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晚风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一胎三宝:财阀奶爸超会宠!

一胎三宝:财阀奶爸超会宠!

古堇末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一胎三宝:财阀奶爸超会宠!》主角赵衍贞陆一楠,是小说写手“古堇末”所写。精彩内容:背着一模一样的书包,两男孩的衣服帽子鞋子书包完全一样,美美除了衣服颜色和俩哥哥不同外,其他也都是一样的。优优和乐乐长得很好区分,乐乐像赵衍贞,几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而优优更像陆一楠。美美自然是两个人的结合体,但还是陆一楠的缩小版,小仙女本仙没错了。陆一楠每一张都能看好久,手指从几个孩子的头上一点一点滑过,要把他们的模样刻在心里刻在脑子里。......

主角:赵衍贞陆一楠   更新:2024-06-21 22:4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赵衍贞陆一楠的现代都市小说《一胎三宝:财阀奶爸超会宠!》,由网络作家“古堇末”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胎三宝:财阀奶爸超会宠!》主角赵衍贞陆一楠,是小说写手“古堇末”所写。精彩内容:背着一模一样的书包,两男孩的衣服帽子鞋子书包完全一样,美美除了衣服颜色和俩哥哥不同外,其他也都是一样的。优优和乐乐长得很好区分,乐乐像赵衍贞,几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而优优更像陆一楠。美美自然是两个人的结合体,但还是陆一楠的缩小版,小仙女本仙没错了。陆一楠每一张都能看好久,手指从几个孩子的头上一点一点滑过,要把他们的模样刻在心里刻在脑子里。......

《一胎三宝:财阀奶爸超会宠!》精彩片段


“孩子一直都是他们奶奶带着,你是知道的,我母亲很不喜欢你,所以,见孩子的事情还得来日方长,找机会。”赵衍贞道。

陆一楠眼睛红的什么似的,“那,看下照片总可以吧?乐乐说了你手机里有哥哥和妹妹照片的。”

赵衍贞没想到自己被儿子卖的如此彻底。

赵衍贞,“给你看照片可以,但是,以后不许去他们幼儿园门口窥觑。”

陆一楠点头如捣蒜,“好。”

赵衍贞慢动作拿出私人手机,打开,“只许看。”

陆一楠气的想哭,“给我手机里发几张能咋?”

赵衍贞,“不行。”

陆一楠“……”

赵衍贞打开相册,递给陆一楠。

第一张就是三个娃穿着同款衣服鞋子,背着一模一样的书包,两男孩的衣服帽子鞋子书包完全一样,美美除了衣服颜色和俩哥哥不同外,其他也都是一样的。

优优和乐乐长得很好区分,乐乐像赵衍贞,几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而优优更像陆一楠。

美美自然是两个人的结合体,但还是陆一楠的缩小版,小仙女本仙没错了。

陆一楠每一张都能看好久,手指从几个孩子的头上一点一点滑过,要把他们的模样刻在心里刻在脑子里。

太神奇了,她当年还没过二十岁生日呢,就生出了这么可爱的三个宝宝!

陆一楠看照片的全程是屏住呼吸的,她身体是紧绷的,手指是抖得。

陆一楠只看了五张就没有了。

“就这么几张?”

赵衍贞,“嗯。”了一声。

陆一楠,“怎么不多拍几张?我在网上看,人家小孩子从生下来就开始拍照录视频了,一直到长大。”

赵衍贞,“谁让他们是赵衍贞的崽了。”

陆一楠抿着唇,瞪着赵衍贞,“给我手机里发一张好不好?”

赵衍贞,“我这部机子落别人手里是打不开的,所以,我才存了几张。听话,手机给我。”

陆一楠,“我再看一会儿。”

赵衍贞看了看时间,“两分钟。”

“三分钟,不,五分钟。”

赵衍贞“……”

五分钟到了,陆一楠极不情愿的把手机还给了某人。

赵衍贞收起手机,“最后一件事,关于乐乐。怎么解决?想好了吗?反正,我怎样都行。”

陆一楠想了想,“不能把他和哥哥、妹妹一起送去幼儿园吗?我看他现在完全可以上幼儿园了。”

赵衍贞,“暂时不行,下学期再送。要给他们重新安排幼儿园。”

“那,为了孩子的安全考虑,还是你家比较合适。但是,我接下来要做事。”

赵衍贞,“这个完全没有问题,早教老师还是要继续请,白天,你正常上班做你的事情,晚上和节假日陪着他就行。”

“我这突然间转行做餐饮,我那几个员工怎么办?”陆一楠道。

“你喜欢画图,青原古镇的度假山庄,你可以参与设计,把你那几个员工安排进那个项目就成了。”

陆一楠,“你说话算话?”

赵衍贞,“你觉得我很闲?”

陆一楠“……”

什么人吗?变脸比翻书还快。


今晚的赵衍贞把上城王的霸气气质演绎的淋漓尽致。男人的头发打理得一丝不苟,蓝黑色的顶级手工衬衣,领口的两颗扣子敞开着。深色西裤,外搭了一件中长款的浅色风衣。

人往那一站,八米之外都是王的气场。

规格果然和前几天的那场饭局不同,房间足够大,应该是个高规格的商务大厅,但是,只有一个巨大的圆桌。

来的人确实不多,但是,每个男的身边都有个女的,那这加起来人数就多了。

开饭前,大家都三三两两喝酒聊天,有人在边上的沙发坐椅上坐着,有人站着。

一架顶配的钢琴,一男一女在弹钢琴,陆一楠听得出来是高手。

进去前,唐城把胳膊伸向陆一楠,示意她挽着他的胳膊。陆一楠犹豫了半秒,挽上了。

两人进门,算是继赵衍贞那对之后又把全场惊艳了一把!

这个惊艳里的成分很多。唐城带来的这个女人,大家都不认识,既不是名媛也不是名星。

眼生的很。可是,气质和脸蛋,身材,这里的女人都被她给比下去了。

唐城在路上已经跟陆一楠说过了,今晚,不要见人就发名片。只管跟着他就行,该认识的人,他会介绍给她认识的。

一曲钢琴曲目结束,全场二十来个人,掌声雷动,喝彩声一大片。

接着,有人就招呼大家入座了。

座位也是提前安排好的。

依旧是赵衍贞坐主位,这点,陆一楠倒不觉得奇怪。可让她奇怪的是她的座位还是在唐城和赵衍贞的中间,这就有点玄学了。

陆一楠看了眼唐城,用眼神问他,是他安排的座位?

唐城低声在陆一楠耳边说,“不是我。你借机跟他点个头就行。”

陆一楠,“我为什么要跟他点头?”

唐城勾了下唇角,“你随意,不勉强。”

陆一楠本来就恨死赵衍贞了,昨天又发现了那么点飘渺不定的,算不上秘密的秘密,昨晚就躺床上诅咒了一夜的赵衍贞。

现在,还要她主动跟他点头?

去死吧,赵衍贞。

赵衍贞带来的是一位正当红的名星。赵家太多产业都是她在代言。且在坐的各位也有很多产品都是她做的代言。

女星名字叫靳妍,陆一楠昨天在商场还看到了她的广告牌呢!今天就见到真人了。

此时,陆一楠已经走神了。

那如果她的孩子都在,或者一个两个在,那赵衍贞是不是要娶这个靳妍做她孩子的妈?

后妈?

她听说过了,赵衍贞还没结婚呢!

如此一想,陆一楠就更加走神走的严重了,不由就想看靳妍。

看看她的五官会不会是个好妈妈?会不会虐待她的宝宝?

赵衍贞人高马大,把靳妍当的死死的,陆一楠想看见靳妍,要么就得站起来,这个肯定不行。要么就得前倾先,要么就得往后仰。

总之,此时的陆一楠,给所有人的感觉是,她都在侧身看赵衍贞。

一直一句话没说的赵衍贞,忽然扭头,吓得陆一楠猛地就收回了目光,坐端正了。

“陆小姐?”赵衍贞端着酒杯,看向陆一楠道。

陆一楠在心里骂了句脏话,想装死,忽然又觉得,为什么要装死呢?和他说句话,点个头,或许其他人会以为她和赵衍贞有什么关系呢!

如此一想,陆一楠就抬起了头,端起酒杯,看向赵衍贞,巧笑倩兮,“赵先生好!”


陆一楠的那句“赵先生”和酒杯碰撞的“叮当”声是同步的,桌子太大,大多数人只看到了陆一楠脸上的笑容,并没听到她说了什么。

那其实这个过程中,陆一楠觉得,她只看了赵衍贞一眼,那一眼,前后不到半秒钟,接下来,她也没看他的脸和眼睛,所以,赵衍贞的表情和眼神,她并不清楚。

陆一楠不明白赵衍贞为什么会忽然扭头看她,且叫一声“陆小姐?”

所以,她的心思又乱了一步,现在,她脑子里早已经忘记自己来的目的是什么了,而是,满脑子都是小孩子,是天使幼儿园门口的匆匆一瞥。还有赵衍贞身边那个女明星。

二十多人的大餐桌,坐着还不拥挤,想想的有多大,所以,大家说话基本都是左右说话那种,距离老远的就地扯着嗓子说了。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陆一楠也没听到大家说一句她感兴趣的话题。顶多,每隔一会儿就有人举杯,全体干杯一下,她也就跟着干了。接下来,她又一个人瓜兮兮的胡思乱想了。

毕竟,左边的唐城在和他身边一男的相谈甚欢。

而右边的那个人就跟僵尸似的坐着看热闹,既不和名星说话,也不和陆一楠说话,真只是来镇场子的吗?

名星靳妍的处境比陆一楠好多了,她至少可以和她的隔壁聊天啊!陆一楠就要被一个人坐死在哪儿了吗?

无奈,陆一楠只好夹一块看上去还不错的骨头,放在餐碟里一点一点啃了起来,不然,她真是如坐针毡,度时如年了。

靳妍和那位男士不知道说了什么好笑的事儿,靳妍掩着嘴吧笑得一阵心花乱颤,笑声如铃铛似的“咯咯咯”的响彻全场。

所有人都停止了交头接耳,看向了靳妍和那位中年男士。

赵衍贞依旧四平八稳,面不改色。

好在今晚每个男士都很绅士,女人呢,不管是什么身份,但是,在这场饭局上都表象的很淑女,很名媛,很安分。

即使,对明星靳妍银铃般的笑一声,大家顶多就是看看,也不起个哄什么的,更不会一言不合就给女人灌酒了。

这倒是让陆一楠觉得挺舒服的,看来,这才是顶级大佬的饭局模式。

上次那饭局简直了,几个狗屁富二代把她差点给灌死。

饭桌上也有陆明,但是,今晚,陆明很默契的合了陆一楠的意,表示,他俩都不认识彼此。

唐城和他的隔壁似乎聊完了,这才扭头过来照顾陆一楠,给她夹菜,添汤,好不绅士。

隔壁男士也伸过来酒杯看向陆一楠,“陆小姐,我敬你一杯。”

隔着唐城,俩人的酒杯在空中碰了下,那人说,“我先干为敬,陆小姐随意就好!”

陆一楠坐不住了,也吃不下了,低声问唐城,“赵衍贞和那个名星是什么关系?”

唐城勾唇,笑得暧昧不清,在陆一楠耳边说,“你扭头过去问他,我怎么敢知道他的事情,不想活了我。”

陆一楠恶狠狠瞪着唐城,“我看你就是故意的吧!”

忽然,陆一楠的脚踝被勾住,狠狠一带,再松开。

陆一楠一个惊慌失措就扑进了唐城的怀里。


此时,陆一楠手里的一杯红酒不但泼了唐城一身,顺带还泼了唐城隔壁男士一身,就连那男人身边美女的白色长裙都遭了殃。

陆一楠这一举动引起了不小的骚动和尴尬。

男人好歹还都Hold住,可女人就不一样了。

白裙美人一声尖叫,捂住胸口,下一秒,她恶狠狠瞪向陆一楠,“你这女人……”

白衣美女刚一张嘴,就被身边的男士给制止了。

唐城在第一时间倒是没急着保护自己的衣服被残骸,而是一把扶住陆一楠,“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嘛?”

唐城的脑子第一个就想到了陆一楠是不是喝醉了,还是身体哪里不舒服,不然,这举动,明显不是她故意的啊!

陆一楠这一杯红酒一下子就祸害了三个人,她自己的衣服倒是干干净净的没有问题。

下一瞬,反应过来的陆一楠自然而然的坐直了身体,说:“我没事,一点意外。”语落,她看向另一受害男士和那位白衣美人,“对不起了两位,让服务员带你们去先换下衣服,处理下吧!回头,我来赔偿。”

陆一楠语落,坐直了身体,随手拿了个大果汁杯到了满满一杯红酒,起身,直接倒在了赵衍贞的头上。

陆一楠这一系列的动作,做的是既稳又连贯,怕是赵衍贞根本想都没想到的吧!

这下事儿大了,所有女人吃惊的瞪大了眼睛,捂住了随时可以尖叫的嘴巴。

男士更是不知道如何办了?但也没有人敢第一个站出来阻止陆一楠。

赵衍贞是真的怔愣了一秒钟,和那次在“悠闲居”的餐厅看到陆一楠的那一刻一模一样的反应。

唐城不拦着也就算了,竟然唇角噙着淡淡的笑意看着陆一楠闹,也不拦着。

白衣美人也不管裙子了,也跟着身边的男士看起了热闹。

男士低声跟唐城说,“人是你带来的,你也不劝着点,任由她胡闹?”

唐城,“急什么,看着呗!”

此时的赵衍贞,头上,脸上,衬衣上,甚至敞口纽扣的锁骨上都是酒渍在流。

陆一楠做完这个举动后,眉眼一挑,脸上全是歉疚且挑衅的表情包,“呀!抱前赵先生,酒杯没端稳……”

下一瞬,赵衍贞抬手抹了把脸上的酒水,起身,一把握住陆一楠的手腕就走。

其他人又都是一脸吃了翔的错愕,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啥套路啊?!

陆一楠就这么被赵衍贞拖走了,唐城坐着竟然无动于衷。

其他男人都看向唐城,有人觉得他好没用啊,自己带来那么泼辣一美人儿,竟然被赵衍贞带走了,可惜!

也有人对着唐城竖了个大拇指,觉得唐少这手美人计的牌打的好,一杯酒把人送到了赵衍贞手上了。

唐城不在意任何人的眼神,招呼大家说,“都别愣着啊!继续继续,该吃的吃,该喝的喝,该聊的继续聊。

赵先生不在,饭还是要继续吃的,对吧各位?”

陆一楠被赵衍贞直接拖进了隔壁的贵宾休息室。

厚重的雕花大门一关上,房间和外界就彻底隔离了。

陆一楠还是很怕的。

“你想干什么?”

赵衍贞把人直接壁咚在墙角,“你说呢?”


就在赵衍贞赤红着一双恨不得杀人的眼睛,将陆一楠死死抵在墙角的时候,陆一楠膝盖猛地一抬,不偏不倚狠狠撞在了赵衍贞的裤裆里。

“嘶……”

赵衍贞倒抽一口凉气,脸色刷白,蹲在了地上,两头弯在了一起,一口气好半天提不起来。

此时的赵衍贞脑子嗡嗡作响,完蛋了,这个该死的女人把他彻底给废了。

陆一楠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怕的,真把赵衍贞废了,她心里那口恶气是出了,可接下来怕是连上城都呆不下去了吧!

不过眼下对陆一楠来说,得先离开此处才是。

门根本打不开。

陆一楠把门都快拍烂了,也没有人理她,更要命的是,刚才就这么被赵衍贞拖出了餐厅,手袋和手机都还在凳子上放着的。

现在无论是报警还是求助都没有办法了。

赵衍贞还在地上蜷缩着,万一他缓过气了,她就死定了。

冷静。

陆一楠深呼了一口气,回头再去看这个房间,是套间。沙发区很大很商务,她跑了过去,隔着一面巨大的屏风后面是办公区域,有书桌和电话。

太好了。

当陆一楠抓起电话的时候,电话线已经被人拔了捏在手里了。

眼前一道黑影压了下来,吓得陆一楠猛的抬头。

“你,你,你没事了?”陆一楠结结巴巴道。

赵衍贞晃了晃手里的电话线,一脸黑线,“有没有事试了才能知道。”

陆一楠扔了那没用的电话听筒,准备朝阳台方向跑。

可她到底还是没人赵衍贞人高腿长,总是慢他几步。

赵衍贞这次彻底被激怒了,他握住陆一楠的手腕就往卧室去了。这是间顶配的总统套房,厨房和管家都配的那种。

私密性非常强。

陆一楠拼了命的喊救命,可根本就没有人听得到。

内卧的门一关上,陆一楠就被男人丢在了那张大床上,“喊,你今天喊破了嗓子都没有人听得到。”

陆一楠爬起来,怒视着赵衍贞,“赵衍贞,讲道理好不好?你若是不先用脚勾我,害我出丑,我才懒得招惹你。你现在需要冷静,你若是敢胡来,我就连几年前的事情你一起,告到你身败名裂……”

赵衍贞一把捏住陆一楠的下巴,“告我?就你?你现在先想想怎样才能活着走出这里吧!还敢威胁我?”

“赵衍贞,你是有头有脸的人,我不一样,我已经一无所有了,我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叫那么大声,不累吗?都说了,你叫破了嗓子也没用。我有说过要动你嘛?”

“那,那你想怎样?”

赵衍贞下巴一抬,“脱。”

傻?

你妹。

“去死吧!”陆一楠反应过来后骂道。

赵衍贞,很好。

他直接用手里的电话线将陆一楠的双臂绑在一起,且固定在了床帏上。

陆一楠的两条腿还在蹦跶,试图要踢他的裤裆,可赵衍贞怎么会让她如愿。

此时的陆一楠嘴里还不停的在又骂又劝说。

“好吵。”

赵衍贞拿了个毛巾直接把陆一楠的嘴给塞住。

下一瞬,陆一楠的两条腿也被绑在了床的两侧架子上,她整个呈现了一个大大的人字造型,被摆在了床上。


“有什么要求尽管说。不合口就跟前台小妹妹反应,我们都会按照你们的要求改进的。”

陆一楠交代完就离开了餐厅。

陆一楠离开后,餐厅炸锅了。

有人说,“不是说这家的重头戏是甜品一绝吗?甜品呢?甜品呢?”

刘媛嫌弃道,“嚎啥呢?甜品是下午茶和餐后一道菜,你猴急啥呢!”

有人说,陆一楠是老板,有人说她是老板娘,那位高大帅气的厨师才是老板。

有人扼腕惋惜,说陆一楠那么漂亮的女人嫁给一个乡野山村的厨师,简直是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赵衍贞放下筷子起身说,“我吃好了,你们慢慢吃。”

…………

陆一楠稳稳当当的离开餐厅后,步伐凌乱了,脑子也空白了,所有饱满的精气神随之塌陷了。

赵衍贞怎么会带人来这里团建?这么巧的住在了她的店里?

他想干什么?

陆一楠曾经花钱让人查过当时的医院,她的孩子确实无一生还。

可她一直冥冥之中觉得不可能一个孩子都没活下来。

陆一楠去了后院的菜地里,蹲在地垄上抽烟。

她尽量逼自己脑子处在宕机状态,必须抽烟,不然,有口气堵在胸口痛的她呼吸困难。

为她三个无辜的孩子痛,为她含冤而死的父母痛,还有她曾经那么美好的爱情。

与此同时,三楼最高规格的商务间阳台上,赵衍贞端着一杯红酒,依着护栏欣赏宛如仙境的山中风景。

男人一口酒下去,几只长尾喜鹊落在了外面的海棠树上,“叽叽喳喳”好不热闹!

男人的目光一扫便落在了树下菜园子里那女人的背影上。

男人蹙眉,那女人肯定是知道他住这间屋子的,所以,她故意站那儿想让他看见?

这女人还是没改当年的那点肮脏的歪心思。

那他赵衍贞就偏不让她得逞。

赵衍贞扭头进了房间,“哐”好大声的把通往阳台的门关上了。

若不是刘媛和郭闵涛说就这家能满足他们的需求,赵衍贞都要求换地方了。

剩下的酒被男人喝了个底朝天,忍受两天吧!

下午,客人们都去爬山游玩了。店里所有人都开始忙碌准备晚上的食材,杀鸡宰羊。

年轻的姑娘和少妇一边干活一边聊今天这个团队的神仙颜值。

“我有点急事要出去几天。大概要下周一左右才能回来。我尽量赶在周日之前回来。

这批客人看得出非富即贵,可都伺候好了。

浩东哥,就劳你操心了。”陆一楠说道。

刘浩东张着嘴巴看了陆一楠几秒钟后,点头,“啊!行,那,我骑车送你去车站。”

陆一楠说,不用,她自己骑摩托车下去,摩托车存在车站,回来的时候还可以托东西。

刘浩东说,“那你注意安全。”

陆一楠收拾了点行李,骑上她的摩托车出了悠闲居的大门。

其实,陆一楠是没地方去的。

最终,她还是回了上城,去父母的墓地看看吧!

她的父亲终究是没有等到她这个女儿救他,在监狱里自杀了。

陆一楠到了上城后叫了一辆出租车,让人拉着她到处转转。

最后车子停在了陆家以前的别墅对面。

外观上看,变化不大,但是,细看,很多地方是被做了改动和修葺的。通过栅栏式围墙看进去,院子的花草树木完全不是以前的那些了。

花坛格局也变了,有几个工人在修剪花草。

爸、妈,放心!总有一天,这一切都会物归原主的。你们的血不会白流的。


“去湖滨官邸。”

湖滨官邸,上城寸土寸金的高档别墅之一。

赵衍贞的祖母就住在那里。

下了出租车,陆一楠推着箱子在大门口站了一会儿后,去了附近一家酒店。

陆一楠一直不甘心,如果她的孩子万一都活着,或者只活下来一个、两个,那一定会在这里养着。当然,前提是赵衍贞没把他们送人。

可到了这里后,陆一楠才觉得自己的想法有多么幼稚了。

吃了晚饭,陆一楠端着一杯红酒,站在酒店的阳台,俯瞰那一城灯火。

她选了个三楼,阳台正好正对九号官邸,那里面的别墅也都是三层高。可,她除了能看到一栋栋豪华气派的豪宅外,什么都看不到。

她也就是由着自己的胡乱猜想的心思,来这里瞎碰运气罢了。

…………

与此同时,远在百里之外的“悠闲居”发生了点意外。

赵衍贞这边的人看了日出后才回了民宿。

楼顶的露台和院子的天井,花藤,草坪都做了布置,拉了罩着玻璃罩子的彩灯。

两只烤全羊,各式待考的新鲜食材。

院子中间的一堆柴火被点燃,山里的干柴火见火就燃,发出“噼里啪啦”的爆破声。

音乐响起,几个穿着民族舞服饰的姑娘和小伙子跳了起来。

接着,他们当中的人一个两个都被拉进了舞池,跳了起来。

有个人始终坐着未动,也没人敢去拉他。

忽然“嘭”的一声爆破声,一个酒瓶子从外面扔了进来,砸在了大门口,差一点就砸在小白脑袋上。

小白是店里养的一只萨摩。

音乐停了,舞停了。

刘浩东脸色阴沉,打开大门骂道,“哪个孙子找死啊?”

一个醉汉骂骂咧咧说他家太吵。

薛小妹说,“又来挑事儿。”

郭闵涛本能的护在赵衍贞身前,问薛小妹,“此话怎讲?”

“害!我们家生意太好呗!招人眼红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多亏一楠今晚不在,不然,她可有的苦头吃了。”

“怎么个吃苦头?”刘媛震惊道。

“那些烂人逼一楠喝酒呗!”

刘媛,“没人管吗?现在是法治社会啊!”

薛小妹,“都是地头蛇,能不撕破脸就不撕破呗!不过也不会有大事儿。

浩东哥也不好惹,他们顶多就这样装疯卖傻,耍个威风,捣个乱,其他事儿也不敢胡来。”

一道顶大又粗犷的男音醉醺醺在大门外喊道,“我不跟小刘兄你说,啊!让、让陆一楠……出来陪哥哥我喝杯酒,啊……”

赵衍贞蹙眉,“晦气。”

郭闵涛对着暗处打了个口哨,几个精壮的保镖走了过来,“赵先生?”

郭闵涛代老板发话道,“让大门外那只狗闭嘴。”

三个保镖一出大门就手脚麻利的把醉汉的嘴堵上,拖走了。

刘浩东的电话拉回了陆一楠的思绪。

听完刘浩东的叙述后,陆一楠蹙眉,“那,人没给打死、打残吧?”

刘浩东说,“那倒不至于。人家也是聪明人,不会要他一条懒汉的烂命,就是教训教训他。这样也好,给有些人看看,咱家其实也是有人的样子,你说是不是?”

陆一楠“……”


翌日一早,陆一楠就带着鲜花和水果去了父母的墓地。可到了之后,她发现父母的墓碑打扫的一尘不染,鲜花和水果都是新鲜的,还有几株未燃完的香。从香的长度来看,祭坟之人并没走远。

这四年来,陆一楠每年清明会回来祭奠父母,他们的祭日,她是不回来的。

陆一楠总觉得那人没有走远,她放下祭典用品,四处环看。

错落有致的墓碑,周围是柏树林,墓地也是一排排一行行的松柏。

这若是藏个人,还真看不到。

可是,什么人祭奠她的父母,还不想让她看见?

陆氏当年的烂摊子,最后是陆一楠的伯父陆泉收拾的。上城商界对陆泉的称赞一片哗然。

只有陆一楠明白是怎么回事。

可那时候的她怀了赵衍贞的孩子,赵衍贞看似和她领了证,可他根本不帮她。赵锦宸又因为她和赵衍贞而负气离家出走,离开了上城。

她已经知道,真正害死她父母的人是大伯父一家,是她那个笑面虎大伯父陆泉一手做下的。

而且,他的女儿陆歆曼还设计害陆一楠和赵锦宸分道扬镳。

好狠毒的一家畜生。

按理,上城应该没有人知道她陆一楠的藏身之地吧!

她四年来和上城任何人没联系的,包括她唯一的好友谷筱筱。

清晨的墓地,还是有一股子浓浓的阴森可怖的。

陆一楠有种直觉,祭奠父母的人是他,赵锦宸。

除了赵锦宸,她想不到别人了。

虽然,当年的事情,赵锦宸把话说的很绝,可事后,她也没有跟他解释,其实,她也是受害者,且,被捉奸一个月后,她还和赵衍贞领证且住在了赵衍贞的别墅里。

即使如此,陆一楠还是直觉,此时,赵锦宸就在附近,就在她的身边。

她和赵锦宸十几岁就认识,一起上学,一起出国留学,两人之间很默契的。

忽然,陆一楠喊道,“赵锦宸,你出来,我看见你了。

你若还是个男人就出来……”

短暂的死寂后,随着一阵树叶的“沙沙”声,男人双手插兜,走出了松柏林。

四目相对,都已不是当年的那个人了。

陆一楠站在父亲的墓碑前一动不动的僵在那里。赵锦宸一步一步朝她走近。

她才看清楚,他的半张脸和额头有疤痕,像火烧的。

“你,怎么受的伤?”陆一楠吃力道。

“滑雪时摔得。”赵锦宸道。

“你……”

“你……”

两人又是不谋而合的异口同声,但都楞住了。

须臾,还是陆一楠先冷静了下来,她看向近在咫尺的人,“什么时候回来的?”

“半年前。

半年前,我在瑞士遇到了黎沐,她说你四年前生下的三个孩子都没活下来,她说,你和赵衍贞离婚了。可我回来,怎么都找不到你了,我几乎天天来这里,等你。”赵锦宸一口气说道。

陆一楠逼退眼底的泪,“找我做什么?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哪里值得你赵家二少爷如此。”

“陆一楠,你欠我一个解释。”

“没有什么好解释的,就是你当年看到的那样。”

他们再也回不去了,而她肩上有陆氏的使命,有父母的血海深仇。

她还有三个孩子生死不明的未解之谜。她早已不是赵锦宸屁股后的那个小尾巴了,而他也不是她的锦宸哥哥了。

这就是她陆一楠和赵锦宸的宿命。


时隔四年,彼此都变了很多,凡事,都能够成熟冷静的面对了。

赵锦宸不知道这四年里,陆一楠都经历了什么,去了哪里,但,他看得出她的变化不是一点点,而是从内到外的蜕变,彻底换了个人。

他也看得出,她精气神都很好,这倒是让他松了一口气。

赵锦宸想象过见到陆一楠后的种种情况,但,眼前的陆一楠是他最没想到过的。

当年的她,家破人亡,为救父亲而给赵衍贞怀孩子,可辛苦的七月怀胎,孩子无一生还,父亲自杀,她还被赵衍贞净身出户了。

如此遭遇,换个人怕是都活不下去了吧!

赵锦宸怔愣的看着面前这张素净的脸。女子一身紫色休闲运动服,青春阳光,精神饱满,似乎四年前那些遭遇根本没有在她的身上发生过。

“嗤~”

赵锦宸忽然嗤笑了一声。

陆一楠抿着唇,用质问的眼神看向了他。

你还笑?笑什么?

赵锦宸能从她的眼底看懂她的心思和质问。

“别说气话了。当年,我们都太年轻了,事情发生的实在太突然了,后来,唉!算了,不说了,总之,我不相信你是那样的人,你肯定有什么难言之隐。

还是说,赵衍贞强迫你的?”

陆一楠抖动了几下睫毛,“和赵衍贞没有关系,是我主动勾引他的。再说,一切都过去了,都结束了。

我想和我爸妈单独呆会儿,就不送你了。

谢谢你,还能来给我爸妈扫墓。”

陆一楠语落,对着赵锦宸鞠了一躬。

赵锦宸的额头黑线瞬间布满,眼皮子突突直跳。

男人忍着怒意,好声好气道,“一楠,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你非要这么伤人伤己吗?”

陆一楠抿着唇盯着赵锦宸看了许久,他即使头上、脸上有疤痕都不影响他的帅气和善良。

他天生就是个善良的人,做不了坏人!

须臾,陆一楠抖动了几下湿漉漉的眼睫毛,说:“锦宸,从始至终,我,最不想伤害的人就是你。可是……对不起!”

下一瞬,陆一楠就被赵锦宸拉进了怀里,紧紧抱在了怀里。

“一楠,对不起,都怪我没有保护好你,是我没用……”

陆一楠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挣脱开赵锦宸的怀抱,后退两步,摇头道,“和你没关系,你不要自责,也不要胡思乱想,别再四处流浪了。既然回来了,要么就把没上完的学上完,要么就去做你喜欢的事。别浪费时间了,好吗?”

赵锦宸揪着头发,蹲在地上,心口痛的抽搐在了一起。

须臾,他才感觉好了点,缓缓抬头,看着陆一楠痛苦道,“一楠,我不管你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也不管你这几年去了哪里,经历了什么,从现在起,我再也不会放开你了。你要做什么,就告诉我,刀山火海,我和你一起面对。好不好?”

陆一楠摇头,“不好。”

赵锦宸站了起来,“为什么?我知道,我在赵家没有地位,就是个大笑话,可在你陆一楠的事情上,我决不妥协,我一定要为你讨回公道……”

陆一楠脸色一冷,眼底的杀气都腾腾而出。

“赵锦宸,我告诉你,你我早都没有关系了。我也没有什么公道要讨。你若还是我曾经认识的那个赵锦宸,你就替我,帮我,做两件事。你能做到吗?”

赵锦宸又活过来了,“什么事,你尽管说。”

陆一楠,“你必须答应我,一定做到,不然,我就不说。”

赵锦宸,“好,我答应你。”


闫铭猜不到赵衍贞要做什么,也不敢问,只能等着。

司机将车子停在陆一楠家和邻居家的中间位置,稍微靠近邻居家的地方,如此,一看便觉得是街上谁家的车子临时停靠一下的样子,不会引起任何一家的注意。

赵衍贞拿出了烟,司机赶紧将前后车窗开了条手指宽的缝。然后,瞥了眼后视镜。

赵衍贞自从有了三个孩子,烟瘾小了很多,此时,他拿出烟只是捏在手里,偶尔放在鼻尖闻一闻,司机看了眼闫铭。

闫铭低声说,“后面窗户关上。”

司机点头,赶紧将后窗关了。

半个多小时过去了,整条街陷入了黑夜,这里是老街,又是独院,人本来就少。路边都是茂密的梧桐和榕树。路灯都掩隐在繁茂的枝叶下,夜里整条街就显得有股子阴森森的感觉。

忽然,赵衍贞将慵懒的身体猛地坐直了起来,脸色在昏暗的光线下显得更加难堪。

闫铭顺着老板的目光朝六十六号大门的方向看了过去。陆一楠骑着一辆共享单车回来了。

女人穿着很休闲,和前天晚上在宴席上的妖娆判若两人。

陆一楠把自行车停在了路边的共享单车专用区。这才拧着大包小包去开门,她没有按门铃,而是用的指纹密码开的门。

此时的陆一楠就是天使幼儿园的监控里拍到的那个鬼鬼祟祟的女人。

赵衍贞很不解。

陆一楠的表现到底是偶然发现了什么呢,还是,她已经知道了什么?

他倒不担心陆一楠跟他抢孩子,就她眼下的处境,她还没那个胆量和精力跟他抢孩子,可他就是不想横生枝节。

赵衍贞忽然有了愁绪,大拇指和食指张开八字形,卡住额头,一动不动的盯着那扇关上的大门。

周遭安静的比当时他们住在“悠闲居”时的夜晚还要安静。

“陆家没有找她麻烦?”赵衍贞忽然问道。

闫铭说,“暂时没听到风声。唐城昨天下午来了这里,据当咱的人反应来看,他们谈的不错。”

赵衍贞说,“让人把这里监控起来。”语落,他便闭目养神了,“开车。”

陆一楠给自己买了条大红色印花欧式一字肩长裙,香槟色的带钻高跟鞋,一个过时的香奈儿手袋。

从头到脚加起来都没有她十六岁前随便一条裙子贵。可她却鬼使神差的去了儿童用品专柜买了一大堆衣服和小玩意儿。

此时,夜深人静,陆一楠看着床上一大堆儿童用品和衣服,脑子里都是一张张可爱的、阳光的小脸蛋儿。

翌日是周六,可陆一楠迫不及待的起床,洗漱一番就去了隔壁的芙蓉街转悠。

她在幼儿园对面的西点屋吃了早餐,又买了好些蛋糕和甜品。

陆一楠觉得她肯定得了幻想症了!

下午,唐城来接陆一楠去参加上城的高层圆桌会议。

陆一楠打扮好下楼,一搂沙发上的男人一下子就愣住了!

陆一楠,“这裙子很奇怪吗?”

唐城这才觉得自己失态了,赶紧收回目光说,“不奇怪,很好看!那,我们这就走?”

陆一楠点头,“今晚可全都仰仗唐先生了。”

唐城说,好。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