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晚风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穿越小白脸,女帝只想要我精修版

穿越小白脸,女帝只想要我精修版

哑少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完整版古代言情《穿越小白脸,女帝只想要我》,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陈凡陈国公,由作者“哑少”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穿越成少爷,这一世情爱与我无关,我只想做个富家少爷~谁知道我的容貌太优秀了,被女帝看上。我才不要去为了一个女的去后宫争宠,赌上全部的身家性命!我只想做个少爷摆烂!于是我直接摆烂五年,只为让女帝知难而退,收回婚书。谁知道她刚收回就后悔了?更有谁知道,我摆烂多年,还是成了她的舔狗了……...

主角:陈凡陈国公   更新:2024-06-23 07:0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凡陈国公的现代都市小说《穿越小白脸,女帝只想要我精修版》,由网络作家“哑少”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完整版古代言情《穿越小白脸,女帝只想要我》,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陈凡陈国公,由作者“哑少”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穿越成少爷,这一世情爱与我无关,我只想做个富家少爷~谁知道我的容貌太优秀了,被女帝看上。我才不要去为了一个女的去后宫争宠,赌上全部的身家性命!我只想做个少爷摆烂!于是我直接摆烂五年,只为让女帝知难而退,收回婚书。谁知道她刚收回就后悔了?更有谁知道,我摆烂多年,还是成了她的舔狗了……...

《穿越小白脸,女帝只想要我精修版》精彩片段


林枫看着陈凡搂着怜月的样子,心都快要气炸了!

却还是强忍了下来,接着道:“但是!为了防止你再次抄袭别人没有展示过的文章,这一次文会的主题由我们定!”

“随便!赶紧开始,别浪费我的时间!”陈凡一脸不耐烦道。

闻言,别说林枫了,就连陈浩陈国公等人都是神色微变。

不明白陈凡为什么能这么从容,为什么能这么自信。

可林枫还是看向了陈浩,“二公子,你看这一次文会的主题定什么好?”

闻言,陈浩直接站起了身,一副坦荡模样道:“既然我也要参加,自然不能由我来定!不然万一某人输了,说不公平,那就太看不起我陈浩了!

所以,主题由诸位商议吧!”

闻言,众人对陈浩更是一脸赞赏。

“不愧是金陵第一才子,这胸心!”

“那是当然,不然又怎么能写出洛神赋这种千古奇文!”

“就是!能写出春江花月夜这种诗,会惧怕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吗?”

“随便什么主题,二公子照样文不加点,信手拈来!”

……

可这时,陈国公却忽然开口道:“要不老夫也来凑凑热闹,给你们文会出一个主题如何?”

闻言,众人皆是神色一变,朝着陈国公看去。

“国公亲自出题,求之不得!”林枫紧忙道。

“风花雪月古人写得太多了,今天在场的都是读书人,那便以读书为主题,诗词歌赋不限。诸位觉得如何?”陈国公道。

闻言,众人皆是神色微变,毕竟大家写的多是风花雪月之类的东西。

以读书为主题,倒是真有些难。

唯有陈国公和陈浩知道,这是他们特意设计的!

他们还是有些担心陈凡有些才学,故此才特意想这么一个冷门的题材。

而陈浩更是为此,请教大儒,研究了三天,就是为了不出差错。

“既然是国公亲自出题,那今日文会主题便以读书为题!限时一炷香时间!”林枫道。

可这时陈国公却又开口道:“既然是老夫出题,那老夫便为这场文会添一些彩头!谁若是夺得今晚魁首,这支笔就是谁的!”

说着,陈国公直接挥手示意,只见一个下人直接拿出一个盒子打开,里面是一支笔杆如水墨玉石一般的毛笔。

“文圣仙毫!”

“竟然是传说中那一支价值连城的文圣仙毫!”

“听说笔杆乃是上好的和田玉,天生自带水墨意境,笔毛更是千里雪原上银月狼王尾巴上的一撮毛,天下无双,独一无二!”

“想不到陈国公竟然舍得把这般至宝拿出来做彩头!”

“这手笔也太大了吧!”

“这有什么?无非是想变着花把这支笔奖赏给自己的儿子而已!”

闻言,众人也都明白了什么。

毕竟陈浩能写出洛神赋和春江花月夜,其他人怎么可能比陈浩写得好。

……

而一边林枫也没有迟疑,直接宣布开始,并且让人点上了香。

众人也开始沉思。

就连早有准备的陈浩也故作思索模样,拿着笔一点点写着什么。

唯有陈凡,一脸无所谓的模样,一手搂着怜月盈盈一握的腰肢,一手端着酒杯喝着,悠闲至极。

完全没有要动笔的意思。

“女帝!你看他那样子,就他那样也能写出洛神赋那种文章?”阁楼上的雪影看着陈凡悠闲的样子,脸上写满了厌恶。

虽然陈国公看着陈凡搂着怜月的样子,脸色也有些难看。却又很难否认,陈凡这个样子是真有那种风流才子的感觉。

故此,陈国公并未回答雪影的话,而是就这么看着陈凡。好似很期待陈凡这个样子能写出什么样的诗词来一般。

“可以开始了吗?”

这时,陈凡忽然放下了酒杯,漫不在意道。

闻言,众人皆是神色一怔,陈凡什么意思?

“陈凡!你又要闹什么幺蛾子,我不是早就宣布开始了吗?”林枫一脸难看道。

“我是说可以开始念了吗?”陈凡道。

闻言,众人更是一愣,难道陈凡已经做好了?

可他都还没有动笔啊!

而且,现在才过了多久?香才烧了十分之一还不到!

“若是可以,我就开始了!”陈凡又道。

闻言,林枫紧忙看了看一边的陈浩。

陈浩眉头微皱,但是想想这样也好,所谓抛砖引玉,陈凡先做,等下才能衬托他写的诗有多好,便轻轻点了点头。

“你急什么?你写好了,你就念!没人拦着你!只是等下输了,别说我不给机会!”林枫一脸不耐烦道。

陈凡也不在意,开口便念道。

“槛菊愁烟兰泣露,罗幕轻寒,燕子双飞去。

明月不谙离别苦,斜光到晓穿朱户。”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

只见陈凡就这么搂着怜月,简单念着。

可众人听着,却是皆是神色一愣,直接呆住了。

这不就是现在一品轩后院的场景吗?

菊花,水面烟波,罗幕,明月,斜光,朱户!

移情于景再配合着陈凡所写出那种望眼欲穿的神态,情致深婉!

而一句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又直接写出了对广远境界的骋望,辽阔高远。

这是何等词句?

他们就算是想破头也想不出!

文辞优美婉柔,意境高远,足以称得上是创世佳作!

一时间就连陈浩和陈国公他们都直接呆住了。

陈凡竟然一开口便是此等创世佳作,怎么可能?

他的才华难道真有这么好吗?

一时间陈浩是真有些慌了。

他自认为自己手里这首诗很好,但是和陈凡这一首词比起来,什么都不是!垃圾都称不上!

这怎么办?

可这时,一边的林枫却一句话点醒了众人,“陈凡!你写的这是什么?哪里有读书的影子?你不知道我们的主题是读书吗?”

闻言,众人也都反应了过来。

“就是!你这和读书有什么关系?”

“跑题了!你知不知道?”

“跑题了都不知道,该不会又是从哪里抄了这首词来吧!”

一时间众人议论纷纷。

就连阁楼上的陈国公都是眉头微皱,陈凡这首词固然很好,但是和的读书完全不搭边!

难道这是陈凡一早写好的?

可陈凡却依旧是一脸淡然,也不管那些人的议论,继续开口道。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

小说《穿越小白脸,女帝只想要我》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至于你,愿不愿意,随便你!只是我觉得,他都这样对你了,写出来又怎么样?

难道你林家离开陈国公活不了?还是说,你掌握了陈国公那么多秘密,你还怕他?”

闻言,林三千神色微变,好似在思索什么—般。

但是—想到陈凡刚才说的,他这些年给陈国公做狗,给了这么多好处给陈国公。到最后,陈国公竟然连五百万都不愿意借他!

眼睁睁看着他林家倾家荡产,—无所有。

他就不相信了,陈国公敢怎么样!大不了玉石俱焚!

忽然心—横,直接答应了陈凡。

“好!我写!”

“小可小爱,笔墨纸砚!”陈凡也不在意,淡淡道。

时间过去,林三千不断在纸上写下陈国公的犯罪事情,而陈凡看着那些罪状,嘴角都忍不住上扬了许多。

林三千不写,他还不知道陈国公背地里竟然做了这么多见不得人的事情。

真好。

很快,林三千写好了陈国公的罪状,也签订了和陈凡购粮的协议。

陈凡也不在意,反正接下来,已经没他什么事情了。

根据协议,陈凡只提供粮仓的位置,至于粮食,需要林三千自己去取。

便直接把各个粮仓的位置告诉了林三千,“林家主,合作愉快,那些粮食全是你的了!”

林三千却是—脸难看,带着林家众人便马不停蹄朝着那些粮仓而去。

陈凡也不在意,直接让小可小爱她们将那些银票,古玩字画,房产地契全都搬了进去。

回到了院子,陈凡躺在躺椅上,晒着太阳。

看着小可小爱两个小财迷,还在—脸认真清点着财物,嘴角微微上扬着。

“你们刚才不是已经点了—遍了吗?怎么又点—遍?”

“嘻嘻!”

“少爷,好多钱啊!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钱!”

闻言,陈凡—脸无语,“所以,现在知道少爷不差钱了吧!以后想买什么就买什么,不用给少爷省了,知道了吗?”

“嗯!”两个小萝莉—脸欢喜道。

“还有你们俩!”陈凡又看着怜月和冷寒霜道。

怜月倒是—脸乖巧点了点头,“谢谢夫君。”

可冷寒霜却是眉头忽皱,包括她?陈凡什么意思?

“你的钱还能让我用?”冷寒霜道。

“你和怜月—样,都是我媳妇,想怎么用就怎么用!”陈凡道。

“我什么时候是你媳妇了!”冷寒霜眉头紧皱,—脸阴沉道。

“这不是迟早的事吗?”陈凡微微—笑。

“你做梦!我说过,我只保护你—年!绝不会嫁给你,你再敢胡说,我撕烂你的嘴!”冷寒霜道。

“不嫁就不嫁嘛,这么凶做什么?”

只见陈凡直接白了冷寒霜—眼,“不过,你放心,你什么时候改变主意了,记得和我说,我的心,永远对你保持喜欢!”

“你!”

冷寒霜有些无语,是真有些懒得理会陈凡。

心里却又很困惑,陈凡—本正经的时候明明是那么的温文尔雅,自信阳光。

但是耍起无赖来,怎么这么让人讨厌。

“对了!小暖,你身上的玄阴寒毒是怎么回事?”陈凡道。

“关你什么事?不该问的别问!”冷寒霜清冷说着,直接坐在了—边。

“我这不是关心你吗?关心—下都不行?再说了,你答应过我要保护我—年,万—你提前死了怎么办?”陈凡道。

“这,你大可放心,—年半载我还死不了!”冷寒霜道。

“那—年半载以后呢?”陈凡神色忽变,显然,冷寒霜的情况比他想的还要严重。

可冷寒霜却依旧是—脸阴冷,“关你什么事?”

小说《穿越小白脸,女帝只想要我》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陈凡!”

“少爷!”

“夫君!”

看着陈凡后背中箭,众人皆是神色忽变,朝着陈凡而去。

而那黑衣人看着陈凡,更是一脸惊愕,不敢置信!

陈凡竟然替她挡了一箭!

为什么?

她可是来杀陈凡的!

雪影更是一脸难看,不敢再有一点保留。手中长剑一挥,一道凌厉无比的剑气便直接朝着树林之中而去。

顿时间,只听着一道道惨叫声响起,箭矢也都停了下来。

“少爷,少爷!你没事吧!”

“少爷!”

而这时,小可小爱也来到陈凡身前,一个个脸上写满了担忧。

“没……没事!”

陈凡龇牙咧嘴说着,可后背传来的伤痛,钻心刺骨,他没练过武,就是一个普通人,是真的很疼!

“什么没事!你们赶紧扶他回去!”雪影呵斥道。

“把她也带上!别杀她!”陈凡紧忙道。

“陈凡!你疯了吗?带上她!她刚才差点杀了你!”雪影直接呵斥道。

“先别管,把她先带回去,不然那些人也不会放过她!”陈凡道。

闻言,黑衣人更是一脸疑惑,陈凡不杀她就算了,帮她挡下那一箭就算了,现在还想着把她一起带回去!

为什么?

但是陈凡都这样说了,雪影也没有办法,只能和怜月搀扶着重伤的黑衣人一起朝着院子而去。

所幸,箭矢是侧着射入陈凡的后背,并未伤及内脏。

但是大厅之中,还是充斥了陈凡鬼哭狼嚎一般的惨叫。

以至于雪影都有些无语了。

“陈凡!你一个大男人,嚎什么!有这么疼吗?”

“箭没有射在你身上,你当然不觉得疼了,你能不能轻点!”陈凡不服道。

“我!”

“要不是你替她挡下这一剑,你能受伤?”

只见雪影没好气说着,又道:“给我小声点,叫得我脑子疼!你看看人家,难道没你伤得重?人家叫一声了吗?”

说着,雪影更是直接将一条毛巾塞进了陈凡的嘴里,一不做二不休,直接一把拔出了陈凡背后的剑。

顿时间,陈凡额头之上青筋暴起,牙齿紧咬,像是要直接将毛巾咬断一般。

一会之后,这才一脸无力趴了下去,将目光落在了那黑衣人身上。

此时的黑衣人头上的斗笠已经被取下,露出了那一张白皙如雪,而又倾国倾城的脸。

是真的生得很好看,只是眉眼间好似带着万年冰霜一般,给人一种很冰冷的感觉。

而且,是真的很能忍,哪怕身前被雪影斩出一道伤口,哪怕此时小可小爱在给她上药,她的脸上依旧是一点变化都没有!

像是不怕疼一般。

而黑衣人也见到了陈凡的目光,也不避讳,直接道:“你为什么要救我?”

“因为你生得好看!”

只见陈凡微微笑着道。

闻言,别说黑衣人了,就连雪影怜月她们都是一脸无语。

虽然她们承认,这黑衣人的确生得很好看,但是陈凡刚才救她的时候,都没见到人家斗笠下的脸,怎么就是因为好看了。

可在陈凡现在看来,似乎就是因为生得好看。

起初他还是想找一个人保护他,而这女子实力不错,若是能收服,倒是一个不错的人选。

可现在,看着女孩这倾国倾城的容颜,看着女孩眉宇间流露的高冷寒意。

心中便有了其他想法。

若是能留下做个媳妇,肯定不错。

可黑衣人听着陈凡的话,一时间却是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尤其是看着陈凡那充满阳光而又真诚的笑。

“对了,刚才听雪影说,你叫冷寒霜!冷寒霜是你的名字吗?”陈凡又道。

“是!”冷寒霜清冷道。

“真好听!就是太冷了些,这样吧,我给你取个暖和一点的名字,就叫小暖怎么样?”陈凡道。

闻言,众人更是一脸无语。

人家是来杀他的,他不顾安危救人家就算了,现在竟然还想帮人家取名字!

有病吗?

“你究竟想做什么?”冷寒霜眉头紧皱道。

“没什么!就是一见钟情,对你一见钟情,想要你做我媳妇!”陈凡道。

闻言,众人更是神色一愣。

包括小可小爱,包括怜月!

陈凡什么意思?

这才初次见面,人家还是来杀他的!可他竟然想让人家嫁给她!

他脑子里究竟在想什么?

而冷寒霜更是一脸呆滞,像是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一般!

陈凡竟然说对她一见钟情!想娶她!

什么情况?

可陈凡却依旧一脸笑意看着冷寒霜道:“我知道,这样说太突兀了,你肯定不相信。

但是我真的是认真的,不然我救你做什么?”

闻言,冷寒霜更是眉头紧皱,她虽然不相信,毕竟怎么可能会有人喜欢要杀自己的人。

但是陈凡那双眼睛,那眼睛中的光芒却又不像是骗人的!

“你可知道,我是来杀你的!”冷寒霜道。

“你以前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要不是林三千要你来杀我,你和我无冤无仇干嘛要杀我。”陈凡道。

闻言,雪影和冷寒霜皆是眉头忽皱,陈凡怎么知道是林三千派冷寒霜来的?

“你怎么知道是林三千?”雪影疑惑道。

“现在想杀我的无非就是陈国公和林三千两家,陈国公那么在乎脸面的人,若不是走投无路,不会在自己身上留下污点!

就只能让林三千来杀我了!”

只见陈凡漫不在意说着,又一脸笑意看着冷寒霜道:“林三千许了你什么好处?”

闻言,雪影也是一脸疑惑,冷寒霜的名声她还是知道的,在江湖上也算是一号人物。

并不是什么杀手,更不会做这种暗杀的事情。

但是今天却帮林三千来杀陈凡,为什么?

不过冷寒霜却没有回话,而是一脸疑惑看着陈凡。

可陈凡却又一脸笑意道:“其实你不说,我也能猜到,刚才林三千连你也想杀,虽然是为了杀人灭口,但是也说明了一点,你不是他的人!

不然你生得这么好看,武功又这么好,不至于一次任务失败就杀了你!

若是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欠了他什么人情,或者有求于他!

我说的对吧!”

闻言,冷寒霜又是一脸诧异,陈凡怎么什么都能猜到?

明明她什么都还没说!

而陈凡又接着道:“若是欠他人情的话,他刚才要杀你,那人情也算是还了,你不欠他什么了!

若是你有求于他的话,以他刚才杀人灭口的态度来看,你也没必要求他了,不管你怎么样,他也不会答应你!只会一次次被他利用。”

“所以,我们之间依旧是无冤无仇,你也没有理由要杀我了!我为什么不能对你一见钟情?更何况你还生得这么好看!”

“我!”

冷寒霜忽然有些语噎,她竟然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呵呵!”

陈凡见状,却是痴傻一笑,“而且,按照你们的江湖规矩,我为了救你,差点死了,你不该好好谢谢我?”

“你想要我怎么谢你?”冷寒霜清冷道。

“以身相许!做我媳妇儿!”


或许是因为生在国公府,加上他只是—个庶子,不受国公待见,所以没有表现的机会。”雪影道。

“不对,他既然是庶子,就更应该表现才对!陈国公有没有什么动静?”

陈国公眉头微皱道。

“这倒没有!按道理说,林家对国公府很重要,但是陈国公却没有要救林家的意思,而且十分平静,像是和他无关—般!不过那些涉事的官员,无—例外,全被灭门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

陈国公神色微变,又道:“准备—下,明天去—趟金陵!”

“是!”

雪影恭敬行礼,陈国公却只是简单摆了摆手,示意雪影退下。

待雪影退下,陈国公的脸色却变得很是幽怨。

靠坐在椅子上,满脑子全是陈凡的身影。

时间—点点过去,转眼便是七天时间。

这七天来金陵城可谓是风起云涌。

因为林家,金陵大小官员几乎全都被查,凡是和林家有勾结官商几乎都没有好下场。

而林家—干人等,全都伏法,无—例外。

以至于整个金陵城都变得人心惶惶。

不过陈凡的院子里却是十分平静。

陈凡在休养生息,冷寒霜在闭关,怜月带着小可小爱两个小丫头在布置着院子,准备着陈凡和冷寒霜的婚事。

陈凡倒是落得清闲,整日不是去看看酒坊的酿酒情况就是在晒太阳。

而酒坊经过这段时间的生产,酒水的存量已经初具规格,也差不多是时候考虑—下卖酒的事情了。

想着,陈凡还是决定上街去看看,便带着怜月和小可小爱,和—些侍卫来到了金陵城街道上。

因为金陵首富林家倒下了,导致整个金陵城的街道上林家的店铺全都关闭,让整个街道看起来都显得有些冷清。

如今林家的产业尽皆在陈凡手中,陈凡也觉得这样下去也不行,还是想着将这些产业先盘活,不能让这金陵的繁华没落在他手中。

但是想把这些产业盘活也不是—件简单的事情。

他还是太差人手了!

可就在陈凡思考着要怎么招收人手的时候,—道声音忽然从陈凡后方传来。

“陈兄!好久不见!”

闻言,陈凡等人紧忙转身看去,只见陈国公—袭白衣,手持折扇,风度翩翩朝着陈凡走来,俨然—副翩翩贵公子模样。

雪影则是身着—袭黑色劲装,手持宝剑,跟在陈国公身边。

陈凡有些意外,却不迟疑,紧忙上前拱手道:“花兄!好久不见!花兄什么时候来的!”

“今早刚到,本想去陈兄府邸探访陈兄,却不曾想,竟在这里遇见了陈兄,我们还真有缘!”陈国公拱手道,气度不凡。

“—曲清歌满樽酒,人生何处不相逢!”

“上次—别,我可是—直念着花兄,想着花兄说好的那—顿酒!”陈凡笑道。

“哦?”

只见陈国公眉眼流转,“陈兄当真—直念着我?”

闻言,陈凡眉头微皱,花千城这话是什么意思?

这不是最简单最客套的寒暄吗?

真假大家心知肚明。

花千城这么追问做什么?

而且,不知为何,陈凡竟在花千城脸上感受到了—丝女孩子才有的娇态。

“这还能有假?”陈凡道。

“既然如此,那能不能写两句诗,说说怎么想我?”陈国公却没反应过来,故意道。

闻言,陈凡眉头微皱,这花千城今天是怎么了?

可不等陈凡说话,陈国公又道:“怎么?陈兄不愿意?”

“这倒没有,思君如满月,夜夜减清辉!琴诗酒伴皆抛我,雪月花时最忆君!”陈凡随口道。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