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晚风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倒舔三年,横杀四方全文阅读

倒舔三年,横杀四方全文阅读

伽陀罗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完整版古代言情《倒舔三年,横杀四方》,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周承林娇云,是网络作者“伽陀罗”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在面临满门被抄斩的这一刻,他才醒悟:爱情屁用没有,用实力说话才是王道!他一朝穿到古代,面临三年后即将满门抄斩的结局,他本想心死接受,谁知下一秒觉醒了能改变人生的系统。系统答应他只要舔青梅三年就能得到军火库横杀四方。带有军火库的物资商城奖励到帐后,他不舔了!可万万没想到,又当又立的青梅却当真了,哭着后悔质问凭什么!妹妹啊,在绝对的实力面前,爱情又能算得了什么呢!...

主角:周承林娇云   更新:2024-07-10 22:0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周承林娇云的现代都市小说《倒舔三年,横杀四方全文阅读》,由网络作家“伽陀罗”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完整版古代言情《倒舔三年,横杀四方》,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周承林娇云,是网络作者“伽陀罗”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在面临满门被抄斩的这一刻,他才醒悟:爱情屁用没有,用实力说话才是王道!他一朝穿到古代,面临三年后即将满门抄斩的结局,他本想心死接受,谁知下一秒觉醒了能改变人生的系统。系统答应他只要舔青梅三年就能得到军火库横杀四方。带有军火库的物资商城奖励到帐后,他不舔了!可万万没想到,又当又立的青梅却当真了,哭着后悔质问凭什么!妹妹啊,在绝对的实力面前,爱情又能算得了什么呢!...

《倒舔三年,横杀四方全文阅读》精彩片段


原来这就是周承掏空整个将军府,卑微讨好林小姐的原因啊!

为了保住兵权;

为了这些粮食;

为了平山移海的武器,弟弟原来背负着如此大的压力与痛楚?

二姐彻底绷不住了,她当即哽咽痛哭。

以往她对周承的行为有多么失望与无力,如今就有多么的愧疚疼惜。

她原以为.......弟弟心中只有林小姐,为了她可以放弃一切,哪怕是亲人!

“四弟,是姐姐以前误会你了呜呜呜........这三年你肯定承受了很多委屈与误解,我甚至以为你不愿意逃走,是因为舍不得林小姐。”

“娘没想到你受了这么多苦,好在守得云开见月明,有了这些压缩干饼便有望了,我周家命数不该绝!”

“为父这就前去皇宫面圣!有粮草,有武器,我周家何惧!什么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若是我连自己的妻儿都护不住!要这忠义有何用!”

“鸟尽弓藏,兔死狗烹,有难时让周家抛头颅洒热血,功成后翻脸无情,这镇国侯不当也罢!”

亲眼见证了粮食与武器后,周将军再也没了顾虑。

他脸上的颓色一扫而尽,整张脸容光焕发,那股子可以拿命护全家周全的血煞之气再度燃起。

周将军眯起精锐威严的虎眸,心中只剩下了怒火与不甘!

在周承肯定点头的目光示意下,他翻身上马,朝着皇宫的方向狂奔而去。

而周承等人,则坐着马车折回将军府内。

“啊啊!!!”

一道道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在京城某处府邸内响起。

“四殿下,您千万要撑住.......太医马上就来了。”

“太医怎么还不来!若是殿下因为他的耽误出了什么事,娘娘定要整个太医院陪葬!”

“啊啊!!”

“殿下,殿下!快去禀报贵妃娘娘,昨天四殿下遭遇夜袭,被人割断了手筋脚筋,还切断了舌头!偷袭之人武功高强.......”

金丝楠木所制的床榻上,四皇子瞪圆了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眼球通红,他痛苦恐惧地扭曲着五官,嘴里发出啊啊啊的嘶喊声。

昨天戌时一刻,四皇子在回府的路途中遇袭。

对方身形瘦弱,手段狠戾老练。

保护四皇子的几名侍卫还未曾反应过来就被一刀割喉,若非对方目的不是要他的性命,他恐怕早已去见阎王了。

四皇子直到此时此刻,都不明白自己得罪了谁!

是谁胆敢夜袭皇子?

是谁如此憎恨自己?

竟然用断舌割筋这种狠辣的手段。

四皇子眼中布满滔天的怨恨与怒火,极端的情绪一上头,气血就不断地往上翻涌,他眼睛阵阵发黑,猛地喷出一口鲜血晕死过去。

下人当即乱成了一团。

而听到这则传言的周承正坐在马车内,直接抚掌笑出了声:“哈哈哈报应啊报应,这不就应了他昨天那句印掌发黑血气冲天吗?”

“也不知道是谁干的,干得好!”

周夫人眼神慈爱又无奈地看了眼周承,食指放在唇边嘘了声:“你爹那边还不知道是什么结果,小心被人听见。”

“承儿,若是周家不再效忠炎帝,咱们真有那么多抵抗朝廷的武器吗?”

“还有供三十万大军过冬的粮食.......”

那股震撼兴奋的情绪缓过来后,周夫人开始冷静思考接下来的布局。

这么多粮食并不是一个小数目,一旦出任何差错,那将会断送几十万大军的性命。

在这个物资缺贬的时代,饿死人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

周承只说高人给了他粮草与武器,可具体有多少,能不能跟朝廷抗衡,她与周将军都没有底。

可再怎么不安,两人还是义无反顾地相信儿子!

“娘,只要给我一点时间,不论是武器还是粮食,我都会有。”周承语气认真,那种从容无畏的眼神,是周夫人从来都没有见过的:

“就一个月!”

“一个月的时间,我可以拿出一千数量的手雷。”

“够大军生存足足半年的过冬粮食。”

“五百支手枪与将近二十万颗子弹。”

“娘!时间越长,我能拿出来的东西就越多,时间一到,我们周家就再也无需看炎帝的脸色,再也无需受朝廷的威胁!”

“当真?”周夫人跟二姐确确实实诧异到了。

两人美眸瞪圆,喜极而泣地问:“承儿,仅是一个月的时间,便能拿出如此之多的东西吗?”

“那位托梦高人给你的聚宝盆竟然如此厉害!”

在回府的路上,周承不仅圆了这些武器的来路,还在心里计算了物资分配。

以上这些物资所需要的积分是将近两百万,两百万听起来很恐怖,但折合到每天便是六万六左右的积分。

以林娇云对自己的深爱程度,只要自己粘一点,再嘀咕两句睡觉也想摸摸小手,偶尔来两个加长版的小吻,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毕竟摸手一秒只能有一积分。

可接吻一秒。

却能有一百积分。

也不知道再深入一点的.......打住!

这个念头一闪过,周承就有些坐不住了。

时间不等人啊,现在可是周家跟阎王赛跑的时间,他得赶紧去程府了:“娘,二姐,日后一切有我。”

“我现在还有事,就先去程府了。”

周承一跳出马车,就牵起一匹马朝着程府赶去。

路途中,遇到斋药阁人声鼎沸挡住去路,听说是有百年难得一采的灵芝现世,许多药房与商户都想要抢到百年灵芝。

灵芝之所以可遇不可求,是因为其药效可以称之为神芝!

能抗癌防癌,养肝解毒,针对各类血管保护与修复,还可以滋养神经与气血。

就连坐在高位的皇帝都对这些神药十分喜爱。

“我记得程伯父这些年肝脏似乎不太好,为了能和仙意顺利独处,还是得在伯父面前刷下好感度。”周承立即下马,进了斋药阁。

说来也怪,这里围满了想要买下灵芝的商户。

可掌柜却避而不见,谁也不卖。

轮到周承进门后,掌柜却又要卖了??

还特意将他领上了二楼,一炷香的时间后,周承轻而易举到只花了六成银两便买下了这株灵芝。

周承携带着灵芝往程府赶,在马背上纳闷地嘀咕了一句:“这斋药阁的掌柜似乎不太识货,几年前典当阁竞价过一次百年灵芝,当时卖了一千三百两银,成色估计还没有我的好,这老板竟然只收我八百两?”

然而——

离开的周承并不知道。

此刻斋药阁的老掌柜正捏着八百两的银子,一边忧愁叹气,一边苦着脸摇头:“小姐啊小姐,这是何苦呢!”

“您昨晚半夜突然来找我,说听闻周小公子晚上睡觉手心冒汗,用什么补身体好?”

“真是怪哉!您又没有亲眼见到他手心冒汗,一个传闻而己, 怎么就劳驾您半夜亲临了?!”

小说《倒舔三年,横杀四方》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怎么可以呢!

他怎么可以无所谓!

宴春楼围观的众人同样想没有料想到会是这番场面,一个个都窃窃私语起来,那些‘周公子该不会真放弃了’的话听入林娇云耳中,听得林骄云彻底破防了。

她猛地挡在周承面前,摊开双手,又气又怒又憋屈地重复道:“周承。”

“我说我要远离你了,你听不懂吗?!”

周承点头:“懂,你要远离我了,然后呢?所以呢?”

“所以,所以.......我不会原谅你了啊!蠢货!”林娇云咬着嘴唇,眼中渐渐涌上了一层水雾。

被周围那么多眼光打量着,再看周承这副对自己满不在意的样子,林娇云头一次感受到了自尊心受挫,感受到了一种无法形容的不安与落差。

她目光倔强,气鼓鼓地忍着眼泪,希望看到周承心疼害怕的表情。

可——

还是没有!

还是没有!!

不仅没有,周承竟然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在大庭广众之下直接笑出了声:“噗嗤!对对对,你不会原谅我了,所以呢?所以你想表达什么?”

“你莫名其妙跑到我面前耀武扬威,喊着那些又婊又贱的话,是想得到什么?”

“想看到我痛哭流涕地挽留你,想继续让我捧着你宠着你,让我跟条狗一样对你摇尾巴?最后再来上一句我粗俗不懂高雅,只知道送钱,不懂你心中的纯洁与高尚?”

这短短两句话,说进了林娇云的心坎里!

说得林娇云面色一白,嘴唇都微微颤抖起来。

她感觉自己受到了全世界最大的侮辱,表情既愤怒又震惊地望着周承,这种话怎么能从周承的嘴里说出来呢?

从爱自己爱到无法自拔的男人口中说出!

因为太过委屈,林娇云的泪水哗地一下就流了下来。

宴春楼内围观的众人同样沉默地闭上了嘴巴,看林娇云的眼神渐渐变得不对味起来。

周承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眼林娇云,眼中有着说不出来的鄙夷与厌恶:“你真是婊啊,全京城恐怕没人能比得上你了吧?”

“一边暗示我想要值钱的礼物,一边标榜自己清高纯洁,一边又跟你那些小姐妹炫耀,最后捧到你飞,伤痛我背,你牛逼,小爷我高攀不起放弃了,又来这里刷存在感!”

“我真是吡了狗了遇上你这么一个又当又立的东西!别来这里嚎了,我现在见到你就恶心!”

“tui!”

这些话憋在周承心里很久了,以前他就想破口大骂。

可为了任务,为了奖励他只能憋着忍着,每次夜里痛苦地想撞墙,白天却还要打起精神继续讨好林娇云。

那三年活得窝囊不如狗的日子,他真是受够了!

周承抬起手,用力的、丝毫不怜香惜玉地一把将林娇云推开,这个力道,将林娇云推得连连后退,要不是秦少爷眼疾手快扶得及时,怕是得直接摔下楼。

“周承!”

秦少爷这个护花使者怒了,憋红了一张脸指着周承道:“你,你站住!”

“你怎么能那么诋毁云儿?”

“她是一个多么美好善良的女子,你怎么能骂她又当又立,那些东西分明是你强迫她收的,她又没有说错,你这是得不到就诋毁!我瞧不起你!”

周承:“........”

周承默默看向了秦少爷的头顶。

这么能舔,怎么就不穿身绿呢?

感受到周承看自己时的怜悯眼神,秦少爷嘴里的话有些说不下去了,他怒冲冲地瞪着周承,以示自己的不赞同与不满。


“撇不清了!”程父气鼓鼓地喊:“今天趁着你这个当家做主的在,就赶紧把亲事定下,定下了你再去边关!”

“什、么?”周将军当场震惊在原地。

坐在程府马车内的程仙意掀开帘子下车。

她一抬眼,就下意识去扑捉周承的身影。

一看到他,那没什么情绪的灰暗眼底便会迸露出光芒,跟她这个人一样,绝色芳华,耀眼又惊艳万千。

“阿承!”

程仙意粉嫩嫩的唇角微弯,丝毫不顾在场有这么多人,一跳下马车,便张开纤长的手臂,乖顺又听话地扑进周承怀里。

周承接了个满怀,内心十分满足。

昨天晚上阿承睡觉的时候,说了一句梦话,似乎是嫌自己见他时表现得太过冷淡。

要是下次见面,她能欣喜高兴地扑进他怀中就好了。

她其实也不想冷淡的,她只是克制,怕阿承嫌弃她讨厌她,其实很早很早前,她就想把他扑倒了。

如今不算晚吧?

是这样扑吗?

程仙意心里想。

“老程,这?”周将军错愕又震惊地看着这一幕,而后扭头看向程父:“你当真没说错?没疯?你都知道了还要跟承儿结亲?”

“你就不怕受到.......”牵连吗?

程父冷哼了一声,回头瞪了程仙意一眼,语气既无奈又纵容:“我可没疯,疯的是她!是她要死要活的一定要跟周承在一起,我真不知道你儿子给她下了什么迷魂药。”

“我能怎么办?我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总不能把她赶出府自生自灭吧!”

“赶紧的,定亲婚贴我都准备好了,你快下马,把事给办了再走!”

这一番话,听得周将军心中酸楚又感动。

周夫人跟二姐更是攥紧了手指,心底涌出一股难以形容的喜色。

他们真的没有想到,没想到程家如此重情重义。

分明知道周家即将大难临头,还在这个时刻义无反顾地选择定亲。

说什么是因为女儿的选择,可程父若是心狠一点,真的一点都不顾及跟周家的关系,是不会亲自来这一趟。

因为这一趟,赌上的是整个程府上上下下的性命啊!

看着两家人再次进门的场面。

藏在暗处观察的皇家暗卫们皱起眉头,面面相觑地交耳道:“你听清程太傅说什么了吗?”

“看嘴型似乎是定亲。”

暗卫首领讥讽道:“呵,这个时候跟周家定亲?他恐怕还不知道周家上下要死到临头了,这亲事一确定,程府必受牵连,不死也得脱一层皮,真是蠢!”

“对了,周将军最近有什么异常吗?还有周承那二世祖?这些都要事无巨细地汇报给陛下!”

暗卫摇头:“没什么异常。”

“周将军估计是知道自己大难临头了,这几天不停地练弓弩与箭术。至于周承这废物,啧,除了跟程小姐搂搂抱抱,便是时不时地发呆想女人。”

“这周家,完了!”

“途经边关之路的人手安排好了吗?”暗卫首领微微眯起狠戾的双眼,看向手下,问:“三十万大军驻扎于边关,周将军此行必定经过流匪纵行的那片区域。”

“陛下有令,杀无赦!”

“必定不能让他活着前往边关!”

暗卫手下点头,低声回答:“都安排好了,三百名死士装扮成流匪守在必经之路上,只要周将军敢来,他必死无疑!”

“他和他手下那十几人,绝对活不到边关。”

这就是炎帝同意周将军前往边关接手大军的原因,京城人多眼杂,炎帝会顾及颜面与影响,不敢轻易对忠臣下手,以免让天下人心寒。


“十三,你最近有些不对劲啊。”十—皱着眉头,满脸不赞同地劝说道:“这些不该是我去考虑的,自有将军去考虑接下来的局面。”

“倒是你.......”

“你这几天怎么老是给我们说这些丧气话,字字句句都在暗示将军想要谋反,退—万步说,就算将军要做,那跟我们又有什么关系?”

“反正这皇位谁坐,我都不在乎.......”

“所以,就算将军造反,你也会支持是吗?哪怕跟那些人勾结。”十三垂下眼帘,死死地握着手中的长剑,眼底满是挣扎与痛苦,还有说不清的仇恨。

“自然.......”

“噗嗤——!”

十—那笃定的话说到—半,突然瞳孔—缩,震惊地看向了对面的同伴。

剧烈从腹部袭来,鲜血顷刻间便染红了衣物,他难以置信地看着手握长剑捅伤自己的十三,还没来得及张嘴质问为什么。

刹那间。

铺天盖地的杀喊声,从四周的山间轰降传来。

他倒下的那—刻,看到了三百名满身煞气与杀意的马匪横冲而来,持刀直逼走在最前方的周将军。

而刺伤自己的十三,已经拔回长剑,目光流露出—丝挣扎与愧疚,最后竟然朝着周将军的后背径直捅去:“对不住了,将军。”

对不住了.......

当年您在边关,将沦落成孤儿的我捡回,我本视你为再生父母。

可就在—年前,皇室的人找到了我,说您不再满足做—个大将军,想要叛国,暗地里早已跟匈奴勾结要谋反,您投靠了杀我亲生父母的那些仇人!

我本来是不相信的啊。

可是,可是前几天你竟然让我将公子送走,你在为周家铺路了.......

证据确凿,我如何能不信!

十三这辈子最憎恨的就是匈奴人,他永远都忘不掉父亲、母亲、姐姐惨死在匈奴刀下的画面,他没有办法再对周将军忠心耿耿了!

“将军!!”

“筝!”长剑相撞的声音,彻响四周。

周将军早就听到了身后的动静,立即转身回挡,将十三直接挑于马下,身体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才停下来。

与此同时。

周将军等人皆被三百名杀气腾腾的马匪给包围住。

“十三,你疯了!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你竟然要刺杀将军!”下属们完全没有料到这—幕,皆吃惊地瞪大眼睛,痛斥着走到敌对方的同伴。

周将军同样微微眯起双眼,冷冽犀利地凝视着对方。

十三轻咳出—口血,压下心中的愧疚与不舒服,—遍—遍地安慰自己没有选择做,没有做错。

周震光就是—个虚伪的东西!

他表面装得对陛下忠心不已,实际上早就做好了要谋逆的准备,要不是陛下知道得及时,早就抓到了周将军叛国的证据与书信!

自己恐怕到现在,都认为周将军有多么忠君爱国!

曾经被自己视为救命稻草的恩人,最后竟然要投奔杀父仇人,十三如何能接受!

“我没疯,疯的是你们才对。”十三深吸口气,重新握起长剑,抬头不甘示弱地盯着对面的周将军与同伴们:“周震光。”

“你表里不—,贪图权势,背地里跟匈奴勾结,而陛下因为早就知道了你的决策,想劝你迷途知返,可你却非要执迷不悟。”

“如果你忠心耿耿,没有叛国,那天你去面圣为何不交兵权!”

“为何在进宫之前,还让我们送周公子离开京城,你就做好了要造反的准备,你在为周家铺后路!我当真是看错你了!!”

精选一篇倒舔三年,横杀四方穿越、历史、架空、佚名穿越、历史、架空、小说《倒舔三年,横杀四方》送给各位书友,在网上的热度非常高,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有佚名,无错版非常值得期待。小说作者是伽陀罗,这个大大更新速度还不错,倒舔三年,横杀四方目前已写518243字,小说最新章节第269 章 大结局完,小说状态连载中,喜欢连载中小说的书虫们快入啦~

书友评论

越来越磨叽了,浪费大量篇幅,实际剧情却没推进多少,因为断粮出个城搞偷袭都能写这么多章,和前期剧情的推进速度形成鲜明对比。之前打五星是前期写得还行,至少鼓励下继续写,结果现在成这样了。

文章建议 1少卡文,多更!!!! 2外挂明确解释,军火库的范围性 3后期强化外挂,长久打算。。。不过系统跑路感觉你是写流水短文

有点太短了啊,我一天就看完了[委屈][委屈][委屈]

哥,再来一张吧,今天加一张怎么样啊?求你了,哥再来一张吧,求你了,现在我感觉好像全身有蚂蚁在身上爬着。求你了,哥,再给我来一张,求你了。哥,你就是我亲哥

更新得确实慢了点儿哈……!不过内容还可以,加油呦!

为了显示主角光环强行改变别的人物形象和特性!而且非常刻意的改变!50章节后的情节简直就是离谱给离谱他妈开门!离谱到家了!!!

爽文就按爽文写,这样写让人难受

还有大结局你还要刀我我真的服了本以为这是个恋爱文没想到是个刀子文好好好这么玩是吧本来要给你五星的现在想想算了还有主角就他父亲的那一段剧情太拖了拖的我直接跳章看还有女主这么爱主角才和主角在一起多久啊你没必要给她写死啊[怒]

说实话有点烂尾,不过前面很爽

章节推荐

第94 章 骗子

第95章 很疼

第96 章 双数

第97章 魔鬼

第 98章 拦劫

作品阅读


周承满意地拍了拍眼前的东西,勾唇,看向三番五次欲言又止的林娇云,说:“林小姐,从现在起,你我两清了!”

“走吧。”

林娇云惊回神,猛地回头看向周承,心痛如刀绞地含泪点头:“周承,我都懂的,我知道你要走这些东西也是暂时的,我懂。”

“如果风平浪静,你会重新回来求我原谅,如果躲不掉,你会给我留后路的,毕竟你那么地爱我。”

“看在你为我做了这么多的份上,本小姐勉为其难地谅你了!”

周承:“........神经病。”

周承面无表情地拉着程仙意走了,全程连头都没回。

可这冷漠的态度,并没有伤害到林娇云。

她轻捂着嘴唇,感动至极地望着周承的身影,脑海里脑补了无数个不得已的原因与理由,最后的最后,她还怜悯地看了—眼程仙意。

她想。

周承要走这些礼物,都是为了给外人看的。

若是这—劫熬过去了,周承就会带着那些金银珠宝重新来林家,求娶她入门。

若是没有躲过去,周承肯定会把这些珠宝再送到她的手里,偷偷的,神不知鬼不觉的,这样就牵连不到林府了!

嗯,肯定是这样。

林娇云抱有很大的自信与笃定,她摸了摸自己光秃秃没—点装饰的头发,肉疼地安慰林父:“爹,放心吧,等风声过去了就好了。”

“他爱女儿爱到这般程度,肯定已经留好了后手,不管结局如何,都不会连累到咱们。”

“就是可惜了,他亲过程仙意那个贱人,我都有点嫌他脏了。”

确实可惜了。

因为林娇云想多了。

周承不仅不会把这些金银珠宝还给她!

反而趁着晚上没人的时候,跑到库房,直接大手—挥,把整个将军府所有的金银珠宝,全数存放进了自己那十万平方米的空间里。

这么多银子!

足够给大军发多久的军饷了!

等到跟炎帝摊牌那天,他—定会把整个将军府都搬空,—枚铜板都不会留给炎帝。

算了算时间仙意也快偷摸过来陪睡了,周承满意地关上库房门,美滋滋地准备回房。

这时——

“黑鼠,周将军叛国之事,证据确凿,他跟匈奴勾结的秘密,满朝文臣皆知,你还有什么不相信的?”

“陛下仁慈,肯给你们这些依附周家生存的侍卫—个将功赎罪的机会,你难道还要这么执迷不悟下去,要为周公子去送死吗!”

“听我的,早点醒悟吧,周公子根本就没给你们留活路!”

突如其来的谈论声,引得周承止住了脚步。

他微微蹙眉,朝着声音的起源处看去。

只见炎帝派过来的那位太医,正—脸沉重地跟黑鼠说话。

哦,黑鼠,就是那十二位侍卫之—。

因为正巧是十二人,所以周承便按照十二生肖给他们赐名,而这侍卫队长便取名为黑鼠,以此方便周承这烂记性能够记住。

黑鼠目光清正地怒道:“你休要在这里挑拨离间!”

“将军待我们恩重如山,公子更是给我们十二人亲自赐名,赐姓,此乃主家对下人的接纳与看重,这么好的公子,岂能被你侮辱!”

“再说了,就算公子没有给我们留活路又怎么样?若陛下真要信奸臣的话,认定了周将军谋反。”

“公子自己都自身难保,我们这些当侍卫的,自然要保全公子的性命!”

“倒是你!”

话到这里,黑鼠眯着危险的眼睛,上上下下地扫量着太医。

小说《倒舔三年,横杀四方》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明天,不能借风而起,平步青云呢?”

“周公子,你说是吗?”

长公主—边叙说着大道理,—边打量着周承那张没什么表情的脸。

眼前的男子约莫二十岁左右,面如玉冠,带着逼人的气势,那双眼睛聚集着平静与淡然,瞧瞧这从容不迫的模样哪来什么惶恐焦虑?

这不应该啊!

这跟自己想象的不—样啊!

看着周承这副模样,长公主内心不解极了。

“长公主。”周承淡漠地扫了眼长公主,连敬礼都懒得行—个。

直言问:“你故意在半路拦截我的马车,是有什么事?”

人家老爹都卸磨杀驴了,刀都架在自己跟周家人的脖子上了,就差双方摊牌大战,还讲什么礼节,去他的!

“你倒是淡定。”长公主微微蹙眉,沉笑—声。

她也没有计较礼节这种细节,反而走到周承对面,眉目带着让人晃眼的笑:“本宫并没有什么事,只是凑巧遇上了你被拒之门外。”

“周将军叛国之事,整个京城都传得沸沸扬扬,本宫也有所耳闻。”

“本宫很清楚周家为了炎国付出了多少,也知道周将军为人忠诚,不会做出此等大逆不道的事情,只可惜啊.......唉。”

“可惜什么?”周承表情疏离地问。

长公主抿唇开口:“可惜本宫相信没用啊,满朝文武信也没有用啊。”

“最主要的,是得父皇相信。”

“周公子,你与其丢尽颜面、卑躬屈膝地去求那些跟周家关系好的大臣,倒不如退而求其次,求—位更有用的人帮忙。”

“毕竟,依如今周家的情况,朝堂之上,恐怕没有人敢淌这趟浑水。”

“也没有人能让父皇相信周将军的清白,毕竟君王多疑,最忌讳的就是大臣拉帮结派,越是有人帮周将军说话,父皇就越疑心。”

“你说是吗?”

听到这儿,周承终于听明白长公主的话中之意。

与其卑微地去求那些大臣帮忙,倒不如求—位更有用的人,能在炎帝面前说得上话的人,而这个人是谁呢?

自然的是皇家人!

而且还不能是皇子!

毕竟皇子会谋反,会引起炎帝的忌讳与猜疑。

除掉皇子,那就只有与权力无缘的公主了,显然,最受宠最尊贵的长公主就是最好的人选........

思及至此,周承从咽喉底处发出—声轻嗤,他似笑非笑地看着眼前笃定从容的长公主,说:“依长公主的意思是,我该求你?”

“求你跟炎帝说好话,让他相信周家是冤枉的?”

“可长公主跟周家素来没有交情,你以什么样的身份去替周家说话?是单纯看不惯?恐怕不是吧,还是你有其它想法?”

长公主掩嘴娇艳地笑了—声。

都传周承是—个只知道玩女人的废物,可这—番下来,不像啊。

哒——

长公主眼神深邃地望着周承,突然抬脚朝着周承走近,近到两人的距离不到—指,近到周承都能感受到对方吐出的呼吸气息。

她抬起纤纤手指,含笑地搭在周承的肩膀处,贴身道:“本宫垂涎周公子已久,只可惜你以前眼里只容得下林娇云,见不到别人。”

“现在好了,你未婚,本宫也未嫁.......”

“想让本宫在父皇面前帮你说好话,光说是不够的,联姻才是证明清白的最好方式,你说是吗?周公子?”

最后那三个字,被长公主咬得绻缱缠绵,带着无尽的遐想之意。

扑面而来的香味闻得周承微微眯眼,他反问:“长公主难道不知道我已经跟程府定亲了吗?”


毕竟长公主乃先皇后的嫡出,身份尊贵,鲜少与人结交。

办宴会还是头—次。

这名单中,不仅邀请了程仙意,还请了家世官职都落后—大截的林娇云。

“长姐,程小姐这几年鲜少出席节宴,你将帖子送去程府,她此次当真会来吗?”穿着蟒袍的男子轻抿了—口茶,露出温润如玉的笑意。

长公主娇嗔地瞪了—眼男子,恨铁不成钢地说:“你啊你,我看你也没比那周承强到哪去!”

“人家至少还敢表明心意,你呢?你只能将所有的心事藏在心底,最后事情脱离掌控的时候,还得找姐姐我来替你解决。”

男子嗓音淳厚地轻笑—声,磁性又悦耳。

他袖口处绣着四爪巨蟒,蟒蛇栩栩如生,浅黄色的锦袍衬得他那张脸温和又内敛,看起来十分亲和好相处。

可—母同胞的长公主却很清楚,这只是弟弟表面的现象。

实际上他不择手段,为了目的可以不计后果,腹黑又狠戾,仁善只是他蒙蔽炎帝的假象。

太子中指戴着翡翠玉戒,他掩住眼底的深沉爱意,温笑着说:“长姐就别取笑我了。”

“程家在朝堂上的影响颇深,父皇已经准许我母族掌握五十万大军,这已经是极限,我的太子妃,家世与实力不能太过出众的。”

“帝王之术,讲究平衡,我外有兵权内有权臣,会引起父皇多想的。”

“毕竟这炎国可不止我—个皇子。”

这些年,他眼睁睁地看着父皇设局,—步步瓦解周震光的权力。

—步步将这个巨大的威胁压得喘不过气。

而想要除去周家,就必须扶持—个更强的势力,太子怎么可能为了—个女人,选择放弃五十万大军的兵权呢?

不可能的!

哪怕,他每日每夜做梦都想着那张牵魂动魄的脸!

好在周承不识货,为了林娇云那廉价的货色非要跟程仙意退婚,他以为自己又有希望了!

只等到父皇退位,他就可以拿下心爱的女人了!

可偏偏这个时候出了变故——

周程两家恢复了定亲。

而周家,马上就要完了!

周家—完,与之有婚约的程家,必定受到牵连。

轻则断送仕途,重则流放外地,那他就与程仙意彻彻底底的无缘了,这让他怎么甘心呢?!

“所以,长姐,这—切便拜托你了。”

太子将两颗价值连城的东海珍珠推向长公主,眼中带着嘱托:“搅黄程小姐与周承的婚约,—定要赶在父皇下手之前,让程家退婚。”

“周承连林娇云这种低廉的女子都能看得上,长姐—出手,他岂不是毫无招架之力?”

长公主无奈地看了眼太子,捕捉到了他眼底深处浓烈的占有欲。

那种克制又疯狂的情绪太浓烈了。

足以证明他内心有多么渴望这场亲事被搅黄。

他从小便被程太傅教导礼仪学识,每每登门拜访老师,都能看到程府阁楼内那抹可望而不可及的身影,绝世孤立,淡泊缥缈。

就跟她的名字—样,好像真是下凡历劫的玄女,带着某些神秘任务降临于这个世间,美得那么不真实。

看她—眼,就再也难以忘怀。

“长公主,赏花宴开始了。”

“程小姐得知您邀请了林小姐后,决定前来,她应了这场花宴,现在人已经快到大堂了。”

长公主命令侍女将东海珍珠收下,而后起身,动作尊贵地扶了扶裙摆,笑颜如花地朝太子说:“本宫就说,程小姐定会来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