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晚风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精选全文斩尽奸臣后,大明盛世三百年

精选全文斩尽奸臣后,大明盛世三百年

昆吾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以穿越重生为叙事背景的小说《斩尽奸臣后,大明盛世三百年》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昆吾”大大创作,叶轩魏忠贤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他穿越了,还成了大明那个即将要吊死在歪脖子树上的皇帝。看着已经陷入危难的大明,以及要夺走他江山的奸臣,他决定要做一名暴君!斩奸臣,屠建奴,收腹地,立新法,一切对抗他的人,他都一一铲除。西蕃,吐蕃,那不是他的大明果园吗?缅甸,安南,那不是他的大明粮仓吗?东南沿海,那将是大明渔场!——他不仅要一统天下,还要让大明永世长存!...

主角:叶轩魏忠贤   更新:2024-06-11 22:1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轩魏忠贤的现代都市小说《精选全文斩尽奸臣后,大明盛世三百年》,由网络作家“昆吾”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以穿越重生为叙事背景的小说《斩尽奸臣后,大明盛世三百年》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昆吾”大大创作,叶轩魏忠贤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他穿越了,还成了大明那个即将要吊死在歪脖子树上的皇帝。看着已经陷入危难的大明,以及要夺走他江山的奸臣,他决定要做一名暴君!斩奸臣,屠建奴,收腹地,立新法,一切对抗他的人,他都一一铲除。西蕃,吐蕃,那不是他的大明果园吗?缅甸,安南,那不是他的大明粮仓吗?东南沿海,那将是大明渔场!——他不仅要一统天下,还要让大明永世长存!...

《精选全文斩尽奸臣后,大明盛世三百年》精彩片段


“行了,朕也懒得跟你们废话。”

崇祯直接打断了钱嘉徵的话:“说吧,此次机会背后指使人是谁?”

“不说是吧?”

等了片刻后,数百学子没有丝毫的动静。

崇祯冷声道:“李若涟,将这群学子抓起来,每人先赏五十军棍,朕倒是要看看这群人脊骨是不是和嘴一样硬。”

得到命令的李若涟手一挥,数百锦衣卫就冲入学子之中,一时间鸡飞狗跳。

“陛下,这些都是贡生,大明律有规定,不得对秀才以上学子动刑!”

“陛下,大明律有令,若是学子犯错,需通知当地儒学提举司处置。”

“陛下三思,这些都是国子监的学子,是天子门生,这……”

“够了!”

看着一个个大臣出来求情,崇祯怒喝了一声。

“跟朕讲大明律?还跟朕讲规矩?朕倒是要问问,这天下到底是朕的天下,还是这群学子的天下?”

“看看这群读书人一个个到底都是什么德行?”

“九大边关的前线将士浴血奋战,抵抗外来侵略,死了多少将士?耗费了多少的军饷?”

“陕西大灾,陕西巡按御史的奏疏你们没有听见吗?

百姓流离失所,饿殍千里,灾民常以草根、树皮、甚至捣石,吃“观音土”充饥,甚至易子而食,此等惨状之下,这群读书人又在做什么?”

“朝廷给了他们六项特权,还可以每月领一笔俸禄,你看看他们现在聚众闹事,有关心过百姓的死活吗?”

“稍一有不满就抨击当权者,骂骂贩夫走卒,天生就觉得高人一等,眼睛就长到了头顶上。”

“没有前线将士的拼杀,没有百姓的供养,没有朝廷的恩赐,他们能有机会坐在这里读书吗?”

“不好好珍惜机会读书的机会,不去研习圣人经典,不想着学有所成报效国家,却一门心思的想着结党营私、攀附权贵,这还算是读书人吗?

朕真替将士们和百姓们感到悲哀,用生命换来的却是如此麻木不仁的一群人。”

“这些人未来都将通过科举进入大明的官场,成为大明的基石,可你们看看这群人,张嘴知乎者也的圣贤话,满腔的仁义道德,实则一肚子的男盗女娼,圣贤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若是当这些人进入朝廷,大明亡国不远了。”

……

崇祯突然爆发了,将跪在地上的数百学子骂的狗血淋头。

他是真的怒了。

想想十七年后,这里近一半的降了建奴,他恨不得将这群人抓起来点了天灯。

所有人都很是诧异,这还是皇帝吗?

怎会说出如此粗鄙的话语?

可这番话却是直接说到了在场所有看热闹的百姓心坎上了。

愤怒过后,崇祯再次盯上了钱孺林:“钱孺林,朕再给你一次机会,说出此次集会的幕后指使者,朕从轻发落,否则别怪朕不客气了。”

钱孺林沉默了,嘴角有些发苦,但依旧硬着头皮:“陛下,是学生组织的,只想为钱公讨一个公道。”

“呵呵……”

崇祯冷笑了一声,随即低喝道:“李若涟,带人将江南会馆给朕查封了,里面所有人一应打入诏狱,严刑拷打,若是有任何反抗,直接杀了。”

一句话,将钱孺林和在场东林党的大臣们吓得浑身一哆嗦。

“陛下,您……”

“闭嘴,朕给过你们机会了,可惜你们没有珍惜,现在想求饶,晚了。”

崇祯直接打断了钱孺林的话。

而后转身看了看国子监内的贡生,又看了看地上跪着的数百名闹事贡生,又朝远处看了看围观的百姓们。


忙到现在,天色已晚,崇祯用完膳后嘱咐道:“大伴,方稳什么时间回来,就什么时间叫醒朕!”

嘱咐完,倒头便睡。

第二天早上,还在迷糊中的崇祯被王承恩叫醒。

一刻钟后,崇祯洗漱完后看见了风尘仆仆的方稳:“方稳,辛苦你了,你把打探的消息具体的说说。”

“大伴,赐座!”

“奴婢叩谢陛下!”

方稳谢完恩后,便道:“皇爷,奴婢在陕西境内查探了一翻,蒲城、白水、泾州、富平、淳化、三元等地皆有叛军,

主要原因是大旱,颗粒无收,官府有摊派各种杂税,百姓忍受不z了才有了造反。”

“不是叛军,是民变,记住了!”

崇祯忍不住打断了方稳的话:“你继续说!”

“皇爷,十六处民变中,以白水尤为严重,白水的民变首领叫王二,聚集数百人攻破县城,诛杀了知县,然后退至白水洛河以北,现在已经将聚集了近六千人。”

“这些人中,骨干力量是叛卒、响马、驿卒、逃卒,约占了一成,余者皆是饥民、难民。”

“其余各处,都是数百人到千人不等。”

这一刻,崇祯脸色终于变了,他知道严重,但没有想到已经到了这等地步了。

这些人合在一起接近两万人了,即便大部分是难民,两万人也足够府军喝一壶了。

况且,现在内地的府军战斗力真的能扛的住吗?

“方稳,你先下去休息吧!”

待方稳走后,崇祯揉了揉太阳穴,然后起身朝着皇极殿而去,眼中杀意毕露。

他倒是要看看这群素位尸餐的朝臣们怎么解释,解释不了就不要怪他举起屠刀了。

“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王承恩说完后,退至一边,眼观鼻鼻观心。

“陛下,臣有事启奏。”

崇祯瞅了一眼,竟然是右佥督御史毛羽健。

“准奏!”

“陛下,臣调查我朝驿站实情后,请陛下裁撤驿站。”

“理由有三,其一,驿站日益腐化,已经失去了原本职能,且驿卒逃离严重,已然无法正常运转;

其二、目前驿站两千三百六十六座,驿卒近十万人,开支极大,裁撤后费用可转用做辽东军饷;

其三,裁撤后,可以将驿站的劳役编派给农户去承担,增加杂役。”

听闻毛羽健的话,崇祯脑海中如同惊雷响起。

毛羽健这个人名他没有印象,但裁撤驿站这件事情却是有历史记载。

李自成为啥会造反,就是因为崇祯裁撤了驿站。

在银川做驿卒的他失业了,又欠了外债,结果这货竟然杀了债主,紧接着媳妇与同村人通奸,他又杀了媳妇,无奈之下只能出逃。

逃到甘州参军,当时杨肇基任甘州总兵,王国任参将,李自成不久便被王国提升为军中的把总。

崇祯二年因为军饷的事情,他又把提拔他的王国给杀了,然后就造反了。

从整个时间的发展来看,失业是李自成造反的导火索。

抛开失业看,从李自成所干的事看,骨子里就是个不安分的主,没有失业的事,后面估计也会因为其他事情造反。

“陛下,臣附议!”

兵科给事中刘懋也出班赞成御史毛羽健的提议。

“毛健羽,朕问你,你是何官职?”

毛健羽愣了一下,搞不清皇帝这话是什么意思,但也立刻道:“回陛下,臣是右佥督御史。”

“你还知道你是右佥督御史,你可知道自己的职责?”

“回陛下,纠劾百司,辨明冤枉,提督各道,为天子耳目风纪之司。”

砰!

从朝会开始一直平静的崇祯,猛然拍了一下龙椅,猛然站了起来:“那裁撤驿站这种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


“咳……咳……你们误会了!”

看着周皇后的疑惑眼神与张嫣微变的脸色,崇祯连忙解释道:“朕是真的有事想找皇嫂聊聊!”

“方正化,接下来的时间,这座大殿内十丈之内,朕不希望有人在,

胆敢随意靠近的,格杀勿论!”

方正化点了点头,右手一挥,大殿内的众太监、宫女退出。

见大殿内无外人后,崇祯道:“皇嫂,你是如何看待朝中局势的?”

“陛下,后宫不得干政,这是太祖定下的,臣妾不敢妄言!”

张嫣猛然跪了下去,花容失色。

“凤儿,扶皇嫂起来!”

PS:皇帝叫皇后应该为梓潼,但咱们就不咬文嚼字了。

崇祯有些无奈:“皇嫂,朕是真心有想听听你的意见,你就当是咱们家关起门来私下聊聊,老百姓们都能聊聊,咱们为什么不能?”

见张嫣还是不说话,崇祯只得换了个话题。

“皇嫂,你是不是觉得朕软弱无能,昨晚没有抓住机会除掉魏忠贤等人?”

不待张嫣回话,崇祯继续道:“朕知道,魏忠贤联合客氏把持朝政,让朕的侄儿夭折,更是让您无法怀孕,

您恨不得生吃二人肉、喝二人血。”

“可你知道大明朝如今的局势吗,第一,朝中党争在不断升级,魏忠贤的阉党、以钱谦益为首的东林党的斗争已经愈演愈烈了,

其中还有山东人的齐党,湖广的楚党,南直隶的宣党、昆党,为了各自的利益,相互倾轧,置国家利益于不顾;

其次,百姓赋税日益严重,国库空虚;

第三、军队吃空饷、战斗力低下,各地部队有军阀的趋势……”

崇祯每说一条,张嫣和周玉凤两人脸色就变了一分。

“二十几天前朕进宫的那天晚上,你让朕不要吃宫中的食物,朕在袖子中藏了王府的麦饼度过了一晚上,

在皇极殿继位的时候,若不是英国公等人亲自抬轿,朕可能都无法登基,你恨他们,朕更恨他们。”

“魏忠贤提督东厂,更是司礼监秉笔太监,而且锦衣卫也已经投靠了他,朝中六部九卿中有一半都投靠了他,

如此局势,朕别说杀了魏忠贤,可能连政令都出不了皇宫,逼急了很可能会谋反,

你也应该听说过皇兄召我入宫后,魏忠贤联合锦衣卫指挥使田尔耕密谋想要发动宫廷政变的事吧,

还有想效仿狸猫换太子、另立福王世子朱由崧继大统的传闻,

朕现在弄死魏忠贤也简单,但他的党羽看到老大死了,自己做了那么多恶事,会不会孤注一掷,

弄死我们或者弄死一大批的官员?这些我们都不能赌。”

两女脸色骤变,这种事情不是没有可能发生。

周皇后忍不住道:“陛下,不是还有英国公吗?他掌控着京营,还拥护您,这……”

“凤儿,你太单纯了,英国公忠于的是皇权,谁当皇帝对他们来说不重要,

如果不是有皇兄的遗诏,他们完全可以拥立福王世子朱由崧,

他们手中有京营以及传承了八代的爵位,谁是新君,他们都是从龙之功,

从万历年开始你们就能发现了,他们根本就是中立者和利己者,不参与党争,

否则只要英国公出面,魏忠贤的阉党和东林党至于斗的这么激烈吗?”

看着脸上血色顿失的两女,崇祯安慰了几句,继续分析着。

“朕在位时间多一天,皇权就稳固一分,现在朕需要时间,即便以后彻底掌权了,但依旧不会杀魏忠贤。”

见张嫣想问说话,崇祯摆了摆手,继续道:“现在这对朕来说不算是坏事,魏忠贤掌管票拟披红之权,这也制衡了东林党的权力,

朕如果冒然杀了魏忠贤,那么势必会造成巨大的权利真空,东林党趁势而上,东林党那群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说到这里,崇祯眼中满是杀意。

前期的东林党还算是想真的为国家做点事情,但现在的东林党,说全部就有些过了。

但百分之九十的就是一群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文人。

口号喊的响亮却是一点实事都不做,争权夺利倒是很积极,

虽然没干什么大的恶事,但也没有提出任何可行性的救国治国纲领。

空谈误国,实干兴邦,若是朝政被东林党把持,那对整个的社会风气是重大打击。

感受到崇祯的暴怒,周皇后走到崇祯身旁,握着崇祯的手,崇祯才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历史记载,崇祯继位后用了三个多月,利用东林党的势力就将魏忠贤的阉党就整垮了,足可见皇权和东林党的势力之大。

但现在崇祯不想这么做,他想将涉及党争的人一起干掉。

“所以,朕必须要在确保皇权和自身安全的情况下,慢慢过渡权力核心,让魏忠贤发挥好“看门狗”和“打手”的作用,

民间有句话说的好,不怕做错事,就怕不做事。

魏忠贤的阉党虽然干啥啥不行,但抄家灭族、捞钱却是一把好手,

让他和东林党之间狗咬狗,朕坐收渔翁之利,

而且朕昨晚拿掉了田尔耕锦衣卫指挥使的位置,有这种震慑,锦衣卫中还是有部分人忠于皇权的。

虽然不能全部控制锦衣卫,但至少能保证皇宫安全,

朝局如此,朕也只得隐忍,所以,皇嫂,希望你能理解朕的苦心。”

自始至终,他都没有提白杆兵进京和锦衣卫新指挥使的事情,这种事情少一个人知道,成功率就大一分。

说到这里,崇祯不再说话了,给张嫣消化的时间,同时也在感叹朱由检的愚蠢。

朱由校在死前叮嘱他,一善视中宫,二忠贤宜委用,第一点崇祯做的很好,继位后立即册封张嫣为懿安皇后,居住慈庆宫。

第二点却没做到,他哥哥朱由校虽然痴迷木工,但不傻,扶持魏忠贤就是为了平衡党争。

可朱由检刚继位就迫不及待的除掉了魏忠贤,虽然可以振奋人心,但却是打破了平衡,

让东林党钻了空子,把持了朝政,以致误国。

说实话,将明朝灭亡归咎到魏忠贤身上也不对,虽然是干了很多坏事,

但至少他在的时候,国库充盈,从未欠过辽东军饷。

有军饷才能保证军队的战斗力,后金等一些外敌才未能突破关宁防线。

而且他出身平民,知晓百姓疾苦,推动了矿业和手工业的税,降低了农业税。

周玉凤听的两眼放光,看着崇祯的眼神满是崇拜之色。

过了好一会儿,张嫣深深的吸了口气,下定了决心。

“陛下,臣妾知晓了,您不必考虑臣妾感受,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国运要紧!

只要能重振大明国威,臣妾个人恩怨算不得什么。”

听见张嫣的回应,崇祯松了口气。

朱由校病危时,张嫣力劝朱由校将皇位传给朱由检,

当时朱由校说后宫有两人怀孕,日后若是生男孩可以作为张嫣的儿子将皇位传给他。

但张嫣不同意,一直劝说朱由校将皇位传给朱由检。

而后魏忠贤等人派人向张嫣吹风,想阻止朱由检继位,张嫣明确拒绝了,

还说:从命与不从命都是死,那就不从,这样还能去见列祖列宗之灵。

在朱由检继位的当晚,张嫣提前派人告诉朱由检不能吃皇宫中的食物,

更是在继位后几天,朱由检吃的食物都是张嫣亲自所做。

再者,长嫂如母,周皇后就是张嫣亲自为他选的。

若不是张嫣,朱由检不一定能登基,或者说登基了不一定能活下来。

这后宫之中,真正对他好的也只有两人,一个是皇后周玉凤,一个就是这位皇嫂了。

所以,他不想张嫣因为阉党的事情耿耿于怀。

他今日来找张嫣谈心,就是要打开张嫣的心结。

“皇嫂,魏忠贤,朕暂时还不能杀,但客氏朕还是可以杀的,一来先收点利息,二来也算是震慑魏忠贤。”

“但您放心,等朝局稳定后,魏忠贤,朕必杀之!”

崇祯说到这里,眼中闪过一丝狠色。

至于说利用完了就干掉别人有些不厚道,但魏忠贤所犯罪过杀一百次都足够了,能让他多活一些日子已经算是格外开恩了。

“皇叔……呜呜……”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