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晚风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开局身高换悟性:我在水浒当霸主精选小说

开局身高换悟性:我在水浒当霸主精选小说

寒羽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开局身高换悟性:我在水浒当霸主》,是网络作家“任原大宋”倾力打造的一本古代言情,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下辈子,你最想用身高换什么?他随便在网页点了个悟性,却没想到被网页吸入穿越洪流!穿到水浒,他悟性满点,开局拜师周侗!上梁山,排位次!他带梁山好汉横行北宋,在北宋掀起时代新浪潮!...

主角:任原大宋   更新:2024-07-10 22:0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任原大宋的现代都市小说《开局身高换悟性:我在水浒当霸主精选小说》,由网络作家“寒羽”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开局身高换悟性:我在水浒当霸主》,是网络作家“任原大宋”倾力打造的一本古代言情,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下辈子,你最想用身高换什么?他随便在网页点了个悟性,却没想到被网页吸入穿越洪流!穿到水浒,他悟性满点,开局拜师周侗!上梁山,排位次!他带梁山好汉横行北宋,在北宋掀起时代新浪潮!...

《开局身高换悟性:我在水浒当霸主精选小说》精彩片段


“众中少语,无事早归。常忆离家日,双亲拂背时。过桥须下马,有路莫行船。未晚先寻宿,鸡鸣再看天……”

任原还没看完,只见方才刚进去的妇人复又转出,此时她两手空空,一脸笑容。

她生的甚么模样?

头上黄烘烘的插着一头钗环,鬓边插着些野花,搽一脸胭脂铅粉。上身露出绿纱衫儿来,下面系一条鲜红生绢裙,擦一脸胭脂铅粉,敞开胸脯,露出桃红纱主腰,上面一色金钮。也不顾这寒气逼人,只顾一味卖骚露肉。

呵呵,孙二娘,果然是你!

看这妇人的打扮,哪怕她还没有自报家门,任原也能确认,这就是孙二娘!

“哎呀客官,你这么盯着奴家看,怪不好意思的啊!奴家可是有丈夫的人!”

看到任原上下打量着自己,那妇人不知任原的心思,还以为任原被自己迷住了,更加肆无忌惮地发骚起来,一双眼睛也在任原身上不住打量。

“这个领头的,长大,壮硕,可以做成牛肉卖,后面那个精瘦的汉子,唉,看来只能当成狗肉卖了。”

妇人心里想着,再看看任原和时迁两个人身上鼓鼓囊囊的包袱,更是喜不自胜。

“今儿真是走运,刚遇上两个憨货,又来两个,看来今儿注定要让我发一回!”

“姐姐真会说笑,我们兄弟两个为了赶路,现在腹中空空,这里人烟稀少,姐姐这店可真是雪中送炭,可有什么吃食吗?”

任原压住内心翻腾的情绪,笑着问道。

“哎呦,有有有!”这妇人也很开心,眼睛都眯成月牙了“姐姐家有好酒,好肉,要点心时,好大馒头!”

“那就好酒好肉尽管上!肉馒头先来二十个!”

任原表现的非常大气,时迁虽然不说话,但也很配合任原,那妇人没有任何怀疑,很爽快就把两个请进了酒店内。

待两人坐定,那妇人首先端过酒坛,给两人面前都先倒了一碗酒,然后说道:

“先尝尝姐姐家的美酒,路过的尝了都说好,馒头这就来。”

然后她转身,扭着腰就准备去后厨。

而趁这转身的空当,任原迅速把碗中浑酒都泼到桌子底下,并用身体挡住。时迁手速比他更快,也是把酒直接倾了。

两人对视一下,都很默契地用力把碗放在桌子,同时做出擦嘴的动作,还不忘大声说:

“好酒!这酒够滋味!姐姐,快上肉和馒头!”

那妇人回头,看到二人的动作和空空如也的酒碗,更加喜上眉梢,把腰扭得更厉害了。

“好好好,这就给你们上馒头!上肉!”

说完她撩开门帘,闪进后厨,不一会儿,只见店里转出三五个壮硕汉子来,手上都端着肉,直往桌上摆放。

待菜都上齐了,这几个身强体壮的小二也不回去,只是分散的坐到酒店门口,也不说话,只是眼睛不住的朝这边瞟来。

“刚出炉的肉馒头!来啦!”

那妇人这时候又出来了,手里拿着一个大盘子,上面摆满了白花花的肉馒头,放在桌上,笑眯眯地说:

“来,都快尝尝。”

“不急,姐姐,不知姐姐贵姓啊?”

任原假意做出一副色眯眯的样子,继续问道。

“哎呦,弟弟你可别拨撩姐姐”那妇人假装害羞,嘴里却不停“姐姐姓孙,周围人都唤姐姐二娘。”

母夜叉孙二娘!果然是你!

任原一边点头,一边拿起一个馒头,掰成两半,嘴上问着:

“孙姐姐,这馒头闻着可香,是甚么馅儿的?”

小说《开局身高换悟性:我在水浒当霸主》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粗略一算,起码也有两万贯了!

张青孙二娘这两个禽兽能藏下这么多的财物,冤死在他们手下的孤魂野鬼只怕早已是满坑满谷!

“正好,那三位兄弟每人拿5个在身上,就是安家费了,然后取15个银锭子,一会儿路过附近的村庄,发给里面的村民。剩下的咱们当盘缠。”

任原想了想,立刻安排。

“哥哥,为什么要分给百姓银锭子?”

广惠也有些不解。

“大师,这是我给梁山定的规矩,但凡有缴获,要分三分之一分给当地百姓,这60个银锭子,你们三个人分走15个后,还剩45个,因此要拿15个出来分给百姓。”

“哥哥真是仗义疏财,既然是山寨规矩,那咱们就按规矩办。”

孙安非常佩服,这年头,别说愿意给百姓分钱的山寨,就是愿意给百姓分钱的地方官府,几乎都没有!

那些贪官污吏只会往口袋里捞钱,怎么会往外送钱呢!

梁山这个做法,让孙安对自己未来的栖身之所,产生了无尽的好奇。

“哥哥,都抄完了,那些伙计也都打晕扔树林里了。”

广惠这边,很快也忙完了,他手里拿着火把,时迁正在给店铺四处泼火油。

“烧吧,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从此清清白白。”

广惠主动负责点火,一边点,一边还转动他的人骨念珠,嘴里念念有词,似乎是在超度这店中的亡魂。

大火很快包围了整个店铺,红色的火光冲天而起,伴随着广惠的超度声,一缕缕黑气在消散在火焰之中,似乎真得有亡魂得到了解脱。

火势越来越大,一直烧到店铺外的那颗大树。

那颗抱饮人血的大树,在火焰中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似乎在哭诉哀求什么,但随着火焰越来越大,那棵树终于轰然倒下,走完了自己的最后一程。

“走吧,从此之后,这里就太平了。”

虽然火还没有熄灭,但这把火似乎有灵性一样,只在店铺的范围内燃烧,不曾蔓延开来。

四人看了一会儿,然后转身离去,先在周围的村子里,散了银两,然后雇了车架,继续前往少华山。

……

少华山。

在华阴县,这少华山也算是险峻的山脉了,所以近日子,有三位英雄,来到此处,准备安营扎寨。

是哪三个英雄呢?

为头的那位,名叫朱武,绰号神机军师。也是任原此次最重要的目标,因为梁山目前是真没有军师。

朱武原是定远人氏,能使两口双刀,虽无十分本事,却精通阵法,广有谋略,平时是一副道袍打扮,有诸葛范蠡之谋,而且内政精熟,是个不可多得的军师人才。

第二个好汉姓陈,名达,原是邺城人氏,虎背熊腰,力健声雄,性烈如火,惯使一条出白点钢枪,

第三个好汉姓杨,名春,蒲州解良县人氏,腰长臂瘦,为人谨慎,颇为稳重,善使一口大杆刀。

这朱武,陈达,杨春三人,是结义兄弟,陈达杨春两个武夫甘愿奉朱武这个文人为首,说明朱武确实有本事。

而且任原明白,朱武这人除了谋略上厉害,审时度势的能力也很强,原著中他能当机立断,把大寨主位置让给史进,就说明他绝对是能屈能伸的好汉子。

而且原著上了梁山之后,朱武虽然没有被宋黑子重用,甚至被吴用那个半吊子压制,但他依然能混得不错,当他和卢俊义这个同样被打压的人合作的时候,那起到的效果反而比宋江吴用的组合更好。

小说《开局身高换悟性:我在水浒当霸主》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这两个人,都是大个子,任原看了看,虽然因为光线不足,还披散着头发,看不清模样。但其中一个的个子应该和自己差不多高,另一个也有八尺多的身材。

难怪孙二娘之前说,这两个人加上自己,三个人就能卖大半个月!

“好说,时迁,带这两位好汉先上去。”

“好的,两位随我来。”

时迁给那两人引路,任原则是在整个密室再仔细查看了一圈,确认里面没有别的幸存者,也没有别的帮凶。

在一个角落里,他发现了两个人的兵器。

是两把雪花戒刀,和两把镔铁大剑。

“那两个人,难道是?”

这两武器在整个水浒中,都非常罕见,任原一下子就想到了两个人。

如果真得是这两个人的话,那这一趟救人,收获可就大了。

不过他也没想太多,拿着武器就赶紧准备上去了,毕竟这个地方,待着实在是太让人反胃了。

等任原出来之后,时迁和那两个汉子正席地而坐。

时迁估计是打来了清水,让着两人好好洗了把脸,还整理了衣裳。

见到任原拎着兵器出来,两人立刻站起来,推金山拜玉柱,“咣咣”给任原重重磕头。

“孙安多谢恩公救命之恩!”

“广惠多谢恩公救命之恩!”

“两位这是做什么,快快请起!”

任原赶紧放下手里的兵器,准备伸手去扶,但这两个人速度很快,直接就嗑了九个响头。

“都是江湖儿女,最重要的就是一个义气,这个黑店谋财害命,我怎能不管?二位快快起来吧。也别叫啥恩公,听着就生疏,都是江湖好汉,喊声兄弟就行。”

任原示意两人快快起来,他不喜欢这跪来跪去的。

“早就听说擎天柱任原义气无双,威震天下,今日一见,名不虚传,小弟孙安,只恨没能早点认识哥哥。”

说话的汉子,身长九尺,腰大八围,颇知韬略,膂力过人。这会束起头发,看着就相貌不凡!

“可是泾原号称屠龙手的孙安?我也是早就听闻大名,无奈不得相见啊!”

任原大喜,果然是孙安,这可是能和自家二师兄卢俊义打平的存在,妥妥的武力天花板。

虽然自己现在武功也不差,但至今交过手的人中,也只有袁朗是大将级别,所以任原并不太清楚自己的武力值具体应该是什么级别。

虽然通过和袁朗那一战,可以大概有个参考。

自己赢袁朗不是问题,但如果对上自己那个尚未谋面的二师兄卢俊义,在对方不放水的情况下,能不能打成平手呢?

这还真不好说哩。

“哥哥听说过我?”

孙安有些意外,他在家乡其实还并没有太出名呢,所以这次,才会和好友一起结伴出门,准备去混个名堂。

“孙安哥哥你这就不懂了,我家哥哥虽然看着是个猛将,但其实能文能武。而且哥哥求贤若渴,自打有了梁山基业后,这天下有名号的人物,都在哥哥心里装着哩!”

时迁刚才也看出来这两个人的不凡,也看出任原眼里的欣喜和招揽的意思,自然要过来添把火。

“救命之恩,恩同再造,哥哥若是不嫌弃,以后孙安这条命,就是哥哥的了!任凭驱使,绝无二话!”

孙安是个非常讲义气的汉子,这么一听,立刻也就直接投靠了。

本来这次出门,他是打算去河东田虎那里碰碰运气,结果没想到差点儿走一趟鬼门关,那现在任原正好救了他,他投靠也顺理成章。

小说《开局身高换悟性:我在水浒当霸主》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和柴大官人达成协议之后,柴大官人办事儿确实快,两天功夫,一切东西都备齐了。

八十位身强力壮的闲散庄客,二十匹好马,二十车粮草,还有两车金银。

“兄长,这金银?”

任原交接的时候,有些疑惑,之前没说到要银子啊。

“贤弟,做大事儿都要本钱,这金银也不多,这算下来也就两万贯,算为兄给你的本钱!”

“而且,我也给王伦那边送书信了,这一次就是公平竞争,他有什么不满,直接跟我说。”

柴进拍着任原的肩膀,不知道怎么滴,他就觉得任原是个大事儿的人,所以想再多帮帮他。

“那就多谢兄长,我当速去梁山,尽早办完事儿,给兄长回信儿。若那王伦愿意不伤和气离开,这两车金银中,有他一车!”

任原也是挺感动,虽然他知道柴进肯定是分析了一下情况后才做的决定,但起码他表面上做得确实让人挑不出毛病。

“嗯,贤弟保重!”

“兄长保重!”

一行人离开柴家后,直奔梁山而去,由于扮成商队且打着柴家旗号,并无官军前来为难。

一日后,在一处树林前,有四十多人,在一个大汉的带领下,推着十辆车子,静静等候任原一行人。

当任原队伍出现时,领头的大汉松了口气,赶紧上前:

“哥哥,朱富带着全体兄弟,紧赶慢赶。终于赶上了!”

任原赶紧下马,和朱贵一起上去迎接。

笑面虎朱富,朱贵的亲兄弟,两人长相相似,能力也接近。在朱贵成为自己人后不久,朱富也被介绍过来,目前管理着后勤保障。

“朱富兄弟辛苦了,带上兄弟们并入队伍吧!”

“是,哥哥!”

朱富和宋万也寒暄了几句,然后把队伍合并起来,休息了片刻之后,一群人再次出发。

这一路上相当顺畅,沿途小寨一看百二三十人打着柴字旗号,根本不敢上来拂虎须。

打劫这种队伍,是嫌命长了么!

但有时候,偏偏世上,就有例外。

离梁山还有一百余里时,一群人又路过一处树林,林子很深,一看就是杀机四伏的那种。

“都看好车驾!”

宋万和朱富赶紧吆喝众人看好车子,他们也是走过江湖的,面对这种林子,直觉告诉他们,要出事儿。

果不其然,见到队伍停下,林中转出一个大汉来,以一人之力,挡在整个队伍前!

好汉子,端得了得!

九尺身躯,赤面黄须,手里两把水磨炼钢挝,威风凛凛。

“在下赤面虎袁朗,北上会友盘缠告急,希望朋友照应些许,在下自不会让朋友受到损伤。”

好么,明明是拦路强人,却还彬彬有礼。

“哥哥,这厮似乎很厉害。”

朱贵等人看着袁朗的身板和气势,心里就先怯了几分,自觉应该不是此人对手。

“他,他可不是一般厉害。”

任原笑了笑,心里非常开心。

赤面虎袁朗,原著中的纪山军五虎之一,能和秦明打一百五十回合不分胜负的存在,这种大将,怎么能错过!

一念至此,任原跳下马,走向袁朗。

“阁下说是访友,不知访得是何人?”

“在下访的,是名震黄河两岸的擎天柱任原。”

袁朗虽然看着和自己差不多高的任原,心里有些凝重,看样子这盘缠不好借啊。

但他好歹读过几年书,还是有礼有节地回答。

“胡说!访甚么访!我哥哥就在眼前!你都不认得,你这厮撒谎!”

朱富和宋万也上来了,听见袁朗的说法,朱富立刻大声喝到。

“你是任原哥哥?”

袁朗粗中有细,一听朱富如此说道,立刻转头再次打量任原。

“恕袁某有眼不识泰山。早就听说任原哥哥拳法盖世,刀法无双,袁某不才,此次拜访就为了能和任原哥哥切磋一番,不知哥哥可否赏脸。”

显然,对朱富的话,袁朗只信了五分,出口就是试探之意。

“无妨,赤面虎袁朗的名号,我也多有耳闻,江湖相遇便是缘,今儿我就陪兄弟练练手,宋万,取我三尖刀来!”

任原伸手示意身后所有人都别庆轻举妄动,然后向宋万示意。

“哥哥接刀!”

任原这三尖刀格外沉重,只能放在车上。宋万还算力大,能够做到把刀扔过来。

“砰!”

任原单手接刀。顺势舞了一个刀花,然后重重杵地,地面都顺势裂开好些纹路。

袁朗脸色一下子就凝重了。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行家的功夫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这一下袁朗可以确定,此人八九成就是自己要找的那个任原了。

但随机他脸上就露出浓浓的战意,这种和高手过招的机会,怎么能错过!

任原也一样,除了他师父之外,这一两年来,袁朗是他碰到的,第一个有名有姓的高手,这怎么不让他热血沸腾!

“赤面虎袁朗,请指教!”

“擎天柱任原,请指教!”

“杀!”

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

任原的三尖二刃刀是长兵器,袁朗的炼钢挝是短兵器,想要取胜,袁朗就必须近身!

但任原怎么会让他近身呢?

要知道挝这种武器,非天生神力者不可用,袁朗能靠着这武器出名,那他近身之后,绝对是个麻烦!

任原猛地一踢刀把,力从腰起,双手舞花转乌云盖顶,一招力劈华山,直接冲着袁朗头上劈过去!

一刀斩下,寒光一闪,空气似乎都被任原的三尖刀吸过去了一样,发出一阵尖啸声。

袁朗不愧是任原遇上的第一位猛将,面对任原这一招,持短兵器的他不躲不闪,双手用力上撩,两把挝自下而上,正面迎击三尖刀!

“铛!”

重重的碰撞声响起,火花四射,任原心中一喜,接力回旋转身,换手持刀横扫千军,再斩袁朗腰间!

“铛!”

袁朗反应也很快,挡下第一招时他就知道任原的力量在自己之上,没有那么容易近身。

于是立刻收挝护住腰间,再次挡住任原的横扫!

任原的招数变化很快,横扫再次被挡后顺势下撩,劈向袁朗的腿!

这一次袁朗直接跳起,躲开大刀的同时双挝用力下砸!然后强势准备近身,背身反抽!

任原当然不会上当,抽刀回防,同时脚下移动,控制距离!

两个人闪电般交手起来,在场其他人根本看不清之间的门道,其中的凶险只有二人自己清楚。

但能确定的是,两个人都打得非常痛快,颇有棋逢对手将遇良才的感觉!

炼钢挝凶,招招直扑天灵盖,三尖刀猛,回回不离胸腹间,一时半会儿间,不分胜负!

两人走过五十余合。袁朗架开任原大刀,抽身跳出圈外。

“哥哥好武艺,小弟服了。”

他收起双挝,轻轻擦拭了一下额头的一丝冷汗,率先认输。

“哈哈,袁兄弟谦虚了,你我这是不分胜负啊。”

任原也收刀站立,不过比起袁朗,他看上去似乎更加轻松。

能在自己手中走五十多合不分胜负,袁朗不愧是纪山军五虎!

而且袁朗兵器吃亏,长兵打短兵,如果不是力量巨大,或者身法流畅能快速近身,那能保持不败就非常不容易。

“哥哥抬爱了。”

面对任原的说法,袁朗也没有点破,他心里清楚,自己的步伐切不进任原身边,先天上已经是输了一筹,再切磋下去如果没有特殊的机会,自己必败,只不过是多少回合后败而已。

“朱贵,拿酒肉来。”

看着袁朗有些饥饿的样子,任原招呼朱贵上酒肉,袁朗也不客气,大口吃了起来。

“袁兄弟,接下来你打算去哪儿?”

任原开口问道。

“本来这次北上,就是为了和哥哥见面,这次已经见到了,袁某也已经无憾了。如若哥哥不弃,袁某愿伴哥哥左右!”

袁朗不是傻子,看着任原这一队人马,他知道肯定会有什么事情。

那跟着任原,显然是个不错的选择。

毕竟任原名号,在大宋江湖还是很不错的。

“固所愿也,这可是大好事儿!”

任原喜不自胜,袁朗绝对是一员虎将,能得到他的投靠,这可是一件大好事儿!

朱贵等人也上来和袁朗见面,口称哥哥。

毕竟刚才那场大战,他们也见到了,袁朗的水平足够让他们心服口服。

“哥哥,我们接下来去哪儿?可是那梁山泊?”

寒暄之后,袁朗问任原。

任原看着远处的梁山,自信地一笑:

“不错,正是梁山泊!”


这一晚的梁山,灯火通明。

大寨中,不论是新加入的庄客队伍,还是原本的梁山队伍,此刻都坐在一起。

这也是任原有意安排得,现在梁山是全新的寨子,必须尽快融合在一起。

从聚义厅往下,一共摆了五六十张大桌子,桌上放着各种牛肉,羊肉,鸡肉,菜蔬,还有美酒。

宋万知道神仙醉的厉害,特地亲自勾兑了一下,你还别说,哪怕是勾兑的,也比村酿的好喝!

王伦之前在山上的时候,可没有这么豪气大摆宴席,因此这一顿酒席上台,一下子就收买了不少原梁山人马的心。

虽然换了寨主,但好像日子更好了啊!

再加上都是一些精壮汉子,酒菜一上来,大伙儿胡吃海塞,吹牛打屁,喝酒划拳,趁兴高歌,一时间场面好不热闹。

任原等人自然是坐在首席,看着这热热闹闹的场景,几人心中也是无限感慨。

“三年了,终于要开始了!”

任原心里的感慨自然是更多,从穿越后拜师周侗开始,他这三年里做了很多努力,才让自己一点一滴积累前期优势。

和曾经看过的小说相比,自己的开局算得上是中等偏上了。

同时他明白,这一刻开始,自己的命运和这些鲜活的人们就紧紧绑定在一起了,自己将和他们一起拥抱胜利,一起分享喜悦,一起迎接未来。自己要让这些人感受到新生活的希望,充满对未来的向往。

同时,他也明白自己要走的道路十分艰难,或许很多人在半路上就会因此而掉队,但这条路既然已经开始了,那就只能坚定地走下去!

虽然他不知道这条路最后能走多远,但相比原本的梁山,肯定会走的更远,更久!

“哥哥,怎么不吃?”

袁朗的话音响起,打断了任原的思考。

“在想一些事情。”

任原端起碗,和袁朗碰了一下。

“虽然得了这么好的寨子,但我们可不能因此就骄傲自满。”

“哥哥心中志向远大,只管施行便是,袁朗别的本领没有,但为哥哥冲锋陷阵,斩将夺旗,绝对没问题!”

任原也是颇为感动,和朱贵等人不同,袁朗算是自己用武力征服的第一人,能对自己这么忠心,确实难得。

就在两人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不远处的一张酒桌上,却突然爆发了笑声,一下子吸引了任原的注意力。

“哈哈,刘四,你怎么只顾着往食盒里装吃的,自己不吃啊?”

“就是,你小子是打算把吃的都带回去给婆娘孩子吗?”

那张桌子上有一位憨厚的汉子,手上拎着一个食盒,正把一些吃食往里放。

能看出来里面并没有什么好菜,汉子装得都是馒头炊饼,还有一些菜蔬。

“家里孩子正在长身子,这次机会难得,想让他们多吃点。”

那憨厚的汉子没有多解释什么,看着放进食盒的东西差不多,自己拿起一个馒头,掰了半个放在嘴里。

但这一句话,却让整桌的人都沉默了。

“刘四,把食盒给我。”

一位年纪大点儿的汉子站了起来,伸手拿过刘四的食盒,把里面的馒头炊饼都拿了出来,然后不等刘四说什么,转头就将桌子上的烧鸡,羊肉等往食盒里面放,一边放一边说:

“既然要带,就带点儿好的,馒头炊饼有啥好带的,多拿点儿肉,给孩子们开开荤。”

“就是,就是。来,这鸡腿好吃,给孩子装上。”

“菜蔬也别拿了,放牛肉进去吧。”

年长汉子的话,引起大家的共鸣,大伙儿纷纷往刘四的食盒里塞吃的,让刘四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够了够了,各位哥哥平时也没遇到过这么好的酒宴,俺怎么能从哥哥们嘴里夺食。”

等他反应z过来之后,立刻准备抢回自己的食盒,那里面的东西已经塞的够多了。

“说甚么话?这桌上不还有这么多吃的,让你带你就带!你家里孩子多,不多吃点怎么行?”

年长的汉子拿了张饼,边啃边说。

“宋万,你有没有问山寨的伙夫,这是怎么回事儿?”

任原看着这一幕,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哥哥,问了,伙夫说,以前王伦在的时候,很少这么开荤。平日里也只有在籍的兄弟们一日两餐,家眷们是不怎么管的,就三五天领一次口粮,保证不会饿着,但日子肯定难熬。。”

“混账!王伦这是在搞什么!”

任原气得不行,百姓们就是因为没有饭吃,才会铤而走险,结果他居然还这么对待百姓!

任原放下酒杯,几步走到那桌人面前,按住了还在放东西的汉子。

“寨,寨主?”

一桌汉子都愣了,寨主怎么过来了。

任原拿起食盒,把里面的东西重新放在桌子上,对众人说:“大家先吃饱,不着急给家里带。”

刘四一下子就慌了,赶紧准备跪下,却被任原一只手直接扶住。

“寨,寨主,俺,俺错了,俺再也不敢给家里人带东西了,求您饶俺这一回吧……”

刘四的声音不算大,但这边动静可不小,一时间周围的座位也都安静下来,不少人都偷偷把自己准备带给家人的食物,放回了桌上。

那个领头的汉子想说什么,却被任原伸手制止了,任原环顾四周,朗声说道:

“兄弟们!今天是我任原,成为寨主的第一天,我不知道之前的寨主是怎么样的,但在我这里,我能给大家一个承诺!”

“所有上了我梁山的人,不分男女老幼,有一个算一个,那都是我梁山的一份子!只要不做伤害山寨的事情,那你们的衣食住行,山寨都会统一考虑,妥善安排!”

“今天的宴席,是给山寨所有人的,包括了你们的家眷!酒肉管够!你们不用给家里人带,直接让他们过来一起吃!”

“所有人都听着,我任原作为寨主的第一条命令,就是让大家都吃好喝好!莫要对不起自己的肚皮!”

“我任原在此立誓,今后只要我梁山不倒,就绝不会让你们饿着!”

任原的声音很大,传遍了整个宴席,所有人都不说话了。

他们很惊讶,因为之前的王伦寨主,可是精打细算的主儿,猛然换了这么一位大方的寨主,大家都不敢置信。

这是梦吗?如果是,能不能不要醒!

“都等什么呢!寨主发话了!还不快放开肚皮吃!有家眷的,快把家眷一起叫来!”

宋万和杜迁也过来了,宋万身后跟着抬着桌椅的人,显然要准备再摆桌子。

而杜迁,作为梁山老人,在原梁山人马中,是有一定威望的。

“多谢寨主!!”

沉默的人群,终于爆发了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和掌声,大家都特别开心,高呼寨主英明,刘四也激动得不知道要说什么。

“都坐下好好吃!有家眷的赶紧去带人!今天都给我吃好喝好!”

任原一把把刘四摁回席上,然后示意大家继续吃。

他说完之后,几十道人影就赶紧起身,往后山方向奔去,那都是有家眷的。

而没有家眷的人,就继续坐下来喝酒吃肉,整体的氛围比刚才更加热闹。

很明显,现在的欢乐,更多是发自内心深处的欣慰和喜悦,比最开始因为口腹之欲而露出的喜悦好太多了。

“多谢寨主,以后俺这条命就是寨主的,俺愿意随时为寨主去死!”

“说甚么胡话!我要你死作甚?我要你活着!我要山寨所有兄弟都活着!都好好活着!”

任原拍了拍刘四的肩膀,安慰了这个憨厚的汉子几句,然后转身离开。

在他身后,那各桌酒席上传来的笑闹声,回响在梁山的山谷里,飘散在梁山的晚风中。


朱武点了点头,紧了紧腰间的双刀,如果真是官府来抓人,那今天说什么,也得拼死一战了。

话分两头,此刻少华山山下。

任原等人已经从马车上下来了,凑在一起打量着这山。

“虽然不如梁山大寨,但也是个险要的去处。”

任原给出了自己的评价,并不是每个地方都会像梁山那样子,有天然的大湖护住大寨。

但少华山在陆地山寨中,确实算不错的,起码,易守难攻这一点它也做到了。

就在四个人看着山势时,突然间,一只响箭从林子飞了出来,直接钉在了马车上!

“邦邦邦!”

一阵梆子声响起,树林中转出五六十个小喽啰,一字排开。为首的陈达全身披挂,策马出阵!

众人抬眼看去,好一个跳涧虎!

只见陈达头戴干红凹面巾,身披裹金生铁甲,上穿一领红衲袄,脚穿一对吊墩靴,腰系七尺攒线搭膊,坐骑一匹高头白马,手中横着丈八点钢矛。

“对面四个人听着!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牙缝里敢崩半个不字,嘿,管杀不管埋!”

领头小喽啰,用尽全力冲着任原四人喊到。

这边四人听了,笑成一片。

“哥哥,他们就这点儿人马,哪来的自信拿下咱们?”

时迁虽然武艺不行,但轻功无双,他自保没有任何问题。

而剩下的任原,孙安,广惠,哪个不是有万夫不当之勇?

“哥哥,让我去会会他。”

孙安看了看场面,觉得自己应该出手一下,毕竟也是要上山的人,不能手里没有任何功劳。

孙安开口了,广惠自然不会多说什么,而且现在的广惠,他已经轻易不出手了。

这一路过来,任原常常看到广惠对自己的双戒刀念经,也不知道是不是在超度死在戒刀下的亡魂。

“兄弟休息,生擒那个憨货即可。”

陈达是个憨憨,这个任原早就知道了,像他这么憨的家伙,任原自然是非常愿意收下的。

“得令。”

孙安抽出自己的双剑,慢慢走了出去。

“你这汉子,止步!是不愿意交买路钱吗?”

陈达看着孙安倒提双剑向自己走来,长枪一横,大声喝道。

“买路钱有,但你得先问别人同不同意给。”

孙安看着陈达,嘴角含笑。

“你让我问谁?”

陈达有些疑惑,在场还有别人吗?

“你得问我手中双剑愿不愿意!”

孙安亮出了自己的双剑,他的剑比一般的剑更宽更重更长,两把剑看着都有接近四尺五六的长度(一般的剑就长三尺多),而且是上好的镔铁打造,寒光逼人!

“好哇!你居然敢戏弄我!”

陈达觉得自己被耍了,要打架那就明说啊!

他正要策马出阵,却突然又勒住了战马,然后翻身下来。

“喂,你这汉子,为什么下马?”

孙安有些意外。

“哼!我骑马,你步战,那是我占你便宜!哪怕赢了,你也会不服气,来,现在我们都是步战,一定让你输得服气!”

陈达有些气愤地说,明明这个使双剑的在挑衅自己,但自己却没办法说服自己用不道义的手段取胜,真得有点儿气人哩。

孙安也没想到,这个憨货,居然这么讲义气?

那行,就冲你这主动下马表示公平,我也肯定会生擒你,不伤你分毫。

“喝啊!”

下马之后,陈达没有再客套了,端起长枪,冲着孙安就扎了过去。

“来得好!”

孙安也想看看陈达的水准,所以也故意放水,双剑宛如两扇门板一看,只守不攻,守得密不透风,任陈达怎么进攻,长枪都进不了孙安身前。


“上山!”

杜迁这边伤势控制住一些后,众人立刻就准备登船,毕竟梁山大寨在水中的山上。

王伦那厮,虽然得到任原等人的许可,但当他出现在船边时,划船的喽啰却怎么也不愿意带他上山,急得他直跳脚。

“给王寨主一条船,说了让他收拾,就让他收拾。”

任原等人过来看到这一幕后,自然是忍俊不禁,但任原还是给了王伦最后的体面。

小喽啰这才黑着脸让王伦上船,不情愿滴划走了。

任原等人自然是上了一艘大点儿的船,然后多人摇桨,直奔大寨。

“哥哥,你这地儿选得真好,哪怕朝廷来袭,没有水军如何能上得了岸。”

袁朗越看这八百里水泊越喜欢,对投靠任原的决定更加满意了。

“还早呢,再过几年,你且再看整个梁山,绝对和现在大不相同。”

任原心里对梁山已经有初步规划了,现在只要按部就班去实现就行。

“哥哥,那王伦,要不要?”

朱富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没事,他不成气候的,看在柴大官人和杜迁兄弟的面子上,给他一条活路。”

任原摇了摇头,制止了朱富。

如果是别人,任原还会仔细考虑,但王伦这个小家子气的,那就算了吧。

这人,干不成大事儿。

等到众人都来到大寨的聚义厅的时候,王伦那边也收拾完毕,正好从里面走出来。

跟在他身后的就七八个人,每个人身上虽然都背着一个包袱,显然没啥东西。

一个大寨主混成这样子,也是没谁了。

“王伦,今后你和梁山没有瓜葛,我们后会无期。”

任原这边先让杜迁去休息了,再和王伦碰面,他只是挥手示意王伦赶紧离开。

王伦没有多说什么,事已至此,他只能认命。

但他带人下山之后会如何,那就不得而知了。

看着王伦等人的背影消失在山间小路上,任原也不去多想。

日后这家伙如果还不知死活和自己作对,那就别怪自己。

“朱贵,朱富。”

“小弟在!”

“你们二人带人去统计一下目前山寨的人员,金银,武器数量。”

“是。”

兄弟二人对视一眼,领命下去了。

“宋万。”

“小弟在!”

“你带人去统计一下目前山寨的粮草,地产。”

“小弟领命。”

“袁朗。”

“小弟在。”

“你带上骑马的庄客,走一遍梁山重要隘口,探查一下山寨防御工事。”

“哥哥放心。”

一连三个命令下去,看着众兄弟离去,任原慢慢走到聚义厅中间的那把椅子前,转身坐下。

独坐高处,确实会让人产生不一样的想法。

但任原不是王伦!

他心里清楚,现在只不过是刚开始而已!

要实现自己的目标,还早着呢!

此刻梁山山脚,王伦带着人,已经来到了湖边,他们讨要了一艘小船,正在吃力地划行。

王伦坐在船头,看着越来越远的梁山大寨,内心的愤恨,越来越浓。

“任原,你给我等着!此仇不报非君子!”

“寨主,我们要去哪儿?”

跟着王伦下山的几个亲随,现在只能靠王伦拿主意了。

王伦眼珠子一转,突然就有了主意!

“走,我们去济州!”

……

“哥哥,今晚是否要安排酒席?”

宋万清点粮草是最快的,所以他回来后立刻询问任原。

“安排上,有牛羊吗?宰三五头牛,十来只羊,做到肉管够,酒的话,拿我们的神仙醉出来,不要舍不得。”

任原对酒宴的安排还是很上心的,毕竟是到山寨的第一次宴席,也是收拢人心的好机会。

“原梁山的粮草,倒也算凑合,小弟粗略估计了一下,大概还有1000石,加上柴大官人资助的粮草,差不多1200石粮食。”

宋万对于粮草这一块,是真有谱儿,这才没一会儿,就摸清了底细。

“牲口呢?”

“牲口不算多,牛有三十余头,羊但是有百余只,还有三十匹战马。”

“这么少。”

任原皱了皱眉头,看来王伦这个寨子,是真没有利用好八百里水泊的天然优势。

“哥哥,不算少了,很多小寨子刚立时,根本没有这么些东西。”

宋万笑着说,自家哥哥虽然武艺高强,但在这方面,他还是有不足的。

“那山寨目前有多少人?”

“原本的梁山,算上妇孺,家眷,也不过400余人,能战的士兵也就是200多,所以王伦之前带着200多号人下山,几乎也是拿出了全部兵力。现在算上咱们的人,目前山寨也就不到600人。”

600人,假设每个人每天口粮是3斤粮食,一天就要吃掉1800斤,也就是900公斤。

目前山寨有1200石粮食,宋制一石的容器,大概能装59-60公斤粮食,就按60公斤来算,目前山寨里面的粮食是72000公斤,这样子一算,目前寨子的粮食,也就够吃80天。

任原快速做了一个算数题,心里顿时有了压力。

“宋万兄弟,只有80天的存粮,这个情况不妙啊。”

“80天?哥哥你在说什么呢?”

宋万有些意外。

“怎么,山寨600人,每人一天3斤粮,可不是就只能吃80天?”

任原也有些意外,难道他算错了?

“哥哥,穷苦人家,哪有一个人一天3斤粮的说法,我算得是一人一天一斤八两,能吃160天哩,谁想的哥哥直接给加倍了。”

宋万先是一愣,随后笑着解释。

原来自家哥哥是想给大家更好的吃食待遇,但这也太奢侈了点。

“不行,宋万,你对粮草颇有心得,往后山寨的粮草就归你管,你一定要保证山寨每个人,一天3斤熟粮!不够了你就跟我说,我去想办法!”

“这年头,大部分百姓都是被贪官污吏逼得走投无路,才上山,就为图口饱饭。若上山后还是忍饥挨饿,那他们图甚么!”

任原坚决不同意克扣粮食,说实话,一天三斤熟粮并不算多,如果要吃好点,还需要搭配菜蔬,肉类,油脂,水果等等。起码来说一天4-5斤的总摄入量,才是真正衣食无忧。

自己既然要做出一番不一样的事业。那保证口粮,就是第一步!

“哥哥……哥哥有心了!我替山寨兄弟们谢谢哥哥!”

宋万很震惊,任原的态度让他真得感到震撼。

老百姓图啥,不就是图吃饱穿暖嘛!

可当今这个世道,呵呵,不提也罢!

“你先去准备今晚的酒席,吃了今晚的席,从此梁山就是一家人,另外,朱贵他们如果清点完毕了,你立刻让他们来找我。”

任原想了想,还是先让宋万去准备吃的,今天虽然靠着自己的武力,三箭定梁山,但想要让整个梁山认可自己,自己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

未来的一切,都要先从填饱肚子开始……


时迁也更加了解自己的这位带头大哥,难怪当日见面自己被抓着之后挣脱不开,传自周侗的拳法,让任原在擒拿方面也是一流。

“哥哥,前面有家酒店!”

这天两人行走半路,正有些饥z渴,突然间,眼尖的时迁发现了前面的酒店。

任原正准备取干粮吃,听到时迁的话,他有些惊讶,抬头看了看附近,这是一个小山坡,只见这坡上冷冷清清,看不到一户人家。

讲道理,这里应该不是有酒店的地方。

可就在前面不远处的土坡下,却有数间草屋,傍着溪边柳树上,挑出一个酒帘儿,嘿,还真是一家酒店!

“走,先喝口水,打起精神,然后再去看看。”

常年行走江湖的经验和谨慎,让任原先拿出水壶灌了一大口水,也给时迁灌了一大口,两个人都精神之后,才一起往前走。

走到酒店跟前时,任原带头停下脚步,不为别的,只因为这个酒店,太过诡异。

只见那酒店前,为头的一株大树,却与别的树木凋零景象不同,生得甚是繁茂妖异。

那树身干粗大,看看没四五个人合抱不拢,顺着那树往下看时,只见那树根处湿湿腻腻的一片暗红,好似人血一般,正滴滴往土壤里沁。

“哥哥,有血腥味。”

时迁俯下身子,把鼻子凑近树根处,起身后一脸严肃地说。

“不太妙啊。这个店,很有问题。”

任原也是一脸严肃。

他很清楚,宋朝的绿林,有一个行为很恶心。

那就是吃人。

水浒原著也不止一次提到,有些开黑店的,用蒙汗药麻翻过往行人,然后谋财害命,把人扒皮剔骨,再把人肉切下来,肥一些的拿去做肉包子,剩下的杂碎直接扔到河里,一个大活人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消失。

这种行为,任原是非常反对的,所以接管梁山后,他下命令之一,就是让梁山所有酒店,都不得再搞这种事儿。

同理,对于那些喜欢吃人肉的家伙,任原心里是半点儿好感都没有。

特别是水浒中著名的张青孙二娘夫妇,这两个吃人狂魔……

等一下!

任原突然间惊醒过来!

这个山坡,这棵树,好家伙,这不会就是大树十字坡吧!

那这家店,就是那个黑店咯!

“时迁,准备好朴刀。”

任原的语气已经有些不善了。

既然被自己遇上了,那这家店,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至于张青和孙二娘这两个杀人,吃人狂魔,明年的今天就是你们两个的祭日!

“是,哥哥。”

时迁第一次感到任原身上的杀气,他也立刻严肃起来,知道眼前的这个店,肯定是有问题的,不然不会让自己的哥哥这么生气。

“一会儿进去,什么东西都别吃,随机应变。”

任原叮嘱了时迁一句,然后大步往酒店那边走。

他相信以自己的体格,酒店里的人,一定会把自己干掉,然后剁成肉酱拿去卖。

就在任原带着时迁往酒店走的时候,那酒店出来一个妇人,双手端着一个木盆,里面满满当当,装着不知道是什么,见到任原和时迁,她不由一慌,随即又喜道:“各位客官里面请,我这就来!”说完便端着盆,急忙转身进去了。

时迁鼻子一动,这血腥味,更加明显了。他脸色也是一变,然后紧了紧手里的朴刀,冲任原点了点头。

“呵呵。”

任原冷笑一声,继续往这酒店里走去。

刚走到那酒店门口,只见那窗槛旁立了一个小牌,任原停下脚步,看了看,只见上面写道: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