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晚风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优质全文阅读开局替嫁,便宜老公身份不一般

优质全文阅读开局替嫁,便宜老公身份不一般

日收过万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主角是杨念念陆时深的古代言情《开局替嫁,便宜老公身份不一般》,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古代言情,作者“日收过万”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她穿越了,穿越到原主投河被救的当下,知道原主投河原因,很替原主不值。原主是母亲第二任丈夫的孩子,父亲去世后,母亲只爱第一任的孩子,姐姐谈恋爱,谈的是自己的男朋友,这就算了,本来姐姐有婚约,现在拿不出退婚钱要让自己代替姐姐嫁过去,原主一下子接受不了,信念崩塌,一气之下投河自杀,也就有了现在的一幕。更离谱的是母亲老早将我的户口寄过去给对方扯证,既然如此,只能从了,但是我不会再回来,我要跟他们断绝关系,对方没见过,感情也可以慢慢培养,我总可以闯下一片天……...

主角:杨念念陆时深   更新:2024-06-11 22:1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杨念念陆时深的现代都市小说《优质全文阅读开局替嫁,便宜老公身份不一般》,由网络作家“日收过万”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主角是杨念念陆时深的古代言情《开局替嫁,便宜老公身份不一般》,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古代言情,作者“日收过万”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她穿越了,穿越到原主投河被救的当下,知道原主投河原因,很替原主不值。原主是母亲第二任丈夫的孩子,父亲去世后,母亲只爱第一任的孩子,姐姐谈恋爱,谈的是自己的男朋友,这就算了,本来姐姐有婚约,现在拿不出退婚钱要让自己代替姐姐嫁过去,原主一下子接受不了,信念崩塌,一气之下投河自杀,也就有了现在的一幕。更离谱的是母亲老早将我的户口寄过去给对方扯证,既然如此,只能从了,但是我不会再回来,我要跟他们断绝关系,对方没见过,感情也可以慢慢培养,我总可以闯下一片天……...

《优质全文阅读开局替嫁,便宜老公身份不一般》精彩片段


王凤娇笑着说,“我的大妹子呀,要是能建谁不想建呀,可建这个要花不少钱,别看她男人是政委,津贴还没陆团长高呢。”

“张政委刚升上政委没两年,丁主任在卫生院工资也不高,家里养着两个大学生,平时都是表面风光,背地里勒紧裤腰带过日子。军属院就他们夫妻是双职工,养家还费劲,别人家更是不用说了。”

杨念念尴尬地说,“额……我还以为在部队每月有津贴拿,日子会好过些。”

“害,几十块津贴哪里禁得住一大家人用。”

王凤娇抬头又露出耐人寻味的笑,“念念,咱们这军属院里头,就属陆团长最有前途,你以后的好日子在后头呢。别看陆团长不爱吭声,他知道疼媳妇。”

虽说相处时间不长,杨念念也察觉到陆时深贴心会疼人了,不像大多数男人那样大男子主义。

杨念念不爱显摆,陆时深的好,她藏心里不打算跟别人分享,抬眼对上王凤娇笑脸,她觉得王凤娇有事儿瞒着她。

“王大姐,你是不是有啥事儿瞒着我呀?”

王凤娇笑意更深了,夸赞说,“念念,你年纪虽然不大,人聪明。”

杨念念眨眨眼,也没插话,王凤娇继续说,“我实话跟你说吧,丁主任不喜欢你,还有一个原因。”

“当初老首长想撮合陆团长和丁主任闺女,陆团长那时还没当团长,丁主任瞧不上陆团长草根家庭,后来见陆团长有本事心动了,谁知道陆团长跟你打了结婚报告。”

“……”

她就知道,陆时深年轻有为,肯定被不少人惦记。

杨念念瞬间变成了柠檬精,顺势问,“王大姐,时深跟安安老师是啥关系呀?”

王凤娇没想到杨念念才来部队两三天,就认识周老师了,“是不是有人在你面前嚼舌根了?”

杨念念听到这话,更确定这里面有什么事情她不知道了,“没人嚼舌根,是周雪莉带安安来过家里。”

“咱们女人呀,对这些事情就是比较敏感。”既然杨念念问了,王凤娇也不瞒着,“周老师是喜欢陆团长,不过,陆团长不喜欢她,当初她来军属院帮陆团长收拾屋子,被陆团长赶走了,勒令安安不能随意带人回家呢。”

杨念念表情惊讶,“还有这事儿。”

这年代人感情不都是很含蓄么?

这个周老师还真勇猛。

她心里更酸了,“这么多人喜欢他,也不知道他以后会不会骄傲,欺负人。”

王凤娇信誓旦旦保证,“陆团长肯定不会欺负你,当初军属院里有人打媳妇,陆团长亲自出面放言,家暴要记大过,从那以后就没人敢打媳妇了。他还能自己打自己的脸呀?”

杨念念失笑,“我看他平时老是绷着脸,没想到还爱管家庭琐事呢。”

“陆团长说了,不能只爱国家不爱小家,国家是千千万万个小家共同组成的,小家是妻子组成的……。”

“陆团长没背景,全靠自己努力升上这个职位,背地里多少双眼睛盯着他呢。”

“陆团长刚接安安过来那会儿,大家都觉得他接了个累赘,以后娶媳妇了,少不了为这个孩子吵架,多少人等着瞧笑话……”

王凤娇是个聊天能手,一句接一句都不带冷场的,杨念念从她嘴里,了解到了陆时深的另一面……

天气炎热,太阳像个火球,下午煤球就晒好了,杨念念把煤球堆在厨房角落里摆放整齐,正好厕所和洗澡间完工,她给工匠结钱时,瞥见丁兰英又到院子门口溜一圈,看看就走了。

忙碌一天,衣服都汗湿几回,杨念念拿上干净衣服去洗了澡,出来时和去上厕所的叶美静碰上,二人互相看不惯对方,白了对方一眼。

五点半,陆时深拿着饭盒准时回来,安安还没到家,陆时深打开饭盒推到杨念念面前,“你要是饿了就先吃。”

杨念念摇头,“我还不饿,明天早上开始不用带饭回来了,我用煤炉煮饭。”

家里有烟火气,才像一个正常家庭,她决定留下来和陆时深好好相处了,就得有个妻子样子。

陆时深点头“嗯”了声,目光落在她纤瘦的手上,“手好些没?”

杨念念把手心摊开给他看,“好多了,可能是昨夜睡觉把水泡碰破了,长出了一层嫩皮,不疼了。”

陆时深没吭声,气氛凝滞了一会儿,杨念念觉得有点尴尬,转移话题问,“安安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晚?”

担心孩子出事,陆时深说,“我去找兵兵问问。”

杨念念起身,“我跟你一起。”

陆时深点头“嗯”了声,他腿长步子大,平时走路速度快成了习惯,很快把杨念念甩后两三米,杨念念小跑才能跟上他。

等他有所察觉放慢脚步时,杨念念差点撞到他背上,二人来到于红丽家里,他们一家人正在吃饭。

于红丽和孙大山放下筷子站起身,笑呵呵打招呼,“陆团长,念念,你们吃饭了没?坐下吃点不?”

陆时深摇头,看向兵兵,“安安今天有没有跟你一起回来?”

兵兵跟个小猪猪似的,端着碗筷呼哧呼哧往嘴里扒饭,嘴里食物还没咽下去,唔唔说了句什么,也没人听清。

孙大山对着他后脑勺拍了一下,“把饭咽下去再说。”

兵兵咽下饭,幸灾乐祸的回答,“安安上课不注意听讲,被周老师留学校了。”

杨念念松了口气,孩子没丢就好,安安不在这里,二人也不多待,打了声招呼就往外走。

于红丽和孙大山端着碗筷把二人送到院门口,忽然“咦”了一声,“那不是周老师吗?她把安安送回来了。”

陆时深和杨念念看过去,见周雪莉牵着安安走过来,杨念念下意识看了眼陆时深,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嗓音酸溜溜说。

“周老师真是位尽职尽责的好老师,对安安可真好呢。”

陆时深觉得杨念念语气不对劲,低头看她一眼,没来得及说话,周雪莉就牵着安安来到面前了。

周雪莉绷着脸,一副兴师问罪的架势,“陆团长,你在这里正好呢,我有话想跟你单独聊一聊。”

小说《开局替嫁,便宜老公身份不一般》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别看只有两个工匠,动手能力是一点不差,很快就在厨房旁边空地上量好尺寸,拿着铁锹开始挖地面了。

杨念念心里快乐开花了,脸上笑容想掩饰都掩饰不住。

这个杨天柱瞧着不爱讲话,人还挺贴心,她随口一提,没成想杨天柱记在心上了,动手能力还这么强。

快晌午顶了,外面大太阳火辣辣的,晒得人都快脱皮了,杨念念端了两碗水出来,两个工人见杨念念这么客气,连连道谢,咕噜噜两大口就把水喝光了。

杨念念接过空碗,看着地上两个大坑询问,“大哥,你们这是挖的粪槽么?”

一名穿着灰汗衫的男人点头,还好心提醒,“大妹子,你家院子里建厕所,以后味儿肯定大。”

杨念念嘴角一抽,粪槽在院子里,味儿能不大么?

她朝着左边看了眼,她家小院距离围墙隔了四十多米,挖一条排粪道不算容易,可不挖以后准后悔。

她试探着问,“大哥,能不能做城里那种能冲水的厕所?就是把粪槽挖在围墙外面去?”

“也不是不行。”男人抹了一把额头上汗渍,表情为难说,“挖过去起码有四十多米,人工费和水管比建厕所都高,不划算,除非你们自己挖排水道。”

杨念念迟疑了,费用这么高,陆时间深不同意咋办?

正纠结着呢,眼角余光瞥见一抹高大的身影进了院子,杨念念决定跟杨天柱商量一下。

“时、时深……”

当着他面这么叫他,杨念念有点别扭,“粪槽在院子里太臭了,我想挖个排水道,把污水排到院外……挖排水道费用挺高的,你怎么看?”

工人知道杨天柱身份不一般,赶紧解释,“你们要是自己能挖也行,不过要挖快一点,这个厕所也就一天多的工期。”

“那就自己挖。”杨天柱很快就做了决定,耳边似乎还回荡着她那句‘时深’,从没觉得他的名字被人叫起来这么好听过。

“嗯?”

杨念念惊呆了,这么长距离又这么短时间,铁铲挥冒烟了也没用呀。

杨天柱目光在她小脸上停留一瞬,见她额头上出了一层密汗,“先进去吃饭。”

杨念念赶紧跟上去,“吃完饭我去王大姐家借铁铲吧,估计晚上通宵才能挖完。”

本来还打算下午做煤球,只能先搁置一下了,旱厕味儿重,为了以后着想,辛苦就辛苦一下吧。

杨天柱将打开的饭盒推到她面前,“挖排水道的事情你不用管,我下午找人挖。”

杨念念眼睛一亮,外面就响起安安的声音,他背着书包快速跑进屋,累的满头是汗,表情却很兴奋。

“爸爸,兵兵说咱家院子里要盖洗澡间跟厕所,外面那两个叔叔是不是来盖厕所的?”

兵兵就是那个跟安安说“你爸爸有了后妈就不疼你”的小胖子,他是于丽红的儿子,在家排行老三。

“嗯。”杨天柱点头,“去洗手吃饭。”

“哇哦,我们家要盖厕所和洗澡间咯。”

安安丢下书包,兴奋地跑出去洗手。

午饭是练猪油剩下的油渣炒丝瓜和辣椒炒蛋,说是辣椒炒蛋,鸡蛋并没有多少,杨念念却很满足。

这年代物资匮乏,能吃到白米饭已经很不容易了,大部分人家还都是吃粗粮,杨天柱打包回来的饭菜,是要额外给钱的。

吃完饭,杨天柱拿着饭盒去了厨房,杨念念想跟安安打好关系,回屋准备拿糖块给他吃,出来时堂屋空无一人。

杨念念走到厨房门口,里面只有杨天柱在洗饭盒,“安安呢?”

杨天柱淡声回答,“上学去了。”

“这么快呀?”杨念念脆声说,“王大姐今天帮了一上午,还把旧炉子给我们了,我想着给她孩子买点糖块,给安安也留了几块,打算拿给他吃呢。”

没想到她年纪虽然小,办事挺周到。

杨天柱说,“晚上吃也一样。”

顿了一下,他又补充,“你也吃点。”

后面这句话,他没前面那句说的自在。

“这么甜的东西我不喜欢吃,小孩子才爱吃。”

杨念念拿着糖块转身回了屋子里,打算晚上再拿给安安吃,殊不知在杨天柱眼里,她就是个小孩子。

刚把糖块放好,院子里就响起了周秉行的声音,这家伙长得五大三粗有点唬人,性格倒是敦厚实在。

杨念念从屋里出来,就见他肩上扛着两大袋煤,往地上一放,对杨天柱说,“团长,我媳妇说你们家没煤,让我送两袋子过来。”

杨念念赶紧转回身拿了三块钱出来,“周营长,谢谢你了,这是煤钱。”

她已经问过王凤娇价格了,煤一分五一斤,两袋三块钱。

周秉行也不客气,伸手接过钱,杨天柱让他进厨房洗了手,二人结伴去了部队。

……

安安和兵兵关系好,每次吃完饭都是去他家,等他一起去学校,出于他名义上是杨天柱儿子的关系,于红丽见到他都是一副狼外婆的脸。

安安到于红丽家里,她一家人还正围着桌子吃饭,想到杨念念买了许多糖块回来,她故意问。

“安安,你后妈今天买了好多糖块回来,有没有给你吃?”

小孩子哪有那么多心眼呀,一听杨念念买了糖块,他却没吃到,心里一难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没有。”

于红丽有些幸灾乐祸,“哟,你后妈也太抠门了吧。”

安安抿着小嘴不吭声,强忍着不让眼泪落下来。

于红丽又问,“安安,你喜欢你后妈不?”

安安这次回答特别快,“不喜欢。”

第一次见面,杨念念就打了他,现在买了糖块也藏起来不给他吃,他才不喜欢杨念念。

于红丽,“你为啥不喜欢她?是不是她偷偷打你了?”

孙大山见媳妇越问越过分,不满地看她一眼,“你问这些干啥?”

于红丽翻了个白眼,“我逗孩子玩而已,瞧你那样儿。”

一直竖着耳朵听于红丽问话的孙兵兵大声接话,“妈,安安后妈打过他,他跟我说的。”

孙大山放下筷子他一眼,“吃你的饭,谁也不准再吭声。”

这些话传出去了,会影响陆团长家庭和睦。

他板着脸的样子是很吓人的,几个孩子连带着于红丽,瞬间没一个人吱声了。

……

小说《开局替嫁,便宜老公身份不一般》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安安见爸爸没说话,小声接了句,“周老师说那是投机倒把。”

杨念念一听周雪莉的名字就头疼,“国家都支持农民创业脱贫致富,你周老师倒是会标新立异,就她这样的封建思想,能教育好学生么?”

安安听到杨念念说周老师,下意识维护,“周老师是个好老师,她对我很好,我们班级里的学生都很喜欢她。”

小孩子思想单纯,他觉得周雪莉平时在学校对他嘘寒问暖,说话温声软语,认为对他好的老师就是好老师。

杨念念噘嘴,“好老师不好老师我不知道,反正她这种教育学生的话术就是有问题,照着她的教法活,别人都开上小汽车了,你还在田里刨土豆呢。”

都啥年代了,思想还这么迂腐,真是误人子弟。

安安高声辩解,“我长大以后要像爸爸一样当军人,我才不要刨土豆。”

杨念念撇了一眼他手里的半块油饼子,催促,“你先赶紧吃饱了读书去吧。”

安安像是被点醒了似的,赶紧狼吞虎咽地吃完饼子,匆匆喝了红薯汤,跑回屋子里拿上书包,喊道:“爸爸,我上学去了。”

话音还没落下呢,人就跑出院子了。

家里就剩下杨念念和杨天柱了,见他锁着眉头不吭声,杨念念也摸不准他的心思,试探问,“你也觉得做生意是投机倒把?”

“不是。”杨天柱摇头,“钱给你了,随便你怎么用,想做生意也行,注意安全。”

顿了一下,他又补充,“不用说借。”

杨念念眼睛瞬间亮了,心情一好,她还顺便拍了句马屁,“我就知道你肯定不是那种思想顽固不化的人。”

……

有了杨天柱支持,杨念念也就放心大胆了,海城发展比安城好上一些,城里摆摊叫卖的小商贩不少,她上次去城里特别留意过,在这里做小生意绝对不会差。

就看做什么小生意了。

左思右想了一圈,杨念念有些蔫了,别人穿越都是带着金手指,她咋就跟后妈养的一样,啥金手指都没有呀?

待在家里也想不出啥好主意,她想去找王凤娇聊聊,刚出屋门,正巧碰到王凤娇扛着锄头来找她。

“念念,部队给你分了一块菜地,你要不要种点青菜啥的?”

“菜地?”杨念念眼睛亮了,“部队还给分地呢?”

“当然有啦。”王凤娇笑呵呵解释,“家属院里的住户都有一块小菜地,平时吃青菜不用去城里买,菜地里种就行了,一年下来能省不少买菜钱呢。”

杨念念喜出望外,“那可真是太好了,王大姐,你赶紧带我去看看。”

家属院去城里买菜确实不太方便,太远了不说,万一错过采买车,出去回来都是个麻烦事儿。

王凤娇一边带路,一边说,“你平时要是只买个油盐酱醋啥的东西,也不用去城里,这附近有个小镇,腿脚快的话,二十分钟就到了。”

听王凤娇一副二十分钟路程不算远的口气,杨念念无语了。

唉!交通不方便的年代,出行果然是第一大难题。

分给杨念念的菜地位置不算好,靠近围墙边,一天里面有大半天见不着阳光,好在这里不是种庄稼,种个青菜萝卜是没影响的。

到了菜地跟前,杨念念呆愣了愣,看着只有一米宽的菜地,一脸诧异的询问,“王大姐,别人家菜地那么大,我分到的咋这么小呀?”

就这块地,一包菜籽能剩下半包,旁边这块菜地比她的大了好几倍不止,这差距要是一星半点,杨念念也就不计较了,这差的也太远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