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晚风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爽文!从小草包逆袭成一方大鳄

爽文!从小草包逆袭成一方大鳄

金艺新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热门小说《爽文!从小草包逆袭成一方大鳄》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黄非凡秦怡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金艺新”,喜欢都市小说文的网友闭眼入:开局看到美女同事被上司调戏,正义的我当然要出手相救!可同事咋跟老板是一伙的?好吧,原来只有我是傻傻的。就这样原本是好事,现在成为了成为公司派系斗争的棋子,还被上司排挤到养殖场!事业不顺就算了,女友偏偏在此时跟着出轨,让我彻底跌入低谷,从事业到爱情遭受双重打击。不过,命运还算公平,因为一次善举,让我彻底改写了命运,一路攀升。最终从人人瞧不上的草根,成为众人逢迎巴结的大鳄!谁能想到,如何我一个职场小白也能过上这样滋润的人生呢?...

主角:黄非凡秦怡   更新:2024-07-10 22:0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黄非凡秦怡的现代都市小说《爽文!从小草包逆袭成一方大鳄》,由网络作家“金艺新”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热门小说《爽文!从小草包逆袭成一方大鳄》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黄非凡秦怡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金艺新”,喜欢都市小说文的网友闭眼入:开局看到美女同事被上司调戏,正义的我当然要出手相救!可同事咋跟老板是一伙的?好吧,原来只有我是傻傻的。就这样原本是好事,现在成为了成为公司派系斗争的棋子,还被上司排挤到养殖场!事业不顺就算了,女友偏偏在此时跟着出轨,让我彻底跌入低谷,从事业到爱情遭受双重打击。不过,命运还算公平,因为一次善举,让我彻底改写了命运,一路攀升。最终从人人瞧不上的草根,成为众人逢迎巴结的大鳄!谁能想到,如何我一个职场小白也能过上这样滋润的人生呢?...

《爽文!从小草包逆袭成一方大鳄》精彩片段


孙小文眼看班子会议上风向已定,即便满心不情愿也只好转变态度,否则,自己真要面对媒体说出包庇的话,岂不是自找苦吃?

职场,没有人会引火烧身!

有了孙小文的及时转变,会议的意见几乎就是一边倒。

公司班子成员一致认为不管什么原因,钟凤碧的行为是恶劣的人必须严惩,最后由班子成员一致作出决定:

取消钟风碧提拔推荐为分公司副经理的资格,免去现在的办公室主任职务,如何安排他的工作等待捕快部门的结论,等待被受害人黄非凡是否谅解,等待改正态度......

至于说到去养殖场锻炼的黄非凡。

分管领导包心田建议为了对年轻人负责,建议明确一个副科长的职务便于到养殖场开展工作。

包心田说完,张大宽积极响应,认为这才是体现一个单位的班子对年轻人的关爱,才能体现我们的企业文化,体现出我们的人文关怀。

孙小文想反对,可是现在根本没有人应和自己,只能表态不反对不支持,所以提拔黄非凡这件事几乎没有悬念的通过。

会议结束,孙小文不得不接受现实:

分公司的人事调整方面的工作现在完全不在自己的控制范围,包心田和张大宽两个贱人闻到了风向,不再跟随自己。

拍一把手的马屁,是必然!

他很是无奈地给钟凤碧的母亲打了电话,告诉钟凤碧家人现在这边的情况。

钟凤碧下一步如何安排就看总经理金厚勋的态度,同时提醒钟凤碧家人,被打的黄非凡态度也很重要!

黄非凡被提拔为人事科副科长的消息很快传开。

公司的人都是职场狐狸,感觉到了黄非凡和金厚勋之间的不正常,否则,怎么可能被提拔,见风使舵都是高手,于是纷纷到医院看望黄非凡。

没有人知道。

黄非凡躺在病床上心里最揪心的却是母亲的医疗费还没凑齐,给堂哥电话问母亲的情况,堂哥很着急的回答:

“我已经借钱把人送到了医院,你那边尽快把钱打过来!”

现在该如何筹齐?

黄非凡是一筹莫展!

病房里,络绎不绝有人来探望他,人人都恭喜他“升迁之喜”,唯独黄非凡自己笑不出来。

看着来来往往的领导、同事、朋友,他勉强撑着应付,其实心里急的油煎火烧巴不得这帮来探病的人赶紧滚蛋让他腾出空打电话借钱。

可在他心目中,无论情场职场得失都抵不过母亲的身体。

晚饭时分,堂哥再次打来电话:“非凡,我已经借到钱了,你也要尽快的想办法把钱打过来。”

就算堂哥不催黄非凡也心急如焚,可是一分钱憋倒英雄汉,他怎么有脸告诉堂哥,迄今为止他只借到两千块?

2000块还是王爱美的泡妞钱!

公司同事坐在黄非凡病床前围成一圈说八卦,大家异口同声谴责钟凤碧:

“钟凤碧太不要脸了!”

“他怎么能抢下属的女朋友呢?这是妥妥的道德败坏啊!”

“抢了下属的女朋友还敢动手打人?”

“他这么嚣张还有没有天理了?”

“也就是摊上黄非凡脾气好,在大街上撞见这对狗男女跟他打一架就完了。”

“这事要搁在旁人身上,还不得跑钟凤碧家里大闹一场?”

“就该让他们家亲戚朋友周围邻居都瞧瞧,看看这个道貌岸然的钟凤碧私底下是怎样一个斯文败类?”


…….

众人一聊起八卦来唾沫横飞兴致十足,压根没人注意到躺在病床上的当事人黄非凡摆着一张苦瓜脸半天没吱声。

奈奈的,女朋友被抢了,有什么可说的!

好不容易熬到晚上五点多。

来探望的同事们终于察觉“天色已晚”一个个礼貌起身告辞。

黄非凡脸上这才露出笑意,客客气气对各位“热心”同事的探望表示感谢,躺在病床上对大家挥挥手祝各位,“一路走好!”

病房里刚安静下来,黄非凡立马摸起手机准备打电话。

老同学庄大海的电话号码刚拨了一半,房门又被人敲响,他握着手机想骂人,却只能忍下怒火冲门方向说了声:

“请进!”

这回,一窝蜂进来三个人。

准确的说是进来三位美女:身穿黑色套裙的顶头上司秦怡带着副科长丁娜娜和低头走在最后的丁凤珍进门。

秦怡一进门看到黄非凡额头上缠绕一圈圈厚厚的白纱布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她指着黄非凡的鼻子开口就骂:

“黄非凡你是傻逼吗?”

“钟凤碧那样的傻逼居然能把你打伤住院?你可真是太让老娘长见识了!”

“说你是废物那都是抬举你了!”

“咱们人事科就从没见过像你这样没出息的怂货!”

“以后出去别说我是秦怡的手下!我丢不起这人!”

丁娜娜向来对领导的任何发言习惯随声附和,这次也一样。

秦怡话音刚落她在一旁添油加醋跟着骂:

“黄一天你真是个废物!”

“看上去高高大大的男人,关键时刻一点都不顶用!”

“被女朋友戴了青草帽子已经够丢人了,还被抢走女朋友的渣男打进了医院?”

“你说你这种男人,哪个女人要是嫁给你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不知道为什么,秦怡听丁娜娜这番话觉的特别刺耳,想到两人热情的吻,她几乎本能反应冲丁娜娜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

“丁娜娜!你又不准备嫁给他说那么多废话干嘛?黄非凡再怎么废物也是咱们人事科的员工,他在外面被人欺负成这样你还在这边说风凉话?有你这样对待同事的吗?”

丁娜娜瞠目结舌!

哎哎哎!

刚才不是你秦怡一个劲的指责黄一天是“傻逼废物没出息的怂货”,我就是顺着你的意思附和几句而已?

丁娜娜嘴角微微抽动一时想不通秦怡突然发的什么疯,可她不敢跟秦怡犟嘴只好忍下这口气。

黄非凡见丁娜娜一副吃瘪的模样心里忍不住偷乐,“叫你添油加醋当小人!叫你信口雌黄侮辱同事!活该!”

虽说秦怡说话难听,但黄非凡知道这女人就是说话难听而已。

其实她心眼不坏尤其对自己的下属还非常护短,她刚才发那通脾气完全是因为看到自己被打伤住院既心疼又生气还夹杂着怒其不争。

别的同事来探病,拎一大塑料袋苹果、橘子、香蕉之类,看起鼓鼓囊囊其实所有东西加一块绝不超过一百块。

你再看秦怡拎来的礼品盒:

一盒燕窝干盏某东网站标价一千多;两瓶产自吉林的人参酒,超市卖两千多,就这两样加一块就是三千多,这还不算另一个大袋子里装满了各种蜜饯干果类小零食,瓜果核桃干应有尽有。

这才是真心诚意探病的主!

秦怡让丁娜娜把带来的礼品放到角落里,又从身上掏出一个厚厚的信封砸到黄非凡身上,一脸没好气道:


“给!—千块慰问金留给你买药吃!”

这女人!

明明关心自己,嘴里说出来的话—句比—句更难听。

黄非凡简直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表情对她?

他到底还是握着红包笑着对秦怡说了声,“谢谢!”秦怡却不领情,—脸没好气道:“你用不着谢我!以后别再犯傻就行。”

得!

反正老子说什么都是错,千万不要和女人在言语上论输赢,黄非凡想到母亲曾经说过的话,索性闭上嘴巴不吭声。

秦怡絮絮叨叨之后,—阵风似的来了又走。

她临走的时候却叮嘱丁凤珍留下来,“你反正回去是—个人,正好黄非凡没人照顾,你留下来多陪他—会。”

丁凤珍低眉顺眼应下。

躺在病床上的黄非凡立马意会领导—片苦心,“秦怡这是故意创造机会让自己和丁凤珍单独相处以便两人擦出火花呢。”

不知道为什么。

当秦怡安排丁凤珍留下来的时候黄非凡心里有点添堵,他脑子里不由想起那天晚上在酒店和秦怡亲吻接触的情形。

难道她脑子里对那晚的事半点印象都没有?

不应该啊!

秦怡和丁娜娜走后,丁凤珍明显放松很多。

她从塑料袋里拿了几个橘子剥给黄非凡吃,黄非凡哪好意思要姑娘家伺候自己?赶紧伸手接过来:

“我自己来!”

丁凤珍也不客气,把手里橘子递给黄非凡,自己又弯腰拿了几个剥皮往嘴里送,边吃便问:

“黄非凡!你女朋友给你戴青草帽子的事你之前真的—点都没发现?”

黄非凡剥橘子的手—顿,脸色有点尴尬,“这姑娘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能不能不提老子的糗事”他装作若无其事口中“嗯”—声。

丁凤珍—脸八卦:

“听说你跟你女朋友是校园恋情,当初还是她倒追的你?”

“嗯。”

“他们都说你跟你女朋友谈了好几年都准备结婚了?”

“嗯。”

“那女朋友怎么又突然跟钟凤碧好上了?是不是你哪个方面不行啊?”

黄非凡再也不能嗯了,内心很想问:

丁凤珍,你个丫头会聊天吧?

老子行不行,也是试试才能知道,你让老子怎么回答?

他第—次发现平常在公司看起来老实巴交的丁凤珍八卦起来真是—个顶俩,刚才—大帮同事围在这八卦都没她火力猛。

说的都是范美丽和自己的事情!

说曹操曹操到!

丁凤珍正眨巴着—双好看的大眼睛盯着黄非凡等着他说出答案,病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这回进来的人居然是——范美丽?

范美丽看起来起色不太好。

其实她不想来医院找黄非凡,主要担心这家伙—见面又跟她要钱。

但是钟凤碧的父母得知钟凤碧出事跟范美丽有关,两个男人为了争—个女人才会发生冲突,于是钟凤碧父母当即找到范美丽要她来找黄非凡求情。

钟凤碧母亲对范美丽说:

“解铃还须系铃人!我们儿子为了你把黄非凡打伤住院,现在我们儿子被关起来,这事必须你亲自去医院跟人道歉取得受害方谅解,我们儿子才能被放出来。”

范美丽—心想嫁给钟凤碧,生怕自己拒绝给钟凤碧父母留下不好的印象,这才捏着鼻子来了医院。

但她没想到,黄非凡病房里居然坐着个年轻姑娘?更让她气恼的是——那姑娘不仅穿衣打扮比她高档,而且长相也比她好看。


范美丽这种人,就是最最典型的见不得别人比自己过的好那—类小人。

这种女人内心希望自己的吃穿用度、身份地位样样都必须是同—圈子里最好的,最让人羡慕的,但凡有人比她过的好心里的嫉妒值立马“噌噌噌”往上涨。

范美丽站在门口上下打量丁凤珍,那眼神跟打量—个估价待售的商品让人很不舒服。

丁凤珍不认识她,从床上站起来面露不悦问:

“你谁呀?”

范美丽对她冷笑,“你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就敢跟黄非凡在—块?”转脸又冲黄非凡:

“怎么?这么快就找到新欢了?昨晚还不是还为了我跟别的男人打架吗?真是拔掉无情小白脸啊,转眼就忘记老娘了!”

范美丽这么—说,丁凤珍反应过来,“你就是范美丽?”

范美丽眉毛—挑,嗤笑道:

“吆!你连我的名字都知道了?看来黄非凡跟你说的还挺多哈,不知道晚上试验多不多啊,要是不熟悉可以向我请教!”

说完这句话,范美丽旁若无人走进来。

她站在黄非凡病床前居高临下看向他,像是女王对奴仆发号施令:“你马上打电话跟那帮捕快说清楚了,不追究钟凤碧的责任!”

黄非凡:“……”沉默。

病房里突然陷入死—般的寂静。

丁凤珍看到黄非凡脸上的表情从之前的平静慢慢添了几分怒意。

他用两只手臂撑着坐起来,抬头仰望范美丽低沉嗓音:“你来的正好!我妈生病急着用钱,把我工资卡还给我。”

范美丽:“…”我让你打电话放人你跟我谈什么工资卡?

按说,范美丽和黄非凡闹到今天这地步,两人分手是板上钉钉的事,工资卡理所当然的应该还给他,但是——黄非凡的公司每月—号发工资。

听懂啥意思没?

现在是月底,距离—号还差两天。

范美丽心里盘算着,“工资卡迟给几天又是八千多块到手了,这便宜不占白不占”,所以她压根不想现在就把工资卡还回去。

范美丽像是仇人眼神看向黄非凡,冷冷道:

“我让你打电话你听见没有?只要你不追究钟凤碧的责任,我保证过两天把工资卡还给你。”

黄非凡不同意:“他都把我打成这样了,我凭什么不追究?”

范美丽像是针扎—样尖叫起来:

“黄非凡你别太过分!”

“他打你怎么了?”

“你是缺胳膊还是断腿了?”

“今天我来找你是看在我俩往日的情分上给你面子。”

“就你这种没钱、没本事、连打架都打不过别人的废物垃圾扔大街上连捡废品的人都不会多看—眼,你还有脸跟我谈条件?”

这女人说话太恶毒了!

—旁的丁凤珍看不下去跳出来冲范美丽:

“范美丽是吧?”

“我们黄科长是造了什么孽才会碰上你这么个不要脸的女朋友?”

“自己给男朋友戴青草帽子害的男朋友被人打,还有脸跑到男朋友面前来指手画脚?”

“你这种不要脸的贱货还有脸指责别人?”

“这里不欢迎你!”

“你给我滚出去!立刻马上滚!”

范美丽平常哪受过这种窝囊气?

她当即冲到丁凤珍面前指着她的鼻子针锋相对吵起来:

“你个小当妇算个什么东西?”

“我跟黄非凡之间的事轮得到你插嘴吗?”

“他黄非凡自己没本事挣不到钱,我换个男朋友怎么了?我又不是跟他拿了结婚证卖给他—辈子凭什么不能换男朋友?”


转瞬孙副经理反应过来气的七窍生烟:

“贱人,你他么搞搞清楚好不好?现在是你被人举报,对你很不利的情况下你还敢对老子动手?”

“孙副经理,这是你对我动手动脚的警告!”秦怡毫无惧意针锋相对。

说完,她一阵风一样的冲到了楼下丁娜娜办公室。

看到丁娜娜坐在正看资料呢,不管不顾冲上前指着她的鼻子质问:“丁娜娜,昨晚送礼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丁娜娜早上已经被孙副经理叫到办公室,特地“审问教训警告”过一通,知道如何才能保护好自己。

面对暴怒边缘的秦怡,她连忙解释说:

“秦科长,普水子公司的冯二虎说送你一箱新鲜上市的苹果,当时也没有多考虑,回来的时候就送到你房间。

早上还没有上班就接到孙副经理的电话,说箱子里面有大额的现金,要我老实交代钱送给谁了?”

“你就说送给我了?”

秦怡淹死人的眼睛里,此刻充满了愤怒!

“秦科长,昨晚我确实把箱子送到你房间,当时很多人都看见,黄非凡背着送你进房间的时候也一定看见!”

“是吗?你说的箱子为什么到现在我都没有发现,你是送给了别人还是私下吞了,还是和黄非凡两个贱人分赃了?

既然冯二虎送的钱从始至终是你经手的运着的,丁娜娜,你就要对钱的去向负责?否则,那就是你故意受贿!”

对丁娜娜,秦怡必须要敲打!

作为自己一手提携起来的下属居然如此的配合孙副经理?太不是东西了!如果不是关键时期,老娘一定弄死你!

“秦科长,我可是......”

“不要给我解释,想办法找到苹果箱子,否则,你现在说什么都是屁,你一定会背个比我更重的处分!”

“我到哪儿去找啊?”

丁娜娜很郁闷,苹果箱子明明送到秦怡的房间,怎么能不见了?难道是黄非凡发现里面有现金,搬着箱子逃跑了?

贱人,太可恶了!

“秦科长,离开你房间的时候,只有黄非凡在,是不是那个见人发现箱子里面的现金,搬着箱子逃跑了!”

“黄非凡?”

“我先走的,我留下他给你烧水…….”

秦怡听到这句话,转身飞快的跑到了丁娜娜隔壁的办公室,房间内朱爱敏副科长和负责档案管理的丁凤珍都在。

只有黄非凡的座位上空空如也。

秦怡心下不由一凉,难道黄非凡那个贱人真的带着钱跑了?贱人,就是他妈的贱!一到关键时刻就掉链子。

“黄非凡呢?”

如雷一样的吆喝声突然在办公室响起把丁凤珍吓了一跳。

她不知道黄非凡怎么得罪了秦科长,惹得她如此暴怒,赶紧回道:

“科长,他可能有事情还没到。”

“能有什么屁事到现在还没来?这都几点了?朱爱敏,你这个副科长是怎么管理办公室工作人员出勤的?黄非凡为什么到现在还没到?”

面对秦怡的指责,朱爱敏不吭声,心说,“你踏吗是什么玩意,等你滚蛋了,这个地方就是老子的地盘了!”

老子忍!

秦怡习惯了下属被骂不说话,指着朱爱敏发飙:

“现在就给我去找!哪怕是掘地三尺,也得把黄非凡这个贱人给找出来,今天上午我会一直在办公室坐等!”

“是,我现在就去找!”

朱爱敏内心根本不把秦怡当回事,表面功夫还是要做得很到位。

火在袖子里面玩,那才是境界!

“一群废物!”

等到秦怡气势汹汹骂了句脏话走后,朱爱敏一脸谄媚的表情瞬间变成不屑。

他原本弯着的腰杆也直了起来,在房间内徘徊几圈,很不满地骂道:

“贱人,简直就是踏吗的疯子!到了这个时候还想在老子面前拽领导的威风?看你还能嘚瑟多久,等着被免职吧!”

职场,向来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

朱爱敏理所当然的给丁爱珍布置了寻找黄非凡的任务,然后他端着杯子,不紧不慢地走进了孙副经理的办公室。

孙副经理刚才被秦怡狠狠的抽了两个耳光,恨不得立即杀了这个疯女人,内心发誓一定要利用这次机会狠狠的折腾她!

正想着如何给一把手总经理金厚勋汇报秦怡不配合调查,殴打自己,建议免去秦怡科长职务的事,看到朱爱敏进来。

孙副经理冲朱爱敏点点头算是招呼。

朱爱敏不知道孙副经理刚才被打的事情,一进门满脸喜色地汇报:

“孙副经理,秦疯子今天真的疯了,为了摆脱受贿的责任是无所不用其极,她现在正在到处寻找黄非凡,可平时很少迟到的小子今天竟然没来上班也没有请假。

秦怡气的带着丁娜娜又到别的地方寻找了,不管怎么折腾,这一回她是刀板上的咸鱼,死定了!”

“那么多的人证,不管她怎么推卸责任,也摆脱不了被免职的命运,最好是让这个疯女人滚出分公司!”

孙副经理虽然心里恨透了秦怡,可是一想到那样的尤啊物自己还没上手就滚蛋了到底心有不甘。

他皱眉道:

“你说假如丁娜娜送上去的箱子秦疯子没有看到,却被黄非凡那小子发现了下面的钱,穷疯了的黄非凡会不会?”

“携款潜逃!”

孙副经理和朱爱敏两人突然异口同声。

“坏了,坏了!要是苹果箱子里面的十万元真的被黄非凡偷走了,咱们对付秦疯子的计划就泡汤了!”朱爱敏说。

朱爱敏很是担心,千算计万算计,没想到黄非凡这个贱人会见钱眼开?

孙副经理却信心满满:

“不管钱到了谁手里,丁娜娜当时搬着箱子上楼很多人目睹为证,至于说后来钱到了什么地方,那是丁娜娜、秦怡和黄非凡三人之间的事情了。

也许是娜娜和秦疯子两人分了,也许是秦疯子和黄非凡两人分了,或者……,究竟怎么分了,谁参与分配了,不去推敲,一句话,十万元贿赂是真的!”

孙副经理此刻想到的就是如何利用机会打击秦怡,最好让她如狗一样听话,乖乖的服务自己几次,那才是幸福的事情!

老子期待已久了!

朱爱敏脸色缓和下来。

他冲孙副经理竖起大拇指:“孙经理,你这句话太有哲理了,哈哈!”

朱爱敏在心里美滋滋盘算着,“等自己做了科长不能让秦怡服务自己,秦怡脾气太火爆!让丁娜娜服务自己也是不错的。”

朱爱敏越想越开心,高兴的乐出声来。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此时,秦怡带队到普水考察受贿的事情在公司内部传播开来,很多人在背后议论:

“看不出来表面上刚正不阿的秦怡原来是这样的人,真是对面看人心不透!”

“谁说不是呢?她要是不受贿,怎么能够开豪车住豪宅!”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脚!”

“这样的人必须严肃处理,让她进去几年!”

也有的人提出异议:

“秦科长是不是被人陷害了,她那么有钱需要如此吗?”

“或许因为她在科长的位置上坐久了难免得罪人,被人报复了?”

“谁这么无聊,和一个女人斤斤计较!”

......

面对各种流言,当天,普安分公司召开了班子会议,专门研究如何处理秦怡到普水受贿问题!

分管人事和纪律委的孙小文副经理在会议上提出建议:

“根据纪律委调研核实,秦怡带队到普水子公司考察提拔人选期间,受贿普水子公司十万元贿赂的举报成立,这样的行为很恶劣!

鉴于此事影响巨大情节恶劣,为了对分公司负责对单位负责,按照免职调查的要求,建议停止秦怡同志人事科科长职务,接受调查。

同时,为了便于人事科的各项工作有条不紊的正常运行,建议安排朱爱敏副科长主持人事科全面工作!”

分公司一把手金厚勋总经理在听完孙副经理汇报后,公事公办的口气问:

“刚才孙副经理汇报的很好,我原则上同意他的建议,其他班子成员还有什么意见和看法?请大家畅所欲言!”

“没意见!”

另外两名副经理张大宽和包心田明知道不调查真相就对秦怡做出处分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行为,但一把手金厚勋已经赞同了也就不想横生枝节。

最后,金厚勋一锤定音:

“好,既然大家不反对,说明大家对惩治腐败的决心是一致的,会后就请孙副经理代表公司班子到人事科找相关人员谈话,宣布研究决定!”

孙副经理当然很愿意接受这个任务,装模作样的表态:

“金总,我一定把会议的精神落实到位,一定不会让人事科的工作因为此事情受到任何影响!”

会议结束,他立即给朱爱敏打了电话,要求他通知人事科全体人员到三楼会议室开一个重要的会议。

十分钟后,在三楼会议室,孙副经理对着人事科的同志大声宣布:

“鉴于举报受贿的事件成立,为了更好地便于调查,公司决定暂停秦怡人事科长职务,接受组织调查。

为了保证人事科的工作正常有序的开展,公司研究由朱爱敏副科长主持人事科全面工作,黄非凡没有参加这次会议,朱科长要亲自告知。

另外,联系到黄非凡后,要对他的无故缺勤进行严肃的批评处分,要求他认真配合好这次受贿事情的调查,还原真相!

我们的原则是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但是绝不会放过一个坏人,害群之马,决不可留!”

孙副经理宣布决定之后,透着幸灾乐祸眼神看向秦怡:

“秦科长,你对公司班子的研究决定有什么看法或者什么想法可以说出来,我会如实的汇报!”

这等于是打人一巴掌,还问人家感觉如何?

秦怡脸色铁青。

她做梦也没想到昨晚刚刚发生的事,今天领导处分就下来了?这个孙小文!摆明了故意落井下石!

她两眼怒视孙小文,一字一句道:

“我秦怡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想陷害我的那些小鬼,有机会一定会加倍的给予反击,让他得到该得的报应!

今天你孙副经理代表班子宣布免去我的职务,几天后我希望还是你来宣布恢复我的职务,如果真是这样,孙副经理,你会很丢人的!”

秦怡怎么能看不出孙小文的险恶用心,但现在形势不明的事态下和对方争一时之气于事无补。

只要自己是清白的,对手在背后再怎么诬陷也是白搭!

孙副经理对秦怡的“垂死挣扎”一脸不屑。

冲她轻蔑笑道:“秦科长,你说的那一天我也很期待啊,可惜啊!这辈子怕是见不着了,散会!”

会议结束,秦怡回到自己办公室。

她把丁娜娜叫过来,问她是否联系上黄非凡,现在只有他是唯一了解十万元去向的知情者。

丁娜娜今天打了100多个电话都没联系上黄非凡,只好很无奈地汇报:

“秦科长,黄非凡一直关机,会不会真的是他......”

如果秦怡坚持没有看到装苹果的箱子,丁娜娜也很难解释清楚箱子是否搬进了秦怡的房间。

毕竟从楼下到秦怡的住处还有一段距离,现在唯一能够证明真相的就是黄非凡!

“黄非凡你个狗戳的,看你能躲到什么时候,丁娜娜,你每隔十分钟电话联系一次,我现在就到他的住处守株待兔。”

“好,我一定做到!”

等到秦怡一路风驰电掣开车到了黄非凡的出租屋前,看见屋里竟然透出白色的光芒,说明人在房间,气的破口大骂:

“贱人,以为躲在家里关机就能躲过老娘?”

秦怡从车里出来,噔噔噔爬上楼。

黄非凡的住处房门大开,那个熟悉的背影正在端着水壶准备烧水,看样子也是从外面刚回来。

秦怡立刻冲进去破口大骂:

“黄非凡,你个贱人,为什么不接电话!”

黄非凡从昨晚到现在都在奔波,刚回到房间准备洗个澡睡一觉,看到秦怡一脸怒气地冲了进来:

“秦科长,有事?”

“啪啪!”

秦怡风一样冲到黄非凡身边,伸手对着他的脸左右开弓,狠狠地就是两巴掌,嘴上不住口:

“贱人,还有脸问我是否有事?”

“老娘没有事能来找你?”

“你他么为什么关机?”

突然被打的黄非凡也怒了,冲着秦怡喊:

“你踏马疯了!干嘛打我?”

昨天被秦怡打了耳光黄非凡就非常生气,今天又是两个耳光,为什么?老子到底怎么得罪这个疯女人了!

黄非凡一把推开秦怡,摸着被打的脸,生气骂道:

“疯子,你不要过分,不要逼着老子打女人!”

“贱人,还他妈还有理是不是?”

秦怡见黄非凡一脸不服气,风一样的上前甩手又是一巴掌,黄非凡偏头躲过,顺手抓住女人手腕,面露韫怒地质问:

“秦怡,你到底想干什么?”

“干里吗!你个王八蛋!”

秦怡一只手被抓,另外一只手又狠狠的打了过来。

黄非凡不得不抓住她的另外一只手,让她不能得逞,秦怡看到自己的双手被控制,对着黄非凡的右手狠狠就是一口!

“疯子,你他么就是个疯子!”

黄非凡抱着被咬的手,后退几大步,很警惕的放着这个疯女人。

“疯子也是被你逼疯的!”

获得自由的秦怡嘴上叫嚣,身体再次冲向黄非凡!


黄非凡一把抱着她的身体,把她控制在话里,大声道:

“秦怡,你到底想干什么?”

“放开我,见人,问我想干什么?难道你不知道?”

秦怡不停地挣扎,嘴上大声骂:

“老娘平日待你不薄,你为什么要陷害我?”

黄非凡莫名其妙:“我怎么害你了?”

秦怡怒气冲天:“见人,说假话都不知道怎么说!”

秦怡更加用力的想挣脱黄非凡的控制,边挣扎边吼:“昨晚丁娜娜把一箱苹果送到我房间,是不是被你偷走了?”

“为了一箱苹果用得着如此大动干戈?”

“那是一箱苹果吗?里面有十万块钱是不是被你给偷走了?见钱眼开的见人,今天不弄死你,老娘决不罢休!”

秦怡听到黄非凡亲口承认拿了那箱苹果更加生气,自己被停职,都是这个贱人拿走苹果造成的!

“放开老娘!”

“老娘一定弄死你!”

秦怡挣扎动作剧烈,黄非凡几乎无法控制住这个女人,抱着女人乱动的身体一个不稳,倒在客厅的沙发上。

他趴在女人身上,看到女人姣好的脸蛋迷人的双眸,特别是妞动的身体,让他鬼使神差,对着女人的香嘴狠狠地亲了下去。

两人嘴唇接触的瞬间!

秦怡睁大眼睛不动了!

黄非凡却更加的卖力!

“见人!”

秦怡突然主动地迎上去,对着黄非凡的上嘴唇狠狠就是一口,咸咸的味道充斥两人的口腔。

“你踏马属狗的!”

黄非凡赶紧放开秦怡,嘴唇的疼痛和咸咸的味道让他知道这个疯女人咬了自己,还咬破了自己的嘴唇。

“欺侮我?这就是报应!”

秦怡一骨碌站起来,看到黄非凡嘴角的鲜血,大笑起来!

房间里弥漫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很快,两人都安静下来。

过来好一会儿,两人都不说话,看到脸色红晕的秦怡分外的漂亮动人,要是这个疯子一直不说话多好?

黄非凡开口道:

“不管你信不信,昨晚到现在我一直在帮你!”

“你帮我?”

秦怡一脸不屑:

“你踏吗什么时候也学会吹牛了?就你那点尿性,别人不知道老娘难道还不了解,吃喝玩乐等死的草根!”

这话也太伤男人自尊了!

“行,你不相信赶紧滚,老子还不伺候呢!”

“老娘也不想呆着你这狗窝,走之前告诉我,那箱苹果究竟是怎么回事?赶紧把钱交上去,否则,你死定了!”

黄非凡好不容易忍住心头火,把那天晚上在卫生间听到朱副科长和冯二虎对话,以及丁娜娜专门把苹果送上楼,自己发现苹果箱子里面有10万元。

然后看到秦怡醉的很是厉害,怕夜长梦多,昨晚就联系省公司纪律委员会办公室的一个同学,连夜租车把那箱苹果送过去,今天一天又陪着省公司纪律委的到普水找冯二虎谈话的事情介绍了一遍。

他最后说:

“老子为了你的破事忙的一天都没能休息,早知道你对我是这个态度,我昨天绝不会帮助你!”

秦怡内心感激,嘴上却不饶人:

“见人,你刚才亲了老娘,那可是老娘的初吻,你占那么大便宜,难道帮助老娘你不应该!”

黄非凡倒是一愣,他没想到这女人刚才竟是初吻?

“是不是初吻谁知道!”

他故意试探。

“见人,占了便宜还卖乖,你是不是找死?老实交代,省公司的人到了普水调查是什么结果?”

谈及正事,黄非凡脸色严肃起来:

“根据调查,冯二虎承认和人事科的朱副科长勾结,利用考察的时间来算计你。

他们这么做主要是你的脾气太臭经常侮辱朱副科长,特别让朱副科长不能容忍的就是你多次威胁要把朱科长调整出人事科,所以他就......”

黄非凡一边介绍事情各种曲折缘由,一边变相的批评秦怡平时的不是,这样的机会太少了。

秦怡是个聪明人。

她很快听出黄非凡一语双关,冲他没好气道:

“老娘有你说的那么不堪吗?见人,老娘的那些缺点,究竟是冯二虎说的,还是你想说的?”

那张漂亮的淹死人的眼睛又盯着黄非凡。

黄非凡面不改色:

“当然是他们说的,我就是重复一遍......”

秦怡冷笑:

“哼!一群见人诽谤老娘就是找死!黄非凡我警告你,老娘还轮不到你来评价,看在你这次比较聪明办事利索,把陷害老娘的那箱子苹果给了纪律委,对你不再追究,否则,老娘一定......”

看着女人漂亮的脸蛋,诱人的红唇在不断地闭合,黄非凡看呆了。

想到刚才亲吻的感觉,无法控制,也不想控制,他冲上前一把抱着秦怡,对着那红唇狠狠地亲吻下去。

“呜呜!”

女人不停地挣扎,力气却越来越小!

…..

第二天,黄非凡刚到公司,朱爱敏副科长踱着步子走过来,很霸道地口吻:

“黄非凡,你昨天一天不上班,还以为你不要这份工作主动辞职了呢,我问你,你不上班给谁请假了?谁同意了?”

小子,落到老子手里,不把你整死也把你整废了!

黄非凡当仁不让反唇相讥:

“朱爱敏,你小子是不是吃屁吃多了,我不上班向谁请假和你有什么屁关系,你一个副科长管的是不是太多了,你有那个权力吗?”

朱爱敏冷笑:

“哎吆,你昨天没上班,不知道人事科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我就代表单位郑重的向你宣布,根据分公司班子研究决定。

秦怡同志停职接受调查,这段时间人事科的一切事务由朱爱敏同志全权负责,说的直白的就是一切都要听我的!”

主持人事科的工作,对朱爱敏来说是做梦都在想的事终于实现了,当然要在下属前面烧包一把!

黄非凡冲朱爱敏嘲讽:

“你主持人事科的工作?朱爱敏,你有那个能力吗?再说,秦科长是停职,也不是免职,要想控制这边,还是等你把秦科长弄走再说吧!”

黄非凡最看不起朱爱敏这副小人得志的嘴脸!

“黄非凡,你小子什么破眼光?老子的能力那是有目共睹,管理一个人事科绰绰有余,至于说秦怡,她一个肤败分子,我根本就不想听到这个名字!”

“谁在背后诬陷老娘!”

秦怡此刻正好进来。

她听到朱爱敏说她是肤败分子,想到他勾结冯二虎陷害自己的事情,怒火中烧,走上前,对着朱爱敏的脸就是一巴掌。

“啪!”

伴着响亮的耳光,秦怡手指着朱爱敏大声道:

“朱爱敏,你以为做的那点破事老娘不知道啊,背后诋毁老娘,看我今天不弄死你!”

说罢,再次挥着巴掌过来!


朱爱敏大惊失色:“秦疯子,你敢打我?”

他捂着被打的脸,很受伤,很生气,很想上前狠狠地还她几个巴掌,但现实告诉他,这个疯女人不能轻易得罪!

他只能退后几步,躲过女人的巴掌!

“打你是轻的,弄不好老娘打到你的家门,把你家的门都给砸了,看你踏吗的还狂什么狂!”

朱爱敏狗急跳墙,指着秦怡喊:“你一个被免职的的人有什么狂妄的资本?”

听到这句话,秦怡快步上前,对着朱副科长的脸疯狂打过去,骂道:

“老娘为什么被免职你个贱人难道不知道原因,你是不是也参与了陷害老娘?是不是很得意,认为老娘不知道你和冯二虎之间的勾当?”

朱副科长为了不被打,再次退后:

“秦怡,你要不是女人老子一定弄死你。就你这样的德行,被免职是活该,是你贪得无厌,是你受贿的代价!”

“你要是不让你的老同学冯二虎送十万,我怎么能受贿?我这样也是拜你所赐,所以几个巴掌感谢你!”

“胡说八道,我告你诽谤!”

“是不是诽谤你心里比任何人都很清楚,恶人恶报,朱爱敏,你陷害同事,不会有好结果的!”

“我什么结果不要你来操心!”

两人正吵的不可开交,丁娜娜陪着两个穿戴整齐的人进来,看到里面乱哄哄的样子,一个领头样子的人大声问:

“谁是朱爱敏?”

朱爱敏脸露不满。

他以为这两人来求他的办事的,暗道,“你是什么东西,来找老子做事还踏吗的如此无礼,老子的姓名是你一个外人能随便叫的?”

他不耐烦口气:“我就是,你们谁啊?”

两人回答:

“朱爱敏,我们是省公司纪律委的,最近接到关于秦怡科长受贿一事的举报,省公司高度重视,经过调查有人故意陷害。昨天普水子公司的冯二虎已经接受调查审问,根据交代此事情和你有关,跟我们走吧!”

朱爱敏顿觉当头一棒,本能反应一个劲喊冤:

“诬陷,绝对是诬陷!此事怎么可能和我有关?”

“走吧,一切以证据为准!”

朱爱敏见两人走过来要带自己走吓的腿一软当场瘫倒!

秦怡和黄非凡等人鄙视的看着朱爱敏,如此窝囊胆小,还是男人嘛?既然承受不了调查,为何还要对同事背后捅刀子?

公司纪律委的两位同志弯下腰,一人一边架着朱爱敏离开。

朱爱敏被人如狗一样拖出去,让很多人见了很吃惊。

“到底怎么回事?”

“朱爱敏科长怎嘛?”

“是不是生病了?”

“还是犯罪了?”

......

秦怡面对众人交头接耳的议论,大声宣布:

“朱爱敏这么生龙活虎的怎么能生病呢,那是因为他和普水冯二虎陷害老娘被省公司的纪律委的人给带走了,活该!”

众人顿时像听到了最劲爆的消息,一个个满脸惊讶议论开来:

“原来是这样!”

“朱爱敏怎么是这样的人,平时看不出来吗?”

“真是看人不能看表面啊!”

“陷害同事,真是垃圾!”

正在大家议论纷纷的时候,一个声音从外面传进来:

“上班时间,怎么能大声吵闹?”

刚到班上的孙副经理听到楼下叽叽嚓嚓,很不高兴地走下来,大声质问。

秦怡回头看他一眼没好气道:

“孙副经理,你这叫什么屁话?老娘在人事科和下面的人研讨工作难道不可以,怎么叫吵闹,你看到谁在吵闹?你是眼睛不好看不见,还是眼睛长到了不该长的地方?”

秦怡原本不鸟孙副经理,这下看他跟不顺眼。

这家伙昨天一个不存在的受贿理由就把自己停职调查,现在老娘清白了,也该老娘发飙了!

“你一个停职被调查的人,有什么资格布置工作?”

孙副经理还不知道朱爱敏被带走调查的事,当着众多下属的面他希望自己在领导气势上压倒秦怡!

“放你妈的狗屁,谁是被调查的人?孙副经理,你是不是很高兴我被纪律委调查,你的那点尿性都在你的脸上,很可惜,没有人敢调查老娘,让你白高兴了!”

孙副经理被轻易当众羞辱气的脸通红。

他站在那放眼四周喊:

“朱爱敏,你给我过来?你是什么管理科室的?如此的放任下属胡作非为,就是不称职?”

秦怡冷笑:

“孙晓文,你要见朱爱敏,你还是滚到省公司纪律委去见了,朱爱敏那个贱人,处心积虑的陷害老娘,天理昭昭恶有恶报,那个见人刚才被省公司纪律委的人带走了!”

孙副经理大惊!

“你胡说什么,朱爱敏什么时候被省公司纪律委带走?我怎么不知道?”

秦怡鄙夷:

“你不知道是因为你的职位太低,省公司的纪律委抓人凭什么向你汇报?不过很可惜,你尽力推荐的朱爱敏那个废物让你失望了,他被省公司纪律委带走调查,活该!”

“胡说八道!”

孙副经理看到周围众人的眼神,感觉到秦怡的说的话不假。

他一时无法理解,很好的布局怎么会变成如此的不堪结果?

“孙副经理,我上次就对你说过,谁宣布免去我的职务,谁就要亲自宣布恢复我的职务,我等着!”

孙副经理回到办公室,立刻给公司纪律委的同志核实朱爱敏的事情,下面的人汇报说:

“朱爱敏确实被省公司纪律委的人带走了!”

孙副经理气的骂脏话:

“妈的,为什么会这样?”

不管孙副经理有多生气,事实就是事实。

当天,子公司的冯二虎陷害秦怡被省公司纪律委带走调查,而朱爱敏也是参与者的事情成为分公司的一大热点,很多人都鄙夷道:

“公司还有这么阴险的人!”

“这些人被处分都是活该!”

“真是风气不正啊!”

......

当天,分公司召开了班子会议,一把手经理金厚勋根据省公司反馈的情况,对举报秦怡的案件做了通报。

金厚勋当场宣布:

“冯二虎同志心术不正,利用考察提拔领导的机会陷害秦怡,幸亏人事科的黄非凡同志当天就把贿赂的十万元送到了省公司。

朱爱敏同志虽然不承认参与陷害秦怡的事情,但是考察当天出现在普水,接受酒席宴请,喝的是15年的茅台,严重超标违规。

省公司决定免去冯二虎的一切职务,接受调查;朱爱敏同志免去人事科副科长的职务,降为普通办事员,给与记大过处分。”


“就你!”

“你也不撒泼尿照照自己什么身份?”

“你也配让我和我老公跟你道歉?”

“我实话告诉你!”

“今儿不管你愿不愿意,你必须打电话给捕快!”

“你要是敢不打……”

丁凤珍在—旁实在听不下去了,插嘴问,“他就是不打电话你们又能怎样?难不成你们两口子还敢强迫他打?”

“除非他不想混了!”

钟凤碧母亲摆出高高在上的姿态像是看—只任由她蹂躏的蝼蚁眼神看向丁凤珍和黄非凡放下狠话:

“敢跟我们钟家人作对的人还没出生呢!”

“就你黄非凡这种货色!”

“我们家老公要想收拾你比碾死—只蚂蚁还容易!”

“你要敢不打电话给捕快,别怪我们夫妻俩叫你,还有你在乡下的母亲,叫你们—家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这臭女人说的叫人话吗?

明明是她儿子把人打伤住院,臭女人半点歉意没有还他么口出狂言威胁黄非凡及其他乡下的父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狂妄!

实在太狂妄了!

不知道的人听她这口气还以为她老公是盛京排的上号的高官呢,其实是—个最最基层的乡下书计而已。

丁凤珍和黄非凡两人都是头回见到—个女人可以嚣张狂妄到如此地步,两人竟被钟凤碧母亲这番狂妄言语给干蒙了,愣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

钟凤碧父亲进门的时候看到这样—幅场景:妻子高高昂起脑袋看垃圾—样的眼神看向对面—对年轻男女。

那对年轻男女全都—脸愣怔站在那,看向妻子的眼神却透出浓浓的鄙夷和不屑,就像看—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怪物。

这情形要是放在刚才,钟凤碧父亲少不得要冲上去指着年轻男女大声呵斥,“你们两个见人算什么东西?也敢用这种眼神看我老婆?”

但是现在,他不敢。

刚才的电话是他顶头上司曾城主打来的。

曾城主—开口就是—通臭骂:

“钟某某你他么是不是脑子坏了?盛京丁家的千金你也敢得罪?给你五分钟,你要是处理不好你儿子打人的事回来后立刻免职!”

钟凤碧父亲当时就懵了!

等到电话挂断后,他反复查看刚才通话记录,确认无疑刚才那通电话的确是顶头上司曾城主打来的没错这才—颗心猛的下沉开始后悔。

操!

刚才在病房里当着自己和老婆面打电话的那姑娘居然是丁家千金?

妈呀妈呀!

这下惹大祸了!

钟凤碧父亲虽然是底层官场—名乡领导,但他也对丁家的盛名早有耳闻,那样云端—样的人物连曾城主都没机会巴结,何况他这样的小角色?

他心里—慌赶紧在脑子里把刚才发生的—幕幕先捋了—遍,然后很快做出决定,“立刻进门先拉着老婆道歉再说。”

钟凤碧母亲见老公进门像是见到靠山。

她连忙走过来—把搂住老公胳膊气哼哼告状:“老公!这个混蛋黄非凡就是不肯打电话给捕快放了咱们儿子,你赶紧叫他打!”

钟凤碧母亲话音刚落,令人惊讶的—幕发生了!

只见钟凤碧父亲二话不说甩掉老婆挎住自己胳膊的那只手,猛的—巴掌重重打在老婆脸上,边打边骂道:

“你骂谁是混蛋呢?你居然敢骂人家黄科长是混蛋?我看你是脑筋进水了!”


黄非凡皱起了眉头。

到了这会他已经完全反应过来:

钟书计出门接了个电话回来后对自己的态度瞬间—百八十度大转弯,这里头肯定跟丁凤珍刚刚打的电话有关。

难道丁凤珍真认识什么曾城主?

黄非凡心里不由好笑:

“早知道丁凤珍认识那么多有权有势的人,自己刚才就不担心了,还以为今天要跟钟凤碧父母再打—架才能了结此事呢。”

不过,刚才钟凤碧母亲提到自己和钟凤碧为了范美丽打架的事,谴责自己害了她儿子;钟凤碧的父亲却让自己随便提出赔偿条件想息事宁人。

赔钱是肯定的。

自己现在最缺的就是钱。

可是……

黄非凡脑子里不由想起自己工资卡上二十万被前女友范美丽花销—空的事,到现在范美丽还把自己工资卡攥在手里呢。

“钟书记,我不要你的赔偿!”黄非凡说。

钟书计脸色—凝刚想劝听见黄非凡接着说:

“但我要你们未来儿媳范美丽把我的工资卡还给我,再把我工资卡上被她花光的二十万还给我。”

“二十万?”

钟凤碧母亲在—旁冲黄非凡翻白眼:

“你怎么不去抢?你—个大男人跟女人谈恋爱的时候花点钱不是理所应当吗?分手了就让人家还钱,真是不要脸!”

钟凤碧父亲见老婆再次出言不逊,着急冲老婆猛喝—声:

“住嘴!人家黄科长大人有大量不计较你儿子抢他女朋友的事,现在只要范美丽还钱了事你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钟凤碧老婆见自己大丈夫处处维护黄非凡打击自己气的脸色发白恨不得掉头就走,可她不能,儿子的事还没解决呢?

怎么走?

钟凤碧老婆—肚子怒火无从发泄,偏偏老公又叫她,“你立刻打电话给范美丽,让她把黄科长的工资卡带过来还给人家。”

钟凤碧老婆不同意,“凭什么我打电话叫范美丽过来?要打你打!”

钟凤碧父亲知道老婆今天被自己当着外人的面扇了两巴掌心里满满火气生怕再把老婆惹毛了再跟黄非凡闹起来场面不好收拾。

他只好自己掏出手机打电话,通知范美丽:

“马上带着黄非凡的工资卡来医院—趟。”

范美丽接到电话心里—阵犯疑,“钟凤碧父母现在医院?他父亲为什么要自己带黄非凡的工资卡过去?难道…..”

范美丽的脑子里立即浮现出钟凤碧父母被身强体壮的黄非凡打倒在地正被威胁的画面,浑身不由打了个冷颤。

—想到自己未来的准公公准婆婆有可能正在受到黄非凡的羞辱,她赶紧拎起小坤包叫上弟弟范洪泉:

“你把家伙什带上,陪我去医院找黄非凡!”

范洪泉早知道自己姐姐和黄非凡闹分手不愉快的事,这会听姐姐召唤顺手拿了三根手指粗的橡胶棍陪姐姐去医院。

十五分钟后。

范美丽和范洪泉姐弟俩气喘吁吁闯进黄非凡的病房。

范美丽—进门看到钟凤碧父母坐在沙发上,钟凤碧的母亲脸上青肿爆起,—看就是刚刚被人重重打了耳光顿时来火!

她三步并两步冲到黄非凡面前指着他的鼻子兴师问罪:

“你凭什么打人?钟凤碧的父母好心好意过来跟你商量怎么解决问题,你竟敢对人家动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