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晚风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绝世狂婿秦朗

绝世狂婿秦朗

星星有泪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两年前,秦朗有幸得到林家老爷子赏识,把自己最疼爱的孙女嫁给了他为妻。不过这门婚事却成为了所有人眼中的一个笑话,一个是豪门顶级名媛,一个是一无是处的废材,二人的身份地位相差了十万八千里。原本秦朗的生活非常滋润,可是在林家老爷子去世之后,他从天堂跌进了地狱。在遭受了无尽的羞辱之后,秦朗决定不再隐藏真实身份……

主角:秦朗,林清雅   更新:2022-07-16 06:0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朗,林清雅的武侠仙侠小说《绝世狂婿秦朗》,由网络作家“星星有泪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两年前,秦朗有幸得到林家老爷子赏识,把自己最疼爱的孙女嫁给了他为妻。不过这门婚事却成为了所有人眼中的一个笑话,一个是豪门顶级名媛,一个是一无是处的废材,二人的身份地位相差了十万八千里。原本秦朗的生活非常滋润,可是在林家老爷子去世之后,他从天堂跌进了地狱。在遭受了无尽的羞辱之后,秦朗决定不再隐藏真实身份……

《绝世狂婿秦朗》精彩片段

第1章

魔都,林家庄园。

这一日张灯结彩,好生热闹,聚集一大批宾客为林家老太君祝贺。

在这喜庆的日子,身为上门女婿的秦朗和妻子林清雅也来拜寿,可刚进门,却是被一个桀骜不驯的男子给拦了下来。

“秦朗,这里不欢迎你这个窝囊废,马上给爷爬开!”

林浩是老太君最喜爱的孙子,平日里嚣张跋扈,为人傲慢,打从心里看不起秦朗,经常想方设法地对其羞辱刁难。

“表哥,请你别这样,秦朗是来给奶奶庆生的。”

林清雅的美眸掠过无奈之色,她本是魔都上流圈子的顶级名媛,具备沉鱼落雁般的容貌,以及超强的经商天赋。

可两年前,林家老爷子临终前,执意要林清雅下嫁给流落街头的秦朗,引发一阵轰动。

事后,随着林老爷子撒手人寰,包括老太君在内的所有人,都将秦朗视作林家的耻辱。

“就这废物也配,我看是连件像样的礼物都拿不出来,林家的脸,都被你们夫妇给丢光了!”

林浩趾高气昂的喝道,可对于他的刁难,让林清雅脸色愈发苦涩,两年来,她和秦朗相敬如宾,可对方始终碌碌无为,不被林家人所接纳,导致连林清雅都被人背地里戳脊梁骨。

眼见林清雅被刁难,秦朗的脸色猛地沉了下来,人非草木岂能无情,两年的朝夕相处,忍不住爱上了才貌兼备的林清雅。

林浩辱他可以,就是不能够欺他秦朗的老婆!

“要是我能够送出比你还要贵重的礼物,我要你当众向清雅道歉!”

秦朗争锋相对的喝道,这让一旁的众人面露诧异,没想到这个窝囊废竟敢和林浩起冲突,不过这只会自取其辱罢了。

“秦朗,你别闹了,还嫌不够丢人?”

林清雅气得娇躯颤抖,结婚两年,秦朗一直留在家里做家务,没有收入来源,就连生活费都是她给的,又哪里有闲钱买贺礼!

“老婆,你放心,这次我不会让你再失望了。”

秦朗柔声的承诺,同时取出一个青铜爵杯。

“这就是我要赠送给奶奶的礼物!”

由于时代隔得太久远,这青铜爵杯早就掉漆,乍看下其貌不扬,甚至显得无比磕碜。

“我送给奶奶的可是价值五十万的碧螺春茶饼,你这破铜烂铁也好意思拿出来?!”

林浩并不懂得古玩鉴宝,满是不屑的嗤笑道。

可对于他的嘲弄,秦朗怒极反笑,冷声道:“看来我是高估了你,没想到你这连这商朝出土的青铜爵杯都认不出来!”

此言一出,林浩等人的脸色猛地凝固起来,商王朝的文玩古物,那可是有上千年的历史,哪怕是一个爵杯都具备难以估量的收藏价值。

“哼,就你这窝囊废,哪里有钱淘到商朝的爵杯,你这装大尾巴狼的把戏可骗不了我!”

林浩的嘴角勾起讥诮弧度,压根就不相信秦朗能够淘到价值连城的文玩古物!

“既然你不信,那就找专业的鉴宝大师来辨别真假!”

秦朗从容不迫地说道,他出生于帝都显赫豪门秦家,见多识广,在文玩古物以及证券金融方面有极高的天赋。

两年前,为带领秦家迈向富强,秦朗斥资千万入股金融圈,可没想到却被大伯一家以此为理由,逐出秦家,所幸被林老接纳救济。

可随着林老爷子病逝,秦朗豪门弃少的身份,从此无人知晓。

由于秦朗和林浩起了争执,动静闹得极大,就连身为寿星的老太君都被惊动了。

“出了什么事了?”

“奶奶,这窝囊废说这是商朝的青铜爵杯,想要糊弄您老人家!”

一瞧见老太君,林浩连忙笑脸相迎。

“我没有说谎,这的确是商代出土的文玩古物。“

秦朗看了老太君一眼,不卑不亢的说道。

老太君身为林家的主事人,对文玩古董情有独钟,颇有建树,不难看出真假,为了能够缓解和林家的关系,秦朗不惜将好不容易淘到的爵杯相赠。

可秦朗注定要失望了,老太君灼灼地盯着青铜爵杯一眼,稍作沉吟,竟是颠倒是非黑白。

“这不是商代的青铜爵杯,可念你一片孝心,这礼物我就收下了!”

老太君对林浩无比溺爱,哪怕知道秦朗所言非虚,可还是没有称述事实。

听闻这话,本来还抱着一丝幻想的林清雅彻底绝望了,没想到秦朗会如此不堪,这跳梁小丑的行为,连带着她都受人嘲弄。

“秦朗,你太让我失望了。”

林清雅气得眼圈微红,略显哭腔地喊道。

“对不起。”

秦朗满是愧疚的道歉,同时使劲地攥着拳头,都快控制不住心中的悲愤!

“你这窝囊废,果然是没本事,这破铜烂铁丢掉算了!”

林浩伸手抢走秦朗的青铜爵杯,更是狠狠地摔在地上。

见状,老太君的嘴角不由抽搐起来,难掩脸上的心疼,这可是价值连城的古玩,这孙子实在是太败家了!

“马上滚,这里不欢迎你!”

林浩指着秦朗鼻子破口大骂,这嚣张跋扈的嘴脸,让秦朗勃然大怒,就在他要大打出手的时候,庄园外的门童发出一声惊呼。

“魔都文玩协会会长,董天明到!”

此言一出,众人纷纷勃然色变,董天明,那可是名震魔都的大佬,林家固然强盛,可和董天明相比,依旧犹如天堑般悬殊,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

“董老哥,真是稀客!”

老太君生怕懈怠到贵客,陪着笑脸去迎接。

“老妹不必客气,我这次不是来找你的。”

董天明摆摆手,直言道。

这让老太君颇感尴尬,可也不敢露出不满,只能够手无足措的站在原地。

董天明并没有在乎众人怪异的眼神,朝着秦朗径直地走了过来。

“小兄弟,你考虑得怎么样了,你那个青铜爵杯,我愿意出一千万来收购!”

董天明冲着秦朗笑眯眯的说道,然而他的话,直接让众人傻眼了,呆若木鸡。

“青铜爵杯破损了,达不到上千万,你没必要做这亏本买卖。”

更出乎众人的预料,秦朗竟是婉拒了!


“这是为何,要是你觉得价钱方面给少了,咱们可以再商量!”

董天明不死心的说道,他对文玩古物情有独钟,更何况这商代出土的青铜爵杯,放眼全世界,恐怕都寥寥无几。

要是错失这次机会,今后要想在得到这等宝物,怕是难于登天。

两人的谈话,顿时让众人的嘴角忍不住抽搐起来,更有人忍不住看向老太君,眼神愈发古怪,这可是千万级古董,可原先却被老太君如此贬低,该不会是为了林浩故意颠倒黑白?

林清雅的心情则是无比复杂,没想到是她冤枉了秦朗,想到这里,对秦朗的印象稍有改观,同时难掩俏脸的诧异。

为何待业在家的秦朗,能够淘到千万级文玩古物。

“这不是钱的问题,刚刚这青铜爵杯被他摔了一下,出现破损,那收藏价值已经贬低不少了。”

秦朗指着呆楞在原地的林浩说道,然而他的话,顿时让董天明勃然大怒,他对青铜爵杯势在必得,这个混帐竟敢毁了他梦寐以求的文玩,这让他如何能够忍得住!

“秦朗,你别信口雌黄,这破铜杯质量本来就不好,休想赖我!”

林浩面露不忿的喝道,可对于他的叫嚷,秦朗的嘴角勾起一抹嘲弄弧度,冷声道:“你还真是有眼无珠,要是这青铜爵杯质量差,又岂能够留存至今千年。”

“刚刚你那一摔,至少让青铜爵杯贬低了几百万,这是要给现钞还是以支票来赔偿?!”

听闻这话,林浩的额头不由冒出冷汗,平日里他过着声色犬马的生活,账号的资金都被他挥霍一空,又哪里能得出几百万!

“秦朗,都是一家人,又何必咄咄逼人!”

老太君一味的偏袒,让秦朗怒极反笑,冷笑道:“奶奶,我送你的礼物,既然你看不上,那就收回来,既然表哥砸了我的东西,那就得做出赔偿!”

可对于秦朗有理有据的反驳,老太君则是恼羞成怒起来,直接拍了茶几,怒喝道:“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长辈,竟敢这么对我说话!”

眼见老太君发怒了,林清雅的嘴角勾起苦涩弧度,无奈的叹道:“秦朗,要不算了吧?”

“不赔偿也行,不过他必须向清雅道歉。”

看在林清雅的面子上,秦朗也不好把事做得太绝。

可对于秦朗所提出来的要求,自命不凡的林浩毫不犹豫地拒绝。

“你想得美,就你这个窝囊废,不配对我指手画脚,要是再哔哔,老子就把这青铜爵杯摔个稀巴烂!”

这嚣张跋扈的嘴脸,就连旁观的人都忍不住皱眉,这林浩还真是被老太君宠坏了!

“你要是再敢损坏这文物,老夫就把你给宰了!”

早就憋了一肚子火的董天明,直接抬起手对着林浩抽了过去。

这直接把林浩都给打懵了,捂着脸不知所措的愣在原地。

就算林浩再愚蠢,可也明白董天明不是他所能够招惹的大人物。

“你还真是教导有方,你这孙子如此卑劣,想必和你的溺爱脱不了干系!”

董天明气得脸色涨红,冲着老太君怒斥,碍于董天明的凶名,就算老太君有心偏袒,可也只能够硬着头皮喝道:“你这孽障,还不快道歉!”

迫于情势所逼,就算林浩再不甘心,可也只能够颓然地低下头。

“表妹,对不起,这都是我错的,请你们原谅!”

目睹林浩服软了,林清雅的心情无比复杂,以往林浩都会想方设法地挑衅羞辱,没想到这回秦朗如此给力,连不可一世的林浩都得低声下次的赔罪。

想到这里,林清雅看向秦朗的目光掠过一抹异样,看来她这个丈夫,也没有那么不堪入目。

“秦兄弟,这青铜爵杯虽破损了,可我照样以千万收购,你看意下如何?”

见董天明如此有诚意,秦朗也不好再回绝,轻轻的点了下头。

“就依你吧。”

紧接着,在众人艳羡的瞩目下,秦朗收下董天明所给的千万现金钞票。

由于闹得不快,秦朗两人也没心思再留下来,双双离开。

一走出林家庄园,秦朗便将千万金额的支票塞到林清雅的手上,笑吟吟地说道:“这钱由你收着。”

此举令林清雅面露诧异,难以置信的说道:“这钱可是你好不容易赚来的,直接给我,难道就不怕我乱花?”

“你跟着我受了这么多罪,也是时候该享福了。”

秦朗由衷地说道,这话更是林清雅美眸含泪,无比的感动。

“这钱我先替你存起来,有需要便拿出来用。”

林清雅担心秦朗会乱花钱,对于她的提议,秦朗不假思索地答应下来。

“就按你的来办。”

随后,秦朗搭上林清雅所开来的丰田轿车,启程回家。

由于不受老太君宠爱,林清雅一家只居住在普通小区的楼房,虽不算清贫,可绝对称不上富饶。

这一路上,秦朗沉吟思索接下来该如何发展,两年时间的沉稳,秦朗褪去稚气,变得越发稳重,以他目前的状态,要想发家致富并非是件难事。

可就在这个时候,秦朗的兜里响起短信提示。

原来是帝都秦家的管家所发来的。

“少爷,秦家资金链亏损,急需两亿融资度过危机,请您念及血缘至亲的情分,出手相助,万分感激!”

“我已经被逐出秦家,秦家的死活又与我何干,而且两个亿,我哪里有这笔钱!”

秦朗毫不犹豫地拒绝,可他的短信才刚发送,管家很快就回信了。

“少爷,您真是太谦虚了,您慧眼如珠,投资的金融证券翻了几百倍,如今您已经是亿万富豪了!”

管家的回复让秦朗无比动容,虽说认为那笔投资会成功,可没想到会如此暴利。

就在秦朗刚要查询金融账户的时候,一个陌生的电话突然打来。

刚接通,通讯器对面传来一道妩媚动听的嗓音。

“秦先生,我是您的金融顾问薇薇,很荣幸为您服务!”

白薇薇的态度无比恭敬,毕竟她所接待的客户,赫然是一尊金融大鳄!


“帮我查一下账户上的余额!”

秦朗想要了解手头上的资金,方便他今后的理财投资。

“很抱歉,秦先生,您是证券交易所的至尊会员,以我的权限,没办法调查您的账号余额,必须您当面过来一趟。”

白薇薇尴尬地解释,同时对秦朗充满着好奇,从声音基本上可以判断出秦朗岁数不大,年少有为就拥有如此庞大的资产,简直就是人生赢家!

“行,那我有空过去一趟。”

秦朗也没勉强,干脆地挂掉电话。

负责开车的林清雅并没有去留意秦朗的通话,娴熟的驾驶轿车,顺利无误的回到小区楼盘。

可就在秦朗两人刚进屋,坐在沙发上的丈母娘陈明珠猛地站起来,指着秦朗破口大骂:“听说你这废物在寿宴里闹事,我林家还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才招了你这种窝囊废当女婿!”

“妈,你误会了,这件事秦朗没有做错。”

林清雅试图解释,可恼恨下的陈明珠压根就不听,毋容质疑的喝道:“我可不管,明日一早,你们就去民政部门离婚!”

“妈,我不会离婚的!”

林清雅表明立场,然而她的拒绝,更是让陈明珠怒火中烧,气急败坏的骂道:“你这丫头脑子被驴踢了,就这种窝囊废,根本就配不上你!”

“秦朗没有你想的那么不堪,他淘到古董,赚到一大笔钱......”

林清雅刚要说明寿宴所发生的事情,可还没来得及说完,又有人进屋,除了秦朗的老丈人林庆凯,还跟着一个相貌英俊的男子。

一瞧见这男子,陈明珠立即上前,满是热情的招呼。

“浩然,你真是越长越帅了,要是你能够当我的女婿,阿姨做梦都会笑醒的!”

“阿姨,这是我给你们带的礼物。”

刘浩然提起名牌礼盒,往陈明珠递了过去。

“来就来,带什么礼物呢,你这孩子以后可别跟我客气!”

话虽如此,可陈明珠丝毫没有犹豫,直接收下礼品。

“清雅,好久不见,你越来越漂亮了!”

一坐下来,刘浩然满是殷勤的说道。

可他直白的眼神,顿时让林清雅紧蹙黛眉,出于礼貌,平淡地回了一句。

“谢谢。”

这冷淡的态度,让刘浩然笑容僵住,同时对秦朗更是起了嫉恨!

“清雅,你老公做什么的?”

刘浩然挑衅的瞥了秦朗一眼,在他看来,这种窝囊废,根本就不配染指林清雅这等绝世美女!

“一直待业在家,就连生活费都是清雅给的!”

还没等林清雅做出回复,一旁的罗明珠抢先说道,看向秦朗的目光,更是带着浓浓的不屑。

“靠女人可不好,男人就该自立自强,干出一番事业。”

刘浩然的脸色愈发不屑,而后假惺惺的说道:“要不这样,我公司缺一个保安,你过来干,每个月给你开三千块的工资。”

“秦朗,你还快.感谢浩然,浩然可是金璨证券交易所的经理,年少有为,值得你好好学习!”

老丈人林庆凯冷哼道,他同样看不起秦朗,将这个女婿视作耻辱。

“伯父过奖了,我年薪也才五十万而已,还得多加努力!”

刘浩然故意谦虚的摆摆手,可还是难掩脸上的得意,这跳梁小丑的嘴脸,让秦朗忍不住噗嗤的笑出声。

他可是身家百亿的富豪,年薪五十万,撑死就是个中产阶级,和秦朗的差距犹如天堑,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

“你这混帐笑个屁,马上向浩然道歉!”

本来就看不爽秦朗的罗明珠,直接炸毛了。

可对于她的叫嚷,林清雅无奈的叹道:“妈,你别激动,秦朗没有恶意,你就别跟他计较。”

“给我住口,你这吃里扒外的死丫头,要是再替他说话,我就不认你这个女儿,把你给赶出家里!”

罗明珠咬牙切齿的骂道,可她再三的刁难,令秦朗忍不住皱着眉头,对着林清雅说道:“老婆,既然妈不欢迎咱们,要不就搬出去,刚好用那一千万买套好点的房子。”

秦朗的提议让林清雅心动了,父母都不喜欢秦朗,要是继续住在同一个屋檐下,迟早会闹出不可开交的矛盾。

“拿一千万来买房,你这窝囊废撒谎也要讲究点实际!”

罗明珠压根就不相信,满是厌恶的瞪了秦朗一眼。

“秦朗,做人最主要的就是诚信,我劝你还是主动离婚,免得到时候让大家都弄得太难看。”

林庆凯同样对秦朗失望透顶,生硬的喝道。

“只要你同意和清雅离婚,我可以拿出两万块作为补偿!”

刘浩然斜瞥了秦朗一眼,玩味地说道,在他看来,穷困潦倒的秦朗,只能够委曲求全,被迫答应。

可他注定要失望了,秦朗丝毫不为所动,嘴角反而勾起一抹嘲弄弧度。

“区区两万,连我账号上的零头都不如,谁给你的脸说出这种话!”

秦朗不留情面的话,顿时让刘浩然气得身体直哆嗦,他实在是没有想到,这个窝囊废竟如此不识好歹,简直是岂有此理!

由于见场面快要失控,林清雅只好取出那张千万金额的支票,满是无奈的解释:“秦朗没有说谎,他淘到商代出土的青铜爵杯,转手卖给古玩协会会长董天明,赚了一千万!”

此言一出,众人的脸色皆是凝固起来,其中刘浩然更是郁闷得快要吐血,他年薪才五十万,一千万,至少要他奋斗二十年!

林庆凯和罗明珠也是难掩脸上的震惊,同时尴尬得无地自容,没想到被他们视为废物的秦朗,有如此大的本事!

“小刘,要不改天再来吧。”

由于见到秦朗发大财了,罗明珠换了一副面孔,对着刘浩然不咸不淡的说道。

这现实的嘴脸气得刘浩然差点吐血,可他还是强忍下来,满是不甘的瞪了秦朗一眼,转身离去。

随着刘浩然一离开,贪财的罗明珠再也按捺不住,冲着秦朗露出虚伪的笑容。

“好女婿,现在你都赚到大钱,也是时候该报答一下你的丈母娘!”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