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晚风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暴虐!偏执君王哭着求她原谅畅销小说

暴虐!偏执君王哭着求她原谅畅销小说

和南瓜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主角穆云舟阮棠的古代言情《暴虐!偏执君王哭着求她原谅》,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和南瓜”,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阳光照进来的时候,她昏昏沉沉的醒来……是的,她已经真切的死过一次了,但好像前世的梦是那样的不真切......前世,她死的时候,她的丈夫在陪他的白月光看烟火,等他反应过来跑回她的宫殿时,她已经出宫了.....她的死是假的,但是她的痛苦确是真真切切!痛,太痛了,所以还念吗?不念了.........

主角:穆云舟阮棠   更新:2024-07-10 22:0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穆云舟阮棠的现代都市小说《暴虐!偏执君王哭着求她原谅畅销小说》,由网络作家“和南瓜”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主角穆云舟阮棠的古代言情《暴虐!偏执君王哭着求她原谅》,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和南瓜”,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阳光照进来的时候,她昏昏沉沉的醒来……是的,她已经真切的死过一次了,但好像前世的梦是那样的不真切......前世,她死的时候,她的丈夫在陪他的白月光看烟火,等他反应过来跑回她的宫殿时,她已经出宫了.....她的死是假的,但是她的痛苦确是真真切切!痛,太痛了,所以还念吗?不念了.........

《暴虐!偏执君王哭着求她原谅畅销小说》精彩片段


“我就是死,也要带走你的孩子和女人。”我一直注意着他的情绪,所以当那个刺客拿刀划破我脖子的一瞬间,我就一个过肩摔挣脱了他的束缚,几乎同一时间,穆云舟带来的人就活捉了他。

穆云舟快步走到我的面前,查看我的脖子,见只是擦破了点皮立马保住我,“还好,还好没什么大事。”

我推开他,叫宁儿过来扶我,经过刚才那么一下,我也不敢再骑马了,慢慢的走回去。

穆云舟也一直陪着我,回营地的一路上,穆云舟几次想来扶我,都被我不动声色的躲开了。

7.

回到营地,穆云舟已经叫太医等在我的帐篷外了。等太医给我包扎好又检查了身上没有其他伤后才放下心来。

他走到我面前,拉着我的手说:“棠棠,这次是我对不起你,你想要干什么都可以。”

“穆云舟,为什么,为什么要设计我?”

“知妍怀有身孕,我不能让她冒险。”

“那我就不会有危险吗,我们十几年的感情,你就是这样对我的。”

“我有把握,你不会有事的。”

“滚出去,我不想在看到你。”

“棠棠,我念你刚刚受到惊吓,就不计较你失仪了,你好好休息,我晚些时候再来看你。”穆云舟留下这样一句话后,就急匆匆的离开了。

穆云舟走后,我躺在床上昏昏欲睡,突然屋外传来一阵吵闹,“皇后娘娘,皇后娘娘,求你饶过小妹吧,她年纪还小,不懂事,求你高抬贵手饶过她吧。”

我看了宁儿一眼,她就出去了,“贵妃娘娘,陈小姐妄议皇后娘娘,理应当罚,还请您不要为难我家娘娘。”

“皇后娘娘,求你高抬贵手,饶过我家小妹吧。”陈知妍并不理宁儿,继续向我喊道。

“皇后娘娘,我家主子怀有身孕,还请您高抬贵手,饶过她吧。”我听着外面越来越吵闹的声音,只觉得头更疼了。

“贵妃娘娘,你怎么了,快传太医。”门口一阵吵闹之后,才彻底安静下来。

宁儿走进来,对我说“贵妃这一次,恐怕又是要离间你和皇上了。”

连宁儿都看出来了,我怎么会不知道,如今我早就不在意他是怎么看我的了。

只是不知道穆云舟什么时候又要来我这里替他的妍儿讨公道了想想都烦。

晚上,穆云舟走到我的面前,一把拉起我,恶狠狠的看着我“我说过没有,叫你不要对妍儿动手。”

我看着他,眼神平静。

“是我把让你代替她的,你要怪就怪我,不要对她动手。”

“穆云舟,你这个蠢货。”

“你说什么?”穆云舟似乎不敢相信,看着我问道。

“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再来问我,我可不想和蠢货对话。”

回宫后,宁儿告诉我,陈知瑶被罚,陛下亲自罚的,贵妃也被禁足养胎了。我知道穆云舟是做给我看的。

我没有在意他要求和好的信号,因为我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宁儿偷偷带了一个大夫进来,我看着眼前蒙着眼睛的大夫,示意宁儿说到,“大夫,给我家夫人把一下脉,为何一直怀不上孩子。”

我看着面前大夫面色沉重的给我把脉,忍不住问道“怎么了。”

“夫人是否长期服用打胎药。”

“未曾。”

“那就不清楚了,夫人身体里有麝香的痕迹。”

“不可能,我自己懂一点医术,屋子里也没有闻到过麝香的味道。”我立马反驳道。

“可能是被其他味道遮挡了,不易察觉到,或者藏在其他不易发现的地方。”

小说《暴虐!偏执君王哭着求她原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刚想起来喝口水,就有人进来了,是穆云舟,“棠棠,你醒了,饿不饿,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我指了一下桌子上的水杯。

喝完水后, 嗓子好受一点了,我问道“这是哪里?”

“我们回家了,你原来的宫殿被烧了,我又给你换了一个,这里离我那里更近,方便我照顾你。”

我原来住的宫殿是离他那里最远的,本来我是不住那里的。

“杨书瑞呢?”

“他好好地呢,我没有动他。”

我无言以对,只是沉默的靠在床上。

“你就没有其他什么要和我说吗?”穆云舟盯着我说道。

“你会放我走吗?”

“除了要走,其他的我都答应你。”

“那让陈知妍走。”

“你为什么总是和她过不去啊。”穆云舟有点生气。

我不再说话了。

回家?呵,简直可笑。

和他待在一起简直画地为牢。

9.

这几天,穆云舟每天都来我这里呆着,所以当陈知妍来找我时,我并不意外。

“阮棠,你都走了还回来干嘛。”她走的我面前,指着我说。

“你既然没本事让穆云舟相信我是真的死了,就不要来我这里说这种话。”我吃了一口酸梅,看着她道。

“我怎么知道阿舟还这么在乎你。”她低着头,没了往日嚣张跋扈的样子,小声说到。

我假死出宫,是我和陈知妍一起的计划。

我知道陈知妍是真的爱穆云舟,她等穆云舟娶她等到18岁,是京城里有名的大姑娘。

哪怕京城更多人在背后说她嫁不出去,是老姑娘了,她也不在乎。

很动人的故事,可是主角之一是我。

所以但她找上我时,我很惊讶,毕竟我们可是水火不容的关系。

我一开始不相信她的计划,她只说,我出宫可以得到自由,她就可以得到穆云舟,一举两得。

因为宫里没有其他的嫔妃了,只要我走了,穆云舟就是她一个人的了。

我决定相信她,因没有哪一个女人愿意和别人共享自己的丈夫。

于是我们开始敲定执行时间和具体安排。

陈知妍告诉我,在穆云舟以为我死了之后,大哭一场,昏迷了3天。

醒来后就开始调查这件事情,并且要求仵作一定要仔细检查尸体 ,后来才查到尸体是溺水而亡,并不是烧死的,就知道我没有死。

同时发现杨将军也离开了京城,才一路追到边塞去。

因为穆云舟太着急了,才给她时间抹去自己在这件事情上的痕迹。

在我和陈知妍坐在一起发呆的时候,穆云舟突然从门口急匆匆的走进来。

“棠棠……”他一进来就目不转睛看着我,脸色不太好的说。

“怎么,怕我欺负你的妍贵妃。”我讽刺的说到。

“不是,我没那个意思。”他有点心虚的解释到,毕竟在他看来,我可是会用医的恶女。

“知妍你先回去吧,没什么事情不要来这里打扰棠棠休息。”

“我知道了。”我看着陈知妍眼里流露出来的伤心,不经想起了以前的自己。也是这样看着自己的丈夫维护其他女人。

但是我并不同情她,她活该,我也活该。

10.

回到京城后,我每天都过得不舒服,宁儿也不在我身边了,我再一次向穆云舟提出了要离开的要求,他还是不同意,甚至开始不见我。

我一天都待不下去了,我下了一剂猛药。

我走到摘星楼上,站在围栏边,看着远处的风景,被风吹着,我摇摇欲坠。所以当穆云舟上来看到我的时候,就是这样一副随时都会随风吹走的样子。

“棠棠,你走里面一点。”

“穆云舟,你还记得你在这里说过的话吗?

你说,只有我们两个才可以上来;你说,你会像我父亲母亲一样一生一世一双人;你说,你也是喜欢我的,你是真心娶我的;

你说,要不是那该死的婚约,你怎么可能娶我;你说,陈知妍有事要我偿命;你说,陈知妍有身孕,不能让她冒险;你说......’”

“对不起,棠棠,别再说了,我知道错了。”我看着穆云舟,用手捂着胸口,几乎要跪下来。

“穆云舟,我不怪你,我只是不能在待在这里了,好累,好压抑,好想死。”

“棠棠,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知道错了,我不能失去你,我早就在这么多年的相处中爱上了你,求你了棠棠。”

我看着穆云舟依旧不松口。只好下猛药。

“既然你不让我走,我只能换一种方式离开了。”我话刚说完,就要跳下去。

不过我没有得逞,穆云舟拉住了我。

“棠棠,拉紧我。”我看着他,然后在他震惊的表情下一根一根掰开他的手指。

我还是被拉上来了,穆云舟抱着我,“你就这么想离开我,哪怕是死?”

我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然后问了他另一个问题“穆云舟,你为什么不让我怀孕?”

穆云舟愣了一下,手颤抖着,却抱我更紧了“你都知道了?”

“对不起,棠棠,是我糊涂。”

“你知道我喜欢孩子的,你知道的。”

“对不起,棠棠,一开始我怕你生了孩子,会外戚干政。”

“你既贬低了我父亲,也是对我那么多年感情的侮辱。”

会去后一个月,我一直找办法出去 ,在我有一个割腕之后,穆云舟松口了。

但是要再给他一个月的时间,我答应了。

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穆云舟对我很好,想小时候一样,什么好东西都给我。想尽办法哄我开心。

我还是无动于衷,他似乎也没有办法了,只是抱着我说,“我还是失去你了。”

穆云舟告诉我,愿意放我走,但是要告诉他我去哪,每到一处都要汇报行程。

我知道,是书瑞找他谈了话,他才愿意让我走。

我答应了他的要求。

离开那天,我在宫外接上了宁儿,然后跟着杨书瑞一起去了塞北,我知道穆云舟在城墙上看着我,我还是没有回头。

在半路,我告别了书瑞,和宁儿一起去了江南。

再见了,穆云舟。


旁边的小丫鬟早就跪了一地,大声喊到,“皇上息怒。”

在我要喘不过气来的时候,穆云舟才把我甩到一旁。

直到我重新呼吸到新鲜空气,我才感觉我活过来了。

“穆云舟,你有什么证据是我做的。”我站起来看着他说。

“哼,今天妍儿从你这里回去就一直腹痛不止,还说不是你。”

“堂堂天子竟是如此鲁莽且是非不分的人,真不知道穆叔叔是怎么教的你。”

“你,哼,阮棠,除了你还会是谁,等我找到证据的时候,你不要怪我无情。”

“滚出去。”

等穆云舟走后,我腿一软坐到了地上,我能感觉到,刚刚穆云舟是真的想掐死我,我想着想着眼泪就忍不住的掉下来。

宁儿立马过来给我的脖子涂药,然后抱着我哭。

可能是被穆云舟交代过,我就很久没有见过陈知妍了。

她不来找我麻烦,我也乐得清静,每天和宁儿在自己院子里自娱自乐。

5.

很快杨书瑞就回来了,带回了一个让我肝肠寸断的消息,明媚的像太阳一样的星禾永远留在了塞外。

星禾是难产而死的,母子双亡。我不敢相信,这么好的星禾,怎么会有这样的结局。

星禾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和她是在我外公的药王谷认识的。她是一个孤儿,但是她从来都不怨天尤人,像一朵坚韧的野花。

我从药王谷回来的时候她就跟着我回来了,一直跟着我在京城。

后来与回来探亲的杨书瑞看对了眼,两人成亲后,就跟着他一起去了塞外。

后来还经常传信回来告诉我,她有多么喜欢塞外的生活。还叫我一定要去塞外找她,可是我还没有机会去到她就离开了我们。

杨书瑞来皇宫找我是要给我星禾留给我的礼物,是一套漂亮的骑装,我非常喜欢。

还没有等我收起来,我就看到穆云舟急匆匆的走来。

他先走到我身边牵着我的手,然后对杨书瑞说“书瑞,你回来之后我们还没有好好聚过呢。”

“见过陛下。”

“我们之间就不用这么客气了。”

“你来找皇后什么事?”

“是在下夫人要我带给皇后娘娘的礼物。”

“弟妹有心了。”

穆云舟和杨书瑞是很好的兄弟,但是他并不喜欢我和杨书瑞多接触。

杨书瑞也没有多留,很快就离开了。

等杨书瑞走后,穆云舟松开我的手,看着我红红的眼睛,“杨夫人的去世你也不要太难过了,故人已逝,活着的人还是要向前看。”

“你懂什么,陈知妍死了你会不伤心吗?”

“我警告你,最好不要动她。”

哼,果然是爱护的紧,说说都不行。我没有在说话,只看着穆云舟拿起那套骑装看了又看,比了又比,眼里还有一丝莫名的情绪。

“这套骑装不错,刚好下个月狩猎皇后陪我一起去。”穆云舟拿起那件骑装对我说。

6.

到了狩猎那天,穆云舟一大早就来了我的宫殿,监督着我穿了星禾送给我的红色骑服。

我换上骑服后,站到穆云舟面前看着他,他眼里闪过的惊艳我并没有错过,但同时还有一点复杂的情绪,我搞不懂。

星禾送给我的骑服是红色的,腰间可以勾勒出我盈盈不堪一握的腰身,非常显我的身材,细节处设计把我的身上的优点都凸显出来了。

“走吧。”他轻声对我说,然后伸手要牵我。

我甩开她的手,独自走在前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