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晚风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护国王婿

护国王婿

绝代天骄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五年前,秦天新婚之夜被人抓走,从此下落不明。所有人都以为他已经遭遇不测,殊不知,他走上了腥风血雨的战场。销声匿迹五年后,结束最后一场恶战的秦天,打开了自己封存了五年的手机,岳母发来的求救短信,让他如遭雷击。得知妻女受辱,他携万千权势回归都市,报仇雪恨!

主角:秦天,苏酥   更新:2022-07-16 01:2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天,苏酥的女频言情小说《护国王婿》,由网络作家“绝代天骄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五年前,秦天新婚之夜被人抓走,从此下落不明。所有人都以为他已经遭遇不测,殊不知,他走上了腥风血雨的战场。销声匿迹五年后,结束最后一场恶战的秦天,打开了自己封存了五年的手机,岳母发来的求救短信,让他如遭雷击。得知妻女受辱,他携万千权势回归都市,报仇雪恨!

《护国王婿》精彩片段

“秦天,你消失五年,我也不知道你死没死!现在,我要带着你媳妇跳楼了。你要是还没死,就快给我回来,他们......实在不是人,把我们母女逼得太狠了!”

结束最后一场恶战,秦天小心翼翼的打开了这部被封存的手机,岳母发来的短信,让他如遭雷击!

眼前一黑,差点栽倒。

叮叮叮叮......

岳母的短信,一条一条的涌进来。但是,他已经顾不得去看了。

他急忙拨打岳母的电话。

提示,关机。

他又拨打妻子苏酥的电话,提示,竟然是空号。

“聂青龙,通知你在龙江的人,用最快的速度,找到一个叫杨玉兰的女人,一定要稳住她!”

紧急之下,他给一个手下下达了命令。

“快!准备战机!”

“清理航线,我要回龙江!”

“用最快的速度!”

他咆哮着,像一阵狂风,冲了出去。

战机紧急升空,以超常的速度,朝龙江飞掠。

秦天勉强平复一下心神,继续看岳母的短信。

岳母根本就没指望他能回来,这些短信,准确的说,就是最后的遗书。

“五年前,你在新婚之夜被人抓走,下落不明。我没来得及去找你,苏酥就出事了。”

“那天,她爷爷苏北山叫她去疗养院陪护一个很有身份的病人。没想到那就是个畜生!”

“他见色起意,想要侵犯苏酥。苏酥无奈之下,从八楼跳了下来。”

“虽然被电线阻拦,保住了命。但是,腿摔断了,脑子也摔坏了......”

“这五年,她一直坐在轮椅上,不会走路,不会说话,没有思想,跟个植物人没什么区别。”

什么?

自己的妻子,那个曾经艳动龙江,有第一美之称的女人,竟然被人迫害,成了植物人?

简直,五雷轰顶!

秦天目呲欲裂!

究竟谁干的?!

“苏北山不告诉我凶手的名字,也不让我报仇。不仅如此,他们趁着我给苏酥治病,无心管理公司。”

“表面一套,背后一套,把我的公司抢走,还有那套别墅,也被他们据为己有。”

“这还不算,他们千方百计,想要我手中的一个专利。”

“那是苏酥上大学时候研发的一个生物药妆,是苏酥的心血。我是不可能交出去的。”

“他们就串通医院的医生,偷偷给我们开巨额的医疗费。想逼我卖专利来偿还。”

“我实在走投无路了!”

“我太累了!”

“秦天,不要怪妈。”

“我跟苏酥说过,下辈子,还做母女。如果有缘,还让她跟你相遇,下辈子,咱们再做一家人吧......”

苏家!

他们纵容凶手伤害苏酥,包庇凶手,竟然,还将她们母女逼到这个地步!

啊啊啊啊啊啊啊!

看着岳母这字字泣血的遗书,秦天张口长啸!

他双眼通红,留下血泪!

“妈,千万不要做傻事!”

“一定要等我!”

“我回来了!”

“欺负你们的人,都将付出代价!”

“我会治好苏酥的病,咱们踏实的过日子!”

他颤抖着手,给岳母发短信。

五年前,跟家族彻底闹翻,他只身来到龙江这座南方小城,一个人默默的承受着生命中的至暗时刻。

阴差阳错,遇到了苏酥,迫不得已,发生关系。

虽然是意外,但是,美艳动人的苏酥,以及开明慈爱的岳母,像一束光,重新照亮了他的人生。

他感觉,自己真正拥有了家庭的温暖。

没想到,新婚之夜,他被一群黑衣人冲进洞房,打断四肢,丢尽城外滚滚大江。

他看不清那些人的样子,只记得落水之前,他们说的一句话:

敢碰飞少看上的女人,你活该喂王八......

他没有喂了王八,而是被一位自称老阎王的人所救。

老阎王传授他通天医术,无双本领。他答应老阎王,效力五年。

这五年的时间,他继承了老阎王那块代表着血光之灾的阎王令,将昔日的仇人悉数追杀。

因为所做的任务太过凶险,害怕岳母和妻子受牵连,他从来不敢联系她们。

如今五年期满,使命完成。他正欲载誉归来,好好补偿岳母和妻子,许她们万丈荣光。

万万想不到!

杀!

杀杀杀!

杀光那些豺狼狗种,让他们全部下地狱!

这一刻,他宛如阎王附体。

“我来!”

心急如焚的他,怒吼一声,直接把驾驶员拽到一旁,跳上驾驶位,亲自操控战机!

两千的时速,瞬间被加到了两千五!

这还不算。

两千八!

三千!

“神王,不能再加了!”

旁边的驾驶员,吓得脸都白了。

秦天根本就不理会!

他双眼血红,面目狰狞。心中,一个声音在呐喊!

妈,一定要等我!

等我!

一个半小时后,战机在龙江机场降落,秦天冲了出去。

“怎么样,找到了吗?”看到面前来接机的巨汉,他焦急的问道。

巨汉名为雷豹。乃是国内龙牙特情组织驻龙江的大队长。

而龙牙特情组织的首领,聂青龙,乃是秦天神王殿十二天王之一。

神王殿,是他这几年替老阎王报仇的间隙,顺手创立的西方第一大组织。

“禀神王!”

“找到了,在第一人民医院!”

“我的人在现场。可是夫人情绪很不稳定,谁的话也听不进去......”

“快走!”秦天跳上一辆奔驰,亲自驾驶,速度瞬间破百。

......

与此同时,龙江第一人民医院,3号病房楼,顶楼天台。

一个衣裳破旧,身躯瘦弱,神情憔悴的中年女人,推着一个轮椅,站在边缘。

高处的风吹动她花白的头发,她情绪非常激动。

“不要过来!”

“你们不要过来!”

“你们全都跟苏家一伙的,你们都是凶手!”

“你们抓走了我女婿,害了我女儿!现在,你们还要逼死我们!”

“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夫人,您听我说,千万不要冲动!”

“医药费的事情,我们来协调解决!”

远处,龙牙特情小组的人,不停的劝告。但是,却不敢冒然上前。

“你们骗我!”

“你们都在欺负我们孤儿寡母!”失控之下,杨玉兰坐在地上,忍不住失声痛哭。

而跟她激动的样子比起来,她手中轮椅上坐着的年轻女子,则是面容呆滞,毫无反应。

昔日的龙江第一美女,如今,已经成了轮椅上的瘫儿。

哭了一会,杨玉兰,站了起来。

要跳了!

周围,人们惊呼。楼下,那些围观看热闹的人,大声呼叫。

杨玉兰凄凉一笑,双手整理一下头发,给这个世界留下最后一点体面,就欲推着轮椅跳下去。

“妈!”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间,一个身影,像狂风一样,从楼梯口的地方冲了上来。


“秦天?”

“真的是你吗秦天?”

“你真的回来了?”看到面前的男子,杨玉兰一脸的震惊。

秦天看着憔悴沧桑的岳母,以及轮椅上,神情呆滞的妻子。

这还是五年前,那对让整个龙江都羡慕的神仙母女吗?

他心如刀绞!

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男儿有泪不轻弹。

他却噗通一声,双膝下跪,泪流满面。

“妈,是我错了!”

“我没有照顾好你们......”

“你打我吧!”

说着,忍不住哭出声音。

远处,雷豹以及龙牙特情小组的人,一阵唏嘘,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可是令全世界闻风丧胆的男人啊!

杨玉兰怔怔的流下泪水,她走过去,抚摸着秦天的头,含笑道:“回来就好。”

“妈不怪你。”

“妈知道,你一定有自己的苦衷......”

绝望的边缘,因为看到秦天的出现,她又奇迹般的,看到了希望。

一如五年前,她们母女的出现,拯救了黑暗中的秦天。

“妈,你放心!”

“我一定会治好苏酥的病。”

“还有,所有伤害你们的人,我要他们付出千百倍的代价!”

秦天咬牙,眼中杀意磅礴。

杨玉兰被吓到了,惶恐的道:“秦天,千万不要冲动。”

“我只希望能平静的活着就好。”

“再说了,苏家现在已经今非昔比,咱们斗不过他们的!”

秦天犹豫了一下,道:“妈,其实我走的这五年,发生了很多事。怎么跟您说呢,就是,我有了一些能量。”

“从此以后,咱们不用怕任何人。”

“苏家迫害你们,这笔账,必须要清算。”

杨玉兰虽然不相信秦天有什么能量,但是身边多了一个人,她还是多了一些底气。

咬了咬牙,道:“也好。”

“咱们过去,好好跟他们说清楚。以后互不打扰,咱们踏实过日子。”

“不过你可不要冲动,一切听我的!”

秦天知道岳母已经成了惊弓之鸟,害怕刺激到她,不敢再说什么,便点了点头。

他推着苏酥,跟岳母往苏家的方向走去。

苏家。

他们祖上是一位赤脚的老中医,后来慢慢发展,有了自己的中医馆。

传到现在,仅仅中医馆,已经发展到了八家。同时,还有一家属于自己的中药提炼厂,制造一些保健的药品。

原本就有几千万的资产。在霸占了杨玉兰的医药公司和别墅之后,资产过亿,在龙城来说,已经勉强可以算得上是三流家族了。

今天是八月十五,按照惯例,全部苏家人汇集在一起聚餐。

杯盘罗列,满堂富贵。

当家人苏北山穿着一身大红的唐装,坐在中间一张桌子的主位。

一片祝福声中,他红光满面,志得意满。如今的苏家,也算是在他的手上发扬光大了。

所以,他完全有资格骄傲。

“来,爷爷,我敬您一杯。”

“祝您老人家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带领我们苏家,早日成为这龙江城的一流豪族。”

一个全身名牌的公子哥,端着一杯红酒,站了起来。

苏北山哈哈大笑,道:“文成,爷爷老了。”

“苏家的将来,还要靠你们年轻人啊。”

苏文成,苏酥的堂弟。

他如今是文成医疗商贸公司的总经理。而文成医疗商贸公司,在几年前,叫做玉兰商贸。

苏文成霸占了玉兰商贸之后,靠着一些不光彩的手段,经营的有声有色,深得族人追捧。

“爷爷,您放心!”

“龙江城这几座医院的负责人,我都已经打点好了。他们答应给我们更多的供应份额。”

“不出意外,下个季度盈利翻倍。到时候,我给大家包个大红包!”

“好啊!”

“文成少爷太厉害了!”

“感谢文成少爷,带领我们发财致富!”

“咱们苏家成为一流豪族,指日可待!”

“敬文成少爷!”

“敬老爷子!”

苏北山看到这个样子,心花怒放。他端着酒杯站起来,道:“今日佳节,让我们共饮此杯!”

“祝我们苏家,红红火火,再上一个台阶!”

“多谢老爷子!”

“干了!”

众人一起举杯,气氛热烈到了极致。

“好热闹啊!”

便在此时,一个冷漠的声音,非常突兀的响起。

众人楞了一下,全都疑惑的看了过去。

看到秦天推着轮椅上的苏酥,和杨玉兰缓缓走了进来,他们全都张大了嘴巴。

“秦天?”

“你不是死了吗?怎么突然冒出来了!”认出来秦天之后,苏文成一脸的震惊。

“是秦天!”

“真的是那个外卖员!”现场,苏家人炸开了锅。

五年前,也是今天,八月十五,苏家阖家团圆。

那时候,杨玉兰的公司红红火火,苏酥才貌双全,聪慧灵敏,还是家里的掌上明珠。

却不知为何,苏酥抛下众人,一个人跑到一个小旅馆。跟一个外卖员发生了关系。

消息曝光,苏家颜面扫地。

更让苏北山气愤的是,苏酥质疑要嫁给那个外卖员。苏北山一气之下,差点跟她们母女断绝关系。

幸好,新婚夜,据说秦天被一群黑衣人冲进洞房,打断四肢,给丢江里了。

原本必死的一个人突然出现,而且看上去神情冷漠,让大家怎么不震惊。

苏北山感到颜面扫地,沉着脸,大声呵斥道:“狗东西,你来干什么?”

“想来参加苏家的家宴吗?不好意思,我苏北山,不承认你这个孙女婿!”

“还不快滚!”

族人反应过来,全都大声呵斥嘲讽。

在他们眼里,秦天就是个上不得台面的臭要饭的,舔着脸来巴结他们。

就这种人,怎么配参加这么高档的家宴?

杨玉兰害怕秦天冲动,她拦在秦天的面前,看着苏北山,冷冷的道:“你是苏酥的爷爷,是我丈夫的父亲。”

“虽然我丈夫死的早,但是我作为儿媳妇,一直以来,把你当成长辈尊敬!”

“只不过,你们苏家人,才令我失望了!”

“今天来,我要跟你把事情说清楚!”

苏北山眼神闪了一下,有些做贼心虚的道:“你要说什么?”

杨玉兰咬牙道:“我的公司还有房子被你们霸占,我认了。”

“现在,我只想带着苏酥,安静的过日子。”

“酥玉膏的配方,是苏酥的心血,我是不可能出卖的。”

“所以,请你们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们!”

“我们母女跟你们苏家,再无关系!”

在杨玉兰正义凛然的目光和话语下,现场众人面面相觑。很多人心中有愧,红着脸低下了头。


沉默之中,一个看上去保养良好,珠光宝气的女人冷笑道:“大嫂,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你的公司和别墅被我们霸占?”

“明明是你自己经营不善,把公司和别墅抵押给了放贷公司。我儿子文成,靠自己的本事赚了回来。”

“从这方面来说,我儿子也算是替你保住了基业。你不感谢我们就算了,怎么还能恶人先告状。”

“爸,你说大嫂是不是太过分了啊?”

她叫做王梅,是苏文成的母亲,苏玉坤的老婆。

苏北山沉声道:“你弟媳妇说的没错。”

“玉兰,这件事情,只怕你是误会了。再说了,公司也不是你一个人的,是我儿子苏玉堂的。”

“玉堂死了,我们原本就应该把公司收回来。”

“既然你这么说,那么我也有句话,要跟你说清楚。”

“酥玉膏的价值非常大,放在你手里只能是浪费。如果识好歹的话,我劝你还是交出来,让文成去开发。”

“说不定以后赚了钱,还可以给你和苏酥承担一下生活费。”

听了王梅和苏北山的话,杨玉兰气得浑身颤抖。

“你们——”

“真是太不要脸了!”

“公司明明就是我的心血!”

苏文成笑嘻嘻的道:“大娘,苏酥姐脑子摔坏了,难道你的脑子也坏了吗?”

“什么你的公司,谁见你的公司了?拜托,我现在的公司,叫做文成商贸好不好!”

“看在我死去的大伯的份上,大娘,要不你来我公司做保洁。我每个月多给你五百块钱啊。”

说着,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

周围族人,也全都大笑。

族亲中几个年轻人,为了附和苏文成,更是大声叫嚣起来。

“杨玉兰,还不快谢谢文成哥赏饭!”

“知道你带着一个傻子,每天生活很不容易。吃不起饭了吧?”

“别客气,这是赏你们的!”

他们把盘子里的馒头和青菜抓起来,仍在杨玉兰和苏酥的脸上。

杨玉兰身上被掷了馒头和青菜,又气又怒,羞愤欲绝。

“秦天,我们走!”

“快走!”

她发觉,自己还是太高估苏家人的素质了。

原本以为,好言好语的说清楚,就能撇清关系,以后安稳过日子。

谁知道,却是自取其辱!

现在,真的后悔不应该来这里。

从始至终,秦天都在冷眼旁观,没有说话。

他要看清楚苏家人的嘴脸,同时,让岳母不再抱有幻想。

“妈,不急。”

“现在,让我来告诉他们,该怎么办。”

他目光冷冷朝苏北山看去。

苏北山颤了一下,不知为何,秦天的眼神,让他感觉像被死神凝视。

反应过来,他恼羞成怒,大声叫嚣道:“混账,你要跟我说什么?”

“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话!”

“如果是想求苏家收留你,我劝你早点死了心吧!”

其余的人,也全都以为,秦天这个上门女婿,是想占苏家的便宜,全都大声怒骂起来。

苏文成狞笑一声,更是直接放开狗绳,趋势那条猎犬,凶猛的朝秦天扑去。

“小心!”

杨玉兰吓得尖叫。

轮椅上的苏酥,虽然神志不清,无法行动。但是一双眼睛里面,也露出剧烈的恐惧之意。

“找死!”

秦天冷哼一声,一脚踢出去,正中狗头。

嗷呜一声,那条猎犬翻滚着被踢飞出去。嘭的一下,撞在墙上。

它趴在墙角,呜呜低鸣,再次看向秦天,一双狗眼之中,充满了惊恐。

仿佛是,看到了可怕的天敌。

这一下,现场的人都惊呆了。

所有人都知道,这条猎犬,乃是苏文成这个太子爷的挚爱。平时吃的比人都好。

有一次,他出去遛狗,一个拾荒老人仅仅是惊扰了狗子,就被他指示人打断了腿。

这个秦天,竟然敢伤苏文成的爱犬?

这不是作死嘛!

苏文成瞬间就红了眼睛。

秦天没有理会其他人,而是傲视苏北山,冷声道:“老东西,你给我听好了!”

“限你们十日之内,做到以下两点。第一,乖乖把伤害苏酥的凶手告诉我。”

“苏酥是你的亲孙女,你却把她献给豺狼,出事之后,不但不为她讨回公道,还袒护凶手。”

“你们苏家怕他,我秦天不怕。”

“告诉我他是谁,我要亲手宰了他!”

“第二,我岳母的公司以及房产,乖乖的退回来。”

“以上两点,有一点做不到,你们就等着家破人亡吧!”

说着,突然出手。嘭的一声,击在旁边的铁门上。

“妈,咱们走。”他推着苏酥,转身,慢慢走了出去。

秦天凛然的话语,以及击打铁门的重大声响,一时间,把苏家人镇主了。

直到秦天的身影看不见了,苏家人才反应过来。他们面面相觑,感觉像做了一场噩梦。

“什么狗东西,敢来苏家嚣张!”

“我弄死他!”

苏文成怪叫一声,冲了出去。然而,已经没有了秦天的踪影,他只能破口大骂来出气。

“行了文成,大过节的,不要跟一个废物一般见识。”

“过来,咱们继续喝酒。”苏北山含笑说道。

苏文成答应一声,正欲走回来,忽然,看到那扇被秦天击中的铁门,凹陷之处,仿佛有几个字迹。

他忍不住走过去,喃喃道:“阎......王......令......”

“这是什么东西?”

“是秦天那个狗东西留下的吗?”

什么是阎王令?现场很多人都不知道。

而苏北山,听到这三个字,却忍不住脸色剧变。

“怎么回事?”他惊恐的站起来,踉跄的冲过来,看到铁门上的字迹,腿一软,差点跌倒。

“阎王令!”

“是阎王令!”

苏玉坤反应过来,像被踩了尾巴的狗一样,尖叫起来。

“据说,只要这几个字出现的地方,必有血光之灾。到现在没有人能幸免!”

“糟了,秦天竟然就是那个阎王!”

这一刻,很多人终于想起了最近几年的一些传闻。

“传闻,阎王令的主人,乃是一位杀手组织的头目......阎王令就是他的招牌。”

“十天!”

“阎王想要惩罚某一个人,会给出十天的时间。”

“秦天说,给我们十天时间......他是阎王!”

“他就是那个杀手组织的头目!”

一时间,现场大乱。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