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晚风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她被极品渣男狂追,摄政王坐不住了全集阅读

她被极品渣男狂追,摄政王坐不住了全集阅读

酥九九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她被极品渣男狂追,摄政王坐不住了》,是作者“酥九九”笔下的一部​古代言情,文中的主要角色有元卿寒萧承瑞,小说详细内容介绍:“贱人!你若是再敢伤害这个孩子,本王必让你生不如死!”凌厉的巴掌重重地落在她脸上,打得她头晕目眩,脑袋嗡鸣。她无力地跌坐在地上,手指颤抖地捂着自己的脸,绝望地看着他,不知不觉间泪水已流了一脸。她堂堂侯府大小姐,正位王妃,却是个哑女。因为脸带毒斑相貌丑陋,又口不能言,被瑞王嫌弃,成日关在这院子中,不见天日。而她的妹妹,虽是庶女妾室,却比她这个嫡女王妃更得瑞王心意。一朝心死,她随着当年情分绝望离去,再睁眼竟然重生了。这一世,踹渣男,虐渣女,用自身的医术撑起半边天。什么?渣王不同意和离?某摄政王:“你算什么东西!...

主角:元卿寒萧承瑞   更新:2024-06-15 22:1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元卿寒萧承瑞的现代都市小说《她被极品渣男狂追,摄政王坐不住了全集阅读》,由网络作家“酥九九”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她被极品渣男狂追,摄政王坐不住了》,是作者“酥九九”笔下的一部​古代言情,文中的主要角色有元卿寒萧承瑞,小说详细内容介绍:“贱人!你若是再敢伤害这个孩子,本王必让你生不如死!”凌厉的巴掌重重地落在她脸上,打得她头晕目眩,脑袋嗡鸣。她无力地跌坐在地上,手指颤抖地捂着自己的脸,绝望地看着他,不知不觉间泪水已流了一脸。她堂堂侯府大小姐,正位王妃,却是个哑女。因为脸带毒斑相貌丑陋,又口不能言,被瑞王嫌弃,成日关在这院子中,不见天日。而她的妹妹,虽是庶女妾室,却比她这个嫡女王妃更得瑞王心意。一朝心死,她随着当年情分绝望离去,再睁眼竟然重生了。这一世,踹渣男,虐渣女,用自身的医术撑起半边天。什么?渣王不同意和离?某摄政王:“你算什么东西!...

《她被极品渣男狂追,摄政王坐不住了全集阅读》精彩片段


“王妃善良端庄,宁折不弯。”

林嬷嬷小心地道:“奴婢觉得,府里人都因为相貌看低了王妃,误会了王妃,导致王妃受了很多委屈。”

这些人之中,甚至包括王爷。

今天在厨房那边,林嬷嬷亲眼看着萧承瑞动手打了元卿寒,这还是元卿寒能解释的时候。

若是放在以前,她哑巴那会儿……林嬷嬷简直不敢想。

元卿寒究竟遭受了多少委屈?无人知晓。

林嬷嬷越想越愧疚,跪下了:“王妃,奴婢今天没敢为您在王爷面前解释分辨,请王妃恕罪。”

元卿寒上前,亲自把她扶了起来。

“我不怪你,在这瑞王府里,人人都对我有成见,我已经习惯了。”

这自然都是拜元若雪所赐。

林嬷嬷心疼地看着她:“王妃,以后会好起来的,下次再有这样的事情,奴婢一定为您作证!”

元卿寒笑了笑,不以为真。

她坐在铜镜前看着脸上的疤痕,若有所思。

脸上的疤痕困扰她多年,也该是时候治一治了。

元卿寒打定主意,往药箱里看去,里面果然出现了一瓶药膏。

元卿寒眼神亮起,把药膏抹在疤上,小睡了一会儿。

孕期易困,元卿寒这一觉睡的昏昏沉沉,直到晚上都没能醒来。

“王妃,不好了,王爷来了!”

林嬷嬷着急的声音匆匆响起,元卿寒睁开灌了铅似的眼皮,就见蒲扇般的巴掌裹着疾风,重重落了下来。

“元卿寒,你这个不要脸的丑女人,竟敢给老九下毒!”

高高举起的巴掌重重打在元卿寒的脸上。

瞬间,她被打翻在床,脑袋里一片空白,嗡嗡作响。

等她反应过来,脸上已经火辣辣的一片,高高地肿了起来。

“萧承瑞,你这个畜生!”

元卿寒凤眸里满是恨意,紧紧地抓住枕头下的簪子,朝着萧承瑞刺了过去!

萧承瑞连忙躲开,元卿寒连鞋也顾不上穿,光脚踩在冰凉的地上,追着他刺!

“贱女人,你疯了不成?”

“畜生,你除了会打女人还会做什么?今天不杀了你,我就不叫元卿寒!”

元卿寒双眼通红,眼底通红,杀气腾腾。

萧承瑞脸色阴寒,抬手就要打她,却被林嬷嬷从扑过去,抱住了腿。

“王爷息怒!王妃她还有着身孕,打不得啊!”

萧承瑞愣了瞬间,元卿寒手中银簪就重重地刺入了萧承瑞胸前。

他目光一凛,咬牙切齿地盯着元卿寒,怒火节节攀升:“元卿寒,你这个贱女人……”

他顾及她腹中孩子,她竟如此伤他?

真是该死!

元卿寒也愣住了。

望着他胸前蔓延的鲜血,她心底莫名地疼痛了起来,眼泪如同洪水决堤。

这就是她爱了多年的男人啊……

从来都没有信过她,从来都没有爱过她。

甚至,从来都没有正眼看过他。

在他心里,无论她做什么都是错的。

坏人她,贱人是她,恶毒也是她。

只因她相貌丑陋,不如元若雪能说会道。

如同吃了砒霜毒药,那剧痛细细密密地传遍全身,叫她浑身发抖。

元卿寒愣了一下,大笑起来。

“我贱?萧承瑞,你被人耍的团团转还疼之入骨,你才是真正的贱!”

贝齿紧紧地咬着下唇,她手指颤抖地擦干眼泪。

这是她最后一次为萧承瑞哭。

因为他,根本不配!

低头看了看胸前的银簪,萧承瑞又痛又怒,握紧了拳头骂道:“元卿寒,你还在试图操纵本王?悦山已经调查过,当年救我的人正是雪儿!”

元卿寒笑的决然冷漠:“你说是她那就是,希望你能一直坚信。”

见她一脸无所谓,萧承瑞眼底怒火蔓延,逼近了她冷声问道:“那件事就当你太过念你爱慕本王,本王可以不跟你计较,可你今日行刺本王,该当何罪?”

元卿寒刚哭过的眼尾散着淡淡地红,泪水刚冲刷过的眼底,清澈,决然。

她抬眸看着萧承瑞,冷漠至极:“这是你自找的。”

萧承瑞咬牙,恨声道:“你给承九下毒,本王打你不应该吗?”

萧承九如今还命悬一线,若是被宫里知道,元卿寒就是有一百二十个头,也不够砍的!

元卿寒气极反笑,冷冷地问:“你哪个眼睛看到我给他下毒了?

萧承瑞,你就是这样冤枉好人的?父皇让你查案子的时候,你也是这样查的?”

萧承瑞脸色阴冷,深眸中寒气翻腾:“元卿寒,老九第一次中毒之后,本王就让悦山去查了,厨房里所有人都说,这几天只有你经常进出!”

元卿寒冷嗤:“我去厨房是为了吃饭,我怎么知道九皇子什么时候过来?怎么挑专挑那个时候去下毒?”

“我来去都有林嬷嬷跟着,你若是不信,可以问她。”

林嬷嬷帮着云卿寒伤了萧承瑞,早就吓坏了,跪在地上不住地给萧承瑞磕头。

“王爷,您误会王妃了,这两天奴婢一直跟着王妃,王妃真的没有下毒!”

萧承瑞皱眉看向林嬷嬷,眼底闪过狐疑:“你确定?那为何本王去的时候,别人都说王妃在害老九?”

元卿寒见状,笑的更冷了。

她是他的王妃,她的话萧承瑞一个不信,可林嬷嬷的话,他却愿意信三分。

真是个当之无愧的好丈夫。

林嬷嬷紧张地解释道:“王爷,奴婢陪着王妃去的时候,九皇子已经呼吸不上来了,是王妃给他打了针,九皇子才渐渐好起来的!”

萧承瑞这次是一点不信了。

他伤处越发疼痛,脾气也逐渐火爆。

重重地踹开林嬷嬷,萧承瑞气势汹汹地骂道:“贱婢,她给了你多少好处,让你这么胡说!”

林嬷嬷震惊地看着萧承瑞,眼神逐渐恐惧了起来。

“王爷,奴婢没有撒谎……”

元卿寒上前,把林嬷嬷扶了起来,声音冷厉:“林嬷嬷,不必同他多说,他从来都不会相信我。”

见元卿寒眼神讥讽,连多看一眼他都不愿,萧承瑞攥紧了拳头。

他不信她?她有哪里值得他信任?

面丑心毒,跟人私通不说,开口说的第一句话,竟是挑拨他和元若雪之间的关系。

这样的人,也配被信任?

李管家连滚带爬地闯进了清寒院,鬼哭狼嚎道:“王爷不好了,长孙大夫的药没起作用,九皇子快不行了,您快想想办法吧!”


元卿寒冷哼:“我哪儿知道?我正准备休息他就闯了进来,还要对我用强,幸好他火气攻心晕倒了,不过,你能不能管好自己的男人?”

她屋子里一片混乱,她自己都衣衫不整,若说什么都没发生,元若雪肯定是不信的。

倒不如直接说了实话。

元若雪果然气急败坏,精致的脸都扭曲了起来:“姐姐,你莫不是在做梦吧?王爷怎么可能看得上你这个丑八怪?”

“是不是做梦,等萧承瑞醒来之后你问问他就知道了。”

元卿寒眼神冰冷,眼角眉梢露着讥诮。

悦山眼神阴冷地盯着元卿寒:“王爷好端端的怎么可能自己晕倒?”

说完,他环顾四周,眉头紧皱。

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这屋子里有股淡淡的,若有若无的杀气,让他心头不安。

元卿寒见他还在扫过四周,冷声说道:“既然你们不走,就把萧承瑞放下,我给他用针解酒,让他自己说说怎么回事!”

元若雪气的浑身发抖,厉声吩咐悦山:“把王爷带回落雪院!”

悦山背上萧承瑞,狠狠地瞪了元卿寒一眼, 跟元若雪一起离开。

君千绝这才从暗处走了出来。

元卿寒心底一阵愧疚,低着头道:“摄政王,让你看笑话了。”

君千绝静静地看着她,深邃狭长的眸子里,眼神晦暗:“元姑娘,我们也算是经历过生死的朋友了,你不必叫我摄政王。”

元卿寒抬眸,黑白分明的凤眸里光影闪烁,仿佛天上星辰。

她局促地绞着手指, 低声道:“那怎么行?你是高高在上的……”

“错了,我是君千绝。”

君千绝直接打断了她,开始解衣裳。

元卿寒吓了一跳,浑身都颤抖起来:“你……你要做什么?”

她刚逃过一劫,君千绝该不会也……

见她误会,君千绝无奈地笑了:“给你看看我的胳膊,最近伤口处总是痒痒的。”

“原来是这样。”

元卿寒瞬间闹了个大红脸:“对不起,摄政王,我刚才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她在胡思乱想什么呢?君千绝可是堂堂摄政王,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怎么可能非礼她一个丑女?

君千绝生怕吓到她,放缓了声音,低沉磁性:“没事,你受了惊吓,有这样的反应也正常。“

“不过元姑娘,如果你不敢直呼我姓名的话,可以叫我君公子。”

那晚月下相逢,她也是叫他公子。

“君公子……”

对于君千绝的体谅,元卿寒很是感动。

见他执意要让她改称呼,元卿寒鼓起勇气叫了一声,随后才走过去,查看君千绝的左臂。

伤口已经长上了,新生的肉一目了然。

元卿寒找到药箱,给他拆线。

淡淡的发香在鼻尖萦绕,君千绝低头打量着元卿寒认真忙碌的样子,冰冷的眸底浮上浅浅的笑。

光影之下,元卿寒肌肤白皙漂亮,五官更是绝美。

甚至,连她脸上疤痕,都别有韵味。

元卿寒拆完线上了药,抬头发现君千绝在认真地看自己的脸,脸一红,仓皇地后退了几步。

君千绝穿好衣裳,缓缓起身走到了她的面前,一字一句地道。

“元卿寒,你不必在本王面前拘束惊慌,更不必觉得本王嫌你丑。”

说完,他抬起手指,轻轻地划过元卿寒脸上疤痕:“在本王眼中,这块疤,让你很独特。”

元卿寒又惊又喜,不可置信地抬眸望着他,心底似有烟花绽放。

君千绝离开之后,元卿寒唇角扬起笑容,眼底满是亮光。

她在这世上从没感受过什么温暖,可君千绝今晚却告诉她,他们是朋友。


君千绝紧紧地握住了拳头,脸色阴狠:“本王才不会上你的当!”

元卿寒嗤笑,在心底暗骂。

当真是个蠢货。

真不知明帝是如何看上君千绝的,若是真的把大宁交到了他的手中,整个大宁恐怕都要倾覆!

所幸,最后接手大宁的,是当今摄政王君千绝。

想到君千绝,元卿寒浑身都紧绷起来,眼底闪过惧怕。

希望等她治好了高副将之后,君千绝能留下她。

“王妃,您去哪儿了?真是担心死奴婢了。”

刚进清寒院,林嬷嬷就迎了上来,她一脸紧张,泪水都快涌出来了。

元卿寒心底一阵愧疚,拉住了她的手安抚:“我没事,嬷嬷,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林嬷嬷惊愕地看着元卿寒,受宠若惊道:“王妃,您是主子,奴婢只是个下人,您不用跟奴婢说对不起的……”

她哪里承受的起?

云卿寒笑了笑,随手扒拉了几口饭菜,又沐浴更衣,给脸上抹了药,这才深深地睡了过去。

当晚,元卿寒做了个梦。

那长相跟她一模一样的女子来找她了,“元卿寒,我要走了,你该学的东西也学到了,从此以后,医药箱就是你的了。”

那女子面容憔悴,脸上带着温和的笑:“祝你一切顺利。”

“你要去哪儿? 等等……”

眼见那女子逐渐透明了起来,元卿寒惊慌地追了上去,可无论如何,也抓不到她。

“王妃,王妃?您是不是梦魇了?”

元卿寒一身冷汗,急的从梦里醒了过来,就见林嬷嬷担心地守在床边。

元卿寒点了点头,接过林嬷嬷递过来的温毛巾擦了擦汗水,这才问道:“我睡了多久了?”

“不到一个时辰。”

元卿寒轻轻地叹了口气,重新躺下了。

不过这次,她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了。

那个梦代表着什么?难道,那千年之后的女子死了吗?

这个危险的想法在脑中闪过,元卿寒心底难受极了。

君千绝当晚,并没有留在元若雪房中。

他在书房里躺了许久,无论如何也睡不着。

鬼使神差的,他又回来了,不过,却没有惊动任何人,只在暗处盯着落雪院的动静。

许久,都没有任何响动。

君千绝心头一松,苦笑着摇了摇头。

不知为何,他竟把元卿寒的话放在了心里,觉得有人会暗中对银霜银月下手。

真是可笑。

那个丑女人的话,没有一句能信的。

所谓的救他如此,今天的暗害,更是如此。

正当君千绝要离开之时,他却听到了元若雪房中传来了动静。

随后,房门被轻轻推开,一身白衣的元若雪走了出来,轻手轻脚地朝着银霜银月的房间而去。

君千绝紧紧地盯着那白色的身影,心中莫名紧张了起来。

惨淡的月光下,元若雪如同一个女鬼,漂亮,冷厉,面上毫无感情。

“吱呀”一声响,银霜银月的房门被推开,君千绝也悄无声息地跟了过去。

元若雪站在床边,冷冷地盯着银霜银月,唇角扬起狰狞的笑。

“你们两个活的够久了,也该去死了。”

元若雪眼底满是怨毒,悄悄地拿出簪子,揭开了纱布,往那伤口处刺了过去!

银霜银月惊醒,顿时惊叫了起来:“侧妃,您要干什么?”

“你们两个若是真的活了,元卿寒的地位必然不同往日,所以,你们必须去死!”

元若雪眼底闪过怨毒,毫不犹豫地朝着银霜银月下了手。

君千绝正欲阻止,可浑身却如同被钉子钉在地上一般,根本动弹不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