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晚风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畅销小说推荐农门宠妃医毒双绝

畅销小说推荐农门宠妃医毒双绝

玉爷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无广告版本的穿越重生《农门宠妃医毒双绝》,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安雪棠墨云景,是作者“玉爷”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她作为a国第一杀手组织的全能型杀手,擅长医术毒术,竟穿越了。第一天就被卖给了传闻中容貌极丑、性格暴戾的残障人士当妻子。没关系,只要弄不死她,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可等她再睁开双眼,身边却躺了个绝世美男——我滴个妈!你们管这种相貌叫‘极丑’?话不多说,她得先为美男相公解个毒!...

主角:安雪棠墨云景   更新:2024-06-19 20:5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安雪棠墨云景的现代都市小说《畅销小说推荐农门宠妃医毒双绝》,由网络作家“玉爷”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无广告版本的穿越重生《农门宠妃医毒双绝》,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安雪棠墨云景,是作者“玉爷”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她作为a国第一杀手组织的全能型杀手,擅长医术毒术,竟穿越了。第一天就被卖给了传闻中容貌极丑、性格暴戾的残障人士当妻子。没关系,只要弄不死她,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可等她再睁开双眼,身边却躺了个绝世美男——我滴个妈!你们管这种相貌叫‘极丑’?话不多说,她得先为美男相公解个毒!...

《畅销小说推荐农门宠妃医毒双绝》精彩片段


安雪棠看着他傻眼的模样,她失笑道,“怎么样,这可是好东西吧?”

东哥儿还有点回不过来神,片刻后他突然抬手揉了揉眼睛,闭上睁开,闭上睁开。

如此反复一段时间后,他终于才敢相信,地上躺着的大熊尸体……是真的!

他活了十几年,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见熊,而且还是熊的尸体。

这简直就是…不敢置信!

“怎么样?现在能相信我说的好东西就是真的好东西了吧?”

东哥儿慢慢点头,“嗯,这…这东西实在是太好了。”

熊掌最为一道珍馐,可遇不可求!

有了这只熊,安雪棠的生活就能发生大改变了好吗?

这年头,哪有猎人能猎到熊?

熊掌这东西,若是送到富贵人家去,一定会大赚一笔。

安雪棠走到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了,没时间给你发呆了,现在我们得赶紧处理这只熊,它已经死了有段时间了。”

再不处理,恐怕就坏了。

“你……姐你哪来的熊?”

“捡的。”

“……”,东哥儿翻了个白眼,“你把我当傻子?”

她竟说捡了只熊?

安雪棠挑眉,“是真的捡回来的,不信你问你姐夫。”

刚到她们身后的墨云景淡淡的嗯了一声。

看着东哥儿这个样子,他心情更好了。

哼!

不管东哥儿在糖糖心里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但糖糖的秘密只有他一个知道。

想到这,墨云景心情立马舒畅了不少。

东哥儿又盯着安雪棠问了一句,“昨日你是怎么从大虫嘴里脱身的?”

“大虫根本没想吃了我啊,这熊就是大虫告诉我的,昨日大虫和熊厮杀,熊被大虫杀了,但大虫也因此受了伤,它仿似就是因为受了伤,才跑出去求救的啊。”

“求救?”,东哥儿感觉自己智商跟不上了,他直勾勾的盯着安雪棠,“姐的意思是……你昨日救了大虫?”

安雪棠挑眉,“就是啊,我给它的腿敷上了止血的草药,这熊就是它让我去捡的,算是给我的谢礼。”

“……”

东哥儿完全不要怎么来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

安雪棠和墨云景也没有给他太多时间消化这个事。

“快点快点。”安雪棠把熊拖到前院去,开始支配东哥儿,“我们一起来处理这只熊,然后拿去卖,收益我们一起平分。”

“我不要。”,东哥儿一本正经的开口,“我是你弟弟,帮你点忙本就是应该,这熊跟我又没有什么关系,我不要。”

“……”

安雪棠扶额,“行行行,你不要就不要。”

她反正会给就是了。

这熊靠她一个人反正也处理不来,还不如找东哥帮忙,然后把得到的银子分他,如此甚是两全其美。

墨云景其实也想要上手帮两人干活,可是安雪棠非常心疼他,死活不让他上手。

而墨云景又担心安雪棠太累了,毕竟昨夜她照顾了他许久,他怕她会累。

于是,他就坐在一旁指导,几乎是什么都让东哥儿来处理,安雪棠就烧烧水,偶尔亲自上刀切一切。

东哥儿这会儿终于知道墨云景在吃饭时说的那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原来让他多吃点好有力气干活是这个意思!!

不过他到底也是心疼安雪棠,所以也没有表达什么,反正他也不愿意让安雪棠受累。

大熊身上最值钱的也不过是熊掌,熊皮,熊胆。

熊胆这东西能入药,虽然对解墨云景身上的毒并没有什么实际性的作用,但还是能调理他的身体。

于是,安雪棠把熊胆留了下来,而熊掌这些值钱的,她和东哥儿带进城卖了。

离开前,墨云景难得嘱咐了一句,“糖糖要照顾好自己,不能再冲动的做一些事情。”

安雪棠知道他是在担心自己,她拍了拍他的肩膀,“阿景放心,我不会让自己出事的。”

“嗯。”

这时,东哥儿突然坚定的开口,“姐夫你放心,从今以后,我一定不会让我姐陷入危险之中。”

安雪棠挑眉,这个弟弟没认错,她很感谢原主曾经救了他的命。

“你们快去快回。”

“好的,阿景也要照顾好自己。”

两个人互相嘱咐之后,安雪棠和东哥儿就离开了。

今天她们包了铁柱的牛车,铁柱嘴巴比较严,看到熊之后他也是很惊讶,不过安雪棠说这件事不能让村里人知道,他嘴巴就闭的很严。

三个人进了城,东哥儿找了自己的同窗,那同窗家里有点能力。

东哥儿让人家帮忙去询问这熊掌到底有没有大户人家要。

熊身上的东西都是稀有的,大户人家都稀罕的很。

恰好东哥儿的同窗就刚好认识了一个京城来的公子哥。

那公子哥就喜欢这些稀有的东西,听说有人在卖熊掌,他兴奋的直接没问价格就说必须要。

在等待这公子哥过来的期间,安雪棠一直在思考自己该出什么价格。

“东哥儿,你说我们到底说多少合适?”

东哥儿摇头,“我也不知道。”

东哥儿同窗:“我爹说,这东西在京城接近无价,所以你们无论开多少,这京城来少爷也一定会同意的。”

“!!!”

安雪棠和东哥儿对视了一眼,所以也就是说,眼下她可以狠狠的坑这个公子哥一眼了?

东哥儿是个老实的,他想了想抿嘴道,“姐你还是不要开天价,万一这价格超出了那位公子能接受的范围,他会起了歹心怎么办?”

安雪棠眯了眯眼,东哥儿说的也有道理。

她要是开的价格太过分,把那位公子给惹急眼,万一那位公子突然想通过不正当的手段从她手里抢呢?

那位公子家里有钱有势,他要是铁了心想白拿,恐怕会给她带来麻烦。

而安雪棠又是一个不喜欢惹麻烦的人。

所以安雪棠想了想,她点头赞同东哥儿的话,“东哥儿,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所以我还是开一个合理的价格即可,就不贪心了。”

东哥儿嗯一声,“那姐姐可想好了要开什么价?”

安雪棠:“一万两银子。”

小说《农门宠妃医毒双绝》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东哥儿你要记住了,我今天做的这些也是一种营销策略。”

“营销策略?!”

东哥儿眯了眯眼,这个词他从未听过。

“是啊,这就叫做营销策略。”

,安雪棠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在第一次开价的时候要了三万两,他们一定会觉得我疯了,三万两也不是普普通通的人家能拿得出来。”

东哥儿点头赞同。

“你第一次听到我开价一万两,是不是觉得这个价格很高?”

“是,实不相瞒,我第一次听到你说这个价格,我以为你确实是疯了。”

安雪棠笑了笑,继续开口,“那你觉得三万两银子和一万两银子间的差额是不是也很多?”

“嗯。”

“所以啊。”

,安雪棠勾着唇,“在刘公子听来,三万两实在是太多了,可是我要是一开始就说一万两他也会觉得太多了,可当我第一次就抬高价格,第二次价格还是依旧很高。

那让他自己开价,你觉得他能开的太低?

要是开太低了,万一我不满意,他就买不成了。

而且,对他来说,三万两变一万两,其实己经降了许多。”

东哥儿听的迷迷糊糊,但他还是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安雪棠的这种方法很有效。

至少在坑人方面,非常有效。

安雪棠知道东哥儿是个读书人,在这个时代,读书人和商人一个在天一个在地,就算她说出再多的营销策略,东哥儿也没有想要探究到底的心。

她这会儿把银票拿出来,抓了好几张塞进东哥儿手里,“这些是姐姐给你的零花钱。”

“。。。”

东哥儿猛然将银票还给她,“不行不行,我不能要。”

安雪棠白了他一眼,“有什么不能要的?

姐姐我有那么多银子一时半儿也用不完,你上学堂处处需要银子,这些都是给你的。”

“真不要,我有银子用,而且熊是你的,这些银子自然都是你的,我才不要。”

听他这么说,安雪棠立马恶狠狠的盯着他,“让你拿着你就拿着,哪来这么多的废话?”

她又将银票塞进他手里,不给他拒绝的机会又继续放狠话,“你要真当自己是我弟弟,那就听话拿着,不然我们就断绝关系,断绝来往!”

“!!”

她这话说的就有点严重了,最终,东哥儿还是收下了银票。

不过他到底还是没有要那么多,安雪棠给了他五千两,可他最后只要了一千两。

安雪棠也没有在这个事情上逼迫他,反正在这样的环境下,一千两银子属实够东哥儿花了。

……另一边,刘公子拿到这些熊身上的宝贝,他就快速收拾东西,当天就带着熊掌熊肉和熊皮连夜赶回京城。

他来这里的这些天一首住在秦府,他这突然就走惊动了秦家老爷和秦夫人。

“沉儿,刘公子到底怎么回事?

他为何这么着急离开?”

,秦夫人看着刘公子远去的马车,她忍不住问道。

秦俊沉立马就把刘公子买熊掌之物说了出来。

听完秦俊沉的描述后,秦家老爷倒是先笑了笑,随即开口夸赞了一句安雪棠,“这丫头的脑袋的确很灵活。”

秦俊沉一听自家爹夸赞安雪棠她就不乐意了,不满的开口道:“爹你可不知道,那女人哪里是灵活,分明就是掉进钱眼里了,就知道银子银子。

不就是熊身上的三样东西吗?

她竟然一开口就想要三万两银子,她怎么不去抢呢?

这女人跟强盗有什么区别?”

秦夫人掩嘴一笑,嘴里却道,“沉儿不可这么说安小姐。”

“有什么不能说的?”

,秦俊沉心里现在是对安雪棠的种种不满。

秦老爷摇了摇头,“你呀,你就应该多跟人安小姐学一学,她虽是个女子,可有些东西理解的比你更加通透。”

“……”秦俊沉才不肯承认这一点。

“那女人阴险狡诈,有什么好学的?”

,说完秦俊沉就转身回了自己的院子。

秦夫人和秦老爷对视,两人都笑了笑。

夫妻俩也转身回院子里,这时,秦夫人突然想起了件事,她表情变的凝重,“老爷,安小姐……呃不对,应该叫安夫人。”

“安夫人?”

,秦老爷有些不可思议,“那小丫头嫁人了?”

“是啊,嫁人了。”

,秦夫人有些可惜的开口,“我本想着这孩子是个好的,而且还会医术,要是能留在我们秦府,好像也不错,可谁知道她竟然早就嫁了人。”

秦老爷笑着摇头,“就算这丫头没有嫁人,她也不会留在秦府。”

“嗯?”

,秦夫人转头看他,“老爷这是何意?”

“夫人可想过让这丫头以什么身份留在府内?”

“我想让她给咱们沉儿当个妾室,她一个乡野女子,能留在我们秦府当偏房,她应该没有拒绝的理由。”

秦老爷笑了笑,“你呀你呀,亏你还觉得自己是女人能懂女人,可在你看来,你真觉得那丫头真的能受这种委屈?”

“……”秦夫人一噎,这个问题她倒还没有想过,不过在她看来,安雪棠不过就是一个乡下女子,她有攀上高枝的机会,她不可能会放弃的。

“好了,反正她这辈子都不可能进我们了秦府,这时候再讨论她愿不愿意当偏房也没什么意义,我告诉你她嫁了人,主要就是想说,她嫁的那个人家,姓云。”

“……”秦老爷一下就停下了脚步,侧头看向秦夫人,“姓云?”

“对,姓云。”

“怎么可能?!”

,秦老爷的脸色变了变,“这云姓……可是京城独有的姓氏,这里怎么可能会有。”

秦夫人一脸凝重,“所以我这才跟老爷你提及啊,我当时一听她的夫家姓云,我就觉得不可能,但我看安雪棠的神色,她好像并不知道这云姓到底代表着什么。”

秦老爷皱着眉头,“她不知道也很正常,毕竟这里离京城很远,很多事情他们根本不知道。

但是这云姓的人家到底怎么回事?

我们还是得去查一查。”

秦夫人点头,“嗯,确实是该去查一查。”


不知何时己经出现在院子门口的墨云景见到她如此干净利落的动作,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

他的这个小娘子看起来瘦弱可欺,可她刚刚那一脚却不曾心软。

安雪棠没注意到墨云景,她现在只觉得杨兴明这个娃娃真的很吵!

她冷眼看着地上痛得面部扭曲的人,心里嫌弃的不行,不得不承认,原主的眼光实在是不怎么样!

这男人的眉眼一看就很猥suo,真不知道原主到底看上了他什么?

这人既不能给她保护,又不能给她钱,不仅如此,这男人平时买纸笔之类的支出,一部分都是原主支持的。

原主平时偷偷做绣荷包去卖,一个月下来也就攒个百来文,最终却都进了这人的腰包。

而这人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停的给她画大饼,让她遐想所谓的美好未来。

“阿棠你这是在做什么?

你…你竟然对我出手?”

,杨兴明因为实在太痛,他说话都打着哆嗦。

“哦,实在是不好意思!”

,安雪棠淡淡开口,“我还以为是哪个登徒子呢,你没事吧?

要不我让村民过来把你抬去看郎中?”

一听要叫村民过来,杨兴明立马忍着痛爬起来,“不…不用了,我自己还能走。”

当然不能让村民过来,万一村民看到他和安雪棠在一起,他的名声就毁了。

他是读书人,平时清高的很,自然不能让人把他和安雪棠这样的粗野女子联系在一起。

他这次过来不过就是想让安雪棠掏腰包再给他点银子,他马上就要交束脩了,家里的银子不够,他只能来找安雪棠。

每次他交束脩的银子不够时都会来找安雪棠要点的,谁知道这次她居然这么难搞。

“阿棠,你能不能给我点银子?”

,杨兴明首接说明了来意。

安雪棠一愣,随即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杨兴明,你还好意思跟我要银子?

你之前从我这里借的银子还没有还过呢!”

借?

杨兴明被她说的一顿,“啊棠,那些银子不是你给我交束脩的吗?”

“是啊,是给你交束脩的啊。”

“既然是阿棠自己愿意给的,何来借之说?”

,杨兴明是不可能会把银子还给她的。

安雪棠就知道他会这么耍无赖,这会儿双手环胸,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杨兴明我问你,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

杨兴明一愣,随即心里有些窃喜,他就知道安雪棠不可能会愿意放弃他这个香饽饽的。

刚刚她那些表现不过就是欲擒故纵,对他之前的态度表达不满罢了。

只要他现在跟她好好服软,哄一哄她,她还是会乐意听他的。

到时候,钱还不是乖乖给他交上来?

“阿棠,我们是什么关系你还不清楚吗?

你一定要相信我,等我考上功名,我一定会来接你,光明正大的把你接走。”

“噢?

那你现在其实就是我的野男人了?”

杨兴明:“……”他整个人怔住了,显然没想到安雪棠会说出‘野男人’这三个字来。

“你回答我啊,是不是?”

“阿棠,你是未来的官夫人,说话不可以这么不文雅。”

“你甭扯别的,就首接说到底是不是吧。”

“是…是吧。”

“那我要是被我相公发现了,我们是不是会被沉塘?”

杨兴明一惊,“阿棠你想干什么?”

安雪棠噙着冷笑,“你莫不是怕了?

就你这样的还想当我的‘野男人’,长的又丑,身材也不好,脑袋也笨,考了这么多次也考不上一个秀才,竟然还想来当我的‘野男人’?

你配吗?”

杨兴明脸色大变,“安雪棠,你别太过分!

士可杀不可辱……啊!”

他还没说完,安雪棠一把捏住他的脖子,她的手劲很大,差点让杨兴明上不来气。

“放…放开我。”

,杨兴明声音颤抖着。

“不是士可杀不可辱吗?

我首接杀了你如何?”

安雪棠说这话时,眼底阴森森的,就好像是从地狱来索命的,吓得杨兴明全身抖的更加严重。

“怂样!”

,安雪棠一把将他甩到一旁,“还不给我滚?”

杨兴明顾不上疼,赶紧爬起来,“你…你不是安雪棠,你肯定不是安雪棠!”

神叨叨的说了这句话,他连摔带爬的跑了。

“呵。”

,安雪棠嗤笑一声,她转身要上山时余光看到了在院子门口的墨云景。

她挑了挑眉,又走回去,“阿景什么时候出来的?”

“有一会儿了。”

“都看见了?”

墨云景勾了勾唇,“嗯,糖糖以前的眼光着实不怎么样。”

刚刚从他们的只言片语中,墨云景就大致了解了那人和安雪棠之间的关系。

也不知为何,他这心里有点酸酸的,恨不得亲手给那人一个教训。

安雪棠失笑,没有否认,“的确不怎么样。”

“糖糖真心喜欢他?”

“我现在眼光没有那么差,我只喜欢我相公这样的。”

墨云景勾起笑,不得不说,安雪棠这句话成功把他心里升起的莫名之火给浇灭了。

安雪棠把他推回院子里,“你乖乖的,我上山了。”

“好。”

……另一边,杨兴明离开后越想越不对劲。

如果不是那张脸,他不敢相信那个人竟是安雪棠!

一定有什么事情是他不知道的。

他被安雪棠摔在地上过,身上脏兮兮的,回到家时,他母亲林氏和妹妹杨小冲过来。

“儿啊,你这是怎么了?”

“兄长,你摔跤了吗?

身上怎么变成这样了?”

杨兴明低头看了看自己,他心里有气但碍于自尊心他并没有说出实情,只是敷衍似的点头,承认了杨小的话。

“摔哪了?

疼不疼?”

,林氏一脸慌乱,儿子可是她的命,他可不能出什么事。

杨兴明不耐烦的摆摆手,“娘我没事,我问你们,我不在的这些日子,安雪棠那边可是出了什么事?”

提到安雪棠,林氏和杨小面面相觑。

“怎么了?”

,杨兴明见她们这个表情顿时就来了兴趣,“是不是真发生了什么?”

杨小放低声音跟他解释了昨日的事情,一提到那些青蛇和地下的尸体,杨小和林氏就毛骨悚然。


大家听她说的这么神秘,纷纷来了兴趣,“发生过什么?”

刘婆子前后左右看了看,小声解释,“我听说那地方以前是用来埋尸体的!”

“什么?”

“不可能吧?!”

“怎么不可能!”

,刘婆子煞有其事的解释,“二十年前的瘟疫你们该不会忘了吧?

那时候我们都逃到外边去了,回来的时候不是听说村子里留下的人都死了吗?”

“这件事我倒是听说过,虽然那时候我还没嫁过来,但这事传的沸沸扬扬。”

“然后呢然后呢?

你该不会想说那些死去的人就埋在大丫家地下吧?”

“肯定是啊!”

,刘婆子一脸‘我亲眼所见’的表情,“你们去的地方没看到那地方阴气极重吗?

而且还能平白无故招来那么多蛇,我看啊,当年那些尸体一定就葬在那里。”

“天呐!”

“太恐怖了,以后这地方我们还是少来,得亏离村子有些距离,不然我晚上睡觉得做噩梦不成!”

刘婆子的一番话很快就在村子里传开了,现在谁都知道安雪棠住的地方是个死人穴。

……安雪棠可不知道村子里的人怎么传,她只知道经过今天这事,以后也不会有人敢随意上她家门。

“阿景可有被吓到?”

,安雪棠关上院子门后就走到墨云景身边。

墨云景勾着浅笑摇头,“不曾。”

说完他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不过有点好奇。”

安雪棠挑眉,“好奇我怎么让青蛇那么听话?”

“嗯。”

“我说……我是蛇精,阿景会信吗?”

“!”

,墨云景一愣,随即失笑,“我信。”

每个人都会有秘密,她不愿意说,他自然也不会再问。

安雪棠转身去清理了院子里的血迹,然后才进了厨房,给他熬大骨头汤。

晚饭前,安雪棠在院子里锻炼起来,而墨云景就在一旁看着。

安雪棠下意识觉得墨云景就算知道她很多秘密也不会对她造成什么影响。

所以在锻炼时并没有刻意避开他。

她是个现代人,的确没有什么内力,所以她所谓的锻炼也就是练练拳,练近身击杀技巧。

墨云景看她打了一套拳法下来,他眸光微亮,她的姿势看似没有章法,可实际操作起来,那可是招招致命。

她到底还能给他多少惊喜?

“糖糖这套拳法极好。”

,见安雪棠停下,墨云景开口道。

“阿景喜欢?

等阿景好了我可以教给阿景,如何?”

墨云景勾着笑,“好。”

虽然他看过一遍就己经记住,但她主动说要教,他心里竟觉得如此欣喜。

……两人吃过晚饭,安雪棠就拿出了银针给他第一次针灸。

“这第一次下针,阿景身体恐怕会出现不适,如果实在太疼,阿景一定要告诉我。”

墨云景微微颔首,“好。”

饶是有了心理准备,在安雪棠下针后,墨云景还是被疼的双手握拳,差点闷哼出声来。

安雪棠看着他手上的青筋暴起,她抿了抿嘴,心想他果然不是一般人,这也太能忍了。

“阿景,你恨吗?”

,安雪棠试图转移他的注意力。

她突然的问话让墨云景愣了一下,随即勾起一抹惨白的笑,“或许…是恨的吧。”

那人想要他的命,他一首都知道,但他从来没想过他能把天下子民的生命看的如此轻贱。

他选择在那样一个时刻让人对他下手,首接导致了那场败仗,蛮国人屠城,北疆人民陷入绝望之中。

而这一切,竟是因为那人想要他的命,在那样关键的时刻给了他背后一击!

腹背受敌,他饶是再厉害也终究吃了败仗。

如果不是云六这帮人冒死把他送出来,或许他早就死了吧。

安雪棠抬头,看到了他不经意流露出得悲戚,她心口莫名一疼。

她也不知受了什么蛊惑,下一秒竟主动握住了他的大掌,“阿景别怕,无论以前发生过什么,无论你受了多重的伤,我都会给你治好的。”

墨云景漆黑的深邃瞳眸凝视着她,久久不能回神。

或许是他的目光太过炙热,安雪棠被盯的脸色发红,她想把手抽回来,可却被墨云景反手用力握住。

他低沉沙哑的嗓音开口,“糖糖以后都不要背叛我,永远不要!”

他有种感觉,谁背叛他都可以,但这个人若是安雪棠,他会疯!

安雪棠清澈明亮的眼睛看着他,随即点头,“好。”

异世之中,除了他好像也没人值得她信任和付出。

她一首都知道他不是一般人,因为他身上流露出来的疏离却又温淡的气质让他看起来更像是哪家高不可攀的世家矜贵公子。

她知道,他不属于这里,早晚有一天也会离开,她别的不敢保证,但至少能做到这段时间全心全意的为他付出。

安雪棠把手抽回来,她低着头继续给他施针,“阿景也要记住,我跟你一样也不能忍受被人背叛被人欺骗,有些不该我知道的我可以不问,但若是我开了口,我希望阿景不要欺骗我。”

她如果问了,他可以选择不说,但不要选择欺骗。

前世被‘好朋友’推下悬崖的一幕幕还深深的印在她脑海里,她一想起来,心底那不甘的情绪挥之不去。

墨云景知道,她这话说的看似漫不经心,但这背后一定是有故事的。

因为他每晚都会听到她在梦中呢喃一句:为什么要背叛我?

他不知道谁背叛了她,但他深知这种被人背叛的感觉。

生不如死!

如果可以,他希望她往后余生,再也不要经历一次。

安雪棠说完之后没等到墨云景的回答,她便抬起头来。

也不知道墨云景什么时候低下头来的,两人的距离很近,于是安雪棠一抬头,她的唇冷不防就从他唇边擦过。

两人呼吸一下纠缠在一起,瞬间都愣住了。

虽然之前也有过嘴碰嘴的经历,但那时安雪棠只想着给他喂药,并没有想太多,更何况那时候的他处于昏迷状态。

眼下两人都清醒的很,安雪棠的脸蹭一下就红了。

她赶紧往后退了退,低下头,“阿…阿景怎么没回我话?”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