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晚风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夺损啊,我给李世民看安史之乱全文

夺损啊,我给李世民看安史之乱全文

喝口茶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古代言情《夺损啊,我给李世民看安史之乱》,主角分别是陈元朱元璋,作者“喝口茶”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无一的太监!“吾为天下诛此贼!!”樊忠爆发出此生最后的力气,骤然提起手中的铁锤砸烂了王振的脑袋!!杀得好!!天幕前蓦然爆发出了轰天震地的欢呼声。唐太宗年间。李世民痛快的拍着桌子高声大呼。“杀的好!杀的好啊!樊将军好样的!此贼不死天下难以安心!!”尉迟敬德和程咬金狠狠的对了......

主角:陈元朱元璋   更新:2024-06-11 22:1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元朱元璋的现代都市小说《夺损啊,我给李世民看安史之乱全文》,由网络作家“喝口茶”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古代言情《夺损啊,我给李世民看安史之乱》,主角分别是陈元朱元璋,作者“喝口茶”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无一的太监!“吾为天下诛此贼!!”樊忠爆发出此生最后的力气,骤然提起手中的铁锤砸烂了王振的脑袋!!杀得好!!天幕前蓦然爆发出了轰天震地的欢呼声。唐太宗年间。李世民痛快的拍着桌子高声大呼。“杀的好!杀的好啊!樊将军好样的!此贼不死天下难以安心!!”尉迟敬德和程咬金狠狠的对了......

《夺损啊,我给李世民看安史之乱全文》精彩片段


这不够,这远远不够!!

每一个时空里都有一个王振,也许有些已经开始作恶,也许有些还没开始作恶。

在名为王振的时间长河上,有些被愤怒的武将拦腰截断,有些被帝王亲手千刀万剐,有些被万众唾弃热油烹煮!

但不够,还是不够!

这滔天的罪孽,他怎么能够偿还,他拿什么偿还!!

天幕之上。

这场屠杀还在继续。

镜头慢慢转过,在万万千千的大军之中定格到了一个特殊的角落,画面拉近。

浑身遍布长箭的樊忠几乎已经站不稳身形了,但他的眼中还存着不甘,还在流淌着血泪!

“王振——!王振——!!”

他嘴里念着仇敌的名字,拖着残躯在乱阵之中跌跌撞撞的游荡,挣扎着始终不愿意死去。

敌军在他身上砍了一刀又一刀,鲜血如雾一般扬在空中,然而这一切却始终带不走这位将军的生命。

天幕前的众人有些甚至不忍直视的捂住嘴侧开视线,泪水扑簌簌的落下。

甚至有人忍不住道。

“不要再找了,数十万大军之中想要找到一个人无异于沧海一粟啊!”

然而上天似乎是不愿意让这些忠国之臣如此枉死,正所谓苍天不负有心人!

樊忠在乱军之中找到了惊慌失措的王振!

不会错的,不会错的!那人面白无须,是军队中万中无一的太监!

“吾为天下诛此贼!!”

樊忠爆发出此生最后的力气,骤然提起手中的铁锤砸烂了王振的脑袋!!

杀得好!!

天幕前蓦然爆发出了轰天震地的欢呼声。

唐太宗年间。

李世民痛快的拍着桌子高声大呼。

“杀的好!杀的好啊!樊将军好样的!此贼不死天下难以安心!!”

尉迟敬德和程咬金狠狠的对了一下拳头,爽快无比的仰天大笑。

“憋屈死俺了!终于宰了这鳖孙了!!”

“早就该宰了这混账了!终于死了!俺真想上去补一刀,再把他的身体也一寸寸碾碎了和脑浆豁到一起!”

汉武帝年间。

刘彻眼中露出巨大的欣赏,拍案而起。

“好!樊将军为国尽忠,杀了这个逆贼,大明后世子孙都要好好感谢感谢他!!真是可惜,这样优秀的将军居然冤死在这个憋屈的战场上,若是朕的臣子,绝不会得这般下场!!”

卫青和霍去病也痛快的长舒了一口气,只是眉头还仍是有些不甘。

“垂死的将军都能轻而易举的捏死他,真不知这阉人此前到底怎么敢在数个大将面前造次的!”

“哼!后世的武将们脾气还真是变好了不少,若是我早就把他脑袋砸烂了,还至于等到现在!”

“死的太轻松了的,真是便宜他了!”

桑宏羊在一旁无奈的擦汗。

秦始皇年间。

“此时才杀了这个祸害,苦果酿成,已经晚了!”

嬴政眼光毒辣,一针见血的点出了关键。

李斯倒是义愤填膺。

“不管怎么样,至少宰了他,日后朝臣也不至于夜夜不得安枕了!”

嬴政冷哼了一声。

“说到底还是皇帝无用又废物,竟然让一个太监蹦跶起来,若是朕之一朝,必然早就弄死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了!”

宣德年间。

“漂亮!!老樊好样的!你是了结了我一桩心事啊,若是我等都死了,唯独留下这么个玩意还呆在陛下身边,便是做鬼也不安生!”

兵部尚书痛快的狠狠拍了拍樊忠的肩膀,只觉得心头一阵清明。


背景乐凄厉了起来。

乱战之中,所有人都无暇他顾,无论是什么身份,都派不上用场了。

镜头绕了一个圈,最后慢慢拉近。

张辅嘶吼着将也先一个骑兵斩下马,下一瞬就被急射而来的铁箭扎穿了心脏,摇摇欲坠倒地之时,他用最后的气音喃喃。

“爹,我对不起大明啊……”

兵部尚书被大刀砍断了身躯,死前还瞪大眼睛流淌着汩汩的血泪。

“国祚将倾,陛下不可轻信佞臣啊!!”

随后是户部尚书王佐,侍郎王永和、丁铉,内阁大学士曹鼎、张益等臣子……

武将在战场上尚且难以自保,文臣就更是如风中烛火。

朝中五十多员精英,被皇帝一意孤行的带来了生死难料的战场,又兵败如山倒,将这大半数精英全数折损于此。

二十万大军覆灭。

屏幕前的无数君臣咬着牙死死的盯着这一幕幕场景,胸腔中感同身受的萦绕着一股挥不散的悲痛。

国不国,君不君!

臣子该向谁效忠?臣子该如何效忠?!

洪武年间。

朱元璋呕出了一口鲜红的血液,青筋慢慢顺着眼角蔓延,死死的盯着天幕。

“陛下!”

“陛下!!”

满朝大臣顾不上悲痛,大惊失色的匆忙看向朱元璋,太医更是直接火烧屁股一样匆匆扶住了朱元璋。

而此时的洪武大帝只觉得耳朵在嗡鸣,眼前仿佛被黑暗笼罩了。

“臣子恨,何时灭……”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大明何德何能,竟然让数百年前宋的耻辱再现啊!朱祁镇!好一个朱祁镇!!”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呕心沥血的王朝被糟蹋成这样,哪一个开国皇帝能承受得住?

若是朱祁镇此时敢出现在朱元璋面前,难保这位理智溃散边缘的帝王能一口一口z活活生撕了他!

永乐年间。

“瓦剌——!!王振——!!”

朱棣暴怒的吼叫响彻了整片大殿,这位帝王像一头被人挑衅了地位的雄狮一样鬃毛奋张,朝天咆哮!

“还有朱祁镇那个逼崽子!那可是二十万大军,朝中大半数精英啊!!这个畜生怎么不自己去死?!!”

说的极端一点吧,皇帝死了可以换一个,朝廷没了王朝何存?!

朱高炽和朱瞻基的眼眶也被泪水润湿z了。

“二十万将士啊……就这么全都没了!”

“我大明怎么就得了这么一个昏聩的帝王呢?!我大明何德何能被他这样糟践啊!!”

宣德年间。

“死了……都死了……”

宣德皇帝朱瞻基双手颤抖,浑身哆嗦了起来,眼前模糊的死死盯着屏幕。

“那都是朕的将士,朕的臣子啊!”

任谁都没有宣德一朝感触深,因为对他们而言,视频中出现的人物与宣德一朝的重合率几乎高达百分之七十!

那都是未来的他们,或是未来他们的子孙!

在臣子们或是悲痛或是怔然的视线中,宣德皇帝朱瞻基捂住了脸,泪如雨下。

“是朕对不起你们啊——!!”

张辅咬着后槽牙,大踏步走到了昏迷过去的王振身边,狠狠两巴掌把他扇醒过来,继而掐着他的脑袋让他看天幕。

“你给老子睁大眼睛看清楚了!那二十万大军都是怎么死的!草芥人命的畜生玩意儿,你看清楚了,你扛得起这二十万冤魂恨么?!!”

王振瞪大眼睛,瑟瑟发抖的不断摇头。

“不、不,我不看,我不要看!!那不是我做的,不是我做的啊!”

铁掌一般的大手钳制着他,让他分毫不能动弹。

小说《夺损啊,我给李世民看安史之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城墙之上,杨洪死死的咬着后槽牙,双眼通红的抽出长刀对守城的兵卒们怒道。

“都给我闭上耳朵不准听!无论下面说什么都当做没听到,胆敢出城者格杀勿论!!”

就这样,也先计谋没得逞,只好带着朱祁镇败兴而归。

屏幕前。

朱棣看着看着就忍不住润湿z了眼眶,大声叫了句好。

“好啊!好啊!是我大明忠心耿耿的好将军!有勇有谋,保住了我大明的最后一道尊严啊!!”

汉武帝年间。

刘彻立刻拍案叫好,连连感慨道。

“聪明!这也是个好将军啊!没想到这蠢货皇帝虽然自己不咋滴,但是臣子将军里面还是不少厉害的家伙啊,嗨呀!白瞎了!”

霍去病也皱着眉头,脸上满是可惜。

“这样好的将军就算上阵杀敌上差一些,至少城池留给他守绝对能放心,可惜不是我大汉的武将啊!”

卫青也叹息一声。

“是啊,我大汉正缺少这等守城之才呢!真是糟蹋了,不如给我们呢!”

唐太宗年间。

李世民不知想到哪里去了,看着看着又酸的冒泡,气哼哼道。

“这朝的臣子们让皇帝霍霍了一大半之后没想到剩下的居然也个个都是人才!都是他阿耶给他留下来的好班底啊!!这么好的一手牌让这堡宗给打的稀烂,气死朕了!!”

长孙无忌无奈道。

“陛下,太上皇给您留下的王朝也不算差啊……”

李世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大声道。

“朕都不好意思说!都是给李渊留点脸面的!当初朕接手的时候王朝上下总共就那么点人,百姓都快吃不饱饭了,边境蠢蠢欲动,还是朕做王爷的时候四处打了打才镇压下来了一大半,要不然他早就被人给反了!”

“就这当初他还不乐意把江山给朕呢,朕呸!别人的阿耶是阿耶,朕的阿耶啥都不是!”

太上皇宫的李渊狠狠的打了几个喷嚏,旋即怒骂。

“肯定是李世民那个小兔崽子在骂朕呢!这个混账!!”

一旁的侍从连忙劝道。

“太上皇,您莫生陛下的气了,再怎么说如今的陛下也比视频上的那位要强得多啊!您该欣慰高兴才是!”

李渊闻言顿时更加愤怒了,骤然一拍桌子。

“放屁!李世民那兔崽子再怎么混账也沦落不到跟这个垃圾相提并论,侮辱谁呢!去去,给我滚下去!!”

侍从:……

有的人阿耶留下了一堆烂摊子却能将王朝经营的欣欣向荣,有的人阿耶阿翁留下来了滔天的财富却能打出差点亡国的结局,与之对比起来,那些接手快要倒塌的王朝无可奈何才亡国的君王都自愧不如好么!

普天之下除了堡宗之外还有谁?!

……

天幕继续播放。

宣府这边碰了一鼻子灰,也先回去之后越想越气。

“杨洪小儿,竟敢耍我!”

此时的也先也琢磨过味儿来了,杨洪哪里是不在城里,而是故意耍弄他的!

但事已至此,也先就算带着朱祁镇再回去一次,结果恐怕也是一样的。

既然宣府不成,那就去大同!

大同的守将名为郭登,这个郭登更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也先敢来找他,也就是通过朱祁镇拿捏住了郭登的一个把柄。

不错,这位大同守将郭登的身份有点特殊,某种程度上他算是朱祁镇的姻亲。

这个消息还是朱祁镇怕自己失去价值被也先宰了,主动交代出来的。

小说《夺损啊,我给李世民看安史之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永乐年间。

朱棣狠狠捏了捏拳,呼吸急促,锐利的眼中露出激动之色。

“好!好啊!马上天子死社稷,朕有朝一日能有此功绩,九泉之下也有点脸面去见老爷子了!”

臣子们也激动不已,纷纷跪地大呼。

“陛下万岁!得陛下如此,是我大明之幸啊!!”

朱棣背着手在皇座前走来走去,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表情古怪而又骄傲一般。

“朕得如此佳绩,不知老爷子此时如何看待?这老朱家的江山,这老朱家的江山……”

他这一辈子没有害怕的,除了他爹。

哪怕此时他爹死了,打也打不着他了,他也总是忍不住琢磨此时他爹的心思。

仿佛只要这样说服了他自己,心里的心虚就会减轻消散了一样。

嘉靖年间。

嘉靖帝微微有点头皮发麻。

“这、这位就是太宗老祖么……”

史书上再犀利的文字也不如直面来的震撼,那马背上的天子威武雄壮,眼神锐利的仿佛要直插z进他心口里一般。

嘉靖帝素来是个混不吝的性子,当初为了给他爹挪进太庙里,把明太宗的庙号改为了成祖的时候多少大臣以死相逼,他都半点不在乎。

左右是个作古的人了,自然要给现在的人让位置嘛!

直到刚才为止都没觉得自己有半点问题的嘉靖帝在直面了朱棣那锋利的眼神之后,忽然升起了一抹心虚后悔。

嘉靖咽了咽口水,心中暗道。

事已至此,他做都做了,就算老祖生气也没办法啊,反正老祖也不知道是他干的……

“反正我也没机会上榜,哎,虽然我功绩也不错,但千古一帝这种事儿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也不知道天幕神仙愿不愿意收我做弟子……”

当然,嘉靖帝不知道的是,他所谓的功绩不错,也仅仅只是现如今罢了。

嘉靖帝本身并不是个脑子不好的蠢材皇帝,不如说他还算做是睿智的那一类。

早年的嘉靖还算做勤勉朝政,功绩卓然,但到了晚年,却全然不是那么回事儿了。

史书记载,嘉靖帝晚年,沉迷修仙问道,养处子于宫中取血炼丹,不事朝政,连续数年不见大臣。

当然,以嘉靖帝的自负,哪怕到了晚年不事朝政,恐怕也不会认为自己会称得上遗臭万年吧。

天幕之上,视频继续播放。

马蹄嘶鸣,帝王目光深沉的回头一望,身影慢慢的消失。

而大明的版图如百叶窗一般缓缓翻了过去。

视频中光线渐渐亮堂起来,皇宫大内在镜头里慢慢拉近。

一道怒斥声骤然炸响。

“建文!那个小王八蛋!”

镜头上移,只见面目威严的帝王面色涨红,怒目奋张!

下面的百官惊恐万分的齐齐下跪,口中高呼陛下息怒。

这位此时已荣登大宝的永乐大帝脸上露出了一抹不知是讥讽还是怨怒的冷笑。

他好整以暇的细细数来。

“刚一上位就迫不及待的刀枪直指他的叔叔们,先是把周王废黜流放到云南,没隔一个月又废了代王,监禁在蜀地永世不得出,随后又是岷王……”

说着,朱棣悲痛愤怒愈盛,几乎字字泣血!

“除去他们之外,最让我恨之入骨的,仍是湘王当年之事!”

“柏儿是被朱允炆那个小混账活生生逼死的啊!!”

湘王朱柏,乃是朱棣最疼爱的弟弟。

伴随着朱棣的这句话,视频中画面一转。

湘王府。

女人抱着孩子,奴仆瘫软在地上,所有人都在忍不住的哀嚎恸哭。

站在中z央的高大男子仰天大笑,血泪流淌。

“我曾亲眼看到很多在太祖手下获罪的大臣都不愿受辱,自杀而死,我是高皇帝的儿子,怎么能够为了求一条活路而被狱使侮辱!”

随后,熊熊烈火燃烧,将整座湘王府吞噬殆尽。

是以,湘王朱柏,自焚而死!

……

永乐年间。

“混账!!”

朱棣一掌将面前的桌案拍碎,怒目圆瞪,胸膛不断的起伏。

他眼中红丝遍布,杀意暴涨几要择人而噬!

“我只知当年湘王被逼至死,却不知竟然如此惨烈!柏儿……竟然烈性至此,是了,柏儿那孩子一向如此啊!”

“建文那个混账!那个小王八蛋!当初老子就该把他千刀万剐!!”

永乐臣子噤若寒蝉,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万一朱棣一怒之下拿他们开刀,可要冤死了!

小说《夺损啊,我给李世民看安史之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永乐臣子怔怔的抬头看着天幕,热泪盈眶。

“是洪武爷!洪武爷啊!”

朱高炽忧心忡忡的盯着天幕。

“阿翁不会当着历朝历代的面对耶耶发火吧……”

姚广孝眼神毒辣的扫视天幕,视线从小朱棣和朱标的站位上划过,旋即了然的嗤笑一声。

“哼……太子不必多心,你担忧的事情,想必是不会发生的。”

洪武年间。

朱棣眼眶微红,隐忍的咬着牙对朱元璋道。

“爹,儿臣不敢祈求您的原谅,只是想让您看看,儿臣所为,可否算的上没辜负您留下的大明!”

永乐大帝拂袖,以帝王之尊深深的叩头,发出咚的一声巨响,纵观下来,这世上也只剩下了眼前这一位有资格让他如此叩拜了。

朱元璋深深的看着朱棣,视线落到他厚茧遍布的手掌上,落到他从领口处透出的一角新旧遍布的伤痕上……最后慢慢的落到他鬓角已然生出的白发上。

是帝王看帝王,也是父亲看孩子。

这个从出生起,仿佛就并未被他给予过太多关注的孩子,不知不觉的已然摸爬滚打百炼成钢,自己长成了一头威猛的雄狮了。

洪武大帝终于叹了口气,亲自上前去扶朱棣。

“起来吧,孩子。”

朱棣蓦然通红了眼眶。

年过半百,归来到了父亲面前,他仍被唤一声孩子。

朱元璋凝望着朱棣,缓缓开口。

“建文不仁,错占八分,尔余其二,永乐盛世,功过相抵。”

“朕心里,已不怪你。”

朱棣不敢置信,怔怔的看着朱元璋,嘴唇有些颤抖。

“爹,你、你说什么……”

永乐大帝觉得自己像是幻听了,瞪圆了眼睛,腾的站起来往朱元璋身前蹭。

“爹!爹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朱元璋眼睛一瞪,帝王气势又拿了出来,斥他。

“胡咧咧什么!你多大年岁了,耳背了就喊太医治!少往老子跟前贴!”

“爹你怎么这么说我!我才壮年呢,年岁还小!”

“白头发都快比老子多了,装什么洋相呢,去去去!”

“爹——”

朱棣眼睛晶亮的围着朱元璋转悠,嘴里的爹喊的比年岁最小的朱柏还甜,给朱元璋烦的差点伸脚踹他。

朱标见状终于松了口气,和诸位大臣们一起含着笑乐呵呵的看着两位身着龙袍的帝王拌嘴打闹。

于此同时,朱棣的身形也越来越透明,像是快要消散在天地间一般。

众人于是都预料到了,朱棣这是快要回去了。

回到属于他的永乐王朝。

朱元璋嘴里不耐烦,余光却一直落在他身上,最后冷不丁的开口叮嘱。

“大明交到你手里朕本放心,只一条,莫要因天幕称颂便心生自傲,始终牢记勤勉朝政,你是永乐皇帝,还不是永乐大帝。”

朱元璋话有些绕,但朱棣却明白朱元璋想要告诫他的东西,是以便微笑着重重的点头。

在身形彻底消散前,朱棣把视线遥遥落到了朱标和小朱棣身上,有些怀念般笑了笑,突然说道。

“爹,标哥死于洪武二十五年5月17日,一夜间背生脓疮,不治而死。”

朱元璋眼神骤然锐利,神色大震。

而留下这最后一句话后,朱棣也彻底消散在了这片属于洪武的天地之间。

朱元璋深吸了一口气,厉声喊道。

“来人,传太医!将这病症牢牢的记住,太医院治不得就给朕号召天下名医,共研此病解法!有任何进展者,赏!有不事钻研者,杀!”

“是!”

……

陈元翘着脚躺在沙滩椅上,懒洋洋的翻动了两下系统屏幕,吐槽了两句。

“没想到闲来无事翻翻历朝的实时视频,竟叫我看见朱棣那副刺挠样!隔壁他爹都跟小朱棣就差睡一张床上了,还纠结呢!”

宿主首次剪辑反响极好!系统将为宿主进一步开放权限!

“去去!我还休假呢,上班日再来烦我。”

陈元翻了个身,摆摆手驱逐系统。

而在历朝历代还对上一个视频津津乐道的时候,陈元的休假终于迎来了终末。

他长长的伸了个懒腰,翻身从柔软的昂贵大床上坐了起来,松快了一下手指,视线无缝从慵懒切换到了锐利。

“唔~刚好休息的骨头都软了,是时候活动活动了!这一次该选择谁呢……”

在流星般划过的历朝历代剪影之中,陈元忽然捕捉到了一个片段,随即脸上慢慢露出了一抹狞笑。

“说起大明,倒是还有一位赫赫有名的皇帝值得好好盘点盘点呢……”

而此时正因为出了朱棣这样一位经天纬地的帝王而喜气洋洋的大明还不知道,他们的噩梦,马上就要来了。

……

历朝历代对天幕的动向本就极为关注,故而当天幕散开一点熟悉的波纹时,众人便心有所感一般齐齐抬起了头。

天幕之上。

波纹扩散的越来越大,最后缓缓定格成了一行水墨大字。

与上一位主角永乐大帝盘点时周围裹挟着金边不同,这一次围绕着整座天幕视频的是象征着危险和不详的血红色,让人忍不住眉头微蹙。

盘点二,“遗臭万年”明英宗朱祁镇。

这句话出现之后,不等的历代明朝君臣因为这一句话中透出的信息量脸色黑下来,天幕便像是受到了什么攻击一般剧烈的震动了起来。

本来要出现的画面慢慢缩了回去,紧跟着周边的血红色越来越浓郁,盘旋的小金龙被血色侵染,发出一声声凄厉的哀嚎。

叮!检测到后世剧烈不满诉求波动,触发题目。

众所周知,明英宗只是这位传奇一生的朱祁镇明面上的庙号,后世往往对其存在争议,请问以下几个谥号中哪一个最广受认可呢?

选项一:明厉宗

选项二:明庄宗

选项三:明戾宗

选项四:明堡宗

小说《夺损啊,我给李世民看安史之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天幕中,画卷再次徐徐展开。

水墨画一般的幕布上缓缓出现几个大字。

天子守国门!

马蹄的嘶鸣声再次响起,身着甲胄的雄壮帝王青筋暴起,堪称怒吼一般抽出长刀。

“我老头子匹马单刀,也不让他们跨进长城一步!!”

镜头拉高,数十万大军在马上帝王的身后排列的雄浑而又整齐,人人都眼神灼热的盯紧前方的主将!

“杀——!!”

掀翻天一般的怒吼声紧随着帝王而起。

“杀!杀!杀!”

烈日昭昭,旌旗蔽空!

天幕下的众人看的热血沸腾的,无不为这精兵强将感到惊叹。

汉武年间。

刘彻抚掌称赞。

“好!这批兵马素质还算不错,虽说比不上朕的大汉铁骑威猛,但打蛮夷那群废物绰绰有余!”

唐太宗年间。

李世民一边拍着手大声叫好,一边异常委屈的指着屏幕抱怨。

“瞧瞧人家!瞧瞧人家!人家皇帝都能带兵亲自出征,凭什么朕不能?!”

魏征和杜如晦气的满头官司,咬着后槽牙摩挲。

“陛下您不要胡闹!朝不可一日无君,您都是当了皇帝的人了,怎可还像以前那样?”

李世民噎了一下,瞥了一眼天幕,顿时更加大声嚷嚷了起来!

“合着那家伙的朝就可无君了?!”

天策上将气的满脑袋的问号,怎么都没想明白朱棣到底是怎么做到说服这些冥顽不灵的臣子的。

奇也怪哉!

洪武年间。

诸臣子感叹不已,纷纷议论。

“燕王殿下果然是带兵的奇才,这精兵良将一点都不逊色于陛下您当初啊!”

“是啊!难怪燕王殿下能拿到封狼居胥这样的丰功伟绩!真是给咱们大明长脸!”

朱元璋脸色一肃清了清喉咙,四下扫视了一圈,众臣连忙讷讷闭嘴。

蓝玉和徐达等人无奈的摇摇头,低下头全当没看到朱元璋眼底藏不住的微妙骄傲得意。

天幕之上。

水墨地图再现,属于大明首都位置的南京应天府被画了个红圈,随后,伴着朱棣的兵马前进,一路到了北平,再次画了个红圈。

画面转过,蒙古族首领异域感十足的脸出现在屏幕上。

天幕前一众饱受蒙古北蛮子欺凌的朝代纷纷脸色一肃,浑身绷得紧紧的。

他们深深知道这些蛮子的凶残和暴戾,边境更是饱受其苦,民众苦不堪言!

甚至有胆子小的都瑟瑟发抖抱着头蹲在地上,浑身发软。

天幕上。

蒙古族首领终于开口了,他的声音宛如洪钟,说出的话石破天惊。

“往西跑!西边安全!!”

天幕前那些本在紧张的朝代顿时像是被人半路掐住了脖子一样,嘎了一声,瞪大了眼睛盯着天幕。

他、他说什么?!那个看上去凶残无比的北蛮人说什么?!

天幕上。

另一位首领紧跟着立刻惨白着脸开口。

“不行,西边是瓦剌的地盘,我刚和他们打过仗,哪里能去投奔,我建议往东跑,东边更安全!”

“开什么玩笑!东边兀良哈是他明朝的附属,你疯了不成去自投罗网?!要去你去反正我不去!”

“反正不能去西边!”

“不想死的都不会去东边!”

二人越争执越激烈,却是让天幕前的众朝代很是大跌了几副眼镜!

对于饱受欺凌的朝代来说,那滋味,活像是夏天里吃了几口冰镇西瓜,舒爽清凉极了!

汉武帝年间。

刘彻不屑的嗤笑了一声。

“哼!这些废物,果然还是一样的怂!”

洪武年间。

蓝玉没忍住狠狠拍了下大腿,看转头眼神炽热的看了一眼朱棣。

“好!燕王殿下威名赫赫,让这些蛮子都吓得四散而逃,想必现在我大明的国威已经传遍了历朝历代了!!何其有幸啊!”

蓝玉又转而有些遗憾可惜的摇摇头,小声的嘀咕。

“可惜了,我怕是没有活到燕王殿下您登上大……咳咳,那个什么的时候,否则一定要参与这样酣畅淋漓的北伐!”

上位上的朱元璋听到了蓝玉的小声嘀咕,眼神顿时忍不住飘忽了一下。

依照他对自己的了解,若是朱标早死,朱允炆又没什么本事,恐怕会怕他压不住朝中这些老臣而出些极端的手段——比如宰了他们之类的。

所以蓝玉不是‘没有活到’,而是‘没法活到’。

天幕之上。

一张俯瞰下去的巨大地图出现在画面中。

显然,两位蒙古首领没有商量妥帖,二人最终兵分两路朝着东西两边分别跑去。

明朝大军悍然在背后追杀,竟是宛如巨虎追赶逃窜的老鼠一般凶残。

而朱棣这位皇帝之尊,竟并未在大军之中镇守后方,而是单枪匹马带领着一批勇武的小队亲自上阵捕杀敌人,伴随着马蹄的嘶鸣和敌人惨叫,这位凶悍的帝王一枪挑掉了敌军的首级!

河水潺潺,清风徐徐。

朱棣居高临下冷然的扫视四方,吓破了胆子的鞑靼人终于瑟瑟发抖跪伏在了这位不同寻常的大明皇帝脚下!

天幕前的众多朝代几乎目眩神迷。

痛快!

简直太痛快了!!

这就是享誉后世的千古一帝!这就是强盛至极的王朝所应该拥有的模样!!

天顺年间,也就是赫赫有名的‘大明战神’朱祁镇所统治的朝代。

臣子们看着看着几乎要落下泪来,但碍于上位上皇帝阴沉漆黑的脸色,没人胆敢表现出来。

此时回忆起正统年间发生的那场巨大的灾祸,都让他们痛苦不已。

特么的,这才是正经的北伐啊!上位你瞧瞧,你瞧瞧啊!

朱祁镇自知脸上挂不住,却也不愿意表露出来,只是冷冷一哼。

“这些北蛮废物,在我大明军队面前就是不堪一击!”

群臣讷讷,没人接话。

永乐年间。

姚广孝和张玉等人眉开眼笑,连声恭贺。

“英武!实在是太英武了!陛下,您的英武这下便能传到历朝历代了!想必他们正议论纷纷呢!”



他只是讥讽的扯了扯嘴角。

“朕的这位好儿孙,名声还真是臭不可闻到了一定程度啊!事实本就不堪,也不怪后人将之传扬广大了,后人茶余饭后谈起我大明,就是这五十万人败于瓦剌两万人!!”

“自己遗臭万年也便罢了,偏生还要带上我大明的字号,后人谈起他,也只会说这是大明的皇帝,是我朱元璋的子孙!”

蓝玉和徐达等人面面相觑,小心翼翼的开口劝了一句。

“陛下,后人想必也不会因为一个皇帝就对我大明一杆子打死,您想想看,不是还有燕王殿下……”

朱元璋脸色阴沉,闻言骤然拍了下桌子,狰狞道。

“北宋开国皇帝难道是个废物么?他当然不是!可惜他的儿孙后代们不怎么争气,连带着一整个宋字都和羸弱挂钩!!何等悲哀!我大明若是被这个废物牵连至此,朕就是做鬼也要把他一片一片刮成肉泥!!”

蓝玉和徐达顿时闭上了嘴,就连朱标和小朱棣都小心翼翼的蜷缩在一起往后躲了躲,不敢在此时触霉头。

永乐王朝。

朱棣确实恨得滴血了。

“三大营!朕辛辛苦苦培养了那么多年的三大营将士,他怎么敢,他怎么敢?!”

永乐大帝睚眦欲裂,恨不得钻到屏幕里活剥了朱祁镇。

培养一个普通士兵尚且需要数年岁月才勉强能让他作为一个新手站在沙场上,更遑论培养一个能学会开火统,使用炮弹的神机营士兵了!

朱高炽想不到那么多,他只想到了自己给神机营批了多少资金,户部兵部为了三大营花了多少心思!

一想到这里,朱高炽就觉得眼前一黑,体会到了自己爹那种气的头皮发麻的感觉。

“败家子儿!败家子儿啊!!”

正所谓不怕富二代花钱奢侈,就怕他想创业。

朱祁镇就是典型中的典型!

他娘的他还不如整日呆在王都逗鸟玩蛐蛐儿呢!打仗的事儿交给将军,朝政的事儿交给宰相,哪里会出这种惨绝人寰之事!人贵有自知之明啊!

朱高炽用力平复了一下呼吸,紧紧的抓着朱瞻基的肩膀,那双向来温和的眼睛首次这么锐利。

“基儿,你听爹的,这败家子儿生出来的第一时间你一定要把他给掐死!我大明好不容易攒下来的基业绝不能给他霍霍!!”

朱瞻基双眼恨得冒火,哪里用他爹嘱咐,当下毫不犹豫的点头。

“放心吧爹,孩儿绝对掐的死死的!!”

天幕继续播放。

画面缓缓的转过。

瓦剌族的两个壮汉手上像是拖死狗一样拖着一个满脸麻木的男子进了主帅的营帐。

“老实点!”

“往前走,别耍小心思!”

壮汉语气粗暴,神色轻蔑,进了帅帐之后就把手里的人往前一丢,摔得他一个踉跄。

瓦剌部族首领也先等人哈哈大笑着走上前来,畅快的捏起眼前人的下巴,上下打量了一番。

“这就是大明此次来的那个笨蛋皇帝?”

朱祁镇脸色苍白,嘴皮子哆嗦了两下,没发出的半句声音。

屏幕前的朱元璋和朱棣见状骤然拍桌而起,怒声道。

“这混账玩意居然还没死?!”

“大军乱象,几十个将军臣子们全都死了,他居然还敢苟活?!还他娘的被瓦剌给活捉了?!”

此前的视频中虽然没放出朱祁镇在乱军中被人斩首的画面,但几乎所有人都默认他绝对把命丢在了战场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