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晚风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畅读精品小说

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畅读精品小说

周大白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完整版古代言情《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陆令筠陆含宜,由作者“周大白”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吧!”“什么?!”程云朔一惊。“私奔!我们逃离侯府吧!”邢代容两眼闪着光紧紧的看着程云朔,“你既然爱我,就跟我一起逃,我不想在这里了。”她今天在陆令筠那里受的打击太大了。陆令筠的一番话让她直接清醒过来,她现在深知,只要在这个侯府,她就永远不可能越过陆令筠。陆令筠在一天,她就是这里名正言顺,正儿八经的主母......

主角:陆令筠陆含宜   更新:2024-07-14 21:3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令筠陆含宜的现代都市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畅读精品小说》,由网络作家“周大白”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完整版古代言情《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陆令筠陆含宜,由作者“周大白”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吧!”“什么?!”程云朔一惊。“私奔!我们逃离侯府吧!”邢代容两眼闪着光紧紧的看着程云朔,“你既然爱我,就跟我一起逃,我不想在这里了。”她今天在陆令筠那里受的打击太大了。陆令筠的一番话让她直接清醒过来,她现在深知,只要在这个侯府,她就永远不可能越过陆令筠。陆令筠在一天,她就是这里名正言顺,正儿八经的主母......

《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畅读精品小说》精彩片段

《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由周大白所撰写,这是一个不一样的故事,也是一部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全篇都是看点,很多人被里面的主角佚名所吸引,目前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这本书最新章节第69章 陆令筠的战利品,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目前已写142182字,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佚名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书荒必入小说推荐!

书友评价

算了不看了 其实蛮无聊的内容 书荒的时候也不能啥都吃

作者快点更新吧,好好看,急不可耐了我

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女主这种生活?不过是一个女工具人罢了,短短一生。穿越白莲女有句话没有说错,女主一生确实挺悲哀的,作为土著人,一生孤寡,偌大家产留给了人家生的儿子,毕竟血浓于水,人家亲生母亲还活呢,怎么可能对你好?这小白脸最后才是大赢家吧。生了儿子不用养,女主把你儿子养的好好的。。。。。[盯][盯][盯]

热门章节

第29章 当差

第30章 香积寺

第31章 陆含宜有孕

第32章 嫂子韦氏

第33章 提醒有孕

作品试读


一般来说,妾的等级也是源自女子的出身,贵妾是娘家有一定的身份地位,于侯府而言,多是小官家里的庶女,或是一般富商家的女儿入府为妾可为贵妾。

良妾便是良家出身的清白女儿,或是主家有资历有背景的家奴,比如秋菱。

而贱妾则是最莫等的妾,一般的戏子,青楼女子,无依无靠被瞧上的孤女,这种入府之后,只能做贱妾。

像邢代容这等身份,本就做贱妾侯府都不会轻易叫她入门,可毕竟程云朔钟爱她,为了她,她愿意跟陆令筠,秦氏好好争取,一定给邢代容一个贵妾身份。

“贵妾?”邢代容念叨了一声,语气里多少带着一丝嘲讽。

程云朔拉住她的手,继续道,“代容,名分真的不重要,有我在,这府里没人敢欺负你,我会给你的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

“和陆令筠一样吗?”邢代容反问。

程云朔听到这里一噎,他皱眉道,“你又何必要与令筠比。”

说到底,程云朔也是个门清的。

他给邢代容的也只能是他能力下最好的,但绝不可能越过陆令筠。

陆令筠是正妻,岂能跟妾一样。

“呵呵。”邢代容平静的冷笑两声。

程云朔继续握紧她的手,哄着,“代容,贵妾只比正妻低,在侯府里便是其他人里最高的,我真的跟你保证,此生我就你一人,你信我,好吗?”

只要不跟陆令筠比,她绝对是侯府里过得最好的女人。

还有他一生一世的宠爱。

这绝对是叫无数人羡慕的。

他话音落下后,邢代容突然抬起头来,目光如炬的看着他,“程云朔,我们私奔吧!”

“什么?!”

程云朔一惊。

“私奔!我们逃离侯府吧!”邢代容两眼闪着光紧紧的看着程云朔,“你既然爱我,就跟我一起逃,我不想在这里了。”

她今天在陆令筠那里受的打击太大了。

陆令筠的一番话让她直接清醒过来,她现在深知,只要在这个侯府,她就永远不可能越过陆令筠。

陆令筠在一天,她就是这里名正言顺,正儿八经的主母,她只能在她手底下讨活。

她没办法接受。

她要逃。

程云朔带上钱,带上她,他们一起去外面,找个好地方自由买房子买地生活,而她不就是程云朔名正言顺的正妻吗!

犯得着在这里被陆令筠压着活吗!

她这话叫程云朔皱紧了眉。

今时不同往日。

如今也不是上一世。

上一世是陆含宜愚蠢的把邢代容当做自己的敌人,处处打压针对,把两人的感情越逼越紧,更是因为把邢代容的孩子打掉这个重要导火索,让程云朔决心抛下一切,带着邢代容私奔出逃。

可这辈子呢,程云朔为什么要跟邢代容私奔?

他在京里做侯府小世子不香吗?做金吾卫不好吗?他纳了邢代容,娇宠在府里,全府上下没有一个人说他,就连秦氏如今也在陆令筠的说和下,对他放任自由。

所有人都给够了他自由和空间,他为什么要离开侯府和邢代容私奔?

一旦私奔,那便是背上不忠不义不孝的骂名。

上一世同邢代容爱得你死我活也就罢了,这一世,邢代容和他的感情并不足以让他选择这种极端方式。

程云朔皱眉紧锁。

“云朔!”邢代容抱紧他,“我真的不想在侯府生活了。”

“我们带上钱,离了京城,随便到哪里买房子买铺子买地,到时候我们一起开铺子做生意,收租子,我做你的正妻大娘子,咱们做一世的快乐夫妻,再没人欺负我们头上。”

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陆令筠听后眉头微挑,她又往前翻了几页这家酒楼以前的营收,这家酒楼还是侯府一处很挣钱的产业,每个月都能进账五六百两银子,收益一直都很稳健。

重装之后到现在还没开始营业。

“少夫人,酒楼装好了,可以开了。”管事低声询问。

如今侯府现状,他其实也不知道跟谁直接汇报这事儿。

虽说是世子直接找的他,叫他去改建,可到底是侯府的产业,主母肯定要知道的。

要不然倒霉的就是他。

秋菱闪着眼睛看着陆令筠,就想看陆令筠直接把事摁下,再把邢代容叫过来收拾一番最好,却见陆令筠将账本一阖。

“我知道了。”

她赞许的看向这个管事,“你叫什么?”

“奴才康平。”

“好,康平,以后这家自......自助餐店的账本都送我这里,不过开业运营的事你该问世子问世子。”

“是!”

陆令筠把今日的事物都处理完了,手下的管事们嬷嬷们都退了下去,她也倒出功夫听听秋姨娘的哭诉了。

当家主母,哪有几个清闲的。

一大家子大事小情,屋里屋外都得陆令筠安排着做。

这得亏是家里人口少,要是再碰上些亲友婚丧嫁娶,节假日走动,更有得陆令筠忙的。

“你的事儿我也基本听清了,你想我怎么做主?”陆令筠问着秋姨娘。

秋菱眼睛一转,“主母,到底我的事儿跟主母比起来就是闲事,还是不烦主母了。”

“你倒是个懂事的。”

秋菱看着陆令筠,“主母,您见天在府里也闷着了,不如咱们在那自助餐开业的时候,一起去看看?”

陆令筠伸出手点了她头一下,“你还真是一肚子想法。”

“主母,我是真站你这儿的,那小狐狸精铁定是败咱们侯府家业,咱们不去看看怎么行!”

陆令筠浅浅一笑,“行吧,等开业了咱们去瞧瞧。”

“嗯!”

秋菱得了这句话,兴高采烈从陆令筠院里离开。

她走回自己秋香院时,迎面就撞上带着丫鬟溜达的邢代容。

今儿的邢代容容光焕发,兴头极好,不单单是她跟程云朔最近冰释前嫌,重新和好,更是今天他告诉她,之前答应给她开的自助餐厅可以开业了。

邢代容听到这里,顿觉全身充满力量。

作为穿越者,收获一份轰轰烈烈的旷世爱情外,最重要的不就是用现代各种新奇的事物惊艳那些古人吗!

她老早就想好了要开个自助餐厅了。

自助餐厅一开,绝对惊艳整个京城,她已经能想象,她的自助餐厅每天人满为患,每个进去吃饭,看到琳琅满目东西的客人都会震惊不已,她更是赚得盆满钵满。

如今要开业的事儿定下来,邢代容整个人神清气爽,她遥遥看到秋菱走过来,当下便趾高气昂的故意拦着她的路。

秋菱往左她便堵着左边,秋菱往右她便堵着右边。

“你要干什么?”秋菱停了下来。

“你不是挺有手段的吗?”邢代容冷笑的看着她,“怎么世子爷不去你那儿了?”

“谁手段有你强啊,青楼出来的狐狸精!”

“你是不是除了青楼就不会骂别的了?”

“那不然呢,你除了青楼学的本事还会什么?”

呦!这不舞到邢代容炫耀的点上了吗!

邢代容立马换上一副傲慢鄙夷的目光看着秋菱,“你当我跟你这种就会搞雌竞,离了男人活不了的封建女人一样啊!我会的东西可多了!随便拿出一样都能吓死你!”


男声清朗,光听声音就知是一意气风发的少年郎,只是语气全是冷漠和不耐。

她温顺的颔首点头,“妾身陆令筠。”

“我不管你叫什么,你只是我母亲娶回来的,不是我娶来的。”

面前男人的声线依旧冷硬,就连红盖头都没给陆令筠揭开。

陆令筠盯着面前的红靴子,没半点异常的应了一声,“嗯。”

“我这辈子都不会接纳你,你别想在我得到什么!”

陆令筠:“嗯。”

“我绝不会碰你,更不会跟你生孩子!”

陆令筠差点要笑出来,“嗯。”

她这般乖顺,只叫程云朔那强硬的气焰敛了敛,想要再发出的怒火都停了停,再发脾气都显得是他无能。

说到底,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他不愿意娶陆令筠,陆令筠也没有愿不愿意的选择。

他没法拒绝父母,陆令筠也没有办法。

今儿若是娶个脾气差的,与他顶撞几句,他今夜便有足够的理由与她撕破脸,拂袖而去。

可陆令筠这般好脾气,一点都不违逆他,叫他一时间再难与她发难。

但叫他今夜接纳陆令筠,这是万万不可的。

程云朔久久的盯着她,转了转语气,朗声道。

“我已经答应了代容,此生与她一生一世一双人,我绝不会再接纳其他女人,日后你若是安分一点,便是这府里名义上的世子夫人,我也给你几分脸面,若是不安分,别怪我不客气!”

陆令筠耐耐心心听完他的话,再应了一声,“好。”

这一声,应的陆令筠是心满意足。

因为,她要的便是如此。

陆令筠心间傥荡,语气谦逊恭顺,只叫程云朔眉头紧了紧。

他更加仔细的看着面前安安静静的红盖头,半晌,道,“我不会在你这过夜,这是我答应代容的,盖头你自己揭了吧!”

说罢,他拂袖而去,头也不回。

大婚当夜,新郎落下一堆警告就直接走了,这已然是摆明了新夫人不得宠。

可陆令筠知道,她这开局已经是赢了一大招。

上一世,陆含宜嫁进侯府。

程云朔依旧如此,陆含宜那被娇惯着的性子当夜与他大吵大闹起来。

新婚夜婚房摔碗砸盆,程云朔顺势与她彻底撕破脸,事后秦氏问责,他都有缘由底气责骂陆含宜是泼妇,叫唯一能给她撑住腰的秦氏也没那么足的底气。

三日后的回门程云朔摆脸子使脾气的不去,秦氏没招。

而她就不一样了。

她可不曾刁难程云朔,叫他为难,程云朔仍旧走了只叫他在她面前气势都多两分亏欠。

秦氏那边的好感和底气更能拉满。

这个家里,她要攻略拿下的人从来不是程云朔,而是她婆婆秦氏。

“收拾一下,准备睡吧。”

陆令筠自己揭下红盖头,伸了个懒腰,对着屋里大气不敢出的众人们道。

次日一早。

新郎大婚当夜不在新房过夜的消息已然传遍了全府。

还有一则花边热点。

程云朔直接去了爱妾代容那里,还被代容闹了半宿。

据说程云朔哄了她一夜,才将爱妾哄好。

陆令筠在梳洗时听着芷染传来的消息,不由好笑。

“小姐,你怎还笑......”芷染那个替她生气呀。

陆令筠看着铜镜里芷染那气鼓鼓的模样,摇了摇头,她目光落在后面春杏春禾身上。

“芷染,等下你留在屋里,春杏,你陪我去给公婆奉茶。”

芷染从小陪在她身边,是一心为她好,但同样太过上心了。

看到她受委屈,第一个跳出来,上一世,在李家那种被兄嫂压得死死,处处被人使阴招还不好叫人发难,芷染那直爽性子直接说出来很有用。

可在侯府这儿,完全没必要。

事儿都在明面上,她的人太跳,反而叫秦氏烦。

她得调整调整她身边的人,把芷染派出去。

“小姐......”

芷染一听陆令筠不要她跟着,立马红了眼睛。

“行了行了,你在屋里给我清点库房,这事儿更重要,懂否?”陆令筠给她一个眼神,芷染那简单的脑子立马止住了。

对对对,如今小姐身边就她一个真正自己人,家里的东西还要人看着。

“是,小姐!”

一旁被点名的春杏也施施然欢天喜地站出来,“是,少夫人!”

“安嬷嬷,你也跟着我去吧。”陆令筠扫了一眼两个嬷嬷。

“少夫人,还是让老奴跟着吧,昨儿您在侯府受了天大的冤屈,侯府这般欺人,就是完全不把您和陆家当回事!这件事老奴一定得为您讨个公道啊!”万嬷嬷插嘴道。

陆令筠淡淡瞥了她一眼,“万嬷嬷,我受了冤屈家中长辈不委屈?一口一个不把当回事,说得是家中长辈欺我,你存的什么心思?”

万嬷嬷听此脸色一变。

陆令筠继而道,“万嬷嬷,你是娘家跟我嫁进来的,我知你是怕我受委屈,可我们进了侯府,侯府便就是我们家,在自己家,有事便说事,哪来那么多不当回事,你说是不是?”

万嬷嬷这时已经不敢再顶嘴,再说一句那不就是假意护着陆令筠,而是挑拨两家关系了。

她忙点头,“是是是。”

“你在屋里拾掇拾掇,安嬷嬷,你跟我走吧。”

“是,少夫人。”

陆令筠领着春杏和万嬷嬷离开。

宁心院,秦氏的院子。

“她当真这么说?”

“是的,夫人。”秦氏身边的嬷嬷满眼赞许。

陆令筠还没来,她早上在屋里说的那些话就传进了秦氏耳里。

秦氏在听到陆令筠那句不是长辈欺我顿时眼睛一亮,她捻着手上的祖母绿佛珠不由点头,“这还真是个懂事识大体的孩子。”

这时,屋外传来丫鬟声音。

“夫人,少夫人来奉茶了。”

秦氏直接起身,“快快让她进来。”

陆令筠领着人进屋,迎面秦氏直接向她走过来。

“母亲。”

陆令筠想行礼,秦氏一把握住她的手。

“好孩子,你受委屈了。”

秦氏直接摸上她发鬓,满目长者怜爱的看着她。

一开始,她对陆令筠只有三分喜爱,更多的是她对媳妇的敬重,今儿这正式见面,她已然是带着些真心疼爱她。

这儿媳妇,明达知事,懂礼恭顺,比她期望的好上太多。

精选一篇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佚名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送给各位书友,在网上的热度非常高,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有佚名,无错版非常值得期待。小说作者是周大白,这个大大更新速度还不错,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目前已写296724字,小说最新章节第145章 杜若的风评,小说状态连载中,喜欢连载中小说的书虫们快入啦~

书友评论

文笔极好 是我看过的同类小说里面最好的了

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女主这种生活?不过是一个女工具人罢了,短短一生。穿越白莲女有句话没有说错,女主一生确实挺悲哀的,作为土著人,一生孤寡,偌大家产留给了人家生的儿子,毕竟血浓于水,人家亲生母亲还活呢,怎么可能对你好?这小白脸最后才是大赢家吧。生了儿子不用养,女主把你儿子养的好好的。。。。。[盯][盯][盯]

女主圣母博爱,没有任何脾气,一片赤诚之心对夫家,不知道图啥

章节推荐

第99章 锅从天上来

第100章 同你以前一样

第101章 最后悔的是爱过你这个毒妇

第102章 邢代容程云朔彻底决裂

第103章 秋姨娘生了儿子

作品阅读


韦氏带着她的人离开陆含宜的屋子。

一直到她走,陆含宜都没挪半下。

而万嬷嬷在韦氏走了之后,无比关切的迎上去,“二小姐,你在这儿是不是受委屈了?”

“知道你还问。”

“老奴就瞧出那个韦氏不是好相与的,你在太太院里娇惯着长大,哪能是她对手!定受了她不少气!”万嬷嬷一脸心疼。

毕竟她是柳氏屋里的老人,看着陆含宜长大,是真的疼爱她。

陆含宜看她这么讲,更是火气蹭蹭冒,“那你们刚刚还笑嘻嘻跟她说什么,亏你们还是我娘家人,来一趟不给我出气。”

“二小姐放心,我们这次绝对要给你做主!对吧,少夫人。”万嬷嬷扭头道。

一转头便见陆令筠坐在凳子上,喝着茶淡然的看着她们俩。

“万嬷嬷还真是主仆情深,护主心切。”

万嬷嬷顿时心虚,她现在还是陆令筠的人,“少夫人,二小姐可是你同胞妹妹,我想着你肯定会替她出头,所以就替您说了。”

陆令筠淡淡笑着,“我竟不知,现在一个嬷嬷就能做主子的主了。”

“行了,”陆含宜冷哼一声,“你不就是不想帮吗,本来就没人指望你!”

“二小姐,你别置气了,少夫人是特意来看你的。”万嬷嬷温声哄着,“你要是受了气,她铁定是不会不管。”

“得了吧!就她那样,先管好自己的家吧!”陆含宜冷嘲热讽的看着陆令筠,“你在侯府没少受气吧!那个姓邢的贱人是不是把你气得半死?听说你还抬了个姨娘,陆令筠,你真是窝囊!”

陆令筠:“......”

万嬷嬷继续道,“二小姐,我们这次来就是看看你过得怎么样,你如今刚有身子,缺了少了亏了都不得,别管别的了。”

“我的事,不用你们管!”陆含宜冷笑着。

本来,她就没指望陆令筠。

她指望的可是李闻洵啊!

陆令筠看着她那傲娇笃定的模样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她抿着茶,“看你这个样子,你应该过得不错。”

“那是当然,我跟你又不一样。”陆含宜不由眼底染上期待,顺便还抚摸上自己的肚子。

上辈子,她没有孩子。

这一世,她优秀的丈夫,完美的人生,还会有自己的子嗣,想想就让她满意。

倒是被她换走人生的陆令筠,一想到她这辈子都得不到程云朔的心,要被那讨厌的妾室压死,更不可能有自己的子嗣,陆含宜真真是暗爽不已。

也别怪她,本来陆令筠就不配拥有这些!

一切最好的东西都该是她陆含宜的!

陆令筠瞧着她小人得志的模样,“既然你没什么事,那我便走了。”

“走吧走了。”陆含宜摆着手,打发她走,在陆令筠提步要离开的时候,她突然喊住她,“对了,最近你小心一点吧。”

“小心什么?”

“小心那个姓邢的贱女人怀孕啊!”陆含宜一副先知先觉的模样看着她,唇角噙着一抹意味极其悠长的笑,“那贱女人差不多这个时候也会怀孕的!”

上一世,陆含宜跟邢代容斗得你死我活。

好几次在她闹腾下,秦氏也出面收拾了邢代容。

再一次斗得极狠的时候,她罚邢代容跪在雪地里,突然下z体流血,事后才知道她竟然怀孕了。

也就是那一次,整个侯府都乱做一团,程云朔差点杀了她,秦氏也只是保住她的命,叫她躲起来避风头。

那一遭过后,她在侯府地位大幅度下降,待得来年邢代容养好了身子,程云朔便跟邢代容私奔了。

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什么?”

屋里的众人皆问。

“难不成叫她一个人回门呀。”陆含宜满眼都是得意好戏,“新婚第一夜陆含宜就弃她找贱妾,她在侯府里连个贱妾都不如,陆含宜怎会陪她回门。”

陆含宜的话叫满屋子的女人一静,全都看向她。

宁阳侯府嘴严,加上陆令筠根本没闹,陆含宜新婚第一夜弃她寻妾这丑事根本没传出来。

毕竟这年头女子在婆家受了委屈,想找帮助也只能找娘家。

陆令筠只要不说不闹,陆家这边一时间很难知道她在陆府到底怎么样。

“二小姐,真的假的?”

“是令筠私下同你讲的吗?”

姨娘婶娘舅母们纷纷问道。

就连柳氏都道,“你如何知道?”

陆含宜扫了众人一眼,她如何得知,她当然知晓。

上一世,她就是这么过来的。

陆含宜那混账大婚当夜过来折辱她,开口便是不想娶她一辈子只爱那贱女人,气得她甩锅砸盆,与他又撕又打。

第二日吵到秦氏面前,那秦氏一样是个虚伪的老贱人。

口口声声说给她做主,连那个贱妾都不叫过来,谁家碰到这种事不得把那青楼贱婢当场打杀了去!

只给她掌家钥匙安抚她,她那时年轻还看不得那么多弯弯绕绕。

后来才知道根本就是糊弄她!

给钥匙不给人,办点事都要请示她,算什么重视她!

陆含宜那混账更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辱她,就宁阳侯那恶心下作的地方,她就不信能对陆令筠好了!

今日回门,她更是做好了羞辱陆令筠,看她笑话的准备。

瞧着眼前众人,陆含宜自然不可能告诉她重生那些怪力乱神的神鬼之事,她眼睛一转,“这还要多说呀,宁阳侯府那个纨绔子什么德行满京城谁不知道,宠着个青楼贱货到天上,陆令筠那个闷油瓶拿什么跟她争,我笃定她嫁过去陆含宜碰都没碰她半点!在那里一点地位没有!”

陆含宜说得眉飞色舞,就在这时,柳氏屋外的大丫鬟通传,“夫人,大小姐回门来了!”

随着这声落下,正兴高采烈的陆含宜脸色一僵。

陆令筠回来了?

她还有脸回门?

面色微僵的陆含宜撇着嘴,“八成是回来告状的!”

“含宜,别说了。”

“有什么不好说,我保证她等下是哭哭啼啼进来告状的,你们就等着看吧!”

陆含宜往身后椅背一靠,目光落在门口,就等着看陆令筠等下凄惨亮相。

她旁边的柳氏不知自己女儿为何这般笃定,但说实话,她也是想看到这样的。

陆令筠不是她亲生女儿,她娘死的早,后面又是跟着老夫人过,老夫人过世后就独立建院,打小就跟她不熟不亲,若不是她一惯乖顺谨慎,从不惹事找事,她早就磋磨她去了。

这次两女同时被议亲,她是一千一万个不愿意把宁阳侯府那么好的亲事给出去,生怕陆令筠过得比陆含宜好,可要是真跟自己女儿说得那般。

嫁过去遭那般罪,那她嫁了倒也算给自己女儿挡灾!

她过得越不好,她心理就越平衡。

不由的,她眼里也带上几分准备看好戏的期待,满屋子的姨娘姑母舅母们也都纷纷揶揄疑惑的看向门口。

这时,门开了。

头戴彩云冠,身披浮光锦的陆令筠带着丫鬟仆从从屋外进来。

上午明亮的阳光一照,眼前人如同缀着云霞光彩下凡的仙贵,瞬间看得所有人眼睛都直了。

好半晌,才有一位姨娘开口,“这,这是令筠?”

陆令筠看了一眼说话的姨娘,是她爹后院的孟姨娘,当初她嫁人背她出府的就是孟姨娘的庶子。

“这才几日,姨娘就不认得了吗?”陆令筠巧笑着。

屋里人瞬间活泛开了。

“真真是认不得了!”

“如今这通身气派,我们都不敢认了!”

“谁说不是呢!令筠你刚刚进来那一下,我还以为是什么天上仙人或是宫里头的大贵人!”

“我也是这种感觉,那通身气派我也就在王侯公爵里瞧见过!

“怪不得说公侯府养人呢!你们看令筠这才嫁出去几天,回来就跟我们彻底不一样了!”

陆家的亲戚连襟里全都是差不多同等级的清流小世家,甚至老家里算一算,还有地里刨食的穷亲戚。

所有人里,就陆令筠嫁得最高最好。

嫁进了侯府。

实实在在的勋贵氏族,和她们拉出了天堑差距。

一群人恭维着陆令筠,坐在上面的陆含宜看着这一幕,眼睛都瞪直了,她手绞着帕子,她娘唤了好几声都没有听到。

陆令筠这时款步上前,“请母亲安。”

柳氏连忙起身,一脸亲热样拉着她往榻上坐,“筠儿你就是多礼,快快上前,给母亲好好看看。”

陆令筠跟着上前。

主坐是一张长塌,陆含宜已经坐在了右侧,柳氏拉着陆令筠坐左边。

全程,陆含宜死死盯着她身上的浮光锦和彩云冠。

“你哪来的浮光锦和彩云冠!”

“婆母赠的。”

陆令筠说得风轻云淡,陆含宜眼底的嫉妒都要烧到头顶了。

上一世她在侯府待了十几年,也见过秦氏这两件压箱底的宝贝。

她第一次见着这两件时就喜欢得不得了,可秦氏从未把这个送给过她。

哪怕好几次她旁敲侧击的想要,秦氏都没松口。

她怎么就一进门给了陆令筠!

凭什么凭什么!

这简直要气死她了!

这时,柳氏的嬷嬷又在柳氏耳边耳语几句,柳氏错愕片刻,转头便惊喜的看向陆令筠,“筠儿,听说你那婆母已经让你掌家了?”

陆令筠在侯府,消息不便回来,她这一回来,很快,消息就从陆令筠身边的丫鬟那儿传了过来。

陆令筠面上没有半分异样,淡淡扫着自己带回来的春杏春禾还有霜红三人一眼,“是呀,婆母宽厚,敬重我,叫我先学着管家。”

她话落下,满屋子再度响起恭维。

“哎呦!咱们令筠真是嫁了个好人家啊!”

“谁说不是呢!新媳妇刚进门,婆母就把管家重任交托,这得是多好的人家啊!”

“到底是侯府,豪门大户做事就是不一般!”

“也得是咱们令筠能干,换一般人有几个能撑得住!”

恭维声此起彼伏,一道嫉妒的冷哼再度响起,“得了吧。”

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今天要推的小说名字叫做《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是一本十分耐读的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作品,围绕着主角佚名之间的故事所展开的,作者是周大白。《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小说连载中,最新章节第283章 祸不单行的秦韶景,作者目前已经写了577668字。

书友评价

咱就不知道了,女主感觉还是个扶夫魔,一点也不独立。有地位有人脉有人不去发展自己的事业。那不顾外面家里呢?谁都能蹦她头上,谁都是她服务对象,一个主母活成了伺候人的。不光看公公婆婆眼色看丈夫眼色后面甚至还要看小妾眼色顾及下人想法,一点事儿都不敢做累不累啊?还以自己安慰自己这样的生活挺好。优柔寡断天天被人翻盘。这样以后真的能继承到自己发展的侯府的财产?那忙乎半天图啥呢?用完就被丢还开开心心,事业事业没有,家里的权力权利没有,外面的体面体面全被柿子败光,里面的尊重尊重谁也不给

女主可以不爱不在意男主,但是得生个自己的孩子吧,不然岂不是便宜了别人,要是养个白眼狼,晚年不得凄惨啊

无语,作者太爱柿子了吧,一帮小妾,天天待在青楼,谁都碰就是不碰正妻,作者还写他是专一,真无语这哪是女频啊这明晃晃的正统男频,男主在外面随便整事,女主就是个开屁股的老妈子,所有有名的女配都在和女主雌竞争男主,服了,三观媚男呗

热门章节

第114章 黄月要被抬妾

第115章 发卖黄月

第116章 给过机会了

第117章 柳疏辉中了状元

第118章 王绮罗说亲

作品试读


自打陆令筠进了门,鸡飞狗跳的宁阳侯府就慢慢的安定下来,这绝对是媳妇的功劳。

秦氏和老侯爷把这些都看在眼里,对陆令筠越发喜欢满意。

又听得陆令筠处理了家里修墙和聚福楼的事,心里对她的能力是越加的赞同。

一家人在别院里欢欢喜喜过完中秋,陆令筠又得了一堆老两口的赏赐,和程云朔一起回了府。

回府之后,程云朔第一时间去了老侯爷给他安排的差事上岗。

金吾卫是京都都尉,负责京城,皇城的守卫,他作为勋贵之子,做金吾卫一上来便是都尉级别,先巡视皇城,往后便可以提拔到皇帝面前做御前金吾卫。

这种工作是闲职,更是世家子弟们专属岗位,往往只挂个名而已,不需要去当差。

当然也有老实当差,那些必然会慢慢被提拔上去。

程云朔以前是连挂名都不愿意,如今他却一点意见没有,还每日去当差。

白日他有了工作,晚上就休息在秋香院,半步都没再踏足摇光阁。

邢代容一连十几天都没见着程云朔后,是真真的慌了。

她不是没有故技重施的跑去秋香院找人叫回来,可这一次,她每次连秋香院的门都进不去。

程云朔是真不想见她。

一连好几日的挫败叫她心里慌得不得了,次日白天,邢代容寻到了程云朔工作的地方。

程云朔在京都都尉府当值,工作之后,重新结交了不少朋友。

以前喝酒游玩的朋友全都淡了关系。

毕竟金吾卫这工作再怎么闲职,能来做的也都是正儿八经有奔头的世家子。

那些只顾玩乐的世家子是决计不会来当差的。

他结识不少新友之后,只觉得自己圈子都上进了不少。

他今天刚刚跟大家巡视完城防,都尉府外就有人来通传。

“程都尉,前院有你家眷来找。”

这话落下的时候,程云朔第一时间想到的是陆令筠,想着是不是她有什么事来找他。

他立马道,“我这就去。”

跟他同行的几个朋友纷纷道,“嫂子来了吗?”

“我们一起去看看。”

程云朔没拒绝,大家一同到了前院,就见穿着一身藕粉秋袄,梳着少女发髻的邢代容带着秋葵坐在廊里。

看到她的一刻,程云朔立马停住步子。

而这时,邢代容也瞧见了程云朔,她兴奋的朝他扑来,“程云朔!”

她的热情叫程云朔现在极为不舒服。

以前同邢代容在人前再怎么亲昵他都不觉得怎么样,甚至还觉得在当时朋友面前自豪。

而此时,当着他新同僚们的面,邢代容还这般行径,公然与他搂抱,只叫他觉得轻浮不雅,羞于在同僚面前。

他当即拉住邢代容,赶紧往一边的空屋子走去。

把门关上之后,他才不悦道,“你来作甚!”

“我来看你呀。”邢代容对上他眼神,软下姿态,“你看,我新衣裳好看吗?”

“呵!”

程云朔冷哼一声。

“你还生我气?”邢代容见他这脸色语气,抓着他胳膊轻轻撒娇。

程云朔一把甩开她的手,冷着语气道,“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场合吗?来这里做什么!”

“还不是你不肯见我。”邢代容皱着眉委屈。

她这段时间为了讨好挽回程云朔,可是被秋菱奚落了好久。

摇光阁里的人对她的态度也逐渐冷淡,背地里感受了不少白眼。

最重要的是,她确实是想程云朔了。

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这一世,她纵着那两人,叫邢代容把新鲜东西搞出来,成本姑且不论,实在叫她开了些眼界。

陆令筠可不是不愿意吸取别人长处优点的人,她眼里的人,有缺点,也会找到优点。

能叫她觉得好的,她是很乐意去学的。

就比如除了这两样叫她新奇尝试的菜肴外,她还在康平的账本上学来一种全新的计数形式。

“少夫人,这个叫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邢姑娘说什么阿拉伯数字,方便我们记账的。”

陆令筠抿了一口清甜的西瓜汁,旁边的康掌柜呈着账本给她展示开业第一天的成本。

陆令筠很快看懂了这些数字含义,她点着头,“今天你们一天成本就有五十两银子?”

“是的。”

“照这个进度,再来多少人能平本?”

“少夫人,平不了了!”康平苦着脸看着陆令筠,“刚刚一下子涌进来二百多人,咱们备的那些食材全都告罄!今日还是半价!”

现在楼下已经不是什么便宜的贵的挑着吃了,点心凉菜热菜烤肉全都抢光了。

就连蒸煮都抢得底儿不剩。

邢代容以为一个人最多吃个两三斤食物,可实际上,这个年代的人有几个吃过饱饭,她定价又不高,涌进来的都是底层老百姓,有不限量的食物,那就得可劲的往胃里面塞,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吃坏身体。

一顿吃个七八斤,上十斤的比比皆是。

更甚,他们很多人的胃就是像牛一样会反刍,碰到一顿富足的伙食都会将自己填得饱饱的,只待后面慢慢消化。

里面一群眼睛泛着绿光的妇女更是铆足了劲的往肚子里塞,只等着回去抠喉咙,把东西吐出来,给自己孩子们哺一哺。

这等大善人做慈善,他们怎么能不狠狠的吃。

“里面还不少是老人和小孩,我稍微估算了一下,今日营收撑死了六七两银子,咱们直接就亏了九成。”

陆令筠眨了眨眼,冲他挥手,小声耳语神秘吩咐一句。

康平得令后,“是,少夫人。”

他下去了。

陆令筠面对亏损,心态好极了。

她想着,一来就当是做点善事,二来是叫程云朔和那邢代容这两位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仙女早日扯下那被金尊玉贵蒙住眼睛的纱布,看看现实。

面对这种脑子只有激情和美好的人,是绝不可能强行叫醒的,平庸和真实自会将他们杀死,而后便看到互相最真实的一面。

那一面她给他们准备好了。

康平下了楼,很快就在聚福楼外贴上打烊标签。

邢代容见着他这么早就打烊,赶紧拉着程云朔走来,“怎么这么早就打烊了?”

“姑娘,东西全吃完了,供不上了。”

邢代容听到这里,骄傲的扬起头,“我就叫你多准备一点吧!我这生意这么好,都不够卖了!”

“姑娘,食材酒水成本真的很高。”康平思索着还是跟他们道,“您这卖法确实吸引人,但引来的人都不挣钱,我们今天能亏九成。”

邢代容穿越前是一个上大学的大学生。

她所在的时代正是鼓励创业的大风口时期,那个时候什么共享单车,共享经济,打车平台,外卖平台一个一个的起来。

大资本疯狂撒钱,全都在烧钱,整个社会都是蒸蒸日上,欣欣向荣。

她听着这些亏损,只道康平目光短浅,“你懂什么,我这叫培养的市场,造势宣传,做大我们的蛋糕,谁家刚开始养客户不要烧钱。”


小花厅里,候着不少人。

府里几个大管家嬷嬷照例来找陆令筠汇报家里事物,秋姨娘坐在她旁边哭哭啼啼。

陆令筠一边听着哭诉,一边用算盘划拉着账目。

她指尖顿了顿,在一本账目前顿住。

“修个墙要一百两?”

“对,少夫人,还是按照之前修这堵墙的价格算的。”

陆令筠更是来了神,她忙冲旁边的秋姨娘摆摆手,叫她先别哭,“这堵墙之前也修过?”

她今儿收到管事嬷嬷过来汇报,家里西边一堵墙塌了。

管事嬷嬷过来跟她来汇报修墙的事儿。

原先这些事都是跟秦氏汇报的,如今秦氏去休养,只要不是顶大的事都是交给陆令筠来处理。

她一眼就瞧出这修墙的事儿有猫腻。

“回少夫人的话,三月前下大雨,冲坏了,修过一遭,就是一百两。”

陆令筠听到这儿,“把上回负责修墙的人带着当初的账本给我过来!”

“是!”

大嬷嬷走了,陆令筠又吩咐霜红,“你去西边看一眼这个断墙,再带几块碎砖头回来。”

“是!”

很快,大嬷嬷先把当初负责修墙的管事和账本过来。

那管事姓崔,是府里的家生子,爹娘以前都是伺候老侯爷了,不过如今去庄子上养老,他在府里负责采买业务,府里人都叫他一声崔大。

崔大一脸嬉笑的走过来,见着陆令筠,讨好道,“少夫人吉祥,少夫人万福金安。”

“先不用嘴甜,崔大,我且问你,西边的墙三个月前是你负责修的?”陆令筠柔声问道。

陆令筠的声音很温和,瞧着便是好说话的。

再加上她进府快一个月,一直都是好脾气的做派,连世子爷房里那位舞到她面前,她都不曾责罚过半分,只叫崔大放松警惕,“是我,少夫人,你且放心,这一次我一定还把墙修好,叫你满意。”

陆令筠继续温声细语,“上回修墙的账本给我看看。”

崔大浑然不觉的递上一本账本。

陆令筠翻着上面狗爬的字儿,念着,“青花砖五文一块,你买了一万块?”

“对,少夫人有所不知,那青花砖可是最好的砖,结实耐用。”

“工人请了十个,工期一个月,工钱三十两?”

“对,那堵墙十几丈长呢,修慢点,慢工出细活吗。”

“打灰拌料杂七杂八的花了二十两?”

“是的,夫人你有所不知,这些杂料可贵了。”

崔大一脸真诚,笑嘻嘻的眼底全是精明,扯起谎来半点都不心虚。

就连秦氏这等经验十足的老主母,都不可能看出这种事的猫腻,陆令筠一个养在深闺年纪又轻的大小姐,哪知道墙啊砖啊的价格。

底层采买,专项款这种东西是最好贪墨的,他们报多少,只要有明目就绝对能批。

他这般嬉笑的应付过去,下一秒那一本账本啪的就摔在他脸上。

“你真是好大的胆子!”

陆令筠倏的站起,往日温柔的好脾气一下子就变了,目光凌厉的盯着跪在下面的崔大,“给你一次机会,上次修墙你到底贪墨了多少钱!”

崔大看到这儿,立马心虚,可他还是抓不住陆令筠到底知道多少,“少,少夫人,我没有啊......”

“哐当”一声,几块烂砖头就砸了过来。

陆令筠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你告诉我,这就是最好的青花砖?我怎么瞧着像最普通的青土砖?”

“少夫人......”崔大脸色一白。

陆令筠继续道,“市面上这种青土砖一文钱两块,就连青花砖也不过三文钱一块,更别提要得多,有优惠,你在砖上到底给我贪了多少钱!”


康平一个字都听不懂邢代容在说什么。

邢代容继续挽着程云朔的胳膊,“云朔,我这是抢占空白市场,前期亏损是肯定,但是咱们要看到,市场远比一切重要,我们先占了,别人再想抢那得付出更大的成本。”

康平:“.......”

可谁家会傻的花那么多钱跟她抢穷人市场啊!

程云朔看着邢代容这么开心,就算也听不懂还是很配合的跟着笑,“嗯,都听你的。”

一晃半月。

邢代容的自助餐确实是越开越火热。

火到整个京城无人不知。

全新的吃法,充足的食物,廉价的餐费引得聚福自助餐每日人满为患。

中午左右就得挂上打烊的招牌。

每日进的各种食材全都消耗一空。

不少人天不亮就带着半大孩子过来排队吃饭。

随之,邢代容的名字再一次风靡全京城。

所有人都知道聚福自助餐是宁阳侯世子为邢代容开的。

一时间,奇女子的称号再度在街头巷尾响起。

说书人更是把程云朔和邢代容的故事添油加醋说得跟金童玉女一般。

贵族圈子里就算不齿邢代容的出身,这一次也属实叫她亮了一回儿眼。

一些程云朔的朋友见着他,都纷纷打趣似的说他娶了个妙人奇宝回去。

邢代容这段时日真真是过得满面春风,就连秋菱在府上遇到她,都得暂避锋芒。

陆令筠在院子里看完今日账本后,意外接到一封拜帖。

“哪里来的?”

“王将军府上来的。”

绮罗?

陆令筠立马惊喜起来,“快把人请进来!”

“是!”

自打嫁人之后,她便没有再和王绮罗联络,一是成亲后接管侯府事务忙,二来她如今已经嫁人,王绮罗还是未嫁之身,她不便再向以前一样随意来她府上看她。

听到王绮罗来访,陆令筠速速叫人收拾了院子,把最好的点心饮品全都呈上来。

一身鹅黄色纱裙的王绮罗进到她院子时,陆令筠激动的上前。

“绮罗!”

“令筠,你过得还好吗?”

“好得很。”陆令筠拉着她坐在小花园里,“你和姨母怎么样?”

“我娘一直担心你呢,她在家天天跟我念叨侯府规矩森严,想着你在侯府的日子肯定艰难。”王绮罗板着脸,“你也是够倔的,什么事都不同我们讲。”

陆令筠扑哧一笑,“我哪有什么事,公姥宽厚,下人听话,我如今掌家,日子只比在陆家快活不知多少倍。”

王绮罗盯着她,“你还跟我瞒,如今街头巷尾全都传颂那姓邢的名字,只说她与宁阳侯世子金童玉女,神仙眷侣,你这个正妻都不知道被抛到什么地方去了!”

“这算什么。”陆令筠浅浅勾着唇,将桌上呈上来的红色西瓜汁递给王绮罗,“喝点东西。”

“呀!这不是那个什么西瓜汁吗!”王绮罗也是认识西瓜汁的。

毕竟邢代容的自助餐如今是没几个人不知道,她店里几个新品全都刮起了新风尚。

“味道挺不错的,比之前直接吃西瓜要有趣些。”陆令筠道。

“你真是心大,那女人都骑到你头上了,你还吃着她发明出来的东西。”

“外面都怎么说她?”陆令筠微笑道。

“夸她是天上来的仙女,心善布施的侠女,一颗善心耀世间,救苦救难活菩萨,直夸得天上有地上没!”王绮罗说着翻白眼。

陆令筠抿了口甜甜的西瓜汁,“倒也说得贴切。”

“你是真傻假傻,那女的花着你家的钱,给她博名声,你还能容得下去!”


更因为邢代容,得罪了秦氏,没了半分贴补,也没法向自家老娘开口要钱。

如今这窟窿又迫在眉睫,只得叫他找来陆令筠,低头找她要钱。

真是难张口,叫他难为情啊!

陆令筠瞧着程云朔那反复难言的模样,心下只觉想笑,见磋磨得差不多,她坐到他旁边,给个台阶,“世子,都是一家人,有何不好说的。”

得了台阶的程云朔深吸一口气,将手上的账本递给陆令筠。

“你先看下。”

陆令筠从容接过来。

“这些是个什么意思?”陆令筠知道阿拉伯数字的意思,但她就要问程云朔。

程云朔如今给了账本,那么脸面就算是彻底拉下来了,哪里还能再端着,给她一个数字一个数字的讲说,“这是一二三四.......”

陆令筠在他说完之后,看着最后一页的合计数字发出长长的喟叹,“哦,原来是亏损了一千一百三十两,怎么会亏损这么多!”

这话无异于再扎程云朔和邢代容一刀。

坐在另一边的邢代容抬了下头,又垂下来,那脸上的郁结此时染上了几分羞愤的红。

亏这么多钱,她又没想到啊!

“是.......我们经营不善。”

程云朔望了邢代容一眼,担下了所有责任。

“是东街那个满京城传得纷纷扬扬的自助餐?”陆令筠再问道。

“对。”

“我记得满京城的人都说是邢姑娘开的,所以我连那里的账目都没过问过。”程云朔要包庇邢代容,陆令筠偏要挑破她。

“我一开始也是想着挣钱的!”邢代容跟河豚一样,一点就炸起来。

“噢?邢姑娘还有开店经营的本事?”陆令筠淡淡的看向她,收拾她,就是现在。

“我,我有很多挣钱的点子!”

“够了!”程云朔冷冷打断邢代容。

邢代容吃了瘪,可这次的事儿毕竟是她搞出来的,她也没得底气跟程云朔发脾气,郁闷的闭上嘴,脸上更郁结了。

陆令筠把她的表情全收眼底,她扭头看向程云朔,适时道,“世子打算如何处理?”

“从账上先支钱,把人打发走。”

陆令筠指尖敲着桌面,“支钱倒是没问题,但是从哪里挪用?如今府里上下开支都是算过的,一千多两银子势必要上报母亲那儿。”

程云朔听此,“别报给母亲,就从我每月的份例里扣。”

陆令筠听到这儿,眼底已然是得到满意答案。

程云朔一月月例一百两,一千多两亏空,刚好够扣他一年的月例。

他又没得秦氏贴补,这一年还怎么过。

这人活着啊,钱是真真重要的啊。

没有钱,哪来的风花雪月,没有钱,哪来的底气跟人说话,没有钱,贫贱夫妻百事哀。

“世子既是这样说了,那就这样办吧。”陆令筠看向安嬷嬷,“陪康管事去一趟账房,把银钱支了,赶紧把事儿了了。”

“是,少夫人!”

“是,少夫人。”

二人齐齐下去,陆令筠也随之起身,“想来是没我什么事儿了,那我就回了。”

程云朔望向离开的陆令筠,张张嘴,“令筠,麻烦你了。”

总归,今天的事儿是她帮他解决的。

还帮他瞒下来,没有上报秦氏,陆令筠做得这么体贴,程云朔怎么都得感谢她一二。

“你我一体,何来麻烦。”陆令筠淡然笑之。

说罢便带着人离开。

她离开之后,邢代容就不满的哼一声,“什么你我一体,谁跟她一体!”

程云朔这时不想同她说话,更不想理她。

这人真是不能对比,人家陆令筠温柔大气,给他解决麻烦,惹了事的邢代容还在这里拈酸吃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