一点点朝我靠近。

我蜷缩成一团,紧紧握住手腕上戴着的五色彩带,犹豫着到底要不要逃跑。

可就在我转身的一瞬间,密密麻麻的蛇群从外面爬了过来,门口、窗户上,房顶上......

它们摆动着柔滑的身体,吐着通红的信子,飞快地朝我蠕动过来。

我吓得浑身一颤,手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后背也渗出冷汗来。

“不要......你们不要过来......”

我嘴里默默地念着,心里却在想办法自救。

可来蛇岛之前,父母亲千叮咛万嘱咐,让我绝对不能做伤害蛇的事情,也不准我带任何武器。

此时此刻,我只能眼睁睁看着它们靠近过来。

就在这个时候,一条蛇已经爬到了我的脚踝处,我只能往后退,一步......两步......

我就这样退,忽然觉得后背一凉,这才发现,自己已经靠在了石像上,退无可退了。

四周的蛇越来越多,各种颜色,大小不一,其中一条眼镜蛇似乎格外讨厌我,它张开大嘴,露出四颗锐利的尖牙,眼看着就要跳起来朝我咬过来的时候,我吓得大叫了一声:“啊......”

随手拉住了什么东西,摔倒在了地上。

朦胧中,我看到自己手中握着的黑布,还有那坐高高的石像......

原来,那石像并不是一条蛇的模样,而是一个头戴蛇冠的美貌男子......

我只觉得后脑一阵疼痛,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当我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耳边传来母亲激动的声音:“孩子他爹,你快来啊,我家初三醒过来了!”

“谢天谢地,昏迷了三天,可算是醒了!”

随后传来的是父亲喜悦的声音,他宽大的手掌紧紧地握住我,“手怎么还是这么凉?孩子他妈,你赶紧再拿一床棉被过来!”

“还是快点让初三把这压惊去邪的药给喝了!”

正说着,母亲端了一碗黑乎乎的中药过来,隔着老远,我都能闻到一股苦味。

“妈,我没事了,这药,我能不喝吗?”

我喃喃地开口,而这个时候,母亲却摇头,“初三,你虽然福大命大逃过一劫,但这药还是喝了吧,为了你好。”

母亲说着,让父亲扶我起身,可就在这个时候,我无意中看到我的手腕上竟然多了一片闪闪发光的金色蛇鳞......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