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晚风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短篇小说他在逆光中告白

短篇小说他在逆光中告白

沉官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他在逆光中告白》,是作者大大“沉官”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苏韵祁征。小说精彩内容概述:我也要及时抢救嘛。”......

主角:苏韵祁征   更新:2024-06-11 22:1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韵祁征的现代都市小说《短篇小说他在逆光中告白》,由网络作家“沉官”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他在逆光中告白》,是作者大大“沉官”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苏韵祁征。小说精彩内容概述:我也要及时抢救嘛。”......

《短篇小说他在逆光中告白》精彩片段


深夜。

苏韵回到“鼎盛家园”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

—个人简单洗漱了—下,躺在床上查看手机的时候,赫然发现微信有—条新的验证消息。

【验证消息:我是赵金洋。】

苏韵犹豫了—下,还是点击了同意。

对方毕竟是自己师兄,又是老师介绍来的,自己要是拒绝添加好友,老师的面子上多少会有些过不去。

添加成功。

【赵金洋:师妹休息了吗?】

赵金洋的消息发来。

苏韵看了看对方的头像,就是—张本人身穿西装的大头照,莫名有种工作账号的既视感。

【苏韵:还没,刚忙完。】

【赵金洋:我看晚上师妹跟着救护车—起走了,那个呼吸性碱中毒的女生情况怎么样了?】

【苏韵:没什么大碍了。】

【赵金洋:那就好,不过师妹明天得小心—点。】

【苏韵:?】

【赵金洋:今天的晚宴上老师—直在念叨你,似乎是对你上救护车溜走的举动很不满,明天估计会来找你麻烦。】

【苏韵:呃……没事,习惯了。】

【赵金洋:我看老师好像很操心师妹的终生大事?以师妹的条件应该不用有这方面的担忧才对吧?】

【苏韵:师兄过奖了,我准备把身心奉献给医学不结婚了,老师估计就是因为这个才—直念叨我吧。】

苏韵半开玩笑的回了—句,也算是变相表明了自己的心意和态度。

对方沉默了片刻。

【赵金洋:原来如此,老师的思想比较传统也正常,那师妹早点休息,我就不打扰了。】

【苏韵:好。】

聊天结束。

苏韵靠在床头柜上,—时间倒也没什么睡意,脑海中莫名响起了吃烧烤时杨俪说过的—句话。

“这种事即便再占理也是主动打人了,回去肯定也免不了要被处分的。”

祁征为了替那个女大学生出气,直接动手揍了渣男—顿?

仔细想想。

这的确也是祁征的脾气能做出来的事。

苏韵拿着手机,犹豫了—下还是找到了祁征的头像,点开了两人的聊天对话框。

犹豫—下。

苏韵选择了—个比较委婉的开场白:【祁队长,今天你们营救的蓉大女生已经没事了。】

消息发出。

后方并没有红色感叹号。

苏韵松了—口气,看着手机屏幕安安静静的等待起来。

时间—点点过去。

不知不觉已经过了零点,—股倦意逐渐涌上了苏韵的全身,可聊天框里并没有新的回复了。

……

……

第二日—早。

苏韵起床的第—件事就是查看手机,发现聊天框里的内容依旧停留在昨天自己的那句话。

祁征没有回复。

苏韵莫名的有些失落,似乎立冬那日在车里的“争吵”后,自己和对方就连普通朋友的关系都没办法继续维持下去了。

来到医院。

苏韵刚刚经过护士站,还没抵达办公室就听见护士小陈叫住了自己:“苏医生,陈院长让你去他的办公室。”

“啊?这么早?”

“陈院长—大早就来了,指名道姓要找你,我看着不像是什么好事。”

“……”

苏韵—脸无奈,大概能猜到老师找自己的原因。

—路来到院长办公室。

咚咚~

苏韵轻轻敲门,小心翼翼的推门进入,脸上挤出—丝狡黠的笑容:“老师,早上好呀~”

“嗯。”

陈老院长不咸不淡的嗯了—声,压根就懒得抬起眼皮去看苏韵。

这显然是生气了。

“老师,听说您找我,什么事呀?”

“什么事你自己心里没数?”

“呃……”

苏韵悻悻—笑,解释道:“昨天我跟着救护车离开是因为担心那女生的状况,万—她在救护车上出现什么情况,我也要及时抢救嘛。”


第二日的社会报道不出意外就是昨晚的车祸火灾事件。

事件的原委也已经查明公布。

司机因为酒后驾驶,在经过街道口时误踩油门,一路冲进了街边的炸鸡店造成了事故。

而那家炸鸡店在被撞后,意外曝出了“使用地沟油”的丑闻。

一时间“酒驾”和“食品安全”两个话题冲上了社会新闻的热搜,一度引起了广泛热议。

苏韵一大早来到了医院。

昨天的调休假期已经结束,她又将开始为期一周的忙碌工作。

临近十月黄金周。

外科门诊的病例越发的多了起来。

一天的时间。

苏韵安排了四台手术,其中三台都是由于车祸原因造成的,最后一台则是丈夫出轨,被妻子发现后一剪刀戳进了腹腔,差一点就划破脏器造成不可逆的大出血。

晚饭时间。

苏韵不会做饭,所以下班都是选择和同事一起在医院的食堂里用餐。

“苏医生,302病房那对夫妻什么情况了,我刚路过还听见里面在吵架。”

“剪刀差半寸刺入肝脏,目前已经脱离危险了。”

“不是,我是说那对夫妻和小三的情况,听说那还是个小白脸,用自己老婆的钱在外面养小三。”

“不清楚。”

苏韵微微摇头。

她对于这些所谓的“八卦”并没有兴趣。

下午病房里差点打起来,她也是只是保持远观而不会上去劝架,只是告诉护士如果出现伤亡第一时间通知她安排手术室。

“现在的渣男真是越来越多了。”

“可不是嘛,听说出轨那男的还准备起诉他老婆恶意伤人,准备打离婚官司的时候多分一笔钱。”

“苏医生,你以后找男朋友可得注意一些。”

苏韵目前还是单身,个人颜值放在整个市二医院都是数一数二的存在,经常有些其他科室的追求者。

苏韵对此只是不冷不热的拒绝。

拒绝次数多了。

许多想要追求的人也就偃旗息鼓了。

正说着。

电话声响起。

苏韵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护士小陈的电话:“苏医生,出事了,302病房那对夫妻又打起来了,男的腹腔上缝合的伤口出现崩裂。已经重新送去手术室了。”

“好,我现在过去。”

苏韵放下手中的餐具,立刻起身朝着手术室赶去。

她不关心那对夫妻的感情问题。

不过自己的病人出现了问题,出于医生的职业道德,她这个主刀医生还是得回去重新缝合伤口的。

手术不算复杂。

麻醉生效后。

苏韵检查了一下男人腹腔内的情况,确定只是单纯的伤口撕裂而没有其他脏器损伤后,拿着镊子和针线重新开始了伤口缝合。

手术只进行了半小时。

苏韵脱掉手术服,换回白大褂离开了手术室,却在走廊的位置遇到了两个熟人。

张海穿着棒球服,冲着苏韵挥了挥手:“苏医生,正好,快帮我们队长看看伤。”

祁征一身黑色冲锋衣,右手的衣袖高高撩起,手臂位置原本缝合好的伤口再次崩开渗着鲜血,见到苏韵下意识就准备转头离开。

“去我办公室。”

苏韵声音清冷的开口。

张海则是赶紧拉着祁征跟了上去。

办公室里。

苏韵检查了一下祁征手臂上的伤口,上面有两种不同的缝合痕迹,而且伤口反复的崩裂也完全没有愈合的迹象。

苏韵一边清理伤口,一边问道:“你昨晚去找其他人重新缝合伤口了?”

“嗯。”

“然后今天又崩开了?”

“……”

苏韵没忍住噗嗤一笑。

祁征黑着脸,沉默着不想说话。

张海则是忍不住插嘴道:“队长,要我说你昨晚就该跟我们一起来找苏医生缝合的。”

“昨晚救火情况这么严重,你伤口的针线也只崩了一半,结果刚才就拉了那女人一把,那庸医给你缝的线就全崩了……”

祁征蹙着眉头,一记冷眼射向张海。

张海立刻闭嘴不说话了。

清创完成。

苏韵开始拿起镊子和针线,看着面前的祁征,语气清冷的问道:“祁队长,这次应该也不需要麻药吧?”

“不需……嘶!”

不等祁征的话说完,立刻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针线毫不犹豫的戳进了肉里。

这一次苏韵下针的位置依旧很准,只是力道比起上次要重了许多,痛感也是成倍的增加。

祁征咬牙忍着,不想露出疼痛的表情。

张海看见苏韵下针的动作,完全失去了上次的温柔,活脱脱就是容嬷嬷附身的既视感。

“苏医生,你这缝针的力道是不是重了,我队长感觉很疼的样子……”

“疼也忍着。”

苏韵嗓音清冷,手上缝针的动作依旧没停:“伤口再崩开撕裂到手部神经,手术的时候更疼。”

祁征:“……”

片刻后。

缝针完成。

祁征看着自己手臂上的缝针痕迹,一时间陷入了沉默。

即便很不愿意承认,可两相对比之下,苏韵缝针的技术的确比昨晚第三医院的外科医生精湛许多。

“好了。”

苏韵收起缝合用的医疗工具。

张海看了一眼沉默不语的队长,赶紧帮着道了声谢:“麻烦苏医生了。”

“没事。”

苏韵微微点头,看了一眼两人身上的便装,随口问了一句:“你们这是在休假?”

“是啊。”

“那怎么弄成这样?”

“唉,你们医院有人吵着要跳楼,我和队长刚好路过就赶过来了。”

张海一脸无奈的开口吐槽道:“队长的伤口就是在楼顶救人的时候崩开的,老公出轨她自杀,也不知道脑子怎么想的。”

闻言。

苏韵大概知道想要跳楼的人是谁了。

她小时候见过父母吵架甚至动手的样子,打心里的厌恶婚姻,对于那种情况也懒得去多管什么。

“谢谢。”

祁征语气僵硬的道了声谢,表情看起来格外的不自然。

苏韵微微颔首,算是接受了对方的道谢,补充提醒道:“这一周内不要参与任何救援任务,最好是别用右手发力,一周后来医院找我拆线复查。”

“这就不劳苏医生费心了。”

祁征又恢复了冷漠的模样,语气也是拒人千里之外,起身准备离开:“在哪里缴费?”

“门诊大厅缴费。”

苏韵深吸了一口气,冷着声音:“中途伤口再崩开就不用来医院了,直接准备转业报告吧。”


树荫下。

苏韵正抱着笔记本电脑,反反复复的修改着论文里的内容。

“心脏移植”属于医学里的顶尖课题,可同样对于论文的质量要求也非常的严苛。

一下午的时间。

苏韵反反复复的修改,最终也只留下了一千字。

正写着。

面前斑驳的阳光被遮挡,一片阴影笼罩而来。

苏韵下意识的抬头,看见了面前这位逆着光的男人,语气平静的问道:“祁队长,有什么事吗?”

“晚饭时间到了。”

“哦,我忙完就过去。”

苏韵应了一声,继续埋头在键盘上敲击起来,可敲了几十个字发现面前的阴影并没有褪去。

二度抬头。

苏韵看向站在面前的祁征,有些疑惑:“还有什么事吗?”

祁征伸手指了指苏韵旁边的草坪,语气认真的开口道:“你这属于破坏公物了。”

“嗯?”

苏韵一愣,转头看向旁边的草坪。

下午思考论文的时候,每次遇到纠结的时候,她就不自觉的拔一根旁边的草,不知不觉草坪已经秃了一小块了。

苏韵赶紧把拔下来的草盖在光秃秃的泥土上,表情有些尴尬:“这个需要赔吗?”

祁征没有正面回答,语气一如既往的冷漠:“队里准备了联谊晚会,你现在离开应该不会有其他人发现。”

闻言。

苏韵果断合上笔记本起身,跟在祁征身后老老实实的离开了“案发现场”。

两人错开着半个身位。

苏韵跟在身后,试探性的询问道:“草坪那里……你们队里不会有人追究吧?”

“不会。”

“那就好。”

苏韵闻言,长长舒了一口气。

……

落日西斜。

两人维持着半个身位的距离,肩头上撒着相同的黄昏与晚霞,曾经最熟悉的两个人却早已没了相同的话题。

尴尬的气氛中。

苏韵咳了咳,主动开口问道:“咳咳,你……最近过的怎么样?”

“很好。”

“下午体检的时候,我看你身上有很多伤疤……”

“小伤。”

祁征的回答异常冷漠,浑身上下都带着肉眼可见的疏离:“私下没人的时候,苏医生就不用展现自己的医者仁心了。”

说完。

祁征加快了自己的步伐。

原本半个身位的距离被远远拉开。

苏韵的步伐逐渐慢了下来,看着前方那个曾经无比熟悉的背影,一时间心中有些五味杂陈。

消防中队食堂。

苏韵走进食堂的时候,里面已经是一片热闹的景象。

杨俪和陈琳几个小护士坐在一桌,看见苏韵走进来,立刻冲着对方招了招手:“苏医生,这边。”

苏韵坐了过去。

杨俪开口询问道:“苏医生,你下午的时候去哪儿了?联谊活动都没有参加。”

苏韵将笔记本电脑放在桌上:“写论文。”

陈琳则是满脸八卦的问道:“苏医生,你是不是和他们很熟呀,我看体检的时候好多消防员都在和你打招呼。”

“之前他们出任务受伤,我帮忙处理了一下伤口。”

“这样啊。”

陈琳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指了一个方向,小声的询问道:“苏医生,那你知道那边那位帅哥有对象吗?”

苏韵顺着陈琳的方向望去,正好看见了坐在椅子上的祁征。

“祁征?”

“对对,好像还是他们队长。”

“……”

苏韵沉默了一下,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想的,认真的开口道:“祁队长已经结婚了,孩子都三岁了。”

闻言。

一群小护士都是齐齐发出了一声叹息。

杨俪压着声音,小声的问道:“苏医生,那秦指导呢?他看样子应该是单身吧?”

苏韵微微摇头:“这个我就不清楚了,要不你自己去问问?”

“我……”

杨俪欲言又止,她脸皮其实还是挺薄的,扯了扯苏韵的衣服小声道:“你和那几个消防员不是挺熟的吗,帮我问问。”

“不去。”

“下次急诊遇到刁钻的病例,我优先通知你。”

“……”

苏韵陷入了犹豫。

杨俪则是继续软磨硬泡:“我的终生大事可就落在你身上了,你找其他消防员侧面打听一下就行。”

苏韵从椅子上起身,目光直接忽略掉祁征,迈步朝着张海的方向走去。

她和对方打过几次交道,感觉应该是挺好说话的人。

“苏医生?”

张海见到苏韵来找自己,显然是有些意外,目光下意识的看向了隔壁桌的队长。

“张警官,想问你个问题方便吗?”

“呃……方便。”

张海点了点头。

苏韵则是看了一眼秦毅所在的位置,小声的询问道:“你们队的秦指导,现在还是单身吗?”

问题一出。

张海的表情顿时就呆住了。

苏医生问的不是队长而是秦指导?

“这个……”

“呃……”

“秦指导他……”

张海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直接回答“单身”,自家队长多半就没希望了,回答“非单身”又有些对不起老秦。

犹豫间。

一道低沉的声音传来。

祁征端着餐盘走来,动作自然的在张海身侧坐下,语气随意的问道:“怎么了?”

“呃……苏医生想打听一下老秦是不是单身。”

“已婚,孩子都三岁了。”

祁征平静的给出了答案,神态语气都格外的淡定,丝毫看不出半分说谎的痕迹。

苏韵闻言微微点头,果断转身离开。

回到杨俪座位旁。

苏韵说出了“秦指导已婚,孩子三岁”的“真相 ”后,又是一片可惜的声音弥漫开来。

毕竟放眼整个消防中队。

祁征这个队长的颜值排第一,秦毅指导员就是当之无愧的第二了。

“唉,又一个已婚有娃的。”

“果然,长得帅的都已经名草有主了。”

“……”

与此同时。

另一边。

张海表情古怪的看了一眼祁征,又看了一眼远处的秦指导,压着声音问道:“队长,你这么做不太道德吧?”

“什么?”

“老秦都单身这么多年了,你一句话就断了他的桃花,他要是知道了不得跟你拼命啊?”

“他觉得他应该会感谢我。”

“怎么说?”

“苏医生的性格不行,脾气不好,平时工作忙,厨艺也差……”

祁征说了一大堆缺点,最后总结为简单的一句话:“他和苏医生不合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