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晚风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全集阅读王爷别虐了,花魁她已有夫君了

全集阅读王爷别虐了,花魁她已有夫君了

青青紫紫的荒古龙族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王爷别虐了,花魁她已有夫君了》,是以宜宁徐宴安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青青紫紫的荒古龙族”,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嬷嬷,等宜宁回来,我也想告假,我都和她商量好了,到时候她替我。”青莲脸色有些激动,她也想连着休息个十来天。让宜宁去后院洒扫,她张嬷嬷想活长一点,能被世子护得这么严实,以后保不准有什么造化呢!“不行。”张嬷嬷语气有些冷。青莲垮了脸。“嬷嬷你偏心宜宁。”“人家赵宜宁进府六年多没休过假,你每个月还经常故意多请一两......

主角:宜宁徐宴安   更新:2024-06-11 22:1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宜宁徐宴安的现代都市小说《全集阅读王爷别虐了,花魁她已有夫君了》,由网络作家“青青紫紫的荒古龙族”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王爷别虐了,花魁她已有夫君了》,是以宜宁徐宴安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青青紫紫的荒古龙族”,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嬷嬷,等宜宁回来,我也想告假,我都和她商量好了,到时候她替我。”青莲脸色有些激动,她也想连着休息个十来天。让宜宁去后院洒扫,她张嬷嬷想活长一点,能被世子护得这么严实,以后保不准有什么造化呢!“不行。”张嬷嬷语气有些冷。青莲垮了脸。“嬷嬷你偏心宜宁。”“人家赵宜宁进府六年多没休过假,你每个月还经常故意多请一两......

《全集阅读王爷别虐了,花魁她已有夫君了》精彩片段


“嬷嬷。”青莲笑的有些讨好。

“干嘛,大冷天的跑来跑去,把我屋里的热乎气都吹跑了。”张嬷嬷正激动,不太想理。

“嬷嬷,等宜宁回来,我也想告假,我都和她商量好了,到时候她替我。”

青莲脸色有些激动,她也想连着休息个十来天。

让宜宁去后院洒扫,她张嬷嬷想活长一点,能被世子护得这么严实,以后保不准有什么造化呢!

“不行。”张嬷嬷语气有些冷。

青莲垮了脸。“嬷嬷你偏心宜宁。”

“人家赵宜宁进府六年多没休过假,你每个月还经常故意多请一两天假,你说行不行。”张嬷嬷看了青莲一眼,又喝了口茶,这下面的人也不能要求个个上进,张嬷嬷努力安慰自己。

第二天,宜宁顺利出了府,出了侯府大门,按照李世则提前告知的,拐了个弯,看到一辆马车,李世则正站在边上等。

看到宜宁穿着藕荷色袄裙,梳着偏髻,手中提着裙摆,明眸皓齿笑眼盈盈的从漫天飞雪中跑过来。霎那间,天地好像失了颜色,李世则心跳的厉害。

“宜儿,我们今天先去一品阁吃午饭,吃完以后去逛逛衣裳首饰铺子,晚饭你看想吃什么我们再另外决定,晚上再看看花灯。”

宜宁有些兴奋的拉开车帘,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下着雪,街上一些孩童还打起了雪仗,到处都是孩童的欢声笑语,临街铺子各色各样的招牌,有些还在招牌上挂起了颜色各异的绸布,小摊子扎着帐篷,锅中是白茫茫的雾气,摊主大声吆喝招呼客人。原来外面街市是这样的。

李世则看着宜宁亮晶晶的眼神,想着自己确实没想错,应该多带宜宁出来走一走,不能天天被关在四方院子中。下马车的时候,李世则把帷帽递给她。“宜儿,你戴着这个安全一些。”

宜宁乖巧的带好帷帽,下车时,李世则先行下车,然后伸出手,准备接宜宁下来。宜宁呆呆的看着眼前骨节分明的手,李世则总是让她感受到不同的心情。

李世则以为她怕高,只好过去一把把她抱了下车,暗道他们宜儿真的胆子很小啊!

进来一品楼,去了李世则提前订好的雅间,宜宁才脱下帷帽。

李世则让小二把店里的招牌菜都来一份,其实他几乎也没出来吃过,有些担心自己点的不好。

酸酸甜甜的糖醋鱼,让人看着就食指大动,清香扑鼻的龙井虾仁,颜色都很清新,一点也没有鱼虾的腥味,还有香味霸道的明炉烤乳猪,火腿炖甲鱼,黄山炖鸡,鸡汤煮干丝,最后是饮子牛乳酪。

宜宁看着眼神亮着光,虽然这两个月跟着李世则吃好喝好,可是侯府的有些太精细了,而且在外面吃的味道更香一些。

李世则喝着茶笑着看宜宁吃东西,又为她夹离的远一些的菜,看她快吃完,他自己才开始吃,他在军中吃饭习惯了,吃得很快,所以现在都是等宜宁吃一会他再吃,这样两个人吃完的时间就差不多。

宜宁感觉吃得肚儿圆圆,李世则又点了个酸梅饮想让她消消食。

吃完了午饭,李世则带着宜宁准备先去逛逛成衣铺子,李世则考虑到外边天气有些冷,最好添置几件狐裘,然后还有里面的袄裙,另外还有带毛的皮靴子。


‘’宁宁。‘’徐宴安心里真的急了,茫茫大雪中,荒无人烟的世界,她是他心中的爱人,他们两个也是彼此唯一的依靠。

他知道没药的情况下真的太危险了,他仔细回忆着,如果发热应该怎么办。

徐宴安慢慢挪下床,脱下自己的里衣,他没记错的话,需要给发热的人进行降温,还有就是多喝热水,他一瘸一拐的走到门口,拿着宜宁放在门口的棍子,然后打了房门。

屋外寒风刺骨,他有些没想到外面竟然这么冷,他这几天一直在宜宁建造温暖如春的世界里。他忍着风寒,拄的棍子往前走,到了外面,用衣物装了一大包雪,然后又一瘸一拐的进屋。

用里衣装了一些雪,然后轻轻擦拭宜宁的额头,手心,擦完以后又喂她喝热水,添置柴火。继续去外面装雪,期间因为天黑也摔了几次,就这样整整一夜。

第二天中午,李世则带人赶到的时候,宜宁已经退热了,徐宴安在床边发起了高热。

李世则看着屋内,宜宁躺在床上脸色红润,屋内温暖如春,她的脸颊粉粉的,只是唇有些干,旁边的徐宴安衣衫有些脏乱,平时如玉的脸现在已经通红,李世则有些明白发生了什么,他摸了摸宜宁额头,好在没事,又抱起宜宁上了马。

“将徐公子送到徐家,就说骑马外出,因为风雪太大,马掉入坑内,被附近村民所救。”说完便驾马走远。

李世则这两天忙于公事没有回帐篷,前来送饭的宫女以为宜宁只是个小丫鬟,所以发现宜宁失踪也没有在意。等李世则昨晚回来时,才发现宜宁失踪了。

他仔细盘问了帐篷周边负责值守的兵卫,才知道她跟着徐宴安走了,又带着亲卫及一部分兵马司的人在周围搜,终于在第二天中午看到了冻死的黑马,又看到旁边的小木屋,进去一看才发现他们在里面。

李世则抱紧宜宁,他身体有些微微颤抖,庆幸她没事,虽然看到她和徐宴安在一块,内心挣扎痛苦万分。但是他在知道她失踪的那一刻,就下定了决心,只要她能平安,别的都无所谓。

宜宁睁开眼睛,一眼看到的是头顶香云纱帐幔,身上盖着云锦缠枝莲纹被,又看看旁边,是一张金丝檀木小圆桌,下边放着雕着花鸟纹的绣凳,靠小轩窗还有一张金丝檀木荷花纹梳妆台。

宜宁有些愣住,难道自己又死了,这是第三世,自己还进了富贵窝。连忙举起双手看了看,手上有冻伤,上面还有一些划痕和红肿。这是自己的手,那现在自己在哪里。

宜宁用手撑着身子起来,高烧刚退不久的身体还有些虚弱,刚起身,外面就有人推门进来。

“姑娘,您醒啦!”穿青色袄裙的小丫鬟福了福身子。

宜宁知道自己不认识她,难道自己被徐宴安带回了徐府,她有些不安的开口。

“这是哪里。”

“姑娘,是世子爷的别院,是世子爷抱您回来的,他跟我说让我告诉您,他有点急事,等忙完了就过来看您。”小丫鬟脆生生的说着。

宜宁有些开心,看来是李世则救了自己,又想到李世则不会怀疑自己和徐宴安有什么吧!

“姑娘,您要不要吃点东西,世子爷吩咐的,厨房随时准备好热饭热菜。”

宜宁正好有些饿了。“嗯,麻烦你了”


算着时间,李世则应该去上值了,这几天官家狩猎,他可没时间待在帐篷里,想着徐宴安便抬腿往宜宁他们的帐篷走去。

现在官家带着后宫嫔妃还有皇子皇女们来狩猎,宫中禁卫自然是紧着他们,另外还有一些官员带着女眷和家仆过来,吃饭用水由宫女们提供,别的却是由自家仆人来。

李世则带了宜宁过来,也是打着宜宁是贴身侍女的旗号。

帐外没有人值守,官眷们也都看热闹去了,徐宴安挑开帘子走了进去,宜宁正躺在床上,身上盖着狐裘,帐篷内很暖和,宜宁的脸似三月的春桃,微嘟着艳丽红润的唇,徐宴安看了一会儿,俯下身去亲了一口,见她还没醒,便坐在床边等她醒来。

宜宁昨晚和李世则骑马出去玩本就兴奋,回来主动伺候李世则,李世则被刺激的狠了,折腾到大半夜,又亲自为她擦洗了才睡觉。

今天一早李世则便要出去,喊她起来吃过早饭,宜宁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睡着睡着感觉有些热,想推开身上的狐裘,李世则这次怕她冷,买了好多件,椅子上,床上,马车里都是狐裘的影子。

宜宁热的迷迷糊糊感觉到身边有人,帐篷内本就昏暗,还以为是李世则回来了,娇滴滴软绵绵的喊着。

“世则,世则。”

眼前那团黑影听到后身子有些僵住,随后俯下身,轻轻的和她亲吻缠绵,褪下了她的衣衫,她才觉得有些不对。李世则胸口有一道疤,这人没有。宜宁吓得睁开了眼,才发现徐宴安在她身上。

“徐宴安。”宜宁的声音带着惊慌,身子微颤。

“你怎么敢到世则的帐篷里来,你疯了。”宜宁声音透着尖利,却还是听得出来,她刻意在压低着声音。

“我想要你。”徐宴安低低的话语传来,他这次想和她谈谈,也不打算强迫她。他又亲了她一会,在她嘴唇上研磨,然后起身系好衣裳。

宜宁如遭雷击,但更多的是害怕,在她眼中,徐宴安现在真的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有病,疯的让她害怕。

他竟然跑到了李世则帐内,还对她说一些这样的疯话。如果前两次只是把她当泄欲对象,那现在,她算是李世则过了明路的女人,他跑到这里说这些,是要做什么。

宜宁直直的看向他,却发现他的眼神似火,似要把她灼穿,也像要把她一起带着烧毁,然后两人永远连接在一起。

宜宁有些不敢再看。

“徐宴安,你现在出去,等会世则回来了我可以当做没发生。”

“我现在不碰你。”徐宴安却看出了她话里的脆弱,不过他就不信,他一个京城最受欢迎的世家公子,抛出条件她能不动心,她在李世则身边连个姨娘都算不上。

徐宴安俯身亲她的唇,宜宁这时才发现,睡觉本来就只穿了一件衣服,刚刚已经被他解开了,现在完全没有遮挡,看他俯身下来她却不敢动,担心他又做什么。

徐宴安只是细细亲吻她的身子,亲完了以后温柔的为她穿好衣服。

“我在帐外等你。”徐宴安低声说了一句,然后出了帐外。

宜宁别无选择,她穿好衣裳,临出门,又多戴了几个钗子和一把匕首。

徐宴安在帐外不远处等,宜宁看着他。穿着灰色皮毛大氅,头发高高束起,眉目疏朗,在雪地中来回踱步,又是一派君子端方的模样。


一大早又被徐妈妈的大嗓门叫醒,这几天宜宁虽然不习惯,但依旧认命的起床,继续打水干活。

她小时候在家里本来就天天干活,有底子在,所以这具身子还是能扛得住,都习惯了,可是心理上扛不住啊!她宜宁在天香楼已经过了几年好日子了。

正想着干脆还是去天香楼算了,又有些退缩,天香楼也要干活,须得等她们快接客前半年才不用干活,那半年就要好好养身子,养身上的肌肤。

没接客之前,那也就是阁里姑娘们使唤得小丫鬟。她宜宁其实就是个懒人胚子,在天香楼日子好过了以后,她才知道不用干活不用天天学技艺是多么舒服。

她原本就不是聪明性子,都是靠小心翼翼活着。原先也不敢想这么好的日子能让她过上,这一旦过上就不想再过苦日子了。

宜宁没有任何思绪,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这时人牙子徐妈妈从外头开门走了进来,进来后又转头就给门上了锁。

徐妈妈有些富态,三十岁上下,一看日子就过得不错,圆圆的身子圆圆的脸,穿着一身蓝色如意纹绸衣,头上钗着银簪子,看着很有福气,完全不像一个人牙子。

徐妈妈在院中大喊一声,“你们这些丫头片子都过来,我有话要说。”说完就在院中站着,宜宁有眼色的马上去旁边给徐妈妈搬了个椅子。

“徐妈妈,您坐。”宜宁笑得有些讨好。

徐妈妈看她这样子有些满意,慢悠悠的坐下。这时另外的女孩子都过来了,宜宁也跟着站在队伍里。

徐妈妈扫视一周,这才慢悠悠的开口。

“别说我徐妈妈不好,今天我特意托人找了路子,是京城李家的,至于是哪个李家,就是我朝的镇北侯李家。”

徐妈妈说完,大家听到镇北侯几个字都开始窃窃私语。

徐妈妈有些得意,镇北侯谁人不知,京城有名的武将世家,她徐妈妈能做镇北侯府的中间人,到时候说出去也是能威风一阵的。

“想必你们也听说过,我就不多说了,等会你们和我一块去侯府,现在都回房去把自己收拾收拾,半个时辰后出发。”

女孩们听完后都兴奋的去收拾,宜宁却不记得上一世有镇北侯这个事。

“妞妞。你快一点啊!我听别的姐姐说,镇北侯府很好的,很少打骂下人,吃的也不错。”昨天叫她的依依悄悄过来有些担心的拉着她。

这时宜宁才记起来,她在徐妈妈这边时,有次好像感染了风寒,徐妈妈怕她传给别人,就把她丢去柴房了,两天后才让她出来。

不过那次风寒不严重,她没受什么苦,所以一开始没想起来,现在想来,可能是那几天镇北侯府的人来过。

“依依,谢谢你,我知道了,你也快去收拾一下。”宜宁笑跟旁边的女孩说。

宜宁估摸着,如果依依消息属实,那能去镇北侯府最好了,镇北侯她也听说过,不过里面什么情况她却不知,上一世她本来就是鹌鹑性子,遇到什么都是能躲就躲,连个交好的人都没有。

屋子里的女孩子都有些期待,叽叽喳喳的聊着如果能去侯府有多好,宜宁却心里没什么波动,主要是她觉得,这自己也不一定选得上。

宜宁也抓紧时间收拾了一下,她闻了闻自己身上,好在她这几天都洗澡洗衣裳,现在没什么怪味,她抓紧去水缸那边打井水洗了一下脸和手,又用手拨弄了一下头发。

半个时辰后,徐妈妈在院子里喊了一声,屋里的女孩子们鱼贯而出,跟着徐妈妈一个个上了外面等待的马车。

马车缓缓而行,过了一个时辰左右,终于到了侯府后院的偏门。徐妈妈首先下车,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又摸了摸头发,确定没什么问题,才走向前敲了敲门。

没一会儿,里面有个四五十上下,长相普通的婆子打开了门。

徐妈妈对守门的婆子福了福身子。

“嬷嬷,我是徐大家的,跟府里夫人身边的王嬷嬷认识,王嬷嬷让我今天送丫头们过来。麻烦您帮我们通传一下。”

徐妈妈笑得有些谄媚。

守门的婆子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马车。“你等着吧!我去问一下。”说完便关门回去了。

徐妈妈也不恼,就在那里乖乖站着,等了小半个时辰,门才被打开。

来人除了那个婆子还有一个十五六岁俊俏的小丫鬟,身上是一条豆绿色交领裙,腰间的腰带上系着粉色花鸟纹香囊,头上竟然还戴着金丝珠花。

宜宁不禁感叹,这侯府估摸着确实有钱,如果能进侯府,自己是不是也能找个轻松的活计,经过这几天的劳累,她现在倒不图什么多少银子,就是想活计轻松一些,她觉着自己受@不了累,一受累就心里难过。

那小丫鬟俏生生的开口。“徐大家的是吧?带上你的人跟我走吧!进府里以后眼睛不要乱看,不然小心你们的皮。”说完就自己转身进门了。

徐妈妈陪着笑,连忙招呼身后的女孩子们跟着走。

众人听了话以后,也不敢抬头,只敢跟在后面快步走,但是眼角还是瞄到了,一路走过来,庭院深深,处处雕梁画栋,亭台楼阁连绵不断,各色花草,游廊池塘,能看出世代簪缨之家的富贵底蕴。

走了小一会儿,众人终于到了,眼前是一个四方的小院子,院子一旁种了些嫩绿的竹子,旁边还有个大水缸,估计是养了观赏的锦鲤,里面还冒出几株绿油油还未开花的睡莲。

脚下是青石板砖,显得整个院子素雅又凉爽。

院子正中@央有一个四十上下的嬷嬷坐在那里,她身着暗绿色交领长裙,梳着懒梳髻,头上只简单戴着两只银钗。

脸色淡淡,正举着茶杯喝水。院中还站了好些不同年龄的女子。看到她们来了,那个嬷嬷也没抬头,负责带路的小丫鬟忙让她们自己排好。

众人依次站好,又过了大概半刻钟,那嬷嬷拿起茶杯后又喝了一口,然后放下杯子,才开始给众人训话。


宜宁睁眼,看到的便是灰蒙蒙的屋顶,她紧张的摸了摸@胸口,却没有想象中的疼痛,不对啊!她明明记得自己是被人一刀刺穿胸口,怎么现在什么事也没有。

等等,自己胸口好像没有胸。

这时有人踹门进来,接着便是一个大嗓门传来。“你们这些小贱蹄子快给老娘起来干活。”

说完来人就自己亲自动手去拖床上的人。

这时宜宁才注意到,自己在一间屋子里面,屋内就简单一张大炕,身上是灰扑扑硬邦邦的棉被,十几个女孩子挤在一起躺着,她在坑尾。

床上的女孩们听到声音都快速的爬起来,宜宁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还是乖巧的随大流。

下床的时候怔愣了一下,地上的那双鞋子脏兮兮的,乌漆嘛黑看不出本来的颜色。

她有些不想伸脚,又看到屋里的女孩子断断续续都出去了,只能一狠心穿上。

出了门,房间前面是一个院子,旁边有一口井和一棵歪脖子枇杷树,地上铺着青砖石,旁边还有个葡萄架,现在葡萄还未成熟,一串串都是小小的青油油的,两旁还有两间青砖黛瓦的屋子,像富户的屋子。

宜宁越看越觉得熟悉,这不是她被父母卖了以后那个人牙子的家吗?

又看了看自己的手,这是一双小孩子的手,宜宁眼尖的看到小拇指内侧一颗痣,这不是自己的痣吗?

还没等看清,旁边一个圆脸女孩就紧张的凑过来。“你干嘛傻站着,你不怕挨打啊!妞妞。”说完把她拿着的水桶给了她,自己又跑过去抱另外旁边的柴火。

宜宁记忆涌来,根据这声妞妞,她终于确定了一个事实,她回到了八岁,旁边的女孩是同村一起被卖的依依。

因为家里女孩太多,而自己娘亲刚生下了一个弟弟,爹开心于自己得了一个儿子,又觉得养女儿费钱,想着卖了还能把钱拿来养儿子,可以给儿子买点肉吃吃。

所以就把自己卖了,娘虽然舍不得,却没有阻止,她心中也觉得儿子更重要。

这时自己应该刚被自己父母卖了不久,现在正在人牙子徐妈妈家里,每天跟着另外被卖的十几个女孩子一起给徐妈妈端茶倒水伺候她们一家。

这么想着,手上的活却不敢停,她去到井边,吃力的用手摇着辘轳。

好不容易才打上来半桶水,又提着水桶踩着凳子把水倒进比她还高的水缸里,她做的小心翼翼,是前世养成的习惯,也知道自己现在年纪小,如果跌倒出问题了可没人给她医治。

累了一天,晚上就吃了半个馍馍,喝了一碗稀粥,宜宁摸了摸肚子,有些没吃饱。看了看旁边,她知道那些女孩子都没吃饱,可是没人敢说什么。

躺在床上宜宁仔细捋了一下,如果她记得没错,她被父母卖了以后,第二天人牙子徐妈妈就带着她和另外几个被卖了的女孩坐上了马车,走了两天,来到了徐妈妈自己的家,在这边待了半个多月。

期间陆陆续续有人来这边选人,她前面都没被挑中,后面在月底的时候被天香楼来的人选走。

想到这,宜宁又觉得有些生气,去天香楼后,自己每日都过得小心翼翼,天天伺候楼里的姑娘,给她们端茶送水学习,还要学习阁里要求每个女孩子学的琴棋书画。

明明自己处处小心,却在十四岁时身子被男人糟践了,也不敢跟天香楼的妈妈说,因为天香楼的规矩是私下破身被发现的话,那就要去接最低等的客人。

低等的客人是什么呢,就是一些贩夫走卒,价格又低,一晚不知道要接多少,阁里才不会管你的死活,一般接这种的女子很容易就香消玉殒。自己才十四岁,如果接了能活几天都不知道。

好不容易瞒到十五岁,怎么也瞒不住了,要拍初夜的前夕,天香楼的嬷嬷按照往常一样给要接客的这一批姑娘们验身,她还是被查出来了。

至今都记得那时的惊恐,她躺在床上,腿粗暴的被分开,她的目光只能看到自己拱起的两条腿,她流着泪,身子打着颤,想求嬷嬷高抬贵手,却一句话都不敢说出来。

验完后那个嬷嬷跑过去跟天香楼的妈妈嘀嘀咕咕了几句,天香楼的李妈妈听完后看了她一眼,又走过来亲自过来验了验。

她后面才知道,原来是因为自己的身子比较特别,那个嬷嬷说她的身子容易让男子着迷,是难得的极品,可以给天香楼赚钱,天香楼的李妈妈才没有让她去接一些最低等的客。

好不容易熬了两三年,有固定的几位熟客因为自己的身子把自己包了,才过了点清净日子。

那天她正在自己房间榻子上,吃着乳酪饼,刚想吃完就睡个午觉,感慨自己几年小心翼翼伺候客人日子终于好过了一些,有了自己的房间,还有小丫鬟伺候自己,想吃什么也能吃到,还从客人手里得到一些钱财,估摸着没两年就可以赎身自己买个院子过生活了。

就听到外面有吵闹声,她可不敢开门去看热闹,就怕伤及无辜,刚想着等一等,等吵闹声没了再午睡。

没一会就听到踹门声,一个穿着黑衣服的男子举刀就砍了过来,第一刀避了过去,没躲过第二刀 ,那人一脚从后面把自己踹翻在床边的地上,自己还没转身,就从背后被一剑刺穿。

死前迷迷糊糊听到外面有人喊,‘’本王的女人也是你们可以欺负的。

‘’还有李妈妈的求饶声。宜宁估计男子口中说的是前两天被充为官妓送到她们阁里的女子。

她去看过,那女子身着一身白衣,飘飘如仙,是难得一见的气质清冷的女子。她都来不及多想,就死过去了。

宜宁觉着自己死的有点冤,勤勤恳恳十来年,莫名其妙被杀了。暗暗骂了一句那男的有病吧!又开始谋划下一步怎么办,是继续等天香楼的人过来把自己带过去还是怎么样。

天香楼虽然不好但是至少有饭吃,能活着,自己上一世也快熬出头了,去外面别的地方还不知道怎么样。

想着想着,可能是小孩子身体又太累了,宜宁迷迷糊糊又睡着了。


“妩儿,你先回去,我和李兄去吃个便饭。”徐宴安温声开口。

裴妩儿知道不能带她去。“好,宴安。”

“那我先送你回去。”徐宴安带着裴妩儿出了门,送她上了马车,又低声在亲卫面前交代了什么。

“宜儿,有没有喜欢的,先选一些,等会去吃饭就不方便了。”李世则关心的问道。

“那拿你选的那只珍珠发簪,你为我戴上好不好。”宜宁觉得她迫切的需要李世则待她好一些,来填补她心底的害怕。

李世则有些脸红,手却麻利的付了银票,跟店家说明情况,然后店家带着去后面雅间。

李世则为宜宁摘去帷帽,又略显笨拙的戴上发簪,他看着眼前的宜宁,屋内的光线有些暗,肤色莹白,脸颊粉粉@嫩嫩,眼中好似一汪春水,宜宁看着李世则眼中的星光点点,明明是很冷冽的人,眸底却流转着温柔。

两人的气氛有些旖旎。

另一边,徐宴安回来后,却没看到宜宁他们,问了下掌柜才知道,在后面雅间,徐宴安心里莫名觉得有些堵,更觉得那女人就是个狐狸精,哪哪都喜欢勾搭男子,在外头都不放过。

他走到后院,低声喊了一声。“李兄。”

李世则听到外面的声音,想带着宜宁出去,宜宁却有些不想放过他,她勾住李世则的脖子,踮脚亲了一下。

李世则呼吸有些急促,他扣住宜宁的后脑勺,狠狠的亲了过去,好一会儿才气喘吁吁的松开。

“走吧!”李世则为宜宁带上帷帽,拉着她的手准备出门。

李世则出门,走向徐宴安。“徐兄,走吧!”

徐宴安看着李世则明显红透的耳朵,再看看跟在他身后的女子,衣服明显有些褶皱。

他笑着开口。“李兄,你跟着我的马车走就行。”

三人来到云萃楼,李世则牵着宜宁下了车,一看里面的布置,古香古色,确实明显比自己带宜宁去的更雅致,他有些满意,暗道徐宴安做事确实可靠。

徐宴安在前边带头,把二人迎了上去。

“徐兄,你选的这个地方确实不错。”

“李兄你等会尝尝,看看菜色合不合你胃口。”说完,徐宴安就招呼店家上菜。

李世则拱拱手,便开始帮宜宁解披风和帷帽。这屋里面烧着碳,继续穿着有些热。

徐宴安扫了一眼宜宁的脸,三个月不见,又娇媚了一些,眸子里春水荡漾,明显这几个月被人狠狠疼爱过的样子。

心里这样想,一边却笑着和李世则搭话。“李兄,明天官家要去狩猎,想必你也要去吧!”

“嗯,我负责京城守卫肯定需要去的,不过主要还是禁卫军负责官家那边,我这边主要负责外围和官眷。徐兄你明天要去吗?”

徐宴安平时有这种他不太参加,今天却来了兴致,他看得出来,这个女人不是李世则的姨娘,也不是外室,就是藏在房中的一个女子,估计这次带出来,也是想带她去狩猎。

“李兄,我这次可能不去,最近事情比较多。李兄你可要好好走一走,我听说京郊林场那边风景不错。”

两人聊得开怀,宜宁却不敢抬头,她前世和他相处过几个月,算是有些许了解他。徐宴安这种人,她现在不愿意得罪。

很快菜都上了上来,香香嫩嫩的蒸软羊,鲜香诱人的羊蹄笋这两样太适合冬天了,另外还有五味杏酪鹅、蜜炙鸠子、东坡豆腐等等陆陆续续摆满了整张桌子。最后上了一壶橘酒。


微光中,徐宴安假装闭眼,等枕边人呼吸平稳,渐渐沉入梦乡。他唇角微微上扬,小心翼翼将手伸进宜宁的狐裘拉住她的手。

第二日,宜宁醒来发现她正搂着徐宴安的腰,她有些尴尬,知道大概是平时搂李世则搂习惯了,她微微抬头有些紧张的看着徐宴安,发现他呼吸平缓,应该是还未醒。

宜宁轻轻的拿开了手,又悄悄的慢慢挪动到床边准备下床。

徐宴安早就醒了,看她这个模样,有些想笑,实在憋不住,只好开口。

“宁宁,你醒的这么早。”说完装作刚刚睡醒的样子。

“嗯。”宜宁尴尬的耳垂都红了,低低嗯了一声。

吃过早饭,宜宁决定还是要出去看看,挖点笋也好,这边的米不多了,撑不了多久,想着便准备出门。

“宁宁,现在外头是不是雪很深,你还要出去吗?”徐宴安有些担心的开了口。

“嗯,我得去看看,食物不多了,也不知道巡查的人什么时候才会来。”

宜宁轻声回答,手脚麻利的拿好工具便开了门,又轻轻为徐宴安关好门,避免有风进去。

徐宴安有些愧疚,知道是自己连累了她,也知道她说的不无道理。而且现在如果自己下床,瘸着腿可能更影响宜宁,只能默默希望宜宁快些安全回来。

雪又变深了,宜宁踩进去,现在已经到膝盖以上了,在雪中走着不一会儿裤子就湿@#了,大腿膝盖有些刺骨的寒冷。

宜宁用手中的长棍子探着前方的路,她担心会有坑,就算是浅坑,不小心踏进去也有扭脚的风险,她一步一步的走着,这次还是准备去旁边的小竹林看看有没有鲜笋,去远了她也害怕,而且遇到猛兽,她更是只有被咬的份。

明明只有几百步的距离,却走的比上次艰难很多。好在积雪有些深,却并没有结冰,是松软的,宜宁走到竹林,看着密密麻麻的竹子,也全部被冰雪覆盖,却是别样的好看。

宜宁想把积雪推走然后找有没有鲜笋,却发现根本不行,虽然竹子已经挡了大部分积雪,竹林内的积雪也比外面的薄,但是还是到了膝盖的位置。

而且她不能久留,身上的裤子已经打湿@#了,再过半个时辰,可能衣服也会湿。她只能用脚尖细细的探索,如果撞到了明显突出的,她就用木头挖走上面的积雪,再用匕首把鲜笋挖出来。

用了半刻钟,总算挖出来五六颗笋,宜宁用衣裳包着打了个结又慢慢走了回去。

徐宴安看着宜宁推门进屋,满身风雪,脸色也冻的惨白,他有些着急。

“宁宁,快去烤火。”

回到小木屋后,宜宁感觉到下半身已经冻得有些失去知觉,她马上烧热水,换下衣物,将湿#@了的衣物放在木架上烘烤。又连着喝了几碗热水,身体渐渐转暖。

徐宴安有些担心,他用一只手将身体撑起来。“宁宁,你没事吧!”

宜宁打着哆嗦,捧着碗,慢慢的喝着。“我没事,只是衣服有些湿@#了,我现在在准备将衣服烤干。”

本来以为及时喝热水,暖和身子就会没事,没想到还是发烧了。

到了下午,宜宁将煮好的粥喂给徐宴安,自己也跟着吃完以后,就感觉到想睡觉。

徐宴安让她上@#床睡觉,她也没推脱,一会就睡着了。

过了半个时辰,徐宴安发现她的身子开始发烫,想将她喊醒竟然发现她已经说起了胡话。


宜宁看着李世则在昏黄烛光下的脸,她从不知道男子还会跪下给女子穿鞋。

穿好后李世则牵着宜宁出帐篷,随后翻身骑到马上,伸出手想拉宜宁上来。

宜宁仰头看着他,她第一次知道男子上马也能这么好看,翻身上马的姿势行云流水,外面披着黑色大氅,里面的战甲已经脱下来了,就身着一件黑色交领长袍。寒风凛冽,他却一点也不惧于风雪。

大夏国一直崇尚于儒雅风流吟诗作对的谦谦君子,可是宜宁现在却觉得男人有这样的力量和朝气更让人着迷。

宜宁笑眼盈盈的应了声好。

宜宁上辈子也看过别人骑马,总觉得威风,这是她第一次骑马,骑上来以后才发现,原来骑在马上更多的是自由、舒畅的味道。

她有些好奇的打量着周围,今晚的月色有些亮,照在皑皑白雪上,即使夜晚也能看清远方的路,整个天地显得庄严肃穆,这是她以前从未见过的景色。

“宜儿,这风雪有些冷,你怕冷就躲在狐裘里面。”李世则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宜宁这才发现确实有些冷,可她却舍不得将脸埋进去,她用脸迎着风雪,感叹世间自由自在的味道真好。

夜晚,徐宴安提着酒壶来找李世则,他打算和李世则聊聊,顺便看看那个女人不自在的模样。想到他便觉得心情愉悦,步子都轻快了些。

到了李世则帐外,徐宴安正打算喊李世则,却听到帐内女人如猫一般媚人的声音。他一下子僵在原地,本想原路返回,却又悄悄绕了一圈走到他们帐篷后面。

“世则。”里面清晰传来女子的声音,声音柔媚,像是受不住才从唇齿间溢出来一样。

虽然极力克制声音很小,但徐宴安虽然出生于是文人世家,也是自小习武强身健体,耳聪目明。

徐宴安握紧了拳,这女人真的是天生贱种,昨天还在自己怀里娇滴滴的落泪,亏自己看着还有些心疼,今天就在别的男人身下极尽讨好。

徐宴安又看了看自己身下明显鼓起来的一团,有些嗤笑。终究没能离开,等到帐内一切安静下来,徐宴安才踏着雪回了自己的帐篷,月光将他的影子拉的有些长。

“宴安,你回来了。”裴妩儿急着起身到门口迎徐宴安,又扶着他坐下。

“妩儿,你不用管我,你先睡吧!我睡椅子上。”徐宴安有些疲惫的扶着头,他觉得最近发生的事情有些超出他的掌控。

“宴安,你不是去找李公子喝酒了吗!怎么回来好像不开心。”

裴妩儿轻柔的按着徐宴安的头,她觉得有些奇怪,出去找朋友喝酒怎么还一脸失意,平时她可没见过徐宴安这副模样。

裴妩儿昨日回去后,又觉得不安心,晚上以不舒服的名义把徐宴安叫了过去,得知他今天要来狩猎,她担心有贵女看上徐宴安,便说着自己几个月没出门,让徐宴安带她出来走走,透透气。徐宴安也有些心疼,就带着过来了。

‘’嗯!李兄没在,我就自己喝了。‘’徐宴安拉着裴妩儿按额头的手。

‘’妩儿,我没事,你先休息。‘’

徐宴安语气温柔,裴妩儿却有些难过,徐宴安将她带回自己宅子,见他的次数却少了,原本在天香楼他还日日来,可将她带回来以后,却是隔三差五的来,待的时间也越来越少,自己本来就是他的女人,他为什么不碰她。


等吃得快差不多,张嬷嬷开了口。

“我打听过了,三等丫鬟赎身是二十两银子,二等丫鬟五十两银子,一等丫鬟一百两。”

又停顿了一下,张嬷嬷抬头,看着宜宁有些苍白却难掩姿色的脸,又怀疑自己是不是不应该说,她这样出去,能保全自己吗?如果不出去,在侯府看着她枯萎。

“最好这两天就要过去夫人那边,跟夫人身边管事的王嬷嬷好好说说,她自然会向夫人禀告。”

“嗯,嬷嬷,我知道了,我明天就去。”宜宁声音有些哽咽。

“你身上有没有碎银子,我这边碎银子。”

宜宁知道拿银票去肯定不好,没想到张嬷嬷还为她想到这一层。

“嬷嬷。”宜宁眼眶微红。

“后面的路靠你自己了,侯府这边的人也不会和你再有交集。”张嬷嬷低头夹着菜,又从一旁拿出一个小荷包放在桌上。

“你先拿过去,记得还我,你张嬷嬷的钱可不是大风刮来的。”

张嬷嬷说话有些凶巴巴,宜宁却能感受到她的关心。

宜宁福了福身子,转身出了张嬷嬷房间。

她想着,既然张嬷嬷无儿无女,她想问问张嬷嬷要不要出侯府,她孤单太久了,真的希望有人陪在身边,张嬷嬷对她来说,是一个很好的长辈,朋友。

张嬷嬷也没拦,她知道宜宁还会回来,她静静的坐在榻上,烛光让她整个人显得有些孤寂。

张嬷嬷六岁被父母卖进侯府,这一下就是四十多年过去了,她有些感慨时间过得真快,她年轻时也有成亲的机会,可是自己当时觉得成亲太麻烦了,现在年龄渐长,又希望有人陪伴,人就是这么矛盾,不愿意吃苦,又想摘果实,张嬷嬷有些自嘲的笑了笑。

“嬷嬷。”宜宁在屋外低声喊了一句。

“进来吧!”

宜宁从袖中掏出银票放在小几上。“嬷嬷这个给您。”

张嬷嬷并未去拿,离别让她有些落寞。

“嬷嬷,您要不要出侯府?”宜宁有些紧张的问道。

张嬷嬷抬眸,她倒有些惊讶宜宁会这么问。“我都五十的老婆子了,也受不得苦,不是勤快之人,出去了肩不能扛手不能担,还要人伺候。”

“嬷嬷,我也受不得苦,您和我一起出去,我就当您是长辈一样看待,我自小也没有亲人,如果嬷嬷和我一起去外头,我也安心一些,不然这颗心总感觉没有着落。”

张嬷嬷听着宜宁这些话,她有些难受的抹了抹眼眶。“宜宁,我现在明白你的心思,但是出去我没法养活自己,这些年大部分月钱都被我吃喝掉了。”

宜宁一言难尽看着桌上的紫苏虾、红烧石鸡、酸烹猪、清蒸鲈鱼、酥骨鱼、虾肉豆腐羹、红油猪头肉、辣萝卜。

明白张嬷嬷说的估计是真的,作为嬷嬷她是能直接吃小厨房,但天天自己点菜肯定要常嬷嬷那种份量才行,她是真的没有存下什么银子。

宜宁脑中有些挣扎,但是考虑到,如果自己出去,难道会吃得差吗?自己有银子难道会省着,肯定不会,那带张嬷嬷走完全没问题,毕竟这么多菜,肯定一个人吃不完。

“嬷嬷,您的意思就是您愿意和我一起出侯府的,只是没银子心里慌。”

张嬷嬷抹了抹泪,粗声粗气的说着。“能不慌吗!刚刚给你的五十两碎银子里面有十二两还是从我几个老姐妹那边借来的。”

宜宁听到这个却有些许感动,也更加坚定了她想带着张嬷嬷一起走,她从另外一个袖中掏出银票。“嬷嬷,世子走的时候给我留了银子,您喜欢吃,我也喜欢吃,咱们这个花不了多少银子。”

小说《王爷别虐了,花魁她已有夫君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张嬷嬷闻言立刻看着宜宁手中的银票,眼睛都瞪大了,有些不好意思的问。

“我能数数多少吗?”

宜宁笑着把银票递过去。

不一会儿,房中便是张嬷嬷嘿嘿哈哈的笑声。她拿着银票,手有些抖,笑容却掩盖不住。

“宜宁,你不早说,有这些银子,那就可以出府买个二进的院子,另外够我们吃吃喝喝一辈子不成问题。”

宜宁知道张嬷嬷人情世故还有生活知识都比她知道的多,不止是有个陪伴,这样也能帮助她在外头立足,毕竟她只是个十多岁的女子,出门在外很不方便,如果有张嬷嬷,她就方便多了,而且她看得出来,张嬷嬷其实心地善良。

“嬷嬷,我也是这样想的,出去买个二进的院子,到时候再请两个丫鬟婆子照顾我们。这些银子够我们吃喝的。”

张嬷嬷停了下来。“宜宁,你真的愿意和我这个老婆子生活在一块。”

“嬷嬷,我觉得您的性格、生活状态都很好,并不是那种固步自封的人,反倒是很好沟通,我认为没问题,出去了我会待您像长辈一样。”

张嬷嬷看宜宁真诚的样子,她知道宜宁不是那种满口谎话的人,她说到就会做到。

“宜宁,你让我想想,明早答复你。”

宜宁也不勉强,福了福身子就转身回了自己屋内。她希望张嬷嬷和她一起出府,更希望张嬷嬷是自愿想和她一起出府。

张嬷嬷看着宜宁的背影陷入深思,如果能和宜宁一起出侯府,那肯定是好的,自己下半辈子也不会太孤寂。而且世子给宜宁留了银子,那对于宜宁来说,将她带出去并不是负担。

她太孤单了,待在这个四四方方的院子也太久了,想明白了便不再纠结,张嬷嬷转身就开始收拾行李。

第二日一早,宜宁正在洒扫书房,张嬷嬷喜颠颠迈着小步子就过来了。

“宜宁。”张嬷嬷招了招手。

宜宁转头,看到张嬷嬷略带喜色的笑脸,就知道张嬷嬷的决定了,她也有些开心,用帕子擦了擦手,便走了过去。

“嬷嬷。”宜宁福了福身子。

“宜宁,我今早去夫人那边的王嬷嬷那边打听了,出了赎身的银子,去夫人那边拜别就行了,王嬷嬷会帮忙把奴籍销掉。”

“嬷嬷,那您想着我们什么时候过去。”

“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我先过去探探底,然后你再过去,不要和别人说我们是一起的,以免招惹麻烦。”

说完张嬷嬷朝四周看看,还好世子内院没什么人。

“好,嬷嬷,我听您的,那你先过去。”

张嬷嬷朝宜宁摆了摆手,就自己走了。

看着张嬷嬷在雪地中的胖胖背影,宜宁暗暗祈祷这件事能顺利。

过了一个时辰,张嬷嬷回来了,她轻轻敲响了宜宁的房门。

“宜宁,我刚刚已经交了银子了,王嬷嬷说估计半个月之内会去官府销去奴籍,等奴籍销了之后会喊大家一起去叩谢夫人,然后拿着良籍出府就行了。”

宜宁有些惊喜,她没想到竟然这么简单。“嬷嬷,那我马上就去。”

张嬷嬷也有些开心,没想到事情这么顺利,不过她还是说道。“你先过去,看看王嬷嬷怎么说,记得说话恭敬一些。”

“嬷嬷,我知道的。您先回去休息,等我的好消息。”

张嬷嬷也不多嘴,笑着就回去了,她有些期待离开这四四方方院子的生活,太多年太多年了。

小说《王爷别虐了,花魁她已有夫君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